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伊索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他的嗓音嘶哑。“呃...”

  早上九点的阳光透过伊索的眼皮直直的射向他的眼珠,伊索用一只手臂挡住脸,咒骂一声,他的头昏昏沉沉的、胃抽痛着。

  昨天下午发生了什么?他的意识逐渐回笼,最后停留在他趴在杰森身上用奶气的声音喊杰森‘杰哥’的时候,以及杰森既尴尬又无奈的表情。

  伊索被手臂挡住的那部分脸开始变红,他昨晚..到底在干什么。

  伊索躺在床上建设了许久的心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酒,是绝对不可以碰的东西。

  钥匙孔被转动的声音吸引了伊索的注意力,他立刻放下手臂装睡。

  杰森拿着两个包子走进来,他瞅了眼躺在床上似乎是还在睡的伊索,他挑了挑眉,把包子放在桌上。

  “小崽子,别装睡了。”杰森的尾音带着一丝沙哑,是昨晚没睡好的象征。

  他的房间只有一张床,昨晚和伊索睡在一起简直是个折磨。

  他不知道伊索一直是那么闹腾,还是说喝醉才借题发挥。

  他想尽了方法给伊索洗漱,刚把毛巾放他脸上,伊索就摇头把毛巾甩下去,最后杰森只能拿着毛巾捂着他的脸强行给他洗脸。

  他刚把伊索放在床上,伊索就立刻张开手和腿把这个只有一米二宽的床给占满了,杰森抓着他的手才让他稍微歇停下来。

  当杰森抓着伊索的手逐渐陷入睡眠时,附近的猫叫了两声。伊索就跟收到什么信号了似的,开始在他耳旁喵喵喵的叫起来了。

  伊索学猫的叫声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幸好今晚杰森的邻居并没有回来,否则伊索可能会引发一场邻里间的大战。

  不过杰森可不会怕他们的。

  关于杰森可能偷偷把猫带回家里养的大战,他们这里可是有规定的,不可以养任何的动物。

  因为经常会发生主人指示动物偷窃东西的事情发生,还有就是你养的动物第二天可能就会变成别人的食物,这种纠纷实在不好处理。

  伊索睁开眼睛,他的脸上还有些没完全消散的红丝,玻璃蓝的双眸盯天盯地就是不敢盯杰森。

  杰森挑眉,看来这小崽子对昨晚发生的事情都有记忆。

  他们没有说话,房间里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沉默。伊索思索着,觉得自己应该给杰森道歉,自己昨晚做了那么多无厘头的扰民事情。

  他抬头,刚张开嘴巴,一个温热的包子塞进了伊索的嘴里。

  油腻的香味进入伊索的鼻中,白面的质感触碰到他的牙齿,让他本来就抽痛着的胃叫唤的更加厉害。

  他茫然地盯着杰森,杰森翻了个白眼。“给你买的,吃。”

  伊索这才一只手抓住包子露出的部分啃了起来。

  杰森坐在桌子边————这张桌子是他今早上弄来的,用那漂亮的拉菲的瓶子换得一个破旧的、瘸了一只桌腿的桌子,他拿了本书垫着那只瘸了的桌腿。

  杰森一只手撑着下巴,蓝灰色的双眸一瞬不眨的看着狼吞虎咽的伊索。

  杰森觉得,这个小崽子真的蛮奇怪。和他一样是个小偷,却和警察达成了某种交易。

  有很严重的洁癖,但有的时候又表现的完全没有。

  即使把食物塞到他的嘴里,也会不自觉地用视线询问自己这个可以吃了吗。像是一种扭曲的、不被自己查觉的自卑。

  他真的很奇怪。

  但不得不说的是,伊索的性格从各方面来讲都很符合杰森对搭档的追求。嗯..除了喝醉酒这点。

  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杰森就忍不住落了满头的黑线。

  伊索啃完包子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皮,他偷偷地瞥了眼桌子口袋里还剩下的一个包子。

  “Jay,你吃了早餐了吗?”伊索

  “吃过了。”杰森先是回答,随后他顿了顿,听懂了伊索话里隐晦的意思。“另一个也是给你买的,你可以吃。”

  杰森撑着脑袋,灰蓝的双眸注视着桌上的物件,他随口问道:“你平时这个时候都在做什么?”

  伊索撇了撇嘴,咬了一口肉馅的包子才回复:“在学校。”

  “噢,我都忘了。像你这个年纪,应该在小学上课。”杰森恍然大悟。“怎么样?学校好玩吗?”杰森只去过两年小学,关于学校的记忆早就模糊了。

  “别人好不好玩我不清楚,反正被同学当做坏孩子的我觉得不好玩。”

  伊索皱皱鼻子,露出一个虚假的笑容“像你这个年纪,这个时候也应该在初中部。”

  杰森被伊索的冷笑话逗的哈哈大笑,伊索不明所以的歪着头看了杰森一眼,继续低头吃包子。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但他们双方都清楚的明白,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都不会有去学校学习的机会。

  他们不羡慕那些活在父母庇护下,能够在温暖的家里、学校里安然成长的小孩。

  他们从来就不是温室里的百合花,他们是在阴暗角落里费劲一切去生存的苔藓。

  只有自己才可以帮助自己一辈子,在哥谭,变强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条件。

  ...

  在没有行动的情况下,杰森并不会管他会去哪儿,看着伊索吃完早饭后杰森就离开了,伊索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了。

  没过多久伊索也出门了,伊索站在街的一头,他一个人占据了一个空荡荡的位置,同样要过路的行人站在离他较远的位置挤成一坨。

  他们宁愿挤在一起,也不愿意和一个肮脏的小叫花子站在一起。

  是的,肮脏的小叫花子。

  伊索穿着过大的脏兮兮的灰色卫衣,上面已经破了好几个洞,下身穿着肥大的长裤拖在地上,乱糟糟如同鸟窝的头发,脏兮兮的脸蛋上只有一双玻璃蓝的眼睛还算好看。

  伊索自然察觉了周围人对他的嫌恶、憎恨,他没什么反应,这样巴不得他去死的表情,他见得多了。

  当然,他也可以露出他那张好看的、像极了布鲁斯·韦恩的脸,以此来博取周围人对他偏向友好的关注。

  伊索自然不会这么做,他内心属于傲慢的那部分不允许他像任何人,也不喜欢别人以他长得像什么人为理由来关注他。

  如果这样,他宁可不让这张脸暴露在别人的视野之下。

  红灯闪烁着变化成绿灯,路人匆忙的走到对街,他们连和伊索走在同一平面上都不想,伊索在走到街对面时,不知被谁踹了一脚,他一个踉跄踩在台阶上,摔倒在地。

  但是笑声却绵延不断的从周围响起,几乎所有人的都在笑话他。

  伊索转头,他不知道是谁做的,这里的人太多了,他们每个人都保持着同样的表情,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冷漠,他们都有可能是罪魁祸首。

  伊索面无表情的趴在地上,手掌火辣辣的痛,显然他之前结痂的伤口再一次因为摩擦而撕裂,膝盖也在疼。

  他没有任何愤怒,有的只是平静。在哥谭异类就是会被排挤。

  就像蝙蝠侠,为哥谭做了那么多事的情况下,涉及到利益也会被辱骂、追杀。

  伊索努力发力试图让自己站起来,然而这并没有任何作用,他的双腿不听他的使唤,疼痛驱使他欺负。

  在疼痛面前,没有人是英雄。放弃不就好了吗?放弃比坚持容易多了。

  伊索趴在地上胡思乱想着,一边等着自己的双腿恢复过来重新听他指挥一边祈祷着不会有人踩过他的身体。

  一只手伸到了伊索的面前,手指修长指面干净。

  伊索抬头,透过挡住大部分视线的黑发直直的盯着那只手的主人。

  那是个年轻人,大约二十几岁,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休闲服,黑发柔软的贴在脸颊上,一双蓝色的双眸里仿佛装着平静的海洋,宽容、温和。

  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淡粉色微启的薄唇,饱满的下唇,黑T恤随着年轻人俯身的动作下移,露出一部分锁骨和胸肌,这一切结合起来让他看起来格外的性感。

  伊索可以肯定,这是他见过最帅的男人,比那公认的哥谭宝贝布鲁斯·韦恩还要帅上两分。

  迪克海色的眼底里是对伊索不容忽略的担忧,小孩瘦小的身形摔在地上的样子还在他的记忆里回荡。

  他在后面看见那个穿着黑西装拿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一脚踹倒了小孩,隐在人群中放肆大笑。

  “你站得起来吗?”迪克伸出的手没有收回,他的嗓音很清朗,让人很容易升起对他的好感。

  他不敢轻易地去触碰男孩,并不是害怕对方碰瓷,而是害怕触碰到男孩身上其他的伤口。

  伊索愣愣地盯着他,搞不懂眼前的男人在想些什么。他为什么要来理像自己这样的孩子?

  但是...

  伊索的视线再次停在迪克向他摊开的手掌上。

  好奇怪的感觉,好温柔、好温暖。我真的可以,握住吗?

  伊索低下头,一只手臂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摔倒,他望着自己的另一只手,那只灰白色干枯的、连指甲都脱落了两片的,血肉模糊的手掌。

  他配吗?会把那人的手弄脏的吧?

  迪克耐心的、连动也没动过的俯身等着伊索的接受,伊索缓缓地、伸出那只手试图去靠近迪克的手掌,他抬着头一瞬不眨的望着迪克。

  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他努力瞪着眼睛想要把迪克的样貌牢牢地刻在心里。

  迪克的表情呆愣了一下,变得慌乱起来。“你怎么哭了?你别哭呀。是很疼吗?”

  诶?我哭了吗?伊索愣愣地收回手,毫不介意的用那只脏兮兮的手拂过眼睛,以此来验证迪克的话的真实性,完全不担心自己的眼睛是否会因此感染。

  手指上的微凉的湿润告诉伊索,他的确哭了。

  伊索很少哭,哪怕小时候被几个大孩子关在公园的厕所里第二天早晨才被佩姬找到,受了风发高烧的情况下也没有落过一滴眼泪。

  佩姬说,她从把护士小姐手上把他抱出来小伊索在看见佩姬后就开始乐呵呵的笑,和其他的小孩都不一样,伊索不哭只笑。

  所以佩姬认为伊索在未来会非常的幸福,快乐理所应当围绕着他一生。

  伊索也学着像佩姬说的那样,学着去‘快乐’,除去眼睛收到刺激时下意识流下的生理性眼泪,伊索其他时候根本不会哭。

  但现在无可否认的是,伊索哭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是因为佩姬的离去?还是因为眼前这个人散发的太过耀眼的光芒刺激到了他的眼睛。

  伊索想不通自己属于那一种,或者两种都有。如果他未曾见过光明,他本可以忍受一些。

  伊索想要停下流泪,但眼睛的阀门就像被彻底打开了似的,似乎要把曾经没有流下的眼泪一次性补回。

  眼泪如同圆润的透明珍珠,一颗一颗的从伊索眼眶里夺出,顺着伊索的脸颊滴在地上,啪的打开,绽成一朵朵黑色的水花。

  迪克手足无措的站了一会儿,突然向人群中快步走去,几秒后,迪克反拧着刚才踹了伊索的人的手把他揪到伊索的面前,那人踉跄一步,痛恨的看了眼迪克。

  伊索没有回复他之前的话,所以迪克默认伊索在在意这个踢了他的人。

  伊索茫然地看着眼被迪克扭到他身前的男人,一开始他搞不懂迪克在做什么,然后他明白了迪克的意思,这个可能就是刚才踹了自己的人。

  伊索发觉他的腿已经可以动了,他挪动着站起来。他站起来和被迪克压着背的人差不多高。

  “道歉。”迪克语气生硬对那人说道。

  “为什么?我什么也没做。”男人奋力挣扎着。

  “为你刚才所做的事情道歉,你刚才踢了他不是吗?”迪克的语气有些慢吞吞地,他几乎可以想象接下来男人会说的话,无非是耍无赖不承认自己的罪行。

  这种人,迪克在每晚都在进行的夜巡中都会遇到好几个,他们之间的差距只是在于那一身面料不同的衣服,他们从不肯承认自己的罪行,可最后也都屈服于蝙蝠侠的铁拳下。

  老实说,迪克厌倦了。迪克厌倦了哥谭、厌倦了日复一日和蝙蝠侠的夜巡,也厌倦了蝙蝠侠越发无法压抑的暴力。

  事情明明有别的解决方式,为什么一定要用暴力呢?

  迪克想要拥有自己一个人守护的城市,所以他今天是去警局调档案的,他在前不久拿到了毕业证书并且以优秀的成绩进入了警局。

  现在他申请外调前往布鲁海文,迪克仔细的观察过了,纽约有复仇者和七人组、星城有绿箭侠、中心城有闪电、大都会有超人,哥谭有蝙蝠侠。

  而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布鲁海文居然只有个沃特公司派过去的超人类,迪克可从不信沃特公司的那套,什么一切为了人类的未来,明明只是个超级偶像包装公司而已。

  “你在乱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而且就算有人踢了他也不会怎么样吧?他只是个连人权都不配有的小叫花子!”男人更加剧烈的挣扎,他刻意加大音量来掩饰他的心虚,从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更加不堪入耳。

  他露骨的话引起了周围围观者们的不满,他们用唾弃的眼神看着他,用厌恶的声音小声的讨论着他。

  可他们的本质是一样的。

  迪克的呼吸一紧,愤怒从他心底涌现,他的拳头举起,几乎要克制不住的向男人挥舞,可他必须冷静,否则他和蝙蝠侠有什么区别?

  迪克的拳头停在半空中,最后又放下。原本因为迪克的动作而瑟缩起来的男人舒了口气,他狭小的眼眶里眼珠转了转,一个想法诞生,他把脸向迪克的拳头蹭去,打算碰瓷。

  这时伊索的声音响起了,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很平静,一点都不像卷进了一次恶□□件的样子:“和他没关系,是我自己摔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男人和迪克在同一时间转头看向伊索,男人的表情是不可置信的,迪克的表情是复杂的,有惊讶、愤怒等等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伊索看不懂的表情。

  伊索低着头,睫毛微微颤动,血肉模糊的手掌垂在腿边,宽大裤子上的血印子可以想象其下被磨破的膝盖,整个人看起来瘦小极了,格外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