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伊索此时正缩在杰森房间里的小角落里,身下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小靠椅,上面垫着一些杰森已经穿不下的衣服,让它变得稍微柔软了起来。

  这是伊索强烈要求下杰森和伊索一起花了大约两小时整理的结果之一,至少他们有了一个座位不是吗?

  伊索忍不住动了一下腰,长时间挺直的腰板有些酸疼,椅子配合伊索的动作发出‘咔嚓’的、不堪重负的声音,吓得伊索顿时不敢动弹。

  伊索挺害怕他动作稍微大了一些椅子就散架了,他在这个房间里唯一可以坐的地方也没有了。

  伊索想,等他处理完他们他就回家把沙发搬过来。想到这,伊索的眼神不自觉暗下,顺着他的思维他又一次想到了杀了他母亲的那些家伙。

  杰森丢给伊索一罐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饮料,伊索看了眼饮料的包装,是土气的红色,上面用英文夸张的排列着饮料的名字。

  这是他在广告里从没见过的饮料。

  伊索喝了口饮料,饮料里异常冲鼻的气泡险些让伊索咳出声。

  等伊索慢吞吞地喝完整罐饮料,杰森才缓缓地说道:“我想我们要进行一些特训。”

  伊索皱皱眉“什么方面的?”

  “嗯..体力,速度,耐力之类的。”杰森摸了摸头发,真要他说他也不可能举得出多么完美的例子,他又没有读过书。

  好吧,读过两年小学。那也只是把文字认了个七七八八而已。

  伊索有些不满的嘟哝道:“你说的那些我比同龄人都优秀许多。”

  “最重要的是默契。”杰森干巴巴的补充道,对,没错,他们之间最重要的是默契。

  尽管在那时他们之间的信任达到了一种能够交予对方生命、前所未有的状态,那考研的可不仅仅是杰森的能力,更考验的是双方互相的信任。

  可是杰森不确定如果那时,他和伊索角色互换,他能否信任伊索并毫无条件的信任他,还是说自己利用刀片划开那人的手指。

  杰森注意到了伊索的小动作,伊索绝不会放任自己死在那种情况下。

  他和自己是同类,渴望变强、渴望在哥谭有一席之地。

  伊索和杰森没有想到同一个地方,他不敢确定如果有下一次生死关头,他能否和杰森拥有高默契,从对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读出对方的想法和下一步的举动。“我们要怎么训练默契?”

  杰森蓝灰色的双眸里闪过一丝狡黠,他咬住下唇扯出一个坏坏的笑容,这让他本就俊美的容貌看起来更加引人注目了。

  伊索足足看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最好的默契培训当然是实战。”杰森。

  ....

  ....

  “抓住这个小杂种!!!”后面追兵的声音近在咫尺。

  伊索怀里抱着一瓶没开封的红酒闷头在小巷里穿行,他咬着牙,心中咒骂杰森。

  这就是杰森想出来的实战训练,让伊索去店里抢一瓶不贵的红酒把店里的守卫和大部分服务员吸引出来。

  伊索攀着楼梯,哒哒哒的快速爬到楼上。前面有杰森所说的绝对不会被追到的无敌区。

  应该就在前...前面有个屁的无敌区,两栋楼之间至少相隔了三米的距离,下面是昏暗的小巷,甚至由于伊索的动静吓飞了不少停在电线上的小鸟。

  它们从伊索面前飞起,飞过伊索的头顶,仿佛在嘲笑伊索不会飞不能逃脱现在的困境似的。

  伊索及时的刹车停在小巷的边缘,他觉得自己死定了。

  追在最前面喘着粗气、身穿蓝色保安服的男人双手撑着大腿,他发现了伊索的绝境,忍不住得意的说道。“呼呼...小杂种还挺能跑的啊。看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他的身后还有几个人也跟了上来,他们逐渐向伊索包拢,脸上带着狰狞、得意的表情,他们有的拿着从地上捡的钢筋、有的拿着电棍,还有些就单纯的举着拳头。

  无一例外,他们都在等着一个痛扁伊索的机会。

  另一边,杰森从通风管道里跳下,他第一时间甩出手上的扳手打坏了店里的紧急呼救装置,他悠闲的逛着红酒店就像是在自己家那样。

  杰森甩了甩手里的刀,把手指比到唇边‘嘘’了一声,示意尖叫的柜台小姐保持安静,在得到对方捂着嘴巴惊恐的表情后,他满意地笑了笑。

  然后他踱步走到了红酒店里存放店员贵重物的房间门口,从兜里掏出一张员工卡刷卡进了房间。

  三分钟后,他拿着鼓鼓的黑口袋走了出来,询问了店员存放拉菲的地窖,以及地窖密码,他从地窖里拿了瓶拉菲,他找了两圈,这个店很垃圾的样子,并没有八二年的拉菲。

  杰森不知道的是八二年的拉菲在这个世界上的珍贵程度,并且其中一瓶就在他未来的老爹家的酒窖里。

  杰森左手提着酒右手拿着口袋大摇大摆地从正门离开,随后又倒回来看了眼店里的时间。

  距离伊索抢了红酒逃跑过去了十五分钟,他想他得去接那小崽子了。

  伊索冷淡的瞥了眼逐渐包围他的追兵,他把手上的红酒瓶狠狠地往地上一砸,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被摔碎的红酒瓶上。

  他后退助跑两步,踩在边缘,双腿一蹬射出去,他在半空中压缩着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的增加自己身体的惯性,使自己飞过这道距离。

  伊索在空中停留的时间非常的短暂,大约过了一秒,他就已经踩在了另一栋大楼的边缘,他双脚踮起,双手展开保持平衡。

  他保持着张扬的笑容,半转身嚣张的对着目瞪口呆的追兵们比了个飞吻,当着他们的面踱步离开。

  唔,如果这样算的话,这还真是个无敌区。伊索几乎可以在脑中脑补出杰森走投无路时越过这道间隙的样子。

  实际上伊索没想到自己可以跨过这道三米宽的间隙,那种跨越间隙的失重感现在还徘徊在他心中,如果放在平时,他肯定不敢去尝试越过它,只是在危险关头人总会倍添勇气。

  伊索走下楼,杰森正坐在楼梯口等他,他的身边摆着好几个手机以及一瓶包装华丽的红酒,这是他刚才在红酒店里的收获。

  很久前,杰森和伊尔森就已经把这家红酒店列入了‘狩猎’的行列,他们可以肯定地说,他们比大多数店员都了解店里的规则。

  比如:手机及其他通讯物品必须放置在属于自己的物品柜中,因为上班时间禁止使用手机。

  他们的计划定制了很久,只不过这个计划需要两个人才能执行,他们也确实执行了这个计划,但这个计划的出错却让伊尔森永远的失去了生命。

  杰森本以为这个计划会永远的搁浅,直到伊索的到来才让杰森重启了这个计划。

  杰森还记得伊尔森笑着说:他一定要从这个红酒店里偷一瓶八二年的拉菲,他倒要尝尝看上等人的红酒和葡萄芬达有什么区别。

  只是伊尔森再也看不到这个计划成功的那天,也没有八二年的拉菲,就像他们之间永远差了一些东西一样,一些摸不着的东西,像是时间。

  现在杰森和伊尔森之间存在过的倒数第二个约定完成了,至于最后一个约定。

  那个傍晚,伊尔森不停吐着鲜血的嘴里无声地念着‘活下去’的约定,杰森也在努力完成。

  伊索倚在杰森身边的墙上,他没有说话,他清晰的感觉到了杰森身上笼罩的悲伤。

  伊索注视着昏暗的天空,感受着阳光透过云层刺向他眼睛带来的酸涩和想要昏昏欲睡的舒爽。

  杰森收拾好情绪,站起身,映入他眼帘的是伊索的侧脸,他的眉毛微微揪起,牙齿不自觉地轻咬着粉色的嘴唇,黑发少见的扎起来露出大部分光洁的额头。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他微眯双眼,玻璃蓝的双眸倒映着天空的模样,本该是昏暗的天空,在他的眼中却是漂亮的天蓝色,有些水润。

  那是杰森从没见过的天空的颜色,在他的印象中,哥谭的天空永远是昏沉、黯淡的,空气中带着雨点的湿臭味,或者是鲜血的湿臭味。

  既然天空在伊索的眼中都会变成格外漂亮,那他在伊索的眼中会不会是另一番模样?杰森心中闪过这个想法,随后想法充斥了他的大脑并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维。

  杰森向前一步站到伊索的面前,挡住伊索望向天空的视线,伊索的视线转到他的身上,杰森成功的在伊索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杰森有些遗憾的砸了咂嘴,好吧,没有任何变化。或许那只对天空有作用。

  伊索倒不知道杰森想了那么多东西,他只知道杰森身上的雾消失了。

  杰森从刚才的思绪里走出来了。

  伊索拿过杰森手上的黑口袋数了数里面的战利品,伊索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拿了瓶酒?”

  “拿酒当然是用来喝的。”杰森觉得伊索问的问题完全是在浪费口水。

  “我当然知道。只是我们没有成年,法律上规定,未满十六岁禁止喝酒。”伊索干巴巴地说道,语气里是说不出的正直。

  杰森干脆地翻了个白眼“我们是小偷,我们的存在本来就违背了法律。更何况我连红灯区都去过了,喝点酒又怎么了。”

  “你说的去过红灯区是指在里面吃面吗?”伊索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一个小巧的笑容在他脸上绽开,如果忽略他欠扁的话语,他肯定是个可爱的小男孩。

  杰森露出一个虚假的微笑,用小刀插进酒瓶的木塞里,转了几圈就把木塞取了出来,他粗鲁的对着瓶口咕噜咕噜灌了几口。

  伊索只看见杰森的喉结滚动,一瓶红酒的小半瓶没了。

  可能是杰森的动作过于豪放,让伊索产生了一些口渴的感觉。“好喝吗?”

  杰森舔了舔嘴角,有些为难地摸摸下巴道:“我怎么觉得芬达更好喝,上等人就喝这玩意?你尝尝。”

  伊索从杰森手里接过瓶子,擦了擦沾着杰森口水的瓶口,尝试性的喝了两口,随后他眼睛一亮“我!”

  “什么?”杰森迷惑问了一句。

  “我喝过这个味道的东西!”伊索的眼睛里似乎有星星。

  “真的假的?”杰森还真没想到伊索居然喝过这个。

  “真的。某年夏天的时候,妈..佩姬她怕我夏天中暑,从酒店里拿了许多客人打赏给她的柠檬和红茶包,她把红茶泡好把柠檬切片丢进去,然后放在酒店的厨用冰柜里晚上带回来给我喝。”伊索快速的解释道。

  “味道和这个一模一样!”伊索斩金截铁地说道。

  “比起这个..”杰森头上的黑线不需要遮掩“柠檬加红茶还要拿到冰柜里冻,这是什么邪恶的料理?”

  “佩姬说在东方很多人都喝这个,好像叫什么冰红茶?”伊索回忆了一下道。

  “听起来居住在东方的人都很富有。”杰森若有所思地说道,说完他又喝了一口拉菲。

  他们两人一边吐槽一边一人一口,十分钟后两人醉醺醺的坐在楼梯边发晕。

  伊索从小到大就没喝过酒,杰森倒是喝过不少,大概是些酒吧里的鸡尾酒、啤酒之类的。

  那些酒的酒劲都没有这个大这个让杰森有些遭不住。不过比起已经整个人都摊在墙边的伊索,杰森只是有些醉意罢了。

  “伊索?我们该回去了。”杰森等醉意消退了一些,他晃了晃有些晕的脑袋道。

  伊索倒在楼梯上望着脏兮兮的天花板,半晌后,他直起身,语气如常地回道:“好。”

  杰森有点懵了,原来伊索没喝醉吗?

  下一秒伊索的动作让杰森肯定伊索醉了,伊索试探性的碰了碰杰森的手指,随后刷的一下抓住了杰森的大拇指。

  伊索的力道大的惊人,杰森挣了好几下都没能摆脱只能作罢,他向伊索的方向靠近,他怕一不小心手指被伊索扯脱臼。

  伊索自然地拉起杰森,在前面带路,步伐相当稳定,呈曲线方式行走。

  突然,伊索小声的用甜腻的奶音喊了句:“杰哥。”

  杰森浑身一颤,这小崽子平时不是叫自己‘杰森’要么不叫自己名字,这次突然叫自己杰哥自己本来应该感到开心的。

  可他却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下一秒,预感灵验。

  伊索又喊了句:“嗝儿..杰哥,不要。”

  “杰哥,不要啊。”

  “不要啊,杰哥,杰哥。”

  ...

  杰森嘴角抽了抽,大街上路人已经向他们投来了诡异的表情,甚至有几个已经掏出手机准备报警了。

  等等,他怎么觉得这几句话他好像在哪儿见到过。

  似乎是人民广场大电视上放过的男性防骚扰短片的故事情节。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杰森咬牙,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双手款着伊索的胳膊窝,把他提起来,夹在手臂里跑回了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