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栗色头发的少年,在月光下,倒在杰森的面前。那个会对着杰森笑,会把食物分给他的家伙最终还是和其他大部分人一样永远的被埋在在了哥谭的地下。

  那时的杰森刚刚失去了他的家人,一个因为酗酒杀人被关进监狱的父亲、一个因为父亲入狱每日郁郁寡欢最终跳楼自杀的母亲。

  他们所谓的亲戚,总是在圣诞节时抱着自己、给自己带来糖果、礼物的亲戚,在他失去父母的那刻,他们挂着笑容的脸变得冰冷、贪婪。

  他们无视自己存在,讨论着房屋、遗产的归属,互相推脱着属于他们的责任。

  最后杰森被法官判给了他的大姨,在和他们前往居住地的途中,他的大姨放开他的手,依然挂着温暖的微笑,然后开车扬长而去。

  留下杰森一个人站在街边,脖子上挂着上个圣诞节母亲送给他的围巾,白色冰冷的雪花落在他的头顶、他的睫毛上。

  年幼的杰森在一天内被剥夺了一切、幸福的家庭破碎。

  然后他在饥寒交迫中遇到了伊尔森,一个总是穿着一件破旧牛仔衫、挂着痞气笑容的大男孩。

  他给已经饿到快要失去知觉的杰森面包和牛奶、他收杰森为徒弟,给他住所,教他打人从哪里下手才会让对方的疼痛达到极点、教他偷盗的技巧、教他利用他的五官得到一些便利。

  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一年前的一次偷盗行动里,被人抓住,当时的杰森被伊尔森藏在角落里垃圾桶里,透过垃圾桶的缝隙亲眼见到。

  伊尔森被一群人围着,弓着身子被打骂,他们用着钢管、撬棍、棒球棍之类的东西向伊尔森的身上招呼着。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们累了,他们离开了。

  而伊尔森却再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他喘着气,只是出气多进气少,那双碧色的双眸空洞无光直直的盯着哥谭市昏暗的天空、鲜血从他体内流出最终染湿跪在地上的杰森的膝盖。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他们没有什么不同,即使生前做过不一样的事情,活出不一样的感觉,但最后的最后,他们都只是地下、一块发着恶臭的骨头。

  伊索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样子像极了当初的伊尔森,这让杰森产生了一种焦躁的情绪,是的,他不想看到伊索在他面前死去。

  即使他们只是认识了不到几个小时的‘熟人’而已。

  “我来找我的母亲。”伊索又躺了回去,望着工厂满是污垢的天花板。

  “你的母亲是他们的成员?”杰森思索了一下问道。

  伊索摇摇头,他突然不是很想问下去,他的心头浮上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不,她是被抓到这里来的。”

  杰森蓝灰色的双眸同情的注视着伊索:“这里是他们的处决场,被他们运到这里的人要么是死人,要么就是即将在这里死去的人。”

  伊索的头仿佛被榔头敲过一般,久久不能回神,翁明声在他耳边炸开,他的大脑无法及时的处理这个结论,他的头如同针刺一般的、一阵阵的疼。

  随后他听见自己低沉冷静的声音响起:“我不信。”

  “你不信也没用,我经常来这边为他们处理那些。”杰森用手刀比了比脖子。

  “那像我这种没死的人,他们会怎么处理我?”伊索

  “他们会把你运到‘监狱’然后刽子手会处决你。”杰森顿了顿又继续说道:“‘监狱’里或许还有别的还没被处刑的人,有可能你的母亲会在其中。”

  “带我去。”伊索沉声道。

  “你疯了吧?”杰森压不住声音的问道,语气里有着对伊索的想法的不赞同。

  “是啊,我疯了吧。”伊索压抑不住的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一种畅快充斥了他的心底让他忍不住发笑。

  伊索在心底想了一下,这大概是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前的决然吧。

  伊索脸上的笑容让杰森汗毛乍起,怎么说?那种感觉?伊索仿佛身处地狱却极其享受地狱。

  察觉到危险的本能想要退缩,但杰森的理智又压抑着慌张。

  “好吧。”烦躁的绕着伊索走了两圈,他抓了抓头发道:“我会带你去,不过我不会负责带你出来。”

  “我会照顾好自己。”当然,伊索说出的这句话,他自己根本没底,他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也不清楚自己找到了母亲该做些什么。

  没找到又该做些什么,或者,他能做什么。

  ...

  “这小鬼一次也没醒过?”叼着大烟穿着背心的男人坐在集装箱上,盯着被杰森拖过来的小孩。

  杰森一抖,他搓了搓手摆出一个献媚的笑容对男人说道:“当然不是,他中途醒来过一次,剧烈的挣扎了,我告诉他,他在成哥的地盘上他就吓得晕过去了。”

  那个被杰森称为成哥的男人没有理会杰森的马屁,他摆摆手道。“行了,把他抬进去吧。”

  “是。”杰森收回他那献媚的笑容,把伊索抬进了一个房间。

  杰森往门外看了眼,注意到成哥的视线并没有放在在他们身上,他俯身在伊索耳旁道:“这里的房间从3A-3H都是监狱房,所有还没被处刑的人全都被关在这里。”

  伊索的眼皮抖了抖示意他清楚了。

  杰森微不可见的点点头,转身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在杰森走到成哥身边时,杰森发现他嘴上原本叼着的烟已经燃尽,杰森从自己的兜里取出一根烟递给成哥,成哥叼起来,杰森从善如流地拿出火机为他点燃。

  看着成哥满意的眼神,杰森问道:“成哥,我可以问问那小鬼犯了什么事吗?”

  “怎么?你熟人?就算是你熟人也不可能会被放掉,你知道的。”成哥懒洋洋地说道。

  杰森摇摇头补充了一句“不认识,只是好久没见到这么小的孩子被丢进来了,有点好奇。”

  “少保留些好奇吧,对你没好处。”成哥

  杰森讨好般地说道:“我这不是相信成哥吗,你不说我不说,不就没人知道了吗?而且成哥在上面权利这么大,他们肯定也不敢说什么。”

  “这倒是。”对于杰森的讨好,成哥显得很受用,他瞥了瞥周围才凑在杰森面前严肃地说道:“我听说,那小鬼的母亲拿到了五号化合物。”

  “嘶——”杰森适当的做出了惊恐的表情。

  “对了,成哥。五号化合物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拿到它的人没一个好下场。”杰森提出疑问,五号化合物是前不久才在这边黑市流行起来的药物。

  但哥谭使用它的人很少,大多都转运去了外边。

  “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是给超人类服用的药物,或许是兴奋剂之类的。”成哥回忆了一会儿说道:“我听说超级七人组里的火车头曾经注射过五号化合物。”

  “和超人类沾上关系的东西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要知道他们总能轻松的弄死普通人。”成哥像是回忆起了什么,脸上闪过惊恐。

  “而且那些超人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过祖国人击杀劫匪的画面,他抛起一辆车直接把人质连同劫匪砸个粉碎。”

  “而且他居然以一句‘不能危害更多人的安危,我向为了人民牺牲的人质由衷的表示感谢。’为由成功的洗脱了所有罪名。”成哥的语气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超级英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纽约的复仇者和七人组,一个炸掉城市,一个害死人质。”

  杰森点点头附和道:“超级英雄倒是假的,我看他们倒像是马戏团小丑。”

  杰森的话引起了成哥的共鸣,他大笑道:“说得好!一个个把自己包装的如此完美,甚至出自己的周边、电影,忘记自己的责任所在,还真的挺像马戏团的小丑。”

  “这么一看,还是我们的蝙蝠怪胎好。至少他从不杀人。”成哥比了一个手势“也没有那些夸张的周边。”

  “那,那个小崽子的母亲怎么样了?”杰森再次抛出疑问。

  被杰森带动的情绪高涨的成哥一时口快就说了出来:“死了吧尸体应该丢海里了,昨晚刽子手来了一次。”

  杰森的心顿时变得拔凉拔凉的,糟糕,看来那小崽子要白白送命了。

  杰森又给成哥点了只烟才以自己还有事情为由脱身离开。

  杰森刚走没多久,伊索就爬起来观察起了四周,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蜘蛛网挂在房间角落,地上和墙壁上有早已发黑的斑驳血迹,地上还有挣扎过的痕迹。

  伊索可以想象出上一个被关在这里等待死亡的人,他在临死前被刽子手从这里拖出去剧烈挣扎的画面,那人绝望的气氛仿佛还存在在这个房间里。

  房间的左右两边分别是铁丝网构成,可以清楚的看到隔壁房间的动态。

  这个设计肯定是用来加剧其他囚犯心中恐惧的,当你的‘邻居’被拖出去时发出的带着恐惧和绝望的尖叫,以及对方手指扣在地上拖出来的血痕。

  毫无疑问,这是个好方法。

  他左边的房间里是一对兄妹,看起来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妹妹缩在哥哥的怀里,哥哥在安抚着妹妹,从始至终他们两人都没有抬头看过伊索一眼。

  伊索右边的房间里没有人,透过右边房间的铁丝网可以看到右边的旁边的房间也是没有人的。

  那几乎可以判定,关人是按照顺序来的,他可以不必查看右边房间,直接往左边走就行。

  伊索干呕了两声,从嘴巴里拿出了被他用棉布包住的铁片和小别针。

  伊索发出的细微动静引起了那对兄妹的注意,他们看着伊索的目光从绝望的空洞变为充满希翼。

  “拜托你救救我们。”哥哥激动地说道,妹妹也瞪大了眼睛盯着伊索,大大的双眼里写满了期待。

  他们把生还的希望寄托在了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身上。

  伊索没有犹豫,下意识的摆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安抚着他们道:“我会试试的。”

  如果他能找到他的母亲,他会考虑带他们一起走,反正他也要带一个人走是走,带三个人反而是一种方法,至少总有些人要帮他们拖住看守不是吗?

  但是..伊索的眼神变得有些冰冷,如果他找不到他的母亲,那么一个人离开和带两个人离开就是完全不一样的难度了。

  一旦涉及到自身和母亲的生命安全,伊索就可以完全排除异己所有的一切只为自己找想。

  伊索把别针立起来,一只手握住门把手,另一只手拿着别针插进钥匙孔,熟练的在钥匙孔中探索。

  别针在钥匙孔里的穿行突然一轻,伊索知道他已经成功,他小心的把门推开,他握住门把手的理由就是为了不让它发出声音从而引起看守的注意。

  伊索弓着腰在向3A方向走去,每路过一个房间看清里面的情况,他的心底就多一份绝望。

  他的心底其实早就有数了不是吗?

  3A的房间里,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病号服,浑身忍不住的打抖,干枯、乱糟糟的棕发搭在她的肩头,身上裸露的地方是青紫的伤痕,她的表情恍惚,目光停留在角落。

  伊索冷冷地看着她,这不是他的母亲。

  房间里的女人明显是看见了透过门上的窗户冷冷注视着她的伊索,她突然开始激动了起来,她站起来走到门边,拍打着房门放出尖叫。

  伊索被她吓了一跳,他后退半步,不过比起他的反应,向这边跑来的脚步声更加令他恐慌。

  伊索撇头望向脚步传来的方向。

  “啧。这个女人在发什么疯?”成哥带着几个手下赶来,他拿着钢管狠狠地敲在门上成功吓退了女人,女人抱腿蹲在地上,蜷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看着他们。

  “你去看看其他人怎么样。”成哥若有所思地皱眉,对其中一个手下吩咐道。

  在他们身后的木箱堆里,伊索尽力折叠着身子让自己完全陷入木箱的阴影范围内。

  “成哥,不好了。刚刚被抓进来的那个小鬼好像不见了。”手下慌慌忙忙的跑过来说道。

  “靠,你们在这站着干什么,还不滚去找。”成哥的爆破音吓得几个手下赶紧离开了原地。

  成哥还在附近找他,伊索不敢动,他只能四处观望着,随后他看见右边的天窗上,一个头伸了下来。

  杰森明显也看见了躲在箱子边的伊索,他伸手对伊索打了打招呼。

  伊索开始小心的向右边移动,杰森来帮助自己,只要小心点自己应该可以顺利走掉。

  他在原地待着等着一个巡查,他原本打算等这个巡查走远了就跑,可是这个巡查不知道有什么问题,一直在他附近转悠,让他根本走不了。

  伊索的眼神开始四处转悠寻找着周围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然后他看见了挂在箱子上方的麻绳和布。

  杰森一脸惊恐的看见伊索非但不再不往他的方向赶,甚至开始向上往显眼的位置爬,他终于想不开决定要自我暴露了?喂喂喂,可别连累他啊。

  人的视野范围是有限的,他们的眼球不动的时候,单眼看物体的极限是135°,可视范围大约在100°-114°。双眼在170°-175°。

  但越是靠近眼球观察视野的极限,你的大脑就越不容易接收到边缘的信息,它会下意识模糊你的视线,让你的注意力不容易放在边缘上。

  所以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在近距离的人的目光中,只要他不突然抬头看,他被发现的几率是相当低的。

  伊索已经看过了,他的周围没有其他巡查的人,他们似乎认为自己从房间里逃走后第一反应是向门跑。

  所以‘监狱’附近的巡查人员非常的少,只有寥寥两个人。

  伊索垫着脚,一只手扒着木箱防止自己掉下来,另一只手去勾麻绳,他浑身上下只靠踮起的脚尖和一只手掌来支撑自己的重量,让自己不从木箱边缘掉下去。

  一直在上面观察他的杰森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仿佛做危险动作的人是他而不是伊索。

  所幸伊索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轻,他以最大的可能性为木箱增加负担,木箱纹丝不动,这也避免了伊索被木箱砸死或者掉下去被发现的可能性。

  伊索把麻绳套在自己身上,绕了两圈,然后轻巧的从木箱上跳下去发出一声小小的咚,伊索发出的极小的声音似乎是引起了巡查的注意。

  他开始向这边走动,伊索甚至没来得及调整好自己的位置躲起来,他只能僵在原地不敢动弹,他害怕他稍微动弹就会被发现。

  这时被关在他斜前方一直在观察着他的兄妹两,开始拍打房门、不停地尖叫,成功把打算去伊索躲藏的位置看看的巡查吸引了过去。

  “嘿!你们闹什么闹,再过一会儿你们就都得死!”巡查打开房门,哥哥立刻把妹妹放在身后保护起来,心烦的巡查狠狠地踹了哥哥两脚才重新关上门出去。

  也就是在巡查踹哥哥的同时,伊索躲了起来,甚至有时间把麻绳的一头打了个活动结并抛向对面从地下拔起的水管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