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阿尔弗雷德一愣。

  伊索又接嘴道:“先说好,我不杀人、不放火、不做坏事,不和警察作对,不做任意黑方势力作对,包括joker相关的事情。”

  阿尔弗雷德表情复杂的看着伊索,这个和布鲁斯长得很像的少年却是和他完全不一样的性格和生活经历。

  这个年纪的布鲁斯生活在父母的溺爱中,享用着昂贵的食物、穿着质地柔软的服饰。

  而这个孩子却已磨破了双手,穿着不符合身形的衣服,顶着脏兮兮的头发,警惕着周围用尽所有思维去揣测所有恶意的可能性。

  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会突发奇想的去靠近这个小孩,只是因为见到和布鲁斯小时候长得一样的小孩而觉得有趣以及一点点怀念。

  阿尔弗雷德也不是单纯地想要去帮助他而去帮助他,他也是怀揣着某种目的,尽管那不是恶意,但却无法否认。

  伊索的警惕让阿尔弗雷德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愧疚感。

  “不,只是送给你,不需要你支付任何条件。”阿尔弗雷德尽量放柔声音说道。

  伊索用奇怪的视线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似乎阿尔弗雷德说出来的是一句多么不可思议的话。

  “为什么。”伊索好奇的打量了阿尔弗雷德一眼,对方从穿着上看就是这个城市上等人才可以拥有的服装。

  等等,他或许知道为什么。

  伊索的表情突然变的冷淡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你长得很像一个人吧。”阿尔弗雷德半是怀念地说道。

  “布鲁斯·韦恩?”伊索

  阿尔弗雷德快速掩去眼底的惊讶,听起来经常有人说他长得像布鲁斯。

  “是的,真是个聪明的孩子。”阿尔弗雷德笑眯了眼睛,毫不犹豫的夸奖道。

  伊索仔细地观察着阿尔弗雷德的表情,肯定的说道:“你是布鲁斯·韦恩的管家。”

  “你是怎么知道的?”阿尔弗雷德饶有兴趣的问道。

  “首先,你身上的穿着是只有上等人才能穿得起的布料,但是,真正的上等人可不会做出自己出现在街道的这种事,也不会好心的给一个小穷鬼买药膏。”伊索缓缓说出自己的猜测和分析。

  “你说我长得像一个人,那必然是布鲁斯·韦恩。因为从小到大我听过无数这样的话,再加上新闻上一直说的韦恩家族延续古老的传统保留管家,我几乎可以推断你就是韦恩的管家。”伊索

  阿尔弗雷德的惊讶现在是不需要掩饰的,很难想象一个看起来最多十二岁的小孩居然能够分析到这种程度。

  “你很聪明。”阿尔弗雷德夸赞道。

  “...哼。”伊索的语气是冷静的,可他眉眼里却是得意的。

  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啊,就算语言、外表表现的再成熟,稍微一点点夸奖就会得意地把尾巴翘得老高。

  “小崽..伊索。”杰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早就想摆脱阿尔弗雷德的伊索惊喜的转过身亲昵的抱住杰森,他只到杰森腰的位置,但他还是紧紧地抱住杰森的腰。

  杰森打量着比他高了一个头的阿尔弗雷德,他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把伊索放在他的身后,他蓝灰色的双眸防备的注视着阿尔弗雷德。

  “阁下找我弟弟有事?不如和我谈谈?”杰森眯着眼睛盯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和伊索没有半点相似的容貌,颇有礼貌地说道:“我看这位小先生手上的伤口化脓有些严重,买了只药膏想要赠予他。”

  “感谢您的好意,但我已经给他带了伤药。”杰森,说罢他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了半截芦荟放在伊索的手心。

  伊索看着掌心里鲜嫩的、明显是大户人家种出来的芦荟开始猜测这是杰森从哪儿偷。

  阿尔弗雷德收起药膏,点头保持着微笑:“这倒是我唐突了。”

  阿尔弗雷德走后,伊索瞪圆了眼珠子直直的盯着杰森询问对方是从哪儿摘的芦荟,这么鲜嫩的芦荟他都快舍不得用了。

  杰森摆摆手没有告诉伊索,他的脑中却不自觉闪过今天还车后摘走爱德种的芦荟时对方吹胡子瞪眼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走了两步,杰森停下来眼神复杂的盯着伊索...胸前的口袋。

  伊索被他看得有些迷惑,他迷茫的问道:“怎么了?”

  “你看看你胸口的包。”杰森的语气有些恍惚。

  伊索低头,只见自己胸口上的小黑包里静静的躺着一只药膏,这是刚才阿尔弗雷德想要送给他的。

  他明明记得对方后来收回了药膏,这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杰森‘啧’了一声,显然对于伊索没能第一时间发现身上多了东西感到十分不满,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一个不简单的老头。”

  阿尔弗雷德今天是专门替布鲁斯出来拿合同的,对外布鲁斯·韦恩的身份是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所以阿尔弗雷德需要适当的出门替布鲁斯做些事。

  阿尔弗雷德坐在车上,腰杆挺直的盯着窗外的风景。

  不自觉就想到了最近韦恩庄园里发生的糟心事,大少爷和老爷之间的关系变得越发僵硬。

  前些天阿尔弗雷德还看见迪克拿到了哥谭大学的毕业证,但迪克对他们只字未提,就连夜巡他也不再参与,这像是在和他们拉开距离。

  阿尔弗雷德脑中闪过伊索戒备的表情,他拿出手机。

  或许他们该在庄园里注入新的活力了。这样迪克和布鲁斯都能感到危机,不是很好吗?

  而且那个叫伊索的小孩长得太像小时候的布鲁斯了,这如何不让阿尔弗雷德产生好感。

  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老爷,我想...

  老爷

  想都别想。

  老爷

  除了迪克外,家里不能有更多孩子。

  好吧,阿尔弗雷德有些失望的眨了眨眼,不过他可以去调查一下伊索的资料,日后再以自己年迈老而无子的理由来说服布鲁斯。

  当他回到蝙蝠洞,利用蝙蝠电脑搜查伊索相关的资料却搜索不到任何信息,阿尔弗雷德意识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要去干什么?”伊索抬头望着杰森,杰森只让自己跟着他,却没告诉他要去做什么,原本作为被对方收养的自己并没有资格过问这些。

  可是...

  伊索瞥了眼周围,漂亮的霓虹灯光、刺耳的音乐、女人们的嬉笑声、向自己和杰森投来暧昧视线、身着暴露的女性。

  伊索的视线不小心扫过那些女性,他忍不住红了脸低着头,心中腹诽,原来这就是红灯区?这和伊索曾在人民广场的大电视上看到过得电影里的内容一样。

  “你不会是第一次来吧?”杰森随口一问,天知道他只是觉得伊索的反应太有意思了。

  “这不是很正常?”伊索反问:“我才十二岁,像你这样没成年经常来这边才显得不正常吧。”

  “那显然是你思想龌蹉了,如果你心坦坦荡荡根本不会这样说。”杰森摆摆手,他笑了一声指了指面前闪着黄色霓虹灯用中文写着‘大碗宽面’的小店。“我只是经常过来吃面而已。”

  “这家店铺的老板是个中国人,他小时候被拐逃脱流浪到这边,然后因为一些机缘缘巧合在这里开启了小店。”杰森解释道“他做出的面好吃。只是在哥谭这种地方,你很难在街道上找到一个合适的店铺,所以只能在这种角落开店。”

  伊索为自己可耻的想歪自我检讨了半分钟。

  面馆里人不多,原本该是白色的墙面被常年飘起的油污染成了昏黄色,蚊虫在店里飞舞,店里零零散散坐着两桌人,老板坐在店里边拿着手机打着消消乐。

  杰森带着伊索走进店里“老板,牛肉面。”杰森熟练的用中文说道,实际上他只会这一句中文,是他经常站在门外看进店吃面的中国人常说的一句。

  “啊,是杰森啊。”老板大叔站起来,笑眯眯的用英文对杰森打招呼,他看到杰森身后的伊索继续问道:“这是你的朋友?”

  “算是吧。”杰森点点头。

  “这可是第一次见你带朋友来吃东西。”老板感慨地说道。

  他每次见杰森对方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无论身上有多脏、带着多少的伤,他永远都是一个人。

  “啊..这崽子日后就是我的搭档了。”杰森解释了一句。

  杰森自然地找了个位置坐下,他拉着伊索坐在他的对面,他拿起一个空碗从茶壶里倒了杯茶,喝了一口。

  老板若有所思的点头,他知道杰森在做些什么。只是..老板孤疑地瞥了眼伊索,这孩子看起来这么瘦小,真的能做好那些事情吗?

  “既然是小杰你第一次带朋友来玩,那这顿就算我请你们。”老板亲切地说道。

  “这不太好吧?”杰森自然知道老板在这里开店有多不容易,赚的钱不多,偶尔还会被街边的小混混勒索敲诈,生活只能是勉勉强强过得下去。

  “没关系。”老板摆摆手。

  杰森这孩子经常来照顾他的生意,甚至还帮他赶走过几次街边的混混,是个很好的孩子,请他们吃一顿面也不是几个小钱,差了这几个小钱他还是能活下去。

  杰森不好再推脱什么,伊索静静地盯着充满油渍的桌面,大脑高速运作思考着杰森和老板的关系,以及可以利用的地方。

  十分钟后,老板端着两碗热腾腾的牛肉面放在他们桌前,又从里面打了两碗汤和一碟泡菜。“请慢用。”

  伊索沉默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牛肉面,几粒牛肉零散的落在面上、绿色的、散在汤里的他见也没见过的菜、可能是传说中的东方的、名为葱的蔬菜。

  重点是这些吗?当然不是。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汤底全是红色的,红到发黑!!他这还是第一次见红成这样番茄锅,伊索自我催眠。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味道好刺鼻,吃下去不会死掉吧?

  伊索不动声色的瞥了眼熟练的用筷子卷起面‘吸溜’吃的很香的杰森。

  应该..可以吃?

  伊索笨拙的用筷子蘸了点面汤、他伸出一点点舌尖,试探性的舔了舔筷尖。

  从舌尖传至神经末梢的刺痛让伊索浑身一震,随后是蔓延整个口腔的辣。

  他吐了口气,快速的端起老板给他准备的汤,一碗下肚都没能缓过来。

  伊索快速把面碗推远,用看死神的表情看着那碗面、这眼神就像是上战场的战士,当初他第一次吃芥末都没有这么夸张过。

  可恶,邪恶的东方料理。

  两口就把面扒拉完了的杰森此时正托着脸注视着伊索的反应,他的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要知道,他第一次吃这个也是这个反应,但是看着别人露出这个表情怎么看怎么爽。

  大概就是一种,我被人整了,那么我要去整更多的人的想法。

  “你尝尝面怎么样。”杰森友情提示道,这么美味的料理他觉得伊索还是应该品到精髓。

  “不了。”伊索拒绝。

  “你试试。”杰森把碗重新推到伊索面前,然后跃跃欲试的用筷子夹起面放在伊索的嘴边。

  伊索有些抗拒的看着杰森吃过的筷子凑在他的嘴边,最终拗不过杰森的坚持,他试探性的咬了一小口。

  !!!

  草!

  真香。

  十分钟后,伊索和杰森心满意足的拍着肚皮走出了面馆。

  杰森带着伊索回到了他们的住所,是的,他们的,那个在工厂里的住所,伊索的家现在不能回去,那些家伙肯定在他家里守株待兔。

  但他还是得找时间回去一趟,他有些东西得拿回来。

  伊索第二次来到这里,他在电梯里发现下面人对他的目光变得不太和善了起来。

  上一次他们对自己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最多就是用空洞的眼神扫过自己然后收回视线。

  这一次,他能够明确的感受到恶意夹杂在人群中,针对自己的。

  最明显的就是那个看管电梯的小鬼,他对自己的视线中充满了嫉妒和不甘。

  他在嫉妒些什么伊索其实可以猜得出来,无非是同样是被杰森捡回来的孩子,为什么伊索可以被杰森带去二楼、而自己却只能在一楼看守电梯靠着杰森的施舍勉强度日?

  是的,那个看守电梯的小鬼也是被杰森带回来的,杰森告诉伊索,他在路边上捡到了奄奄一息的那小鬼,顺手就给捞回来丢在了一楼,没想到那小鬼居然挺过来了只不过瘸了一条腿。

  伊索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冷漠的幅度,同样是被杰森带回来的孩子,他们之间的差距还是挺明显的不是吗?

  连情绪都不会隐藏、肆意的散发自己恶意,把弱点暴露在外的小鬼有什么资格站在杰森的身边?

  像他这样的孩子,只要走出这个工厂就会因为利益而被厮杀或者成为随时可抛的棋子吧。

  伊索有个秘密,他能够比较清晰的感受到人的情绪,他把这个能力称为‘敏锐’,他们在他眼中就像是一团白雾,恶意是浓烈的黑色、嫉妒是火色、不甘是阴郁的深蓝。

  当然,这仅限于部分人,像那个叫做阿尔弗雷德的老人,他在伊索的眼中就是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人形,而不是什么白雾。

  伊索猜想,大概是因为对方的段数比自己高太多。

  有的时候伊索都怀疑自己会不会是什么超人类研究产物,‘敏锐’显然不是普通人应该会的能力。

  他被称为怪胎也得是有理由的不是吗?并不是所有人从一出生就是怪胎,伊索不一样,从他有意识起他就是周围人眼中的怪胎。

  比同龄人跑得快、跳的高、力气大的多,会不加思考的对不喜欢自己的同龄人做一些不适合的‘恶作剧’。

  伊索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正常,正常人不会把捉弄自己的同伴养的宠物蛇虐杀剥皮,挂在对方的阳台上示威对吧?

  伊索几乎肯定自己身上不正常的基因来源于他从未见过的父亲,他的母亲是温柔的、宁静的。

  伊索伪装得很好,他在佩姬面前表现得像个有一点点叛逆、但是却很懂事开朗喜欢着超级英雄的普通小孩,佩姬一直对此深信不疑。

  伊索这几年成长了不少,他把面具深深地刻在了自己的灵魂上,他觉得自己‘正常’了。

  他喜欢超人,因为超人会帮助大都会的每一个人,无论那个人有没有做过坏事他都会帮助他。

  那是一种出于对人类多么纯洁的喜爱啊,不在意对方的阵营,仅仅是爱所以去承担。

  不对,他本来就是正常的。只是曾经误入歧途罢了,并不是每一个英雄都像超人一模一样,对吗?

  伊索压抑的内心得到了释放,他展开一个解脱般的笑容,他本来就是正常的。

  向英雄学习的他不应该对那个孩子抱有恶意,即使对方对自己抱有恶意,自己也应该宽怀的包容对方。

  当然,这仅限于对方没有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如果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就算是超人也会出于自卫而出手的吧?

  伊索自然地为自己寻找理由。

  “伊索?”

  伊索下意识朝着声源转头,他迷茫中带着解脱,嘴角挂着笑容的表情映入杰森的眼底。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杰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又是这个笑容。

  伊索回过神,对方表情和眼底的戒备被伊索尽收眼底,他假装不明的问道:“怎么了?杰森?”

  “你在笑什么啊?”杰森的眉头深深的皱起,他语气有些犯冲的问道。

  “我笑了吗?”伊索无辜的眨眨眼。

  “你笑了!”杰森“你自己不知道吗?”

  “大概?”伊索对自己笑没笑的确不太清楚。

  “你刚才在想什么?”杰森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连自己笑没笑都不清楚,他是走路在游神吗?

  “唔?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很轻松,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所以笑了吧?”伊索嘟着嘴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