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美丽少年 > 第20章 20
  那条蛇从礁石的洞口钻了出来,吐着信子。它圆圆的眼睛看着莱昂,头颈一张一弛,弯曲的嘴部露出了一个狞笑。

  我不知道蛇还会笑。莱昂想。多么的奇怪啊。

  他趴在沙砾上,面前是那条狞笑着的蛇。

  蛇向他游来,缓缓地,不紧不慢地。仿佛只是在悠闲的漫步。

  莱昂跳了起来,开始拼命奔逃。蛇在他身后紧紧追赶。

  他扭动着四足,爬过布满黑色礁石的沙滩。在他爬过的地方,无数蛇从礁石的缝隙和裂口里钻了出来,加入了那个围捕的队伍。

  他气喘吁吁,浑身无力。我逃不动了……他绝望地想。

  我很疲惫。

  我已经逃了很久。再也逃不动了。

  ……他看到那些蛇在他面前,密匝匝地一片。它们细长的头颈(也许是身体)在空气里摇曳,似乎在彼此间窃窃私语。

  它们在狞笑。每一条蛇都在笑。

  他无路可逃。

  ……

  莱昂惊醒过来。

  现在是什么时候?他愣愣地想。

  外面的天还是黑的。雨点打在车窗玻璃上,汇成不断流下来的水滴。

  他想去找手机看一看时间,但是身体僵硬,手脚也不听使唤。他的意识似乎还没有完全离开那个梦境。他静静地坐在黑暗里,一动不动。想着梦里的蛇。

  他想起结婚登记的前一天夜里,他也做了这个可怕的梦,然后再也无法入睡。一大早,他就跑到萨森堡博士的诊所去,截住正要去上班的博士,强迫她和他讨论关于蛇的梦。

  记得她说:“关于蛇的恶梦是很常见的。一般来说它们只是在梦里使用的表象符号:因为你感到担忧、害怕,所以大脑会产生一些图像,构造情景,来解释这些情绪。

  “符号本身并不能作出过度解释。因为大部分人都害怕蛇、蜘蛛或昆虫,这种害怕来自于远古的自然进化:它们是一些小动物,常被忽视却可能带来真正的生命危险,所以容易和潜意识里的莫名担忧和恐慌联系在一起。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不过蛇的形象有点特别。因为它的形状,很多人认为它引起的联想和男性生^殖器有关。换而言之,可能带有隐藏的性意味。”

  “简直是胡扯。”他记得他当时气愤地反驳。“这意思是我想象了有许多蛇,代表着许多男人的老二,来追着要来上我吗?”

  她又说了什么?记不清了。因为后来他就一头栽倒睡了过去。

  莱昂看着面前的玻璃。玻璃白茫茫的,凝结了他呼出的气。

  按照萨森堡博士的说法,蛇并不是要来吓唬他的,而是正好相反,因为他感到害怕,所以才会想象出蛇来——以解释他感到的那种害怕。

  但我到底在害怕些什么呢?

  他看着车前方。良久,忽然前方朦朦胧胧里出现了一个人影。

  莱昂伸手擦了擦玻璃上的雾气,认出了那个人正是柯特。柯特从洛伦的公寓房子里出来,正撑着一把伞向这里走来。

  莱昂一打开车门,立刻有密密的雨落下来飘进车里。他只好把门又关上,等着柯特自己走到车里。

  他看着柯特向这里走来,觉得他走得特别慢,恨不能下车把他立刻拖近了。——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迫切地期待和柯特单独在一起。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终于柯特来到了近前。但他没有走向驾驶座,而是走到了莱昂这一边,抬手敲了敲车窗玻璃。

  莱昂按下按钮,窗玻璃滑落下来。柯特向他俯身靠近,说:“莱昂,卡罗没事了。”他手里亮起了一个小手电筒,仔细地照了照莱昂的眼睛,然后说:“你可以把车开走了。”

  莱昂不明所以,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柯特?你不上车来吗?”

  柯特说:“车是公司借给我的。我明天就回法兰克福了。卡罗回来了,我想接下来的事情你们自己可以处理,不需要我再留在这里。”他的声音平和,完全是他那种惯有的、公事公办的态度。但莱昂感到一阵无法言喻的不安。

  他张了张嘴,却突然发现他并不知道要和柯特说什么。

  “可是现在在下雨……”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为什么不开车和我一起回去?我是说,回你的酒店……”

  柯特说:“我已经叫了出租车。马上就会来了。”他向街对面看去。

  莱昂说:“等等,柯特……卡罗留在洛伦那里,没问题么?”

  “不会有事的。”柯特说。“卡罗只是要来告诉洛伦一件事——他需要和洛伦一起做出决定而已。……如果我猜想的不错,你们和特兰提诺集团的合作恐怕是要受到影响的。”

  莱昂并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那样的话,”他急切地说,“我想弗洛雷一定会很需要你。”

  柯特说:“弗洛雷需要马上再雇一个公司律师。我已经向他推荐了几个人。应急备忘录也发给他了。”他的眼光在莱昂身上只停了几秒钟,随即又望向另一边。

  “莱昂,我的工作已经做完了。接下来还会有很多事情,但那应该是我的继任去完成的。——我在格林纳瓦的服务结束了。”

  莱昂感到身上再一次起了寒颤。柯特的语声里有一种很温柔的态度,仿佛他们是两个老朋友,正在亲切而平常不过地见面寒暄。但是他能感到那种礼貌下面的疏远,冰冷和……疲惫,就像那天他在医院的走廊上对他说话时的感觉一样。

  “我不明白,”他几乎是喊了出来。“你为什么不肯和我一起开车回去?”

  柯特向后退了一步,看着莱昂。莱昂的手紧紧地抓着落下来的车窗玻璃边沿,半个头探出了窗外。雨水落在他前额的头发上,又顺着额头流到脸颊。

  大雨如注,在两个人中间隔开了一道冰冷的帘子。柯特站在那里,握着伞,一只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出人意料地,向他微笑了一下。

  “莱昂,”他温和地说,“我看你是什么都不明白的。”

  这时候两道闪亮的车前灯光照了过来,映亮了面前的无数雨丝,一辆黄色的出租车驰过,在街对面停下了。

  莱昂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呆呆地看着柯特向那辆车走去,收拢了伞,钻进车里……出租车的前灯亮起,开动起来。

  ……车开远了,把他一个人留在湿冷的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