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伊索迷迷瞪瞪的伸出手关掉不停‘咕咕咕’叫的母鸡闹钟,他睡意朦胧的爬起来洗漱,冰冷的水泼在脸上的刺激感让他睡意全无。

  仅是早上七点,家里已经只剩伊索一人,佩姬每天都起得很早,因为她的工作需要,她在哥谭酒店里上班,当服务员。

  伊索吃下佩姬为他准备的早餐,背上包,把手伸进马丁靴里掏昨天的战利品,他放学要带着战利品去一趟GCPD。

  手指在皮毛被磨光了的靴子里搜索着,摸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摸到。

  伊索找了房子里一遍,又穿上鞋在这栋楼里找了一遍,没有找到。

  这实在不应该,会是佩姬拿走了吗?

  伊索决定先去学校。佩姬认为学习是每个孩子必须完成的任务,她不喜欢自己翘课逃学。

  哥谭小学,伊索踩着点踏进了教室,那一刻他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伊索有些不适应的皱皱眉,要知道他在这个学校算是怪胎级别的角色,孤僻、怪异,心情不爽的时候还会揍人,是个老师、同学、家长眼中的没有家教的坏孩子。

  班上的同学、老师,一直都是尽量无视自己的存在,从来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过。

  幸好伊索的脑瓜子灵敏,小学教的多数内容佩姬也给他讲过,伊索能应付一下考试,老师想要找他麻烦也没有办法,只要他不动手收拾惹人厌的同学。

  伊索无视投向他的视线,他走向自己的座位————教室角落垃圾桶的旁边,这是老师以他不听课就别浪费资源为由刻意安排的位置。

  伊索看着自己明显被人翻动过的桌面,发出一声冷笑,到底是谁会欺负谁啊。

  伊索抬起一条腿,踹了一脚课桌,一声巨响,课桌里的老鼠发出一声尖叫爬了出来落在地上想要爬走,伊索伸出一只脚踩住老鼠的尾巴避免它逃跑。

  班上的女生看着被伊索踩住的老鼠,脸都吓绿了,一个二个忍不住发出恐惧的尖叫和吸气声,伊索听着更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些每天在自己课桌里放死老鼠、死蟑螂的家伙今天终于胆大了一点吗?

  放了只活的老鼠在课桌里,还是把自己当成女孩了?可惜的是,从小和老鼠一起长大的他可不会害怕小家伙。

  伊索扯了张纸包住老鼠的尾巴把它提起来砸进垃圾桶,发出‘咚’的一声,垃圾桶被他的力道砸的转了两圈。

  收拾完老鼠,伊拍了拍手坐在椅子上,摊开第一节课要用的书,用手撑着头扫视着目瞪口呆盯着他的同学们。

  他们今天是有什么毛病?平时恨不得离自己滚出学校,今天就跟吃了电视上写的迷情剂似的盯着自己?

  伊索有些恼火,事实上他平时也非常的恼火,但他今天决定给他们一些教训。

  他半眯着眼睛扯开嘴角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你们还真的是闲得慌,或者,你们以为我不知道这些是谁做的?我不怕这些玩意,下一次我保证它会提前出现在你的课桌里。”

  他预想当中的这些个小豆芽尖叫着跑开的画面没有出现,反而有好几个小女孩对着他红了脸,羞答答的转身跑回了自己的座位。

  伊索习惯性的撸了下头发,顿时反应了过来,今早他找战利品的时候,顺手把头发给扎了上去,伊索面无表情的扯下皮筋撸了两把头发让它们蓬松起来盖住自己大部分脸。

  “请,现在滚回自己的座位上早自习好吗?”伊索的嘴角向下撇起。

  周围的小女孩发出可惜的叹气声,直到其中一个女孩有些压抑不住兴奋地说:“嘿,你们有没有觉得伊索长得有点像布鲁斯·韦恩?”

  “你这么一说,他长得真的挺像的诶。”

  小孩就是这样,他们的思维很容易跟着跑远。

  伊索面无表情的盯着书页,很多人都说过他长得像布鲁斯·韦恩,也正因如此他才会选择让头发盖住脸,事实上他很讨厌他这副外表。

  他不需要长得像谁,他不知道他的父亲会不会是布鲁斯·韦恩,他也不在乎,他有佩姬就够了。

  小时候某天的生日,他哭闹着问过佩姬,自己的父亲是布鲁斯·韦恩吗?不管是还是不是,父亲为什么不来接他们,也从不来看自己,他连一块生日蛋糕都没有过,可同龄的小孩都有蛋糕。

  佩姬没有说话只是抚摸着他的头,心碎悲伤的眼神震到了伊索,第二天一早伊索发现桌上有个涂满了草莓酱的生日蛋糕。

  入口是劣质的奶油味,即使是第一次吃蛋糕的伊索也能知道它不该是这个味道。但那是伊索吃过最美味的蛋糕,他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一个,伊索知道,这是佩姬买的。

  为了让伊索吃到蛋糕,佩姬又要忙碌工作一天。

  后来伊索再也没有无理取闹的说过要父亲的混账话,但佩姬每年他生日的时候都会为他准备一个草莓味的生日蛋糕。

  不过这张皮囊会给他带来不少好处。伊索盯着面前把小蛋糕递给自己吃的同班女生,这样想到。

  伊索接过蛋糕,朝着对方友好、虚伪的微笑了一下,才吃起来。

  唔..这就是正常的蛋糕吃起来的味道么?或者说更好?

  伊索偷偷瞄了眼女生,她穿着学院的制服,头上夹着镶着水钻的发卡,皮肤白皙水润,一看就是在父母金钱疼爱下的孩子,显然她来自中产或者资产阶级的家庭。

  这个学校里除了他,所有人都有校服,好吧,一开始他也有校服,只是在打架的时候撕烂了,他和佩姬也负担不起第二件校服的价格,所以伊索就没有再穿校服了。

  黄昏的余晖洒在这所学校伴着孩子们背着书包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校门,今天的学习结束了,教室里的人几乎走光,没人注意到伊索这边。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伊索懒懒的看了眼包围着他的几个男孩,低头继续收拾东西。

  “你居然敢吃艾玛的蛋糕!你问过我同意了吗?”带头的肥头大耳的男孩对着他咆哮道。

  伊索认真说道:“她给我了,那就是我的,我还不知道我吃自己的东西还需要向你打报告?”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他的观念里可没有随意接受别人的好意到底应不应该以及之后可能会引发的麻烦的想法。

  “她是我的女朋友!”男孩理所当然有带着炫耀地说道,仿佛那位长得一般的女孩是他的女朋友是他多大的荣幸似的,他选择性的遗忘了女孩并未同意他的追求。

  伊索恍然大悟的左手握拳锤了一下右手掌:“原来你在担心我会抢走你的女朋友。”

  “看来你对你自己什么样子,心里还是有点数的。”伊索露出一个假笑:“没办法我就是长得好看,这是天赋,你的小女朋友更喜欢一个怪胎而不是你。”

  伊索的话自然是引起了群愤,区区几个小孩他还是能够对付的,他可是打架从小打到大的,伊索两三手就把几个小鬼收拾了。

  他在校门口对着被他揍了临走前还不忘放狠话的小孩露出阴郁的笑容,成功吓得几个小萝卜头四散而走。

  伊索拐进了一条小巷,这是他昨晚偷走战利品的酒吧后门。

  在黑势力的酒吧里偷东西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伊索一个月只做一次到两次这种事,期间的间隔至少是一周。

  可是他现在心里痒痒的,迫切的想要让佩姬穿上那件黑色的大衣,所以伊索第一次冒大风险决定赌一赌运气,在今天再做一次。

  伊索把包藏在垃圾桶下面,轻车熟路的翻上垃圾桶,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别针。

  伊索闭着一只眼睛,拿着别针对着通风管道的锁轻轻捅了两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掀开通风管道的盖子钻到里面。

  这酒吧是著名的黑市酒吧,为了方便寻找接头人,酒吧的通风管道设计的并不复杂。

  伊索蹲在通道里把袖子勉起,尽量不让新买的白衬衫蹭上灰,他在通风管道里蹲着前行就像在自己家中那样的熟悉。

  酒吧里粉红灯光照不到的地方,通风管道的铁栏被打开,一道白色的身影轻巧的落在地上。

  伊索站起来拍拍手,从最近的桌上顺了一杯喝了一半的鸡尾酒,反正这杯酒的主人正忙着和酒吧里性感漂亮的女郎亲吻,他应该不会介意自己的所作所为。

  伊索一只手端着酒杯轻轻地晃动,一只手背在身后目光四处转悠寻找着目标,他就像是酒吧常客那样,当然,前提是得忽略他那张稚嫩的脸蛋和瘦小的身形。

  杰森隐藏在无数酒杯后的蓝灰色双眸锁定了那位身着黑西装通红的脸颊醉醺醺的男性,通过杰森对他接近一个小时的观察得出的结论是:他很有钱且喝醉了没有警惕心。

  杰森收回视线献出得体的微笑给从他端着的托盘上拿走水果的女人,等女人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内后,杰森的眼神微转最终放在了男人桌前的那部手机上。

  杰森眯起双眼,从中射出狡黠的光芒。他端着托盘走向男人的桌前。

  杰森喊道:“先生?”

  男人眉头皱了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杰森嘴角缓缓扬起成一个邪笑的幅度,他一只手托住托盘放置在桌上另一只手摸向桌上的手机,刚摸到手机的边框,一只粗糙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杰森的表情一僵,那是一只有力的附着着不少黑色毛发的手臂,缓缓顺着手臂往上看,那是一张看起来十分凶狠的脸。

  杰森绝对打不过对方,按照这边的规矩,他会被打断一条腿的。

  那一瞬间杰森摆出了自己能做出的最无辜的表情。

  “怎么了先生?”杰森的语气是慌乱中强行保持的镇定,老实说,除了小时候不熟练,这还是他长大了第一次偷东西被抓。

  “你在干嘛?”男人的声音粗狂嘶哑,让人不寒而栗。

  杰森把托盘上的水果放在桌上,收回那只不安分的手,干巴巴的说道:“我来送水果。”

  “送水果?我看你倒是像来偷东西的。”男人冷笑着把手指搬的咔嚓作响。

  “偷东西?我怎么敢呢。能在这个酒吧里喝酒的可都是像您这样的大人物,随便一个就能让我横尸街头。”杰森讨好的笑道:“我只是来找我总是喜欢乱跑的弟弟,顺便来这边做做工赚个小钱。”

  刚说完这句话,杰森又有些后悔他说出大脑不经过思考编出来的谎言,这种地方可是不让未成年进入的,这不是自我揭穿是什么?

  就算他十四岁身高就已经有一米七几,看起来像是成年的模样,但是他要从哪儿找一个符合自己弟弟人设的家伙?

  有的时候生活并不是处处充满困难,它会先转一个大弯然后带你奔向绝境。

  就在杰森为难时,一个穿着白衬衫蓬头散发的小孩背对着杰森荡悠悠的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杰森眼睛一亮,挣脱男人的牵制跑向伊索。有力的胳膊从后向前揽住伊索的整个肩膀,杰森的胸膛紧紧贴在僵硬着的背上。

  看起来是很亲密的动作,可杰森使劲搬着伊索的手才是透露这一切是强迫的根源。

  伊索挣扎了一下,毫无作用。他压低声音,使他稚嫩的声线听起来更加有威慑力:“滚开。”

  当然,伊索刻意压低的语句威胁对于杰森来说不过是被握住了爪子哑了嗓的小猫喵喵叫而已。

  杰森低声在伊索耳边道:“帮我这个忙,完事后请你吃西街拐角的麦当劳。”

  伊索自暴自弃般的放弃了挣扎,脸色有些微红。

  佩姬常说,要乐于助人,他帮帮这家伙是在做好事啊,再说了,他的目标可是成为像超人、美国队长那样的正义伙伴。

  他才不是为了麦当劳里的双层芝士汉堡和可乐,绝对不是!

  “汤姆,这种地方不适合你这样的小孩来,害妈妈担心。”说罢杰森揉了一把伊索的头发。

  伊索悄无声息地翻了个白眼,嘴巴里还是乖巧地答道:“我知道了哥哥。”

  杰森转身对几乎发现他在做什么的男人说道:“先生,我已经找到我的弟弟了。”我可以走了吗?

  男人怪异的笑了一下,试图看清被杰森挡了大半的伊索。“让他转过来我看看。”

  听到男人的声音,伊索身子一僵开始挣扎,他低声带着乞求的说了声:“..不。”

  杰森没有注意到他突如其来的抗拒,只当伊索是要反悔,他强行搬过伊索的肩膀让他正脸面对男人。

  这一正脸见面,有点尴尬。

  “小鬼,又见面了。”男人阴恻恻地说道,他捡起桌边的一个酒瓶,抛了一下在酒瓶落在他手中的那刻,他狠狠地把酒瓶宽阔的那端砸向桌角。

  现在在男人手上的酒瓶变得支离破碎和危险。

  伊索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这个男人就是他昨晚的盗窃目标。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再次相见,这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不管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伊索觉得自己都少不了一顿揍。

  伊索果断的推开还没反应过来的杰森,往人群里冲,开什么玩笑,小命要紧。

  “给我抓住那个小鬼。”男人站起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般指着已经开始逃跑的杰森“把他一起抓了。”

  伊索在逃跑这方面很有技巧,追捕他们的人长得高大、壮硕,看得比他们更远,但在这样昏暗的场景里,这并不能为他们提供任何帮助。

  伊索通过掀女士的裙子、打翻男士的酒杯来制造混乱,给追捕他们的人提高难度。

  有不少追他们的人因为撞到了被他打翻了酒杯的男士而被牵制下暴揍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