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别闹,搞基建呢! > 第2章 第二步
  童冉回到后堂,他的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

  倒不是因为紧张,而是从刚才上台起,他的灵台便隐隐发热。童冉猜测是正气凝聚所致,可是一直也没机会查探一番,此时回到后堂,他寻了个僻静的角落,闭上眼凝练心神查探起来。

  球儿他们也跟着童冉回到后面,本来有满肚子的话想问,可见他闭上眼不想搭理人的样子,全都止了脚步。

  黄全推球儿:“你去问问,这是什么本子?”

  球儿拍掉他的手:“我不去,要去你去。”

  “都闭嘴,掌柜的回来了!”赖婆婆忽然道。另外两人立刻噤声,齐齐看向门外。

  东莱瓦舍的掌柜四十左右,高高瘦瘦,也许是因为做生意的缘故,脸上总是笑呵呵的,但在东莱干得久的人都知道,他们掌柜的精明又严厉,一点不好糊弄。

  一见他来,球儿立刻从小门溜走了,黄全装模作样念起了绕口令,赖婆婆则摸摸索索躲去了厨房。

  李掌柜假装没看到偷懒的那几人,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听说了瓦舍发生的事。这事的起因是赖婆婆写错了招子,而舍里唯一留下的说书人黄全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最后童冉力挽狂澜,不仅挽回局面,还给他的瓦舍带来了莫大人气。

  赖婆婆和黄全得罚,不过这事不急。

  李掌柜又仔细打量了童冉一番,甚至调动正气查探。

  正气高的人,可以查探到低者的正气状况,除非有高人帮忙掩饰,否则肯定一览无遗。

  前些日子捡到童冉时,他还是个连一段正之念都没有的小喽啰,现在再探,竟然已经有足足三段正之念!

  李掌柜是东莱瓦舍正气品阶最高的人,他经营瓦舍,给数十人提供工作食宿,走兢兢业业、授人以渔之途,勉强在三十而立凝结正气之种,如今四十不惑了,已到黄阶下品,假以时日,上到黄阶中品乃至上品也不是不可能。

  在寒门小户出身的普通人里,他已经是金字塔尖尖的那一拨了,他也一直引以为豪。

  可没想到,他开的瓦舍里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竟然在一个时辰里,从零一跃到了三段正之念!若照他这个速度,不出一个月,便能凝聚正气之种。

  十四岁啊。

  就算是对士族大家的少爷们来讲,这也是一个骇人的年龄。

  当今正气品阶最高者国舅傅甘泽,便是十四岁凝聚正气之种,而且人家那是从小便受名师教导,走修身养性之途,一点点累积而成的。

  如果不看年龄,单单比较效率的话,童冉的速度怕是无人能及。

  当然,要排除当今圣上。

  大成有祖训,所有皇帝的正气修为皆不公开。

  从出生起,所有皇子的正气修为都要由国师施法保护,谁都不得查探,新皇登基后,其余诸子的修为会公开,但皇位上的那一个,除非达到天地封圣的程度,否则到死也不会被人知晓。

  童冉这速度太恐怖,要跟他比,大概只有皇宫大内里成长起来的帝王了。

  童冉也没想到他的正之念竟然一跃到了三段。

  所谓利国利民,有许多途径,刚才那一场说书,起头是为了帮助赖婆婆弥补失误,那么便与助人为乐之途相关了。在众多途径中,助人为乐只能算效率不高的一种,单是这样,绝对不会有三段之多。

  《西游记》在这个世界里还没有,那他算是创作出了新的作品,这便与发明创造之途相关,这是效率极高的上上之选,但创作话本谈不上有多么利国利民,能一口气增长一段已属不错,三段的话……

  对了!

  童冉恍然大悟。

  这个世界的说话艺术兴起不久,体式还很不规范,篇幅也短,而《西游记》则是成熟的长篇章回体,更是市面上少见的神怪故事,他这一说,不仅是创造了新的故事,更在说话话本的体式上做了重大革新。

  革新变法,这是与发明创造齐名的上上途径,而体式的革新显然比新故事的影响更加深远,能为他加上两段正之念,也就不足为奇了。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童冉心里一阵激动,他初来乍到,仅凭着原主的记忆,对修养正气的方法懵懵懂懂,而今天这样体验一回,可算是给他提供了许多有用信息。

  说到发明创造和变法革新,他一个二十一世纪来的人,怎么也不会比古代土著差吧!

  童冉睁开眼,迎上一双殷切的眼睛。

  *

  宣室殿东配殿,紫檀木的长桌上,一百多种菜肴琳琅满目。

  长桌两头,各坐了一人。

  年轻些的一身明黄色华服,头上束了金冠。身旁布菜的太监穿着紫色补服,有小内侍站在后头,双手替他捧着拂尘。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对面年长的男人只坐了椅面的三成,背脊挺得笔直,待青年停筷,也立刻停止了用餐。

  “朕这里的菜色,可合舅舅胃口?”青年道,正是年少登基的大成皇帝,楚钧。

  “陛下言重了。御膳房的大师傅们皆是顶尖好手,能与陛下同席品尝,是臣的荣幸。”国舅傅甘泽回道,他声如洪钟,说得谦逊得体。

  “朕倒不这么认为。”楚钧道,“昨日朕去了趟燕舞阁,那里的大师傅从江流而来,手艺卓绝,一手江流特色的南方菜肴可让朕大开眼界。舅舅可去尝过?”

  话音未落,傅甘泽眼色一跳,立刻端起茶杯,掩了过去。

  对面的青年玉面金冠,登基十载后早已褪去少时的青涩,就连他这个舅舅,也常常不知如何应付。

  楚钧顿了一会儿,才做恍然状:“是朕忘了,舅舅持身严正,从不去那等烟花之地。”

  傅甘泽不答,转而道:“陛下登基已经十载有余,如今二十有四,也该大婚了。臣已让内子替陛下留心着,若是有好的五姓之女,便举荐给陛下选看。”

  楚钧不置可否,让身边的太监给傅甘泽续茶。

  所谓五姓之女,便是出自如今的五大士族,平章傅氏、桐湖邱氏、贺阳卢氏、丰宜吴氏和辛州沈氏的女儿。这些士族从前朝起便是名门望族,势力盘根错节,大成自太|祖起便有娶五姓之女为后的传统,楚钧的母亲傅皇后便是出自傅家。

  “不用麻烦苏公公了。”苏近还未过去,傅甘泽已经起身,拱手道,“臣还要去吏部衙门一趟,不打扰陛下雅兴,先告退。”

  楚钧颔首,准了。

  “舅舅还是如此聪明,朕一个动作,就知道该走了。”楚钧放下茶杯,让人把桌上的东西全都撤掉。殿内忙碌起来,他带着苏近到南面的稍间略坐。

  “其实,陛下也无需动怒,不过是举荐而已,陛下不允也就罢了。”苏近道。他从小跟在楚钧身边,很得他的信任,一些事情上楚钧也乐于与他说两句。

  楚钧瞥他一眼:“你当如此容易?”

  傅家已经连出了两代首辅,一位皇后,楚钧身上也流着傅家的血,要是他再娶一名傅家的女儿,那姓傅的恐怕不止是五姓之首,而要当天下之主了。

  苏近缩了缩头:“那陛下打算怎么办?”

  这位青年天子少时脾性还算随和,后来遭遇大变,登基后这些年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

  楚钧冷哼:“昨天燕舞阁的人必然是他的,连朕的行踪都要摸得一清二楚,当真管得宽。通知子常,近日低调些,无事不要再进京。”

  苏近:“是。”

  范子常是给楚钧打理外部生意的,朝中大臣均不知道,昨日楚钧与范子常见面已是冒了险,幸好楚钧警觉,才没让傅甘泽抓到证据。

  苏近正想着怎么通知范子常,外面又有内侍来报,国师求见。

  国师无事不出他的观星台,突然前来倒是新鲜。

  “带国师到暖阁稍候,朕马上过去。”楚钧吩咐,又对苏近道,“让小厨房再备一桌子菜来,要还是御膳房那等货色,小心朕拧了你脑袋。”

  “是,是。”苏近连连点头,他这主子在衣食住行上真是半点不肯马虎。待楚钧一走远,苏近赶投胎似的往小厨房跑去。

  *

  童冉一睁开眼,李掌柜上前,笑呵呵地道:“小童啊,我都听说了,今天多亏了你!”

  “掌柜的客气。”一直听人说李掌柜厉害,今天童冉算是领教了,他下台不过十来分钟,李掌柜竟然已经对今天的事情了然于胸。

  李掌柜带童冉到里面他日常办公的隔间坐下,外头有人传话,说出堂会的向师傅向达也回来了。

  向师傅这么早回来无非是听说了童冉的事,然而这也是李掌柜头疼的地方。

  自古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向达是卓阳府名气最响的说书人,书迷遍地,而童冉凭一己之力掀起西游狂潮,前途无量,李掌柜是两个都想要。

  可他东莱瓦舍的资源有限,捧了一个定然会冷落另一个,若他们互相竞争倒也罢了,就怕对手乘虚而入,挖走他的摇钱树。

  为今之计,还是应先探探童冉的底,再想法子安抚向达。这两人断不可现在见面,万一冲突起来,他岂不是立刻就要痛失猛将!

  李掌柜很快理清了这些利害关系,吩咐伙计,让向达在外头稍候。

  “等等。”不想,此时童冉却开了口。

  李掌柜心里一紧,面上的笑容更加热切:“小童啊,让向师傅歇歇,咱们先来谈谈你那话本的事。”

  童冉也笑,右边脸颊浮现出小酒窝:“正是关于这话本的事,童冉想请向师傅进来,一并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