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劳店门口,伊索和杰森趴在玻璃上,眯着眼睛看离他们有点远的吧台上方的菜单表。

  “我想喝可乐,大杯的,然后双层起司汉堡,以及一包薯条!”伊索咽下口水对杰森说道。

  他一开始只想喝可乐和吃一个双起司汉堡的,只不过今天的事情让他差点没法脱身,他觉得他应该收取更高的报酬,所以他又点了包薯条。

  “好,我们进去买。我们还可以在里面蹭蹭温暖的空调风。”杰森搓搓手,深秋的凛风吹起来非常的刺骨。

  杰森轻轻地瞥了眼伊索,对方和自己一样穿着单薄的衣服,显然他们都没有额外的经济去购买一件大衣。

  不对,在他把那部手机换了钱以后他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大衣。

  “我们要一起进去吗?”伊索的眉头揪起。

  他不是很想进去,上一次他带着攒了许久的零花钱,想买下他喜欢了很久的儿童套餐,可是工作人员的冷笑、自己询问对方为什么没有玩具时,对方说出的‘穷鬼也配有玩具吗?’刻薄的话语以及一个破烂的玩具砸在自己身上的画面一直在伊索的脑袋里回荡。

  “我们当然要进去,我们给他们钱,他们给我们服务这有什么不对?”杰森理所应当地说道,他一只手抓住伊索冰凉的手掌带着对方进入了麦当劳。

  他们一进入麦当劳,里面温存的欢声笑语消失,大人们用嫌恶的眼神盯着他们,小孩则是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们,用毫不掩盖的、好奇的声线问他们的父母:“妈妈/爸爸,为什么他们穿着夏天的衣服啊?”“他们看起来好脏。”“他们的父母为什么不陪着他们?”

  真正的恶,来源于小孩,他们不分是非,无法分辨善与恶,所以他们说出来的话往往是最真实的,也是最伤人的。

  伊索低着头,盯着他被杰森包在手掌里的手,杰森的手掌温热,他把温暖传递给了自己。

  杰森无视周围的动静走到柜台,对着柜台的人员摆出一个微笑:“姐姐请给我们两个双起司汉堡、两杯大可乐和一包薯片好吗?”

  “请稍等。”今天值班的柜台人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看着杰森俊美的脸向她摆出的微笑,小姑娘的脸色陀红,为他们下了单拿了食物,甚至还偷偷地多放了几包番茄酱夹在里面拿给他们。

  “谢谢。”杰森颇有礼貌的道谢,表现的不像一个小偷。

  杰森端着托盘带着伊索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原本坐在那个位置的大人们看见他们,摆出一个明显的、嫌恶的表情,然后飞快的拿走东西走开了,所以杰森和伊索占有了那个位置。

  杰森把他们点的食物分好,便撕开包装袋大口大口的啃着汉堡,还忍不住发出啧啧声对伊索道:“小崽子,我总算知道像你们这样的小屁孩为什么喜欢吃这个了,这个太美味了。”说完,杰森喝了一大口可乐抓了一把薯条。

  被杰森的情绪带动起来,伊索也飞快的拆开包装袋,小口小口的吃着汉堡,喝着可乐。

  他不会像杰森那样吃汉堡,那样的速度怕是几口下去汉堡就没有了,要慢慢的吃,这样才可以多次品味道汉堡的美味。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两个还在长身体的小鬼很能吃,五分钟不到他们就已经摸着肚子休息了。

  伊索念念不舍的舔了舔包装袋上的残渣,把两包没有开过的番茄酱揣进了包里,可乐里的气体让他充满了饱腹感,这是他喜欢可乐的理由,有一次他三天没有吃过饭,只是靠着一瓶1L的可乐渡过了三天。

  吃饱喝足的两人靠着柔软的椅子,望着窗外,十分的惬意。

  杰森把下面垫着餐具的纸抽出来折成一个小飞机,突然发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伊索·凯撒。”伊索吸了口可乐慢吞吞地回复道。

  杰森撑起来,饶有兴趣的盯着伊索“真的有凯撒这个姓?”

  伊索胡乱的点头,当然,他才不会告诉杰森这是他瞎编的,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他只有一个名字叫伊索,佩姬从没有告诉过伊索他的姓,伊索甚至不知道她是怎么把他弄进学校的。

  毕竟只有名字的小孩就像是黑户一样,哦,他本来就是黑户。

  “好吧,小爷叫杰森·托德,你记住了。”杰森扬起下巴。

  “真的有托德这个姓?”伊索疑惑的问道。

  “喂,我会揍你的。”杰森佯装恼怒的警告了伊索一声,他当然明白伊索只是在调侃他刚才的问题。

  傍晚,伊索兴奋地抱着一个包装高雅的盒子往家里跑。

  在他和杰森分别后他立刻去警局用他今天偷到的毒品换了钱,然后买下了那件黑色的大衣,他的钱其实不够买下大衣,还差一些。

  不过店主阿姨看他可怜,让他把身上所有的钱给他,然后明天来她店里不拿工资干活一个月,就可以拿走这件衣服。

  显然,这是店主在坑他,但是伊索不介意,只要能让佩姬穿上这件漂亮的暖和的大衣他可以做任何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

  伊索快活的步伐惹了不少今晚居住在那栋楼里的暂时住户的注意,伊索也一一和他们打招呼,这一切都源于他今天的心情真的很不错。

  吃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麦当劳,又给佩姬买到了漂亮保暖的新衣服。他想,这是他今年最快乐的一天。

  伊索打开门,下一秒他原本明媚的视线变得凌厉,他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

  屋子里没有任何人,但多数物品的摆放杂乱,甚至有些被丢在了地板上,地上有凌乱的脚印和拖拽的痕迹。

  今天有人闯入了他家,会是谁?佩姬呢?他们带走了佩姬。

  伊索放下盒子,压着脚步在房里转了一圈,没有任何身影,他又冲出屋子,询问今晚住在这里的住户,有没有什么陌生人来过自家,所有人的回答几乎算是统一‘没有’。

  伊索几乎可以肯定有人潜入了他家带走了他的妈妈,明明应该是很恐慌的场景,伊索却奇迹般地内心冷静到像是被冰封一样。

  伊索痛恨体内不知道是谁的基因让他变得如此冷血,他的母亲下落不明他却能冷静的坐在沙发上理清思路思考着一切可能性。

  伊索想了一切可能,最后把思路放在了‘五号化合物’上。今天杰森对于五号化合物的恐慌还历历在目,那到底是什么?导致杰森认为那东西会害死伊索也会害死他。

  那证明了五号化合物会波及到他周围的人,今早他没有找到五号化合物应该是佩姬拿走了,可是她拿走它有什么目的?好的,先放开这一点,有人发现了佩姬身上的五号化合物。

  那人或者那些人在家中抓住了她,并且可能打算把自己也一起抓了,可是没有想到自己放学后没有第一时间回家。

  那么有一个推论是,家里凌乱的陈设可能根本不是他们在寻找可能躲藏起来的自己而弄乱的,而是佩姬刻意把这些痕迹弄出来,以此来提醒自己,危险逃走。

  那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还会来找自己。

  佩姬希望自己逃走,伊索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伊索现在要做的则是深入敌营找到佩姬并且救出她。

  五号化合物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以至于他们一定要把知道这个东西的家伙全部抓住。那么要如何深入敌营呢?不需要,一次没有抓住他的他们,自然会找上门来。

  伊索抽出思绪,这时他才发现冷汗早已湿透了他的衣服和发丝,双手的指甲把手心抠出血红的月牙印。

  他忍不住庆幸的低笑出声,太好了,自己并没有那么的冷静。

  他从弹出了不少棉花的沙发里抽出一小块铁片,放在墙角打磨,直到把双手都磨出血泡,一个小小的锋利的铁片出现他的手心。

  伊索小心翼翼的用棉布把铁片和一个小小的别针包起来,塞进嘴里。他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5点半了,根据他的推测,他们过不了多久就会找上门来。

  伊索走出门,在一楼堆砌着杂物的角落打了个滚,然后从里挑了一个不是那么锋利的砖块,他把砖块带回家,用有棱角的那头对着额头划过留下一道血痕。

  看起来凄惨,实际上伊索知道,这个伤口只是伤到了外皮,除了有点疼什么也不会有。这只是用来降低他们戒备心,降低他们搜查自身的可能性。

  伊索靠躺在门口,紧闭着双眼,像是被人打过奄奄一息。

  没过多久,伊索就感到有人来了他的身边,然后抬起他往楼下走,他不确定是否有人在观察他的表情,他实在不敢睁开眼睛偷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

  他感觉到自己被抬上了一辆车,车开了很久,久到伊索已经不确定他是否还在原来的哥谭区域时他被放下了,有人抱着他把他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

  这反应让伊索觉得真的很不对,他终于忍不住眯着眼睛偷偷的看了一眼,这一看不得了,他面前这人不是杰森嘛。

  难道杰森和他们有什么牵连?还是说他在酒吧里的一切都是杰森设计的,目的是为了知道他的信息?

  伊索又观察了一下附近的情况下发现除了杰森外没有任何人,伊索才睁开眼睛直直的盯着杰森。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杰森刚刚放下灯,低头就看见了伊索在灯光下如同鬼火一般的眼神,他吓得后跳一步才反应过来然后抱怨般的说道:“靠,你怎么醒了不喊我。”

  “你为什么在这里。”伊索冷冰冰地问道,语气里有他说不出的受伤和戒备。

  “嘘——小崽子。”杰森立刻蹲下去捂住伊索的嘴巴,杰森警告地说道:“你是想要害死我们吗?”

  伊索保持沉默,他扬了扬下巴示意杰森解释。

  “你知道他们让我把你抬下来的时候我有多惊讶么?”杰森翻了个白眼。

  他偶尔会来这边打个零工,工作很轻松,只需要帮这些家伙清理一下尸体、或者搬运一些不太好说的货物就可以了。

  今天他们给杰森打电话让他们来港口的工厂搬运个人并把他放进他们的‘监狱’里,杰森几乎没犹豫就答应了,他们给的工资很高,因为做的是一些肮脏事,所以要求做事人的口风紧,杰森恰好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当杰森把后备箱里灰扑扑头上还有致命伤的伊索抬下来的时候,杰森的手都在颤抖。

  你明白那种抬着自己昨天还在和你一起逃亡一起吃东西,今天就已经生死不明的伙伴的感受吗?他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