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美丽少年 > 第15章 15
  莱昂坐在苏珊·萨森堡博士面前的皮圈椅上,转了一圈,看着房间天花板上的榕树图纸。

  “真遗憾你们换掉了虞美人。”他说。“我还挺喜欢那个花田图样的。”

  “这个房间已经相当老旧了,我们年初的时候进行了局部装修。”萨森堡博士回答说。

  “我很高兴您再次接受了我。”莱昂说。

  “不必客气。”萨森堡博士说。“时过境迁,我想没必要为了大半年前的行为过于计较。况且你是个很有趣的病人。”

  “谢谢。”

  “你看起来气色还不错,比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大有进步。”

  “其实是很不好。”莱昂说。“否则我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他在圈椅上又转侧了一下,闷闷地说:

  “我们是不是又要像第一次那样,从自我介绍开始?”

  萨森堡博士说:“也许你可以简略地告诉我,过去几个月的情况?”

  莱昂说:“你可能已经从报上了解到了:我结婚了。——不过拜托,千万别说‘恭喜’。”

  他再度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儿,然后简洁明了地说:

  “我的丈夫在上月底企图自杀。”

  萨森堡博士没有接话,沉静地等待下文。

  “他在和我们全家周末一起去黑森林漫游的时候在旅馆里吞了药,幸好被及时发现了,所以现在仍旧躺在罗腾堡的医院里。”莱昂说。“我都不知道他居然有那么多边缘性的处方药……他们之前说他情况不妙,但现在看来危险已经过去了。

  “可想而知这个事情把我们家里搞得一团糟,当然还有他的家里。大家都担心洛伦,他的弟弟,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儿来。——据说精神病和自杀倾向都会遗传,不是吗?所以我把他送回到这里的公寓,找人没日没夜地看着他。而与此同时特兰提诺家的亲属和那些我连名字都叫不全的公司一刻不停地送来各种我看不懂的东西让我签字或者马上决策。简直是茅屋着了火。”

  “我很遗憾。”萨森堡博士说。“现在情况是否有所好转?”

  “我希望是吧。如果卡罗这个周末的确能顺利出院的话。”莱昂回答。“至少我可以把特兰提诺公司和洛伦这两个重担都从我背上甩掉。天晓得我自己的麻烦事已经够多的了。”

  “你的麻烦事?”

  莱昂说:“我跟弗洛雷,就是我的哥哥吵翻了。因为……好多事情。首先是他不让我去护理之家工作。弗洛雷好像永远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喜欢在那里工作。他理解的工作应该是一些重要的事情。照看几个社会上的失败者不能算,除非打算作为爱心慈善宣传企业形象;但我决不能让他拿我做的事去做宣传——那一来我在那里就根本再待不下去了。”

  他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说:“我之前忘记说了:我上次从你这里跑走了以后,本来打算接着到你这里来的。但是护理之家让我每周过去工作三天。我去了以后,感觉自己正常了很多,就没有再来烦你。”

  他沉思着说:“我喜欢在那里工作,照看那些住户,就是护理之家收容的那些人:酗酒,嗑药,无家可归……一般也不是坏人什么的,就是软弱而已,而且很不聪明,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弗洛雷不能理解软弱的人,也许因为他自己很少这些弱点。我不清楚他知不知道,某种程度上我也属于他们,我只是碰巧生对了地方——也许是生错了地方。

  “我本来是应该生在一个农场,或者林业户那里,每天都穿同一条破牛仔裤,做些普通的活计,没事就在森林里徒步和爬山,那样我会很快乐,大概我周围的人也不会觉得我是个一无可取的废物。但事实上我却生在了一个家族企业,所谓的德国骄傲,‘隐藏的冠军’*什么的;他们总说有很多人在为我工作,因此我必须为他们承担起责任,把家族事业发展壮大,继承家族的精神——那种我根本没有的东西。”

  他叹了口气。“总之我在护理之家工作完全是为了我自己。那里是唯一我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而且工作也让人感到开心的地方……但没多久这事儿就被弗洛雷发现了。因为柯特从我们家的公司辞职了,没人给我打掩护。”

  他停住了,过了一会儿,说:“柯特辞职了,你知道这个事吧?”

  萨森堡博士说:“我想听你来告诉我。”

  莱昂笑了一下,说:“我理解,你不会向我透露别的病人的信息。

  “柯特是去年年底辞职的。我听说他去了法兰克福的一家律所,重新当起了执业律师**。我家里人对此非常不满。你知道柯特在若谢罗-格林纳瓦公司已经很多年了,从他刚进法学院那年起就在公司总部的管理层办公室做兼职大学生***,一直都待在我们那里……不,我有点记错了,他毕业后在埃尔福特做过执业律师,但就只有几个月,很快又回到格林纳瓦来当公司律师。

  “这么多年来我家里人几乎已经把他当成了格林纳瓦家的一分子。所以我理解他们都很不高兴他离开。奇怪的是,他们表现得好像这件事全是我的错一样。”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他怏怏地叹了口气。

  “好吧,也许的确有一点是我的错。那天我亲了他一下,他好像很不喜欢的样子。就是我从你那里跑走赶去结婚登记处的那天。

  “我承认那天我真的是有点发疯了。大概是因为结婚恐惧症——是有这么个词儿吧?Gamophobie,还是Gamophobia****?——无所谓了。不过要跟卡罗那样精神有问题的人结婚,忍受四五年没有正常性生活的、假模假式的变态关系,我想任何人都有理由感到恐慌;一时的情绪崩溃应该也是可以原谅的吧。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但我家里人显然不这么看。当然弗洛雷总认为我应该对一切不幸的事故负责,包括在日本或者菲律宾发生的飓风也一定是我这里扇了下翅膀——踢了下腿——制造的。”

  他又停住了,沉默了一会儿,才说:

  “现在他们当然认为这个事也完全是我一手造成的。”

  “这个事?”

  “就是卡罗突然自杀的事。”

  他显得有点烦躁地在圈椅上挪动了一下,抓住了椅子的扶手。

  “我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自杀。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要自杀的人,不是吗?”

  萨森堡博士说:“我记得你有说过他精神不稳定。”

  “我说的是他精神不正常。不正常和不稳定是两回事儿,我觉得他更适合当那种精神变态的杀手,杀人而不是自杀。如果他杀了我,或者杀了洛伦,才比较符合他的人设。”

  萨森堡博士专注地看着他,说:“你为什么觉得他要杀你或洛伦?”

  莱昂看着自己抓在扶手上的手。他似乎有些犹豫不决,然后忽然下定了决心,说:

  “因为他看见我们在床上……睡在一起了,就这样。”

  “所以你们是睡在一起了吗?”

  “什么?”

  “你说的是,‘他看见我们睡在一起了’,而不是‘我们睡在一起,被他看见了’,这里面是有区别的。”

  莱昂考虑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区别。事实是我们大家都在旅馆里,洛伦忽然跑到了我的房间,我正在抽卷叶子烟。我本来已经有很久没碰那玩意儿了,但那个时候我真的很烦,因为弗洛雷和各种事情……洛伦向我要,我就给了他一些——也许是太多了点儿;那个时候那些叶子已经开始起作用,我没什么判断力。

  “然后我们就变得很愉快。你知道的,那种好像所有的麻烦事儿都消失了不再来困扰你,什么都不懂也不需要担心的愉快……洛伦过来吻了我,我应该也吻了他,然后我们就在床上躺下,脱光了互相抱着,没有做^爱——大^麻正在效力上的时候完全不需要也想不到做那种事。这时候卡罗走了进来……因为根本没锁门。

  “他看到我们就走出去了。我们俩谁也没动,因为当时实在是嗨得要命,根本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在那种情况下人就跟一个真正的白痴一样,只觉得快活,快活……哪怕房顶就在头上炸裂都没关系。我记得看到卡罗走出去了以后我们还哈哈地傻笑了一阵子,后来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应该是洛伦先醒的。他跑到卡罗的房间,但怎么也敲不开……旅馆的人叫来了救护车,还有警察。

  “弗洛雷使尽了浑身解数才没让这事儿见报。他,还有其他人,都快气疯了。他们刚刚在佛罗伦萨铺开了担子,或者拿他们的话说,‘建立分销网络’什么的。这事儿把一切都搞瘫痪了。”

  他摊开手掌。

  “现在你知道所有的事情了。

  “所以你大概也理解我为什么到这里来:我需要你给我开一点药。我已经很多天没怎么好好睡觉了……处理那些事情和应付那些人让我精疲力尽。我需要强力的处方安眠药,或者镇静剂。

  “……不然那些蛇会追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