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伊索双手抓住绳子的一头狠狠一拉,活动结锁拉紧,使绳子成为了一根足以绊倒人的整蛊道具。

  巡查一边向兄妹两的方向转头一边骂骂咧咧的,他根本无法注意到他前方的地面上出现了什么。

  也就是这一下,他狠狠的摔在地上,他还来不及为身体的疼痛作出反应,一个小小的身影跳坐在他的背上。

  伊索拿出刚刚从绳子上解下来的叠成一块方巾的布,他揪着对方为数不多的头发迫使对方扬起头,他的另一只手把方巾堵在对方的口鼻处。

  伊索还是有些忽略的成年男性和他的体力差距,特别是在缺氧情况下男人用尽全身力气的挣扎。

  伊索干脆的放开了抓着对方头发的手,他一只手捂着布,另一只手握拳砸向对方的太阳穴,这一招很有用,几乎瞬间,男人就因为疼痛而剧烈的颤抖起来。

  伊索乘胜追击,双手捂住布不让他有机会呼吸到空气,大约过了半分钟男人的挣扎逐渐消失,在男人停止挣扎的瞬间伊索就放松了力道。

  你一旦杀人,就无法回头。杀人和伤人的差别就在你有没有那个狠下心去伤害别人的念头。

  这是他小时候抱着佩姬的腿追问她为什么蝙蝠侠不杀人时佩姬给他的答复,因为蝙蝠侠没有狠下心去真正伤害别人的念头。

  他一直对佩姬给他的答复深信不疑,直到他成为蝙蝠家族的一员他的这一认知才被彻底改变。

  当伊索放开布时,他的双手几乎是瞬间无力,布从他手上滑落,伊索喘着大气,颤抖着用手拂过对方的鼻翼,发现对方还有微弱的呼吸,伊索站起来,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伊索从包里取出小别针,来到兄妹两的房间前,他们刚刚帮了自己,作为回报他有必要把他们带出去。

  伊索忽略来自斜边头顶杰森向他传来的不赞同的视线,他的双手颤抖着捅着钥匙孔,有好几次别针都从他的手里滑落,他又捡起来调整心态重新尝试。

  大约试了两、三次,房门终于被他打开。

  兄妹两却有些害怕的看着他,似乎在担心他会把他们杀掉一样,就像倒在地上的男人那样,不,他没死,那不一样。

  “我带你们出去。”伊索不在意他们想什么,他只是在做佩姬所说的,别人帮助你,那么你理所应当的该回报回去。

  杰森从上面抛下一根软梯,软梯的长度不够,他们三个又去抬了几个小木箱搭着,他们两护着妹妹爬上软梯。

  另一个巡查的人看到了他们的动静,他拨打了电话通知其他人,然后他自己先向他们跑来。

  “你先上去吧?”哥哥有些紧张的对伊索说道。

  “你先上去。”伊索摇摇头,他记得哥哥刚才被踹了好几脚,如果不让他先上去他可能会被留下。

  哥哥也不再推脱,他爬上了软梯。这时妹妹已经爬出了工厂正把头往下看焦急的观察着他们,她看见她哥哥优先上了软梯,她才稍微放松下来。

  伊索尽力的快速向上攀爬着,他的双手昨晚被磨破了,今天已经开始灌脓再加上刚才的用力过度,他双手触碰到由麻绳造成的软梯带来的万般疼痛让他手软几乎快要掉下去。

  突然他的脚踝被一只手抓住向下一拉,对方的力道很大,他整个人被他的力道拉的向下踉跄了一步。他的双手蹭在生成白的麻绳上留下一串血红色印子。

  “嘶。”伊索忍不住发出痛呼。

  “喂?小崽子!”杰森的声音有些焦急,伊索被人牵制住了。

  此时哥哥也已经爬出了工厂,只有伊索一个人被吊在半空中的软梯上,他的腿还被一个巡查牢牢的抓住。

  伊索试图把腿从对方手里抽出,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让对方抓着他腿的力道更大了,对方摆明了要留下一个。

  他们在空中停留的时间有些长了,长到原本在大门附近搜查的人快赶回来了。

  “要不..要不,我们放弃他吧?我们救不了他了。”妹妹的眼眶里含着泪水,她声音打着颤地说道。

  她可不愿意为了伊索一个人再把自己的命搭回去。尽管是伊索救了他们。可是他们也帮助了伊索啊!要不是刚刚自己和哥哥为他打了掩护,他现在说不定也被抓住了。

  所以他们之间扯平了对吧?

  哥哥沉默了。

  杰森用冰冷的视线扫过兄妹两,转头走了。一见杰森转身,兄妹两交换了一个视线也打算跟着杰森离开。

  杰森的目标本就只是救下伊索而已,如果只救伊索的话他和伊索现在说不定已经逃出来了。

  而这两个人完全是伊索强制绑定附带的,杰森刚刚可是观察过了就算那兄妹两不吸引巡查的注意,以伊索站的那个位置完全是巡查的视野盲区。

  要是伊索没能走出来,那他们两个以什么心安理得的想法活着出来?

  伊索抬头,发现原本聚集着三个脑袋的天窗已经空空如也。他想,他大概是被他们抛下了。

  恨吗?不会。杰森本来就没有义务帮助自己,甚至是这样危险的关头极有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

  但是伊索还是有一些难过,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佩姬,他又立刻把佩姬从他脑子里驱逐,佩姬的身影太过包容,他怕他会沦陷在他脑海中的影像,解放双手任由自己掉下去。

  名为恐惧死亡的阴影降临,伊索的瞳孔收缩,他不想死。

  他还没有给佩姬报仇,这些人渣还没有下地狱,这是他唯一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借口。

  是的借口,伊索想要活下去,但他需要一个借口来让自己看起来冠冕堂皇。

  伊索忍住疼痛,两只手紧紧地抓住绳梯。

  杰森从放在一旁的包里拿出了一包被黄色胶带包裹着严实的东西,杰森打开胶带里面是一把手.枪,杰森面无表情的把子弹上膛。

  杰森的动作吓得原本跟着他的兄妹两一抖,以为杰森要就地处决他两,杰森目不斜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重新回到了天窗口,兄妹两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跟着杰森还是独自逃走。

  “小崽子!”喜欢叫自己小崽子的只有杰森。

  伊索抬头,只见杰森拿着一把枪对着抓着他脚的那只手臂,实际上伊索只能看见杰森拿枪对着自己,但是伊索相信,杰森肯定是为了打中那只握住自己腿的手。

  “你相信我吗?”杰森举着枪大声询问道,他的双手在发抖,他的牙齿也在打颤,但是他没有选择,这是他第一次使用真正的枪支。

  伊索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眯着眼睛盯着杰森,他的表情有些不满却充满了信任。

  枪声响起,穿破风声,击中男人的手臂,血花飞溅在伊索的脸上、身上,伴着男人的尖叫,男人的手无力的从伊索的腿上滑下。

  即使杰森不开枪,伊索也会用铁片切断对方的手指以此来逃脱。

  “拉啊!你们看什么。”杰森丢下枪,开始拉动软梯想把伊索提上来,兄妹两听到杰森的话也开始使出吃奶的力气拉动软梯。

  伊索向上爬的速度加上他们拉动的速度让他很快就到达了天窗,当成哥和其他人赶到是就只看到了伊索最后消失在天窗的背影。

  伊索抓住杰森的手从天窗口爬上去,他手上的血染了一大半在杰森的手上。

  妹妹给了伊索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喜极而泣道:“还好你也上来了。”仿佛刚才说放弃伊索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伊索没有回抱妹妹,他挣脱拥抱转头问杰森:“接下来我们怎么走。”

  他用的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杰森会来这里救自己就意味着他肯定有其他的准备。

  “这你就放心吧小崽子。”杰森露出一个张狂的笑容,显然伊索对他的信任让他心情非常的不错。

  杰森带着他们从墙边的梯子下去,梯子的旁边是一辆脏兮兮的越野车。

  “上车。”杰森从摇下的车窗打开了车门,头也不回的钻进车里。

  伊索看了眼车,杰森不仅能弄到枪,居然还能搞到车?

  “这是我找朋友‘借的’。”杰森发动引擎解释道。

  好吧,希望他的朋友看到他留在桌上‘借你车一用’的纸条时不会暴走杀到他家。

  杰森踩着油门,车猛地飙出了几十米,伊索下意识的抓住了车顶的把手,感受着车子漂移拐弯的左摇右晃,伊索突然开始担心,这车不会被杰森开翻吧。

  说起来,好像未成年是不可以开车的吧?

  “杰森?”伊索声音低小地喊道。

  “?”杰森连个视线都没有回给他。

  “你会开车吗?”伊索有些虚弱了,他实在想吐得慌。

  “当然。”杰森觉得伊索问的问题非常的奇怪。

  伊索想了想觉得这个问法不是特别的靠谱,于是他换了个问法“那你..考驾照了吗?”

  “考驾照很贵的,我在空地里开了两圈没什么问题就直接上手了,反正只要不闯红灯警察也不会检查我有没有驾照的问题。”杰森颇为现实地说道。

  果然,这个人有问题,多半在他眼底,车只要能动就算会开车了。

  伊索突然觉得死在刽子手的手上也挺好的,至少还会有个全尸沉海,坐在杰森的车上他可能会死成一滩肉泥。

  这车在伊索的心惊胆战中平安的开远了。

  到了哥谭离‘监狱’很远的位置,兄妹两一脸菜色的请求下车说他们的家就在附近,杰森一脸淡定的打开了车锁,放兄妹两走人。

  兄妹两一下车就迅速地消失在了街头,一点不念旧情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呢?”杰森

  “我..”伊索嘴巴张了张,他玻璃色的眼珠变得黯淡。

  远离了死亡的威胁,所有的情绪向他扑来,把他牢牢地锁死在地上动弹不得,逐渐的,窒息感向他袭来。

  无法呼吸、心脏开始抽痛、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耳朵里嗡嗡作响。

  “小崽子?喂?伊索?伊索!呼吸!”杰森一只手捏住伊索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进行呼吸。

  伊索被杰森喊回来,他开始呼吸,居然会有人因为痛苦的思绪而遗忘呼吸。

  伊索努力平复呼吸,等耳鸣消失后,他撑着身体直起身。

  “我走投无路了,请您收留我吧。”伊索注视着杰森那双写着担忧的灰蓝色双眸快速地说道。

  佩姬已经不在了,可是他还是要活下去的。前天晚上佩姬的一些表情、和语言似乎就在提醒他,她快要离开了,接下来的日子要靠他一个人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可他已经习惯了有人陪伴的日子。

  杰森在伊索说完那句话后就有些懵,他想起这个小孩为了他的母亲不惜个人潜入危险的地方,而他的母亲死了,那就可以证明对方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杰森对伊索的感觉其实挺不错,他很聪明、并且勇敢,而且如果自己要是死了,对方至少会想尽办法拿回自己的遗体或者为自己报仇。“你..我的要求可是很严格的。”

  “你要和我一起偷东西,成为我的搭档,我可不养废物。”杰森

  伊索点头“偷东西我很擅长。”

  杰森又补充“我说的可不是偷毒品然后交给警察这种蠢事,我们要将利益最大化,如果条件允许,甚至会黑吃黑,那比你想象的危险得多。”

  伊索忍不住皱皱眉,他在意的根本就不是危不危险,他最终还是不太乐意的开口“我会尽力去尝试的。”

  “好,接下来我们的第一个行动。”杰森露出一个严肃的表情。

  “什么?”被杰森的情绪感染,伊索也有些严肃的发问。

  两分钟后,伊索站在街道上,他用细绳把头发扎起来露出他好看的五官,他身上套着一件过大的黑色卫衣,过大的领口露出他大部分苍白的皮肤,这件衣服出自杰森。

  据杰森所言,这是为了防止他被发现而做出的改变,实际上,杰森在看到他的样貌后也呆愣的问了一句他爹是不是布鲁斯·韦恩。

  杰森的话遭到了伊索的一击暴力铁拳锤击。

  杰森去还车,他让伊索在这里等他。伊索有些无聊,突然就想起了那对兄妹。

  那对兄妹回家了,可是他们没有想过,家,此刻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危险的地方。那群家伙找不到他们的话,第一时间就会去他们的住址看看。

  可是这和伊索、杰森有什么关系呢?他们救了他们一命已经仁至义尽,至于他们要如何花费自己的命,那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杰森刚才开车一直在附近两个街道打转也是希望他们两能看懂他的意思然后滚下去,杰森才不会带着他两回自家,那完全是引狼入室。

  他在软梯上的时候听到了女孩想要放弃他的话,这得益于他良好的听觉,他和周围的人不一样。

  他的视力、听觉、嗅觉、体力各方面都比同龄人强上许多,在同龄人还在玩娃娃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够攀上高高的树冠把树上偷懒的猫咪抱着当玩偶了。

  放松下来的伊索不自觉地抖抖腿,他的左腿脚踝传来剧烈的疼痛,他忍不住嘶了一声,靠在身后的路灯上,挽起左边的裤脚。

  他突出的脚踝高高肿起,纤瘦的腿肚上几根手指印,红色的指印在白皙的腿上十分显眼。

  伊索默默的拉下裤腿盖住伤口,这样的伤口过不了两天就好了。

  靠在灯柱边的伊索引来了另一个人的注意,穿着得体燕尾服、头发早已花白大半的老人仔细的观察着伊索,他拿出手机偷偷拍了一张伊索的侧脸照。

  发给了他通讯录上名为‘老爷’的人。

  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照片.png]简直和小时候的老爷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知道我还以为是我穿越了呢。

  老爷

  ...别做多余的事。

  老爷

  除了达米安,我在外面绝对没有孩子。

  阿尔弗雷德乐呵呵的关掉了手机,转身去药店买了只药膏。

  “你好,小朋友。”阿尔弗雷德蹲下身打招呼道。

  从阿尔弗雷德过街起就一直紧绷着身体警惕着他的伊索冷冷的瞥了眼阿尔弗雷德,他没有理会阿尔弗雷德,低着头看着自己被磨的血肉模糊的手掌。

  他一会儿得去大户人家的院子里偷一些芦荟,来让自己的伤口变得看上去没有那么糟糕。

  “看上去你需要这个。”阿尔弗雷德从燕尾服的上衣口袋里拿出药膏,他摊开手把药膏摊在伊索的胸口附近。

  伊索盯着那只药膏,他认出来了,这是药店里最贵的那种,他和佩姬负担不起价格的那种。

  伊索又抬头看了看阿尔弗雷德的表情,他玻璃蓝的眼睛里藏匿着的是警惕。

  最后他干巴巴的开口道:“条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