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大家一起来重生[快穿] > 第7章 这天下不及你一人【七】
  生气是不可能生气的,赵墨怎么会生夏辰光的气呢?

  望着闷头走在前面的赵墨,夏辰光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她知道刚才的话听起来有些歧义,但她也是为了日后飞鸢可以对她忠心耿耿啊。

  “赵墨。”夏辰光向前跨了几步,扯了扯赵墨的衣袖,“你是不是不开心了?”

  “怎么会,臣没有什么不开心的。”赵墨冷着脸回答道,“只是臣觉得陛下以后需要慎言,毕竟从陛下口里说出的话就是圣旨。”

  那种你的人、我的人是可以乱说的吗?

  见到康齐那一脸的微妙后,赵墨就是知道康齐肯定是误会陛下和飞鸢之间的关系了。

  可偏偏陛下什么也不解释,那样的做法不就和默认了一样。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真是过分啊!

  “赵墨你说的对,我以后肯定注意。”夏辰光一脸严肃的说道,“不过朕可以向你保证,不管我身边多了谁,你在朕的心目中都是最重要的。”

  赵墨的脚步一顿,脸上的冷淡的表情差点就破功了,“陛下放心,不管臣在陛下心里是何地位,臣这辈子都会帮陛下守着江山的。”

  “那不一样的。”夏辰光趁机握住了赵墨的手,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我在乎你从来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只是因为你是赵墨而已。不管你是不是赵将军,你都是我最看重的人。”

  赵墨抿唇,手指有些微微发颤。

  世上最令人开心的事情,无非就是你最在乎的人也一样最在乎你吧。

  “臣多谢陛下厚爱。”这样就够了,只要辰光心里依旧有自己就够了。这辈子,她一定会做辰光最好的将军。

  夏辰光握着赵墨的手更紧了,她知道在赵墨心里国是比家更重要的。

  但是没关系,她还有许多时间。只要国不需要赵墨担心了,那她就会去选择家了。

  在夏辰光和赵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上后,附近茶馆雅座上的人也收起了笔,开始浏览自己在纸上写的内容。

  “我还以为当人间帝王的都是些霸道的人,难得夏辰光有耐心慢慢等着赵墨,看来我的阅历确实不太够。”洛幽感叹着,把刚刚写好的东西收到了自己的空间里。

  茶馆的雅间虽然僻静,但洛幽依旧可以听到一楼大厅有些繁杂的交谈声。

  这些声音对洛幽来说有些聒噪,但也莫名的有趣。在漫长的修炼中,洛幽已经很久处在这样热闹的环境里了。

  上一次自己在人多的场合出现是什么时候呢?是魔界和神界开战的时候?还是和时不渝在两界和谈对战的时候?

  时间都过去太久了,她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

  康齐是个有真材实料的人,夏辰光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去调查,他花了半个月就查清楚事情的大概经过。

  徐曲当初和夫人去踏青是因为手下伺候的人进言,在外面遇到劫匪也和当时的车夫赶错了路有关系。

  如此再联系到徐曲意外亡故后,徐平顺利接受徐家产业的事,康齐这样的办案能手很快就看出了猫腻。这其中发生的事情如果单独拎一件出来可以说是巧合,但那么多件撞到一起,那就妥妥的是人为了。

  大牢里的十名劫匪被康齐重新提审,可惜留下性命的这几人都不是主事的,问起两年前的事□□多半都记不清楚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老爷,送到康大人府上的拜帖被退回来了。”徐管家擦着汗,看样子是刚从外面赶回来的。

  徐平皱眉,“那你有没有见到康大人?”

  徐管家摇头,“我连大门都没有迈进去,就被守门的侍卫挡了回来。”

  “一定是飞鸢那个小贱人!”徐平愤愤的说道,“她真的是走了狗屎运,怎么就入了赵将军的眼。”

  “老爷,赵将军可是圣上身边的红人位高权重的,要是三小姐真的同赵将军说了什么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啊。”徐管家慌张的问道,一想到当初自己干得事情,他就心慌到不行。

  “什么怎么办,事情都过去二年多了,就算我们当时不小心留下了什么痕迹,也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徐平竖眉呵斥。

  京城可是天子脚下,要是没有证据的话,就算赵墨再怎么位高权重,还能违了王法不成?

  况且他徐平又不是那种任由捏瘪搓圆的平头百姓,要是赵墨真的找他算账的话,大不了就拼一个鱼死网破。

  “对了,当时和赵墨在一起的那个人是谁,你有查到什么吗?”徐平问道。

  徐管家摇了摇头,“京城里好似没有人见过那人,可能是赵将军在外地的好友。”

  夏辰光身为君王,自然不会轻易泄露自己的行踪。在徐平花费了大把的金银后,查到的也不过是赵墨把飞鸢从青楼里带出安置。并且放出话,飞鸢已经是她的人,徐家要人就得拿出十万两黄金来。

  “老爷,不如我们挑几个美人送到赵将军的府上?”徐管家见识不多,能想到的方法也就是用钱财和美人贿赂了。

  “荒谬,赵将军是女子。”徐平皱眉。

  徐管家弯腰继续进言,“老爷,三小姐也是女子啊。况且那些位高权重的人多半都是男女不忌,只要相貌好看就成。”

  听到徐管家的话后,徐平犹豫的摸着短须,“也罢,你去挑些好看的雏,男的女的都挑一些,然后备上一箱金银送到赵将军的府上去。”

  康齐调查的动作不大,所以徐平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盯上。只是觉得飞鸢侥幸被赵墨看重,然后让赵墨出手打压自己而已。

  夏辰光身为君王,每天要经手的都是国家大事,没几天就把徐家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只不过会偶尔会惦记一下飞鸢这个人,琢磨着什么时候把人捞到宫里。

  “陛下,臣有本要奏。”一位上了年纪的御史在早朝上开口。

  夏辰光挪动了自己的目光,“爱卿请讲。”

  “臣要弹劾赵墨赵将军。”御史的话掷地有声,一下开口就把满朝文武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到底是哪个御史那么不长眼,竟然弹劾到了赵将军头上。

  夏辰光微微眯眼,让青柠把御史的奏折呈上来,眯着眼翻看,“说来听听。”

  “最近京城百姓时常谈论起赵将军,都说赵将军花了大把的银子去青楼买了一个女人回来。”御史有条不紊的说着,“赵将军如今是我朝最出名的将领,要是赵将军在百姓的口里变得如此放荡,有损我朝廷的威信。”

  “哦?”夏辰光微微眯眼,这个御史的用词让她很不开心啊,“你说赵将军在百姓的口里什么了?”

  御史挺直腰杆,“放荡。”

  “朕看你是放肆!”夏辰光一下变脸,抄起手里的奏折直接砸了过去,准确的命中了御史的脑袋,把他的官帽打到了地上。

  “要是没有赵墨在边境守着,你这样的蛀虫早就身首异处了。”夏辰光看向御史的眼神一带一丝感情,仿佛在她眼里御史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一样。

  “陛下息怒。”见到夏辰光发怒,御史也懵了,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

  “息怒?”夏辰光冷哼一声,“像你这样的人,全身上下也就只有嘴皮子好使了。偏偏你还不用好嘴皮子,一天到晚只会关注那些莫须有的谣言,真是让朕叹为观止,这样的人还配称御史?”

  “陛下息怒,臣、老臣知罪。”御史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完全没想到这个的结果。

  他就是开口弹劾了一下赵将军啊,怎么陛下反应那么大。

  他可是御史啊,就算是像先帝那样贪图享乐的君主,对待他们御史也会客客气气的。

  “你知罪?”夏辰光冷着脸,“那你和朕说说,你知什么罪。”

  “老臣、老臣不该听信谣言非议赵将军。”顶着君王冰冷的眼神,御史额头上止不住的冒着汗珠。

  夏辰光冷淡的开口,“还有呢?”

  “老臣、老臣……”御史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认错。

  “呵,看来你年纪大了,胆量也大了啊。”夏辰光扯了扯嘴角,“需要朕提醒你什么吗?比如你收了何人的钱财?”

  夏辰光的话对御史来说是晴天霹雳,陛下怎么知道他是收了钱的?难道陛下派人监视他了?

  “老臣罪该万死。”在被夏辰光点出来后,御史是一点都不敢隐瞒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认错。

  “罪臣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听信了谗言,还望陛下明鉴。”

  听着御史哭哭啼啼的话,夏辰光的眼里多了一丝不耐烦,“刑部尚书,御史受贿、向君主进谗言该如何定罪?”

  “回陛下,应当以欺君之罪论处。”刑部尚书出列回答。

  欺君之罪不就是死罪吗?御史本就有些年纪,一听自己要被处以死罪后,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啧。”夏辰光嫌弃的看着御史,“算了,看在他是先帝老臣的面子上,就免了他的死罪,就把他革职了吧。”

  “陛下圣明。”底下的大臣开始吹起了彩虹屁,让君王的脸色好看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