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美丽少年 > 第9章 9
  莱昂坐在宽大舒适的皮圈椅里,好奇地打量四周。

  “你这里有没有那种催眠的椅子?”他突兀地问。“那种啪地打个响指,然后让人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椅子。”

  “房间后面有一张冥想床,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头发有点灰白的苏珊·萨森堡博士说。“不过这里没有魔术师的道具,提供不了你想看的那种奇迹。”

  “所以应该怎么开始?”

  “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们进行自我介绍和简单的聊天。”那位上了年纪的心理医师安详地说。“我们先需要建立起信任关系,你才能够允许我靠近,让我帮助到你。

  “莱昂,你能介绍一下自己么?”

  莱昂说:“我叫……这太可笑了,你知道我的一切数据:我在登记的时候就已经填过了表。”

  “我希望从你自己那里听到,你对自己的形容。”

  莱昂想了一下,说:

  “你和柯特,柯特·海尔曼,就是介绍我来的那个人,也是这么开始的吗?他怎么形容自己?”

  萨森堡博士从她的眼镜下面和蔼地看着他。

  “抱歉,莱昂。我们在这里不能讨论其他病人的例子。”

  莱昂偏着头思考着,说:“我二十五岁。本地出生。有一半的意大利血统。之前上过大学的企业管理系,但没毕业就退学了。现在在若谢罗-格林纳瓦公司集团里有些职位:股东会、监事会和咨询委员会成员什么的。但其实我很少做事。我大部分时间就只是去参加一些他们在日程表上给我安排好的会议或者活动,听一些人讲话,或者假装在听的样子,然后签他们要我签的字。”

  他看向对面。“这些对你有用吗?”

  “也许。”萨森堡博士说,“但这不是关键。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人们通常会有一种倾向,想要说出对方想听到的话。但是莱昂,”她用手里的笔轻轻地敲着笔记本的纸面,“我希望听到的是,你说出你自己认为重要的那些东西:你觉得你有哪些本质,是把你和其他人区分开来的?”

  本质。莱昂的脑海里响着这个词。天,如果我能知道那是什么就好了。一些东西乱糟糟地从他脑中闪过,种马会,农收庆典,机器上转动的齿轮,天长地久的森林和麦田,文件夹,Excel和SAP表单,勃艮第酒杯,卷叶子烟,柔软甜蜜的嘴唇。

  “我办不到。”他有点烦躁地说。“没有什么是重要的。——我是说,我不知道。”

  他向前凑了一点,急切地说:“我需要找人谈谈我遇到的困难。我们能从这里开始吗?”

  萨森堡博士说:“当然可以。”

  莱昂呼出了一口气,向后一仰靠在了椅背上。

  “我很担心……”他喃喃地说。

  “我觉得,我要结婚的对象是个疯子。用你们的话说,有瞻妄症或者精神分裂什么的。你知道我在说谁,是吗?”

  萨森堡博士说:“是的,不过最好还是用代称吧。”

  “他精神不正常。除掉在那些社交场合,他会显得很周到,很体贴,表现得一派风度翩翩,还做出很亲密的样子,真是令人作呕……但私下里他非常仇恨我。我怀疑他有可能会在结婚后杀掉我。像那个蓝胡子一样。”

  萨森堡博士说:“你说他仇恨你,有什么理由吗?”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没有理由——除了他是疯子这一个解释外。”莱昂举起了双手。“你知道么?我们马上要登记结婚,这是假的,完全是为了搞公司联营。所以其实我们是合作伙伴。你当然可以不喜欢你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但有必要这么仇恨你的合作方吗?”

  “我的意思是,”萨森堡博士说,“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觉得他在仇恨你?”

  “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莱昂说。“他很会伪装。但有人在仇恨你的时候你当然会感觉到。”

  “但总有些蛛丝马迹是可以支持这个推断的吧?”

  “……他有时候会吻我。”莱昂说。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这让你不愉快么?”

  “不,他很有技巧,非常温柔文雅的那种亲吻。”

  “听起来好像很正常。”

  “那正是问题所在。”莱昂说。“他以前吻过我……一次。在我们头回见面的晚上。但那次他极其粗暴,活像个野兽,”他打了个寒噤。“我当时感觉他好像要掐死我那样。

  “如果他一直是这样我反而容易接受些。我个人并不完全拒绝——当然也不是特别喜欢——在性生活里有一点暴力元素,我知道每个人有自己的行事癖好。但现在他根本就表现得像完全换了一个人。

  “这让我感到害怕。感觉自己好像在和什么双重人格打交道一样。我有时候甚至怀疑那天的事情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

  他定定地望着空中,浅褐色的眼珠看起来像两颗琥珀——或许里面还包裹着早已死去的昆虫的尸体。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不知道为什么我那天感到非常……烦躁,也可能是有点性^饥渴。所以我晚上就到他房间里去找他。我想这本来是无所谓的,即使是假结婚也不妨碍我们彼此熟悉一下。

  “但他的房间里有种诡异的气氛。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一进去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知道人有时候会产生那种感觉,好像这种情景以前也发生过一样,虽然明明是第一次。

  “Déjàvu*?”

  “没错。而且当时那种感觉并不普通……是令人害怕。”

  他用力摇了摇头,坐了起来。

  “你看过《行星地球》吗?那里头有一个场面:一只小蜥蜴在沙滩上爬着,突然有一条蛇蹿出来要袭击它。它奋力奔逃,那条蛇在它后面紧紧追逐……

  “然后从周围的礁石缝里很快钻出了第二条蛇,第三条蛇……几百条蛇从四面八方冒出来,那只蜥蜴拼命挣扎着想逃走,可是无论哪个方向上都有无数的蛇向它扑来……

  “我有时候就会做这种梦。梦里我是一个蜥蜴或者什么别的动物,也可能是人,有一条蛇从洞里钻出来看着我……然后涌出来很多很多的蛇,追赶着我,包围了我……让我无处可逃。

  “当时,我站在卡罗的浴室门口,就有这种噩梦般的感觉……好像我担心有什么东西会出现,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是像那条蛇一样,我不能让它追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