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家一起来重生[快穿] > 第4章 这天下不及你一人【四】
  夏辰光的话一说出口,赵墨的眼神就像利剑一般射向了迎客的姑娘,吓得她都往后退了一步。

  “公子不好意思,飞鸢姑娘的卖身契不在我们手里,您怕是赎不了人了。”迎客姑娘深吸一口气,壮着胆说道。

  那位玄色衣袍的公子看起来好可怕啊,眼神怪渗人的,自己应该没有说错什么话啊。

  “飞鸢不是你们楼里姑娘?”夏辰光有些意外,“那她的卖身契在谁的手里?”

  “这个……”迎客的姑娘支支吾吾的,眼神开始乱飘。

  夏辰光握住赵墨的手捏了捏,“给她银子。”

  赵墨的脸回暖了一分,磨蹭着拿出了一沓银票,选出了一张面额十两的银票递了过去。

  迎客的姑娘眼睛一亮,飞快的握住了赵墨手上的银票,“公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跟我到里面来。”

  接着迎客姑娘就带着一行人走到了内院,殷勤的奉上了茶水,说起了自己知道的消息。

  飞鸢是两个月前刚刚进的青楼,当时带她过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直接把飞鸢捆了扔在这里,给管事的老鸨塞了一百两银子,让她们来好好□□飞鸢,日后接客的钱对半分。

  老鸨还没有见过这样送钱又送人的,看到飞鸢出色的相貌后自然是同意了这个买卖。

  “所以你并不清楚那个中年男子是谁?”听了这几句后,夏辰光心里就有了底,“现在飞鸢人呢?”

  “被老鸨关在二楼的房间里。”迎客姑娘收了钱后,倒是没有藏着掖着,直接说起了飞鸢被关的原因。

  飞鸢既然是被捆着来的,那就代表她是不愿意的。在老鸨□□了一个半月后,才勉强低头同意接客。

  飞鸢的相貌生的好看,初夜被一个外地的客人用五百两银子拍下。可客人进去才不到一刻钟,就被飞鸢咬掉了一块肉然后骂骂咧咧的出来,房内的飞鸢也被客人打断了骨头。

  “现在飞鸢的情况并不好,说不定会伤到公子。要是公子真的想要去看飞鸢,还得劳烦公子去和老鸨商量。”迎客姑娘说完后,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

  飞鸢的情况让夏辰光有些意外,毕竟她上辈子见到飞鸢的时候她已经是非常沉稳的一个人了,不管是对于人心的掌控还是权谋的玩弄,她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上辈子飞鸢可是帮了自己不少忙,这一次自己既然遇见了,那就拉她一把吧。

  夏辰光望了赵墨一眼,后者默默从兜里又摸出了一张银票,“那就请姑娘再跑一趟了。”

  “好说。”迎客的姑娘笑眯眯的应下,很快就找人去了。

  青楼里的老鸨是个四十岁出头的女人,透过她脸上厚重的妆容,似乎可以看出年轻时候有的些许风韵。

  老鸨在见到夏辰光和赵墨后眼里满是惊艳,顿了一下才开口,“两位公子的来意我已知晓,不过飞鸢的卖身契我确实没有,最多就是让两位公子去见见飞鸢。”

  老鸨是个明白人,一打照面她就看出来了夏辰光和赵墨不是一般人。不用说她们身后那几个非同常人的护卫,单单是她们的头上那简单的玉簪,就值许多银子了。这样一看就是有权有势的公子,她们楼还招惹不起。

  夏辰光对老鸨的识相一点也不意外,生意场的人是最会看眼色的。

  跟着上了二楼后,老鸨带着夏辰光去了最西边的房间,掏出一把铜制的钥匙打开了房门上的锁。

  “二位公子,飞鸢就在里面,还请自便。”老鸨说道,弯着腰比了一个请的姿势。

  赵墨先夏辰光一步推开门跨了进去,警惕的打量着房间的摆设,分析着这里的安全程度。

  房间的格局很小,由一到屏风隔着内外。外面就是简单的座椅,床榻则设置在屏风的后面。

  飞鸢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在被关进房间后,一天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有时候会思考自己改如何逃脱,有时候则自暴自弃想要一死了之。

  开门的动静不小,听到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后,飞鸢的嘴角勾起了讥讽的弧度。

  又来了,是来看自己死没死的吧。

  飞鸢做好了被□□的准备,一脸淡然的躺在床上。

  “飞鸢姑娘?”赵墨率先开口,戒备的靠近着床沿。

  听到是陌生的声音后,飞鸢忍不住转过头打量。

  赵墨的相貌生的极好,五官精致且分布的恰到好处,两年的边境生活并没有影响到她白皙的皮肤,剑眉星目,一看就是正人君子。

  “你是何人?”看到赵墨的长相后,飞鸢心里下意识的放松了一些。

  赵墨没有和飞鸢搭话,确定了房间内只有床上的飞鸢后,才让夏辰光进来。

  夏辰光的相貌比起赵墨偏向温雅一些,在她收敛起属于帝王的威压后,看起来也是正直的翩翩君子。

  “飞鸢姑娘身陷囹圄,在下只是一个想要拉飞鸢姑娘一把的人。”面对未来的能臣,夏辰光的态度非常温和,“不知道飞鸢姑娘需不需要在下的帮忙?”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听到夏辰光的话后,飞鸢眉头紧皱。她只不过是一个深陷青楼的女子罢了,怎么会突然有人上门,还声称是特意来救自己的?

  更不要说眼前的这两人一看就非富即贵的人,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他们的另眼相待呢?

  “公子说笑了。”飞鸢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然后就背过身去,明显不想搭理两人。

  飞鸢的举动让赵墨有些不悦,辰光都屈尊纡贵来这里亲自赎人了,这个人怎么还如此不知好歹。

  夏辰光倒是不觉得飞鸢的举动冒犯到了自己,反倒觉得这样闹脾气犯倔的飞鸢有些新鲜。

  “飞鸢姑娘,你真的不想离开这里吗?”夏辰光有耐心的说道,“青楼的老鸨有多少手段你应该清楚,如果你不抓住这个机会,等待你的只有一个结果。”

  夏辰光的嗓音带有磁性,在她故意蛊惑的情况下,听起来非常特别,特别到有一种让人忍不住去信服的冲动。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可靠,夏辰光直接挨着床沿坐下。两人瞬间拉进的距离,一下子就让赵墨变了脸色。

  怎么回事,辰光怎么对这个青楼的飞鸢这么好,这样下去我要吃醋了!

  就在赵墨忍不住要爆发的时候,飞鸢的身子动了动,有些勉强的撑着床半坐了起来。

  “你需要我做什么?”飞鸢问道,世上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对你好,这一点她清楚的很。

  “我赎你出来,你帮我干活。”夏辰光也不遮掩自己的目的。

  飞鸢扯了扯嘴角,“我没有卖身给青楼。”

  “我知道,楼里的姑娘说你是被人送到这里的。”夏辰光起身,安抚一般的站在了赵墨的身边,伸手在她的背上摸了摸。

  在被触碰到的那瞬间,赵墨整个人就如同被受到刺激的猫咪一样,整个人都快要炸开。

  “你是自由身吗?”夏辰光问道,手上的动作没有挺,继续帮炸毛的猫咪顺毛。

  飞鸢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会才开口,“不过我现在记在我叔叔的名下,他不会轻易让我离开这里的。”

  夏辰光开口问道,“是你叔叔送你进来的?”

  飞鸢嗯了一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自己肋骨上的伤还没好,根本就受不起颠簸。徐平在京城里人脉广得很,自己前脚离开,后脚他那边就可以收到消息。

  “既然是自由身,飞鸢姑娘可愿跟我走?”在京城,还有谁会比她有权有势?

  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就算飞鸢知道眼前的人对她有所图谋,她也不那么在意了,毕竟这世上没有几个地方比在这里还惨。

  “公子,我的叔叔是徐平。”飞鸢在心里做好了决定,只要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复仇什么的慢慢图谋就好。

  “徐平?”夏辰光挑眉,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这个名字,一点有关的记忆也翻找不出来,“徐平是什么很厉害的人物吗?”

  飞鸢被噎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公子你不认得徐平?”

  “辰光,徐平是京城的富商,在两年前出征的时候捐了一万石粮食,听说还被圣上接见过。”赵墨在一边默默补充着。

  她是出征时的统帅,当时负责押送粮食的将领给她看过这样一份名单。徐平在其中算是贡献比较大的,所以到现在还有些印象。

  “是他啊。”在赵墨的提醒下,夏辰光隐隐想起了这样一个人。

  夏辰光毕竟是带着上辈子的记忆来的,接见那些人对她来说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前了,不记得也是正常的。

  听到两人的对话后,飞鸢心里的不甘又多了一分。明明那些粮食是自家爹爹出资购买的,可是到最后却便宜了徐平那个混蛋,真是可恨啊。

  飞鸢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公子如果感到为难的话,就当今天没有来过这里吧。”

  徐平在圣上面前挂过号,这几年又用大量的银两疏通关系,一般的人对上徐平是没有什么胜算的。

  夏辰光笑了笑,看向飞鸢的目光依旧温和,“不为难,小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