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美丽少年 > 第4章 4
  莱昂驾驶着他的敞篷跑车在乡间公路上疾驰。这是个秋日晴朗的午后,阳光普照,蓝莹莹的天空里只有几道淡淡的云彩,实在是南德九月间再完美不过的天气。

  按照导航的显示,目的地就应该在不远处。莱昂有点困惑地看看屏幕,又看向前方。他对这一带不熟,可目力所及,完全就是一片乡野郊外,实在想不出在这里怎么举行那种名流宴会——据说今天的聚会里不但有他那位未来夫婿卡罗格雷·特兰提诺,还会有西班牙驻德大使和荷兰的某位子爵到场……

  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大作。

  莱昂刚刚按下方向盘上的接听键,弗洛雷·格林纳瓦的声音——确切地说,更像是吼叫——就从扬声器里响了起来,差点震聋了他耳朵:

  “莱昂,你快给我停下!快停车!”

  莱昂愣住了。

  “……在这里停吗?”

  “随便你停在哪里:左边,右边,或者路当中。快停车!”

  莱昂把车开上了路沿,在森林边上停下。

  “现在我停好了。”他说。

  弗洛雷说:“现在离开你的车,走到森林里去,快点!在有人过来看到你之前!”

  莱昂莫名其妙,但还是照做了。他踩着林中的落叶往森林深处走,暗自纳闷自己是否又触犯了弗洛雷的什么禁忌,可明明今天他把一切都做得很好:没有忘记聚会活动的日程安排,没有喝酒或抽叶子烟,神志清醒,穿着体面……

  “莱昂,你穿的那是什么鬼东西?”

  “乔奇奥·阿玛尼。”莱昂看看身上说。“我做过功课了,没有穿他们竞争对手的牌子。特兰提诺家在阿玛尼有股份不是吗?”

  手机里传出一声好像是倒抽了一口气的声音。紧接着,弗洛雷在那头大叫了起来:

  “你脑子进水了吗,莱昂?!”

  ……莱昂不得不把手机从耳朵边挪开了些。隔着十多公分的距离,他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到弗洛雷的声音在那里大吼:“你知不知道你来参加的是一个种马会!种——马——会——!”

  “……哦。”莱昂说,下意识地扯了扯脖子上的领结。“抱歉,我实在没留意。你说会有很多名流参加,我以为是……”

  “现在你给我待在那树林里不许出来。”弗洛雷粗暴地说。“我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你这副白痴的样子。听着,我会叫柯特马上过去找你。”他一下子挂断了。

  莱昂一个人站在树林里。他看看四周,静悄悄空无一人,只有阳光从笔直的树木顶上照落下来。

  林间有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是枯叶、坚果和阳光混合在一起的气味。这是施瓦本埃尔贝斯山区的森林的味道,漂浮在秋日冷冽而甜美的空气里。

  他深深吸了口气,感到心底有一种温暖的情绪在涌动。他喜欢这些森林,以及他刚刚驱车经过的田野、草场和远处的山丘。在某些时刻,他会意识到他的身体里的确流着施瓦本人的血——那种对土地和自然的无条件的热爱,而无疑这就是其中之一。

  大约十分钟后,正当莱昂听着远处一只大山雀的鸣叫听得出神的时候,森林里传来沙沙的脚步声。

  “我在这里,柯特。”莱昂说。

  他看着那个人步履轻快地向他走来,突然起了一点怪异的感觉。难得看见柯特·海尔曼

  穿西服套装以外的衣服。莱昂心想。柯特是那种生来可以把正装当家居服穿的人,我怀疑他是不是一生下来就穿着西装和皮鞋,打着领带,像那个BossBaby一样。——可是看看他现在都穿了些什么!

  柯特今天穿着灰绿和白色相间的弹力衬衫,Laguso秋季骑马外套,浅灰色的紧身长裤,交叉绑带的牛皮长靴一直拉到膝盖。这身装束显得他格外修长而富有活力,与平日里截然不同。他很快地走到莱昂面前,伸出手来跟他握了一下。

  “莱昂。”他简洁地说,“弗洛雷打算让我们俩对换下衣服。”

  “我知道的,又是老一套的把戏。”莱昂说,伸出手去爱怜地摸了摸自己西装外套下雪白的小马甲。“啊,多么可惜。我难得穿件漂亮体面的衣服。”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然后他看向柯特:“我希望这不会影响到你参加种马会。”

  柯特说:“没什么问题,我不必去那些记者们面前登场致意。而且西装可算得是我的工作服,即使在种马会上穿着应该也可以被原谅。”他开始解他衬衫的扣子。

  “等等,”莱昂说,“让我们往里再走一点儿。弗洛雷说不定还在什么地方拿着他的望远镜监视着,我可不想在光着身子的时候再去聆听他的教诲。”

  他率先往前走去,干枯的树叶在他鞋子底下发出沙沙的响声。

  这里真是安静。他想。又安静又甜美。

  “上周我去上了一个野外生存课程。”莱昂说。

  “他们教我做枯叶帐篷:就是拿树枝在地下搭一个长三角形的架子,把很多很多的落叶——越多越好——在架子上堆起来,爬到那里面去过夜。据说很多层的枯叶会像羽绒被那么暖和。晚上的时候,可以在森林里听到各种声音:昆虫,鸟,狐狸,也许还有鹿。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看这里的落叶就够搭那么个帐篷的。”

  他停下来,环顾四周。一只鸟在林间扑啦啦地飞了过去。

  柯特没有回答他。他把脱下来的马裤和骑马外套搭在一根横出的树枝上,然后三下两下地脱掉衬衫。

  莱昂叹了口气,说:“柯特,你得把汗衫也脱下来,否则那种深颜色会从白绸衬衫里透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把阿玛尼外套脱下来拿在手里,一只手解着西装马甲的扣子。真是奇怪,人类居然发明了这么多复杂的衣物和着装规定:你不能穿着晚礼服去夜店,不能穿死亡圣器的牛仔裤去开股东会,更不能穿着乔奇奥·阿玛尼的米色套装去参加种马会——那是死罪。

  但其实那一切都没什么意义。人根本就可以什么也不穿地钻在枯叶帐篷里,听森林里的声音……

  他无意识地踢着脚下的落叶。

  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把外套从他手里接了过去,解放了他的手。莱昂很快地脱下马甲,搁在柯特手臂上,然后是白绸衬衣和白色的底衫。感谢上帝今天是个好天气,令我们不必挨冻。他想。他□□的胸膛接触到带着初秋寒意的空气,触动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记忆。

  “柯特,上一次,就是一两个月前我在‘老麻雀’嗑高了的那次,我好像吐到你身上了。”莱昂轻松地说。“本来想跟你当面道歉的,但因为你老不出现,后来就忘掉了。”

  “……已经过去了。”柯特说。

  莱昂一面把柯特的深灰色汗衫往头上套,一面说:“为什么你这一阵子都不在公司?因为和特兰提诺们的谈判么?”

  柯特说:“是的。”

  “已经达成协议了吗?”

  “差不多。还有一些细节,最好还是趁现在确定下来。但有必要的话也可以随时签约。”

  莱昂吹了声口哨。“我猜想也是:所以要安排我和那家伙在种马会上公开见面。——种马会!谁能想到那么个主意!我以为会是个时尚鸡尾酒会什么的。”

  柯特说:“不可能为特兰提诺安排什么时尚鸡尾酒会。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安排,在那些意大利人的眼里都只会显得土气:假装时尚的土气,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他用那双蓝灰色眼睛沉静地看着他。“我们本来就是施瓦本的农具供应商,种马会才是我们的本质。”

  莱昂偏着头想了一下,不得不认为柯特说得很有道理。他扣上了弹力衬衫的最后一个纽扣,然后接过柯特手上的阿玛尼外套和马甲,让他好有空穿上底衫。

  “你见过了我的未婚夫吗,柯特?”

  柯特点了点头。莱昂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一会儿就能自己见到他。”

  “但我想先听听你的形容。”

  柯特想了下,说:“他是一个相当聪明的生意人,非常有商业头脑,而且为人正派。我相信弗洛雷的判断,和他的合作会有很好的成功前景。”

  “拜托,柯特,你知道我根本不想知道那些。”莱昂说。

  柯特穿好衬衫,踢掉松开的长靴,光着脚站在落叶里。

  “那你要知道什么?”

  莱昂正有些费力地把紧身马裤从大腿上拉上去,突然间,一个念头涌到他的脑海里,而他没有一秒钟犹豫地说出了口:

  “我想要知道,他是否有你这么性/感的胯骨和大腿。”他嬉笑着说。

  柯特头也不抬地穿着长裤。“莱昂,我可以控告你性骚扰。”

  “是的。但我还是想知道。”莱昂毫不在意地说。“你不能为了别人脑子里的念头而审判他们,柯特。所有的男人在一半以上的时间里都在想着性,而我只是比一般人都诚实地说出来而已。——你知道我偶尔对你也会有点性幻想,这很正常,但没什么意义。而现在我对我未来的夫婿产生了莫大的兴趣,这也许倒可以成为我们婚姻生活的基础。”

  柯特说:“如果你想要知道他胯骨的样子,尽可以选择自己去看。”

  他把衬衫下摆塞入长裤,扣好皮带。

  “但你若要问我的意见,他是个有点危险的人。他不是你的游戏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