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美丽少年 > 第8章 8
  “柯特,我需要你的帮助。”

  尽管压低了声音,莱昂觉得自己的声音在这空无一人的洗手间里还是显得过于大声。他几乎把嘴紧贴着手机说:

  “我现在在国王大街格贝尔之家饭店的洗手间里。你得马上赶过来把我弄出去……

  “不,当然不是因为没有手纸。我看到了灰狼在外面,还有其他一些人,大概是他的家人……要命的是他们坐的地方刚好可以看见门口,我怕是没法儿走出去而不让他们注意到。他们一准会以为我在跟踪他……

  “灰狼,不是真的狼,是那个什么公爵,申请了禁制令的那个。就是那一次我在老麻雀……对,你知道的。

  “不不,我没有打算要和他约会。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这儿……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就在附近吗?太好了,快一点。一会儿见。”

  他按下按键,松了口气。这时候门口传来了一声轻响。莱昂反应敏捷地钻进一间隔间,闩上了门。

  门外脚步声自远而近,在他的门板前停下了。

  “莱昂?”

  一个清脆的声音说。

  莱昂大气也不敢出地坐在马桶盖上,把两条腿架在了门背后。

  “莱昂,我已经看见你了,出来吧。”门外的声音说。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莱昂站到了马桶盖上,从门板上方往外看:一个高个儿的大男孩站在那里,金黄的鬈发,湛蓝的眼睛,好像冰雪女王舞台剧里长大成人的加伊。

  “能开下门吗?”男孩抬起脸来。

  “恐怕不行。”莱昂说。“按照禁制令的要求我不可以接近你。”

  男孩微笑起来。

  “我已经满十八岁了。”他说。

  看着这个笑容,莱昂有点想起来他那天为什么会把他从品酒会上带走了:一个多么漂亮的小东西,他想。尽管嗑高了,我的眼光依然很不错。

  “……但我还是不能靠近你,不是吗?”莱昂试探地说。

  “你没明白,”男孩说。“我现在不需要监护人了。所以我已经让律师把禁制令撤销了。”

  他扬起头来:“现在我是自己的主人。”

  莱昂从马桶盖上跳了下来,打开门。

  “……嗨。”他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你好吗,我的主人*?”

  (见鬼,他到底叫什么来着?)

  男孩默默地看着他。忽然他的脸上浮起了红晕。

  “我想要再见到你。”他好像有点气也转不过来地说。

  “我也是。”莱昂说。“不过这很难办到啊,公爵先生……”

  他的嘴唇被堵住了。柔软、鲜润的嘴唇,有淡淡的薄荷糖的香味。令人怦然心动。

  “路德维希,”男孩喘着气说,“叫我路德维希。”他再度捧住他的脸吻了上去。

  莱昂觉得,在这时候推开他未免是太傻气的举动。于是他将一只手的五指插入了那些柔软纤细的发丝里,箍住路德维希的后颈,另一只手则抱住了他的腰——他能感到男孩的身体在他的怀里微微发抖,热度透过衣物一直蔓延到手心……正当吻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门忽然开了,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

  “抱歉打扰。”

  莱昂像踩着了弹簧一样蹦向一边,随即抬起手来擦嘴。“嗨,下午好,柯特。”

  柯特看也不看他一眼地向路德维希说:

  “公爵阁下,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外面正聚集了一些记者。我恐怕同他们遇见会令您很不愉快。”

  路德维希脸上仍然泛着红晕,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看柯特,又看了莱昂一眼。

  “您的舅父一家人就在外面,相信您也肯定不愿他们受到困扰。”柯特温和地说。“所以我建议由我们先走出去,然后您尽快离开这里。”

  他抓起莱昂的手向外走去。

  他们一走出饭店的门,立刻被闪光灯照耀了一下。柯特眼疾手快,抓住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人,把相机从他脖子上扯了下来。

  “喂喂,这是私人财物!”对方抓着相机挣扎。

  柯特说:“先生,您想必也知道欧盟在去年五月已经通过了个人信息保护条例。因此您的这种行为,可能造成您的雇主最高达两千万欧元的罚款,或全球4%的企业营收。——所以您还需要那些照片么?”

  他的语气里含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那个人被慑服了,放弃了挣扎。柯特当着他面打开控制面板,删除了那几张照片。

  等那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柯特拉起了莱昂的手继续向前走,穿过步行街,走过了市政厅,中心广场和圣母教堂。

  “柯特,你刚刚说的欧盟法案是真的吗?”莱昂问。

  “我胡说的,”柯特说。“那个法案要到明年才开始生效。而且德国的监察部门也不可能给出那种程度的罚款。”

  “……那我们现在是去哪儿?”

  “随便走走而已。”柯特说。“我们赶走了一个记者,但应该还有别人。我们或许可以把他们引得远一点,以免他们再去打扰沃夫贝格公爵。”

  莱昂叹了口气,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已经取消了禁制令?否则我也不用打电话给你了。”

  柯特说:“这和禁制令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莱昂,你是马上要结婚的人。”他不带什么情绪地瞥了他一眼。“这种时候容不下任何丑闻发生。”

  莱昂说:“我觉得你再这么抓着我的手走下去,马上就要有另一起丑闻发生了。”

  柯特放开了他的手。他们在圣母教堂前的正义女神喷泉面前停下来。这是黄昏时分,半个橙黄的天空下,鸽子们咕咕地叫着,在他们脚边走来走去,寻找着地下的面包屑。

  莱昂抬起头来看着站立在立柱顶端的女神。

  “为什么她的眼睛部分看起来那么奇怪?她是没有眼睛的吗?”

  “是被布条挡住了,正义女神尤斯蒂西亚(Justitia)**是蒙着双眼的。”柯特说。

  “为什么?”

  “她不需要看见。或者说,也不应该看见。人的外表、地位、财富、所有的一切,都不会被注意到。这是公正的意义。”

  莱昂默默地想了一会儿,说:“如果能看见的话,就会影响她的判断,不是吗?”

  柯特有点儿惊讶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莱昂忽然有点不耐烦地说:“但人总是不能够不看见,我是说,人注定无法公正地对待别人。”

  他低头看着那些铁栏杆上的花,说:“柯特,我觉得我应该需要一个心理医师。你有什么人可以推荐的吗?”

  柯特向他靠近了一些,凝视着他,问:“你怎么了,莱昂?”

  莱昂抬起头来,向他咧嘴一笑。

  “我需要咨询一下假结婚对人的心理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