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美丽少年 > 第12章 12
  时近午夜,不远处街灯的光从窗子里透了进来,在地板上投下淡淡的影子。借着这一点微光,莱昂在地板和椅子上窸窸索索地找着他需要的东西,背包,衣服,袜子……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莱昂抓过来瞥了一眼,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我到了楼下。

  他在黑暗里迅速又核对了一遍:长袖运动服、内衣和长裤都穿在身上,外套和鞋袜塞在背包里。手机,钱包,还有……

  他爬到了床底下,伸手摸索,找到了。

  莱昂的头咚的一声撞上了床板,只痛得呲牙咧嘴。他抱着头从地下站起来,看了一眼另一侧床上的人:谢天谢地他并没有醒来,继续在那堆乱糟糟的染发底下打着呼噜。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他抓起背包,推开了门闪身出去。门在他身后合拢,在一片静寂中发出了刺耳的声响。他在心里咒骂了一句,顾不上再去看后面,便光着脚跑下楼梯。

  公寓外静悄悄地空无一人,他飞快地跑向街对面停着的车,拉开车门跳了进去。

  “你的鞋子呢?”车里的人问。

  “在包里。”莱昂说。“所有的东西我都拿上了,包括用过的安全套,完全按照你的指示。”

  柯特点了点头,发动了汽车。

  莱昂松了一口气,向后靠住了汽车座位的靠背。

  开出了两个街区以后,柯特问:“你现在打算去哪里?”

  莱昂想了下,说:“还是回卡罗的别墅吧。明天有一个商业聚会需要我们一同出席,这样我们可以一起出发过去,看上去比较像样。——毕竟我名义上是跟他在同居。”

  柯特按下方向灯,在下一个街口左拐。

  莱昂说:“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需要我对你说什么?”

  “你是咨询师,你应该向我提供咨询。”

  柯特平静地说:“我只能提供法律上的咨询,但你的事情跟法律无关。”他看着前方的街道。“况且我不觉得我在半夜12点钟开车出来是为了来提供法律咨询。”

  “那就随便说点别的。”莱昂说。“我以为律师都很能说会道。为什么你都很少对我说话?”

  柯特沉默着。莱昂叹了口气,说:“柯特,我什么时候可以申请离婚?”

  柯特说:“最早在五年后,2021年11月1日后可以正式分居,过一年提出申请。如果满足了约定的条件,也可能提前到当年6月开始,等上一年度的合并财报数字出来以后。”他停顿了一下。“离婚本身也需要花半年到一年的时间。”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莱昂低声咒骂了一句。

  车在红色的交通灯前停了下来。

  柯特说:“莱昂,也许你应该再考虑一下是否要继续。”他并没有转过头来看他。

  “没什么可考虑的。”莱昂说。“我已经在河的中央了,不是游过去就是沉下去。”他短促地笑了一声。

  “其实我觉得结婚是挺不错的安排:作为一个格林纳瓦,这似乎是我能得到的最容易去做、又令大家都感到满意的工作。——唯一需要解决的课题是:如何避免因长期欲求不满而导致的性心理变态。”

  灯色转变。汽车继续前行。

  柯特说:“合作计划里没有履行婚姻义务的内容。卡罗明确表示过他对你去找他以外的情人没有任何问题。唯一的要求只是,不能引起丑闻。”

  “所以你们就不许我跟路德维希见面?”

  “公爵是名人,到哪儿都会产生麻烦。”柯特说。

  “那就把我的卷叶子烟还给我。”莱昂提高了一点声音说。“你们不能把我生活里的乐趣全夺走,却逼迫我参加所有那些无聊的活动……这不公平。”

  “莱昂,最近两三个月你的用量超标……”

  “现在省省你的毒物学常识讲解吧,柯特。”他不耐烦地打断他。“我对大^麻的知识比你丰富得多: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需要那个。就像我时不时地需要一场一夜情一样。”

  柯特沉默良久,然后说:“我会去找弗洛雷谈一下活动安排的问题。但去今晚那种酒吧钓人和跟人回家的事不应该再发生。莱昂,你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你可能会被勒索,或者发生别的危险。”

  “意思是我得要找一个靠谱一点的情人,最好是长期关系以方便保密:不能是名人,也不能是不认识的人,必须是能够守口如瓶、安全可靠的熟人,不会为了一点小钱出卖我的秘密。”莱昂冷笑了一声,说:“柯特,你是在自我推荐吗?”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讥嘲。

  柯特没有回答。黑暗里只有汽车发动机的沉闷低响,和轮胎在路面摩擦发出的声音。

  “也许我应该考虑洛伦。毕竟我最常见到他。”莱昂自言自语地说。“不,有一个更好的主意:我听说在从前,意大利人都是靠谋杀来解决离婚问题的*——看来这不失为一种合理的解决之道。”

  汽车在一栋别墅前嘎然停下。

  “到了。”柯特说。

  莱昂刚要推开车门,就听到柯特清清楚楚地说:

  “莱昂,我以后不会再为你服务——任何形式的服务。我建议你把我的私人手机号码从你的通讯录里删除。”

  莱昂推门下车。车门刚在他身后嘭地扣上,就听到一阵马达的隆隆巨响,车子飞快地调了个头,随即咆哮着飞驰而去。

  我从来没看到过柯特那个样子开车。莱昂心想。看来这次他是真生气了。

  他抱着背包,踩到草坪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别墅里走去。鞋袜就在背包里,但他懒得拿出来穿;另一方面,他觉得那冰冷的草叶上的露水落在脚上很是适意。

  进门的客厅里没有亮灯,大约所有人都已经睡下。莱昂光着脚走过客厅,打算上楼去自己的房间,这时候他看见一侧的小书房里透出一点淡淡的灯光。

  他探头看了一眼。是洛伦,坐在书房的一张扶手椅上,那点灯光是从他面前不远处的一盏小台灯上发出的。他没有在看书,只是出神地看着那盏台灯的光。金黄而温柔的灯光映衬着他秀丽的侧影,长发垂落身前,使他看起来仿佛圣堂画里的一个少年天使**。

  莱昂觉得诧异,不明白洛伦在那里做什么。他向那个方向走了两步,就看见了卡罗:原来他也坐在书房里,只是在房间的另一头。他的椅子面向墙壁,整个人都沉没在暗影里,呆呆地望着书架。一无声息。

  他很快地退回来,走上楼梯。那真是一种很奇怪的作伴方式。他想。似曾相识。

  Déjàvu.

  拜托,这可不是什么进行这类恼人思考的时候。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够多的了。我已经很累了。

  他想起他的抽屉里有一盒药片,画着牧人和小绵羊的,号称全天然草药配方的安眠药,决定在今晚尝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