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别闹,搞基建呢! > 第10章 第十步
  正气之种凝聚后,童冉体内终于不再有正气涨涨跌跌兴风作浪了,舒服不少。

  范子常便跟他谈起活字印刷的事,童冉开门见山道:“若走发明创造之途,所发明的物件运用越广,影响越大则正气增长越多。我自信活字印刷可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单凭我一己之力,实在有些困难。”

  范子常抿了一口茶,童冉说的这点他很明白。

  活字印刷比起抄写快捷许多,所用工人也不必个个认字。相比雕版印刷一块板只能印一页,活字却可重复利用,节省了许多原料的消耗。

  但如今人工并不算贵,如果只是小批量的书,抄写一定比活字印刷便宜。只有大规模印书,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活字印刷的优势。

  有了这些考量,范子常又道:“你这活字印刷虽然好,却必须开大作坊,大批量印书才方能显现出其优势。这样一来,先期需要的银钱甚巨,我名下生意甚多,都要兼顾,一时半会儿要拿出这样多,也实在不易。”

  普通的抄书坊一两个抄写的书生即可开起来。

  活字印刷却需要备齐所有常用字,甚至一套不够,经常用的字需要几十甚至上百,另外还需工人和油墨,所费甚巨。

  童冉听了,神情无甚波动,小老虎在他膝盖上趴着,已经昏昏欲睡。

  “这些我已经想好。”童冉道,“先说印什么,除了常规书集,我也愿意将西游记的出书权利卖于你们,当然连载速度要略慢于说书。另外,范氏一家不够,便可多找几家合作,我这里有些名帖,子常兄何不看看?”

  《西游记》风靡卓阳府,但说书活动的场所相对固定,现在府外知道的人还不多。如果范氏拿到了出书权,即使落后于说书也没关系,相信在卓阳府外,书本《西游记》的销量也能远远高过同期销售的话本。

  童冉这一提议真是极好。

  至于那些名帖。

  范子常原没有当一回事,拿过来一一看了才发现,这些竟然都是卓阳府的富户地主,除了当官的几个,最有钱的都在这里了!

  范子常奇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名帖?”

  童冉摸摸鼻子:“说起来这还是托你的福,那日我们在象棚的贵宾区结识后,当天来听书的几个富户日日给我送茶叶,之后另几家似乎也听说了,竟然也开始送茶叶,这些名帖都是随茶叶一起来的。”

  范子常一听便懂了。

  他日常行事低调,与一些地方上的生意人互动不多,随着他名下生意越来越大,这些人也动了攀附之心。

  想必他们是见到了自己给童冉名帖,所以才想出了以童冉为突破口,接近自己。

  范子常虽然与他们的不太接触,但也不排斥与他们的一起做生意。他把名帖收了起来,打算晚些时候给苍平瞧瞧,他在卓阳府日子久,又是自己的心腹,让他来从中挑选合作伙伴最为合适。

  见范子常收起了它们,童冉便放心了。生意场上的事情他不熟,交给范子常打理最好,做实业是件烦心的事,他一个搞技术,还是少掺和。

  之后,两人又讨论也一下童冉这门技术的价钱,最后范子常答应,童冉以技术加盟,他将这门技术独家授予将要开的这座印刷坊,而作为回报,范子常答应每年给他一成收益。

  至于其他股东,统统交由范子常去谈,童冉只有一个要求——他希望这座印刷坊由范子常的人全权经营,其他合作伙伴只负责出钱收利。

  范子常立刻让人拟了契约来,道:“这你放心,那个你称为股份的东西,我们范氏至少会持有五成以上,经营上的事情由我们一手打理,不会让其他股东越俎代庖。”

  有了这样的保证和白纸黑字的契约,童冉放了心。

  他对范子常的人品还是相信的,约定好的东西他不会擅自改动。

  苍平亲自带人拿来了契约和笔墨。

  契约一式两份,范子常先在两份上都签好了名字,递给童冉。

  童冉看了一遍契约,确定都没问题了,便准备签字。不过,他婉拒了苍平递来的毛笔,从自己怀里拿出他的羽毛笔,蘸了墨水,在纸上签下他的名字。

  苍平和范子常都惊奇地看着他手上的笔。

  这东西是什么?

  这是羽毛吧?竟然能写字?

  范子常也不亏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立刻压下心里涌动的情绪,神色如常地问道:“童贤弟,你这个是笔?”

  童冉刚刚签好名字,点头:“是,我叫它羽毛笔。”

  羽毛笔!

  多么独特的名字!

  就是它了,范子常立刻接口,生怕笔会消失似的:“卖给我,多少钱随便你开!”

  为了找到特别的笔,这几天范子常的鞋都破了好几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此刻笔就在他面前,除了这支笔,现在的他眼里容不下任何东西!

  童冉料到他会惊讶,却没料到范子常目光灼灼地盯着这支笔,好像要把它生吃了一样:“子常兄若是喜欢,我再做一支赠与你就是,一支笔而已,不值钱的。”

  范子常:“要什么工具?”

  童冉还以为他会客套一下,谁知那么直接,只好道:“鹅的翅膀羽毛,小刀和钩针即可。”

  范子常立刻吩咐苍平去准备,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十根品相极好的鹅毛,六把磨得噌亮的小刀和十几枚大小不等的钩针在童冉面前一字排开。

  “你看看还缺什么?我让他们去买。”范子常说。

  童冉连忙道不用,看他那么急切,也不多话了,很快做了两支笔出来。

  做好笔,范子常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晚餐,隔壁的花厅里一张圆桌,两张凳子,桌上鸡鸭鱼肉样样俱全,还泡了小老虎喜爱的特级大红袍。

  经此一事,范子常不仅对童冉更热情了几分,连他的小老虎也看顺眼不少。

  吃饱喝足,童冉告别范子常,回到瓦舍。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今天不仅给他的活字印刷术找到了下家,还凝聚了正气之种,顺便蹭了一顿大餐。童冉翻个身,搂住另一个被窝里的小老虎道:“崽崽,今天的晚饭好不好吃呀?”

  小老虎拱拱身体,想让童冉把他的手臂挪下去,却听到均匀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

  童冉睡着了。

  两天后,楚钧收到了范子常通过苏近送来的羽毛笔。

  他倒不是要这笔写字,只是穿成小老虎一事太过离奇,国师虽然说了两边皆是真实,以他的性格,还是想自己检验一番。

  这支笔送到的时候,楚钧的两段经历仿佛合到了一起,彻底消除了他心里的疑惑。

  又过了十来天,《西游记》的第六回鸣锣开讲,李掌柜把海棠棚也做了一番调整,加了讲《西游记》的场次。

  现在《西游记》五天上一回新。象棚那里,一天五场,每场都是最新的。

  牡丹和海棠两个中等大小的棚则新旧参半,由另外三位说书人轮流开讲。饶是如此,东莱瓦舍也天天爆满,有许多府外的人也慕名前来,就连其他捡着东莱瓦舍剩的,还在讲《西游记》前几回的瓦舍,上座率也比从前高了许多。

  随着《西游记》的影响面扩大,以及印刷坊的前期筹备工作慢慢逐渐完成,童冉的正气也稳步上升到了黄阶下品。

  这天,燕舞阁二楼最好的包厢内,由范氏做东,苍平主持,请了最终敲定出资参与活字印刷坊的几位商户吃饭。童冉当然也受邀前往,他进去的时候,里面乐舞已经开始了,其他人和苍平也已经入座,见到他来,几位给他送过茶叶的大佬,立刻过来认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童老弟少年英才,当日在象棚匆匆一瞥,老夫就知道你前途大有可为啊。”五十多岁的白老爷说道。

  “去去去,都能当人爷爷的人了,还称兄道弟得羞不羞啊。”另一名与白老爷相熟的刘富户上前道,给童冉递来一杯酒,“咱们能与范氏合作,都是沾了童先生的光,今天我老刘起头,一定要敬童先生一杯!”

  “对对对,敬童先生一杯!”

  “我干了,童先生随意!”

  这包厢里的人随便一个跺跺脚,都够卓阳府震三震的,这会儿都端着酒杯,排队给童冉敬酒。要不是有童冉,他们哪里能获得跟范子常做生意的机会,今天这酒必须要敬。

  可惜童冉不胜酒力,喝了两口就道不行了。

  苍平连忙上来挡。

  见苍平上来,几个大佬总要给面子,只好依依不舍地端着酒杯走开。

  白老爷是这些人里正气修为最高的,已经黄阶上品,很快就能冲击玄阶。他先前给童冉敬酒的时候已经看出,他的正气修为已经是黄阶下品了。

  看起来没有多高,但胜在童冉年纪还小。十四岁的黄阶下品,除了少年时的傅甘泽,还有能几人?

  这样的才华,就算放在士家大族里,也是天之骄子,前途不可限量!

  “童老弟,”白老爷的手一把搭在童冉肩头,“你如今已是黄阶下品,只待去圣贤阁行了登名礼便可递交文书,申请成为官府吏员。你会走仕途的吧?”

  白老爷心里有些不确定,他心里自然是希望童冉入仕的,如此一来他们印刷坊的合作者就有官府的人了,诸事都会方便许多。

  但童冉如今明显与工商之途联系更为紧密,若要放弃仕途,也不足为奇。

  听说,卢知府正在广收幕僚,他却没有应招,也许真的无心此途。

  “当然是要走仕途的。”童冉道。

  白老爷一听,喜上眉梢:“好,有志气!来来来,干杯干杯。”

  正巧苍平被叫出去了,没人给他挡,童冉也实在不好意思一次次拒绝人家的好意,免不了多喝了几杯。

  晚上回到房间,童冉一身酒气,小老虎当场就毛了。

  “唔……崽崽乖。”童冉一头扑在床上,胡乱揉了揉小老虎的头。

  小老虎受不了那酒气,不停拱他。

  可是这人喝醉了跟死猪一样,重的不得了,小老虎身单力薄,拱了半天也没把童冉拱下床。

  “呜哇哇哇!”小老虎道。

  童冉一动不动,竟然还在梦里笑了起来,露出他右脸颊上的小酒窝。

  傻子。

  酒量这么差还学人家喝酒。

  楚钧腹诽,但还是任劳任怨地叼起被子,盖到了童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