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当然这只是大部分、包括迪克在内的对伊索的主观感觉。

  只有被迪克压着身子,被迫弯腰的男人才能看清伊索低着头,被发丝半掩住的表情。

  伊索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玻璃色的蓝眸像是凛凛冬日,让人觉得冰冷。

  男人被伊索的表情吓得一抖,迪克放开他,他踉跄了一步,连掉在地上的公文包都没来得及捡起来,爬起来就跑,留下面面相觑的人群。

  人群的边缘,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外边套着黑色卫衣的年轻人冷冷的注视着男人远去的身影,他回头看了眼被人群包围着的伊索,然后双手揣在卫衣兜里头也不回的跟上了男人远去的身影。

  迪克的注意力重新放在伊索的身上,他看见伊索往身后藏的手掌,他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头。

  迪克抓住伊索抽动着的手掌,手掌上混着血迹和脓水,以及刚才在地上蹭着的灰和嵌进肉里的石子。

  “我想你需要去医院上药。”迪克倒吸一口气说道,这样的伤口连他看起来都觉得很疼。

  伊索摇摇头,医院的消费太高了,他没钱去医院,明明随便拿点芦荟和绷带包一下就能解决的,在医院里同样的步骤却能花掉几十美金。“没必要。”

  迪克不赞同的看了眼伊索,但他很快想通了这一点,他语气有些快速地说道:“那这样,我们去附近的诊所里包扎一下,我可以为你出这笔医药费,这一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伊索依然摇头没有说话他闷着头打算离开,迪克也不再管他的反应和想法,强硬的拉着他去了诊所。

  诊所里只有一个老医生在看守着门面,他一只手撑着脑袋打着瞌睡,穿着有些发黄的袍子,脖子上歪歪扭扭的挂着听诊器。

  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老医生像是突然惊醒一般坐起来。

  “医生,请帮我看看他的手掌。”迪克半推半就的把伊索推上柔弱的座椅,抓着他的手放在桌子上那张深色的垫子上。

  诊所医生看着伊索血肉模糊的手掌忍不住发出一口倒吸:“嘶——”

  医生小心地抓住伊索的指节把他因为疼痛动弹不得自然卷曲的手掌撑开,他装模作样的拿出一个放大镜对着伊索的双手看了好一会儿。

  “他这个有点严重啊,伤口已经化脓两天了,甚至已经有臭味了。”医生摇摇头语气有些可惜,一瞬间,伊索以为自己的手掌已经没救了。

  迪克有些不明所以,韦恩庄园里有专门的医生来负责他们的身体情况,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哥谭市的小诊所,但是听医生的话,伊索的伤口似乎有些严重。“这个可以治疗吗?”迪克问。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可以倒是可以。”医生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只是这价格嘛....”

  伊索的眼底划过一丝了然,他算是明白医生的意思了,就是想要讹他们一笔。

  医生又像是怕迪克会误解他的意思一般快速的接口道:“那些药材在哥谭并不容易弄到,医院有,但是他们的东西不好,而且很贵。我只是在收到药品的价格上稍微提升了一点。”

  “医生也是普通人,虽然说医者仁心,但我们也是要吃饭的嘛。”医生耸耸肩。

  迪克点点头,他并不怎么在意价格怎么样,他不缺那点钱,布鲁斯·韦恩——他的养父,总是担心他在学校里能否过好,所以他总是有一大笔零花钱。

  但迪克打算把布鲁斯给他的卡还回去,他需要独立起来,再使用着布鲁斯给他的东西,只会磨平他的棱角让他变得软弱。

  所幸迪克还有一些自己的钱,他在大学里参加志愿者活动获得的一点点微薄的工资、以及空手道赛事奖项所累积起来的积蓄,作为他在布鲁文海的启动资金。

  迪克还是愿意拿出一小部分来为伊索治疗伤口的。

  不知道为什么迪克对这个小孩很有好感,就像是,他们应该是家人一样。

  也不知道布鲁斯在自己离开后会寻找新的罗宾吗?如果会,那他可以推荐这个小鬼。

  可是..迪克想起自己今早在饭桌上和布鲁斯大吵大闹的模样,他们已经彻底闹翻了。

  想必以布鲁斯的个性,他也不会听自己的建议。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从不听取别人的意见。

  就在医生拿出药物打算给伊索治疗时,伊索却突然收回了手,挣脱了已经放松了的迪克的牵制跳下椅子打算逃走。

  伊索的反应很快、速度也很快,动作也很利落,但是在迪克面前这些都不够看,迪克快速的出手两只手臂牢牢地抓住伊索的肩膀。

  迪克把伊索整个人提起来又放回了椅子上,动作干净利落,被这一套整得一愣楞的伊索忘记了挣扎。

  发现伊索终于停下了想要逃跑的念头,迪克呼了口气,抬头对着同样愣住了的医生露出一个耀眼的微笑,语调轻快地道:“请继续。”

  医生被迪克的话喊回了神,他用镊子夹起一块棉球蘸了蘸碘酒,为伊索的手掌消毒。

  棉球刚刚碰到伊索的手掌,迪克就感觉到伊索整个人的身体瞬间绷紧了。

  迪克觉得这个年纪的孩子害怕疼痛是应该的,他安慰道:“现在忍忍就过去了,一会儿会更痛。”

  医生:?

  伊索:???

  这是正常人安慰人的话吗?不对,快品品,这是人话吗?

  果然,当医生拿着镊子从伊索的手掌里取出石子时,伊索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疼痛,由于伊索手掌下意识的卷缩,好几次石子都没能取出来,医生的额头上流下了不少冷汗,伊索则是痛的不行。

  大概过了一小时,迪克带着两只手都被绷带包肿了两圈的、浑浑噩噩的伊索走出了诊所,要不是伊索的强烈反对,医生会把伊索的双手包成虾饺的样子。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你这样的伤需要在家里休息几天。”

  伊索摇头“我不回去。我还有事。”他可没有忘记今天出门的重要目的。

  “你能有什么事?”迪克有些好奇了,这个年纪的小鬼除了玩还能有什么事?至少他在对方这个年纪时,还是个整天都想跑出马戏团玩的

  但迪克又突然想起,眼前的男孩没有自己的家,他每天所做的自然是为了活下去而想尽方法。

  迪克有些担忧,他的问法会不会不太礼貌,或许会伤到男孩的心。

  “我要去一趟GCPD。(哥谭警局。)”伊索的声音低低的。

  “很巧,我也要去。”迪克快活的笑了一下继续问道:“你家人犯罪了让你过去签名?额...抱歉,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

  伊索的声音更低了“不,我的母亲被港口的那些家伙杀了。我去报案。”他在被杰森带出海岛工厂后,他悄悄留意过周围的场景,他没有询问过杰森关于那个地点。

  画着金枪鱼的巨大广告牌、轮船鸣笛的声音,以及杰森开车走的路线让伊索把地区锁定在了海岸区。

  最后他早上在小巷尽头的路边书摊上找到了哥谭的地图,他在地上画出了所有可能性,根据推测几乎肯定是海岸城的海岛工厂,这是唯一的可能。

  那是一个早就被废弃了好几年的工厂,但一直没被拆除,也没被翻新。

  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哥谭是个寸土寸金的城市,更何况还是港口附近的地区,在那里有一块没有被使用的房产是几乎不可能的。

  “噢,我很抱歉。”迪克有些干巴巴的说道,他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悲伤的话题,他的父母在他很早的时候因为一次恶性报复丧失了生命。

  但是迪克很幸运,他被布鲁斯·韦恩收养,成为了蝙蝠侠的鸟儿。

  伊索没有说话,他闷头向前走着,迪克也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他跟在伊索的旁边,显然,他的话戳伤了的男孩。

  在警局里,他们走向了不同的两个方向,迪克向局长办公室走去,而伊索则是在报案处等待着,每逢假日报案的人特别的多。

  大多数人都是因为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情而报警。

  迪克收回视线,局长室就在警局二楼,从二楼可以看到整个一楼的场景,他敲了敲局长室的门。

  “请进。”

  迪克打开门,行了个礼走进办公室。“局长。”

  局长点点头示意迪克坐下,他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

  “有什么事吗?格雷森警官。”

  “我是来调档案的,就是我前两天申请的调动档案。”迪克

  局长想起了迪克所说的事情,他这几天确实有点忙,好多事情他都记不太清楚。“噢。”他从抽屉里拿出被密封的羊皮口袋。

  “迪克·格雷森警官,我记得你是以非常优秀的个人成绩录入警局的,你留在哥谭会对我们的破案有非常大的帮助。”局长打算挽留一下迪克。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么优秀的家伙申请加入警局了,他记得上一个还是詹姆斯·戈登探长,他同样是个非常优秀的警察,各个成绩都是满分。

  迪克摇摇头保持着微笑:“感谢您的挽留,GCPD是个很好的警局有许多优秀的警察为哥谭服务,只是我更喜欢布鲁文海。”

  迪克已经这样说了,局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在羊皮档案袋上盖代表着‘GCPD’局长的命令的红色印章。把这个原本该属于哥谭的人才推向布鲁海文。

  迪克坐在局长办公室里和局长寒暄了几句,他的目光透过印着哥谭警局logo的玻璃窗往下看,看到了正在和警察交谈的伊索。

  迪克闷头喝完了那杯水,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是的,我敢肯定是那些家伙。”伊索再一次肯定地说道。

  正在给伊索记录案件的警察,右手握着笔,左手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散漫极了。

  “好的好的,请在重复一次你怀疑是他们的理由?”他的话语虽然带着基本的礼貌,但却有毫不掩饰的漫不经心。

  伊索的眉毛狠狠地纠在一起,他忍不住有些高声地说道:“我刚才说的那些还不够吗?一定是他们。我连手上的伤口也展示给您看了。”

  “噢,你的伤口的确很瘆人,让人为你感到悲哀,孩子。”警察露出一个虚假的怜悯的表情,说“可是你知道的,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们不会随意派出警力,要知道每天都有像你这样的人说着相似的话,我们不可能给每一个人派警。”

  “更何况是你这样的刑事案件。”

  迪克刚来就听到了警察最后说的、几乎是无情的几句话,他不动声色的瞥了眼伊索的手部,他左手的绷带已经拆开大半摇摇欲坠的挂在手上。

  伊索像是被警察的话语打击到,他犹如落汤鸡一般垂着肩膀,玻璃色的双眸下隐藏的是深深的黑暗,他轻微的、颤抖着发问:“那你们就不打算管这件事了..吗?”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是不管,是因为管不了吧。

  那警察露出一个公办的笑容“当然不会,请你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们在有调查结果后会立刻通知你。”

  迪克忍不住皱起眉头,警察惯用的手法,一般这句话就代表着他们不会为你做这件事,只是安抚一下你的焦急的心情罢了。

  “我没有手机。”伊索嘴皮动了动,悄悄的吐字道。

  “这..”警察适当的露出了困扰的表情。“如果我们找到了线索,我们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你。”

  “没关系,写我的电话吧。”迪克的声音清朗快活,一如以往。

  警察在听见迪克出声后,他眼睛一亮,有些献媚地喊道:“上午好,格雷森警官。”

  迪克·格雷森,警局的新红人,以满分的优秀成绩加入警局,也是最快一个通过实习期的实习警察,大约只用了一周就顺利通过了实习期。

  他在实习期间的任务是抓住总是在街头偷电瓶车的小偷,结果迪克不仅抓住了那名小偷还顺藤摸瓜把整个团伙一锅端,中间还涉及了一场刑侦组一直没能破获的毒贩案件。

  迪克一出马,一个人承包了资料收集、物品化验、追踪,没出两天就把毒贩案件给破了。

  总之,巴结迪克总是没错的。那名负责记录案件的警察保持着献媚的笑容如是想到,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马上他的巴结就会毫无作用,因为迪克即将调到布鲁海文。

  不过,警察的眼珠转了转,视线放在了蓬头蓬脑黑发已经打结了伊索身上,迪克和这小杂种有什么关系?

  “上午好。”迪克回复道,他走到警察的身边,毫不掩饰用好奇的目光盯着记录本上的内容。

  上面只是潦草的写着几个字,写了时间和大概发生的事情,看起来极其不上心。

  “我可以问问,这是什么事情吗?我似乎听到了刑事案件?”

  警察摆摆手“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小杂..额,小朋友的母亲被杀害了。”听到这里,伊索的双眸射出冰冷的光芒直直的盯着警察,什么叫‘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警察眼里,死掉一个穷人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吗?

  迪克认真的说道:“那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案件。”

  警察点点头有些催促地对伊索说道:“要不小朋友你今天就先回去?我们有消息的话会通知格雷森警官的。”

  伊索没有再说什么,他看了眼迪克得到迪克让他回去的肯定,伊索转头把迪克抛在身后离开了警局。

  待伊索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警局的门口,迪克放下了他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好了,现在请告诉我关于案件的详细信息好吗?”

  迪克其实更想直接拿着这起案子去找局长让他把这件案子交给他,只是他现在严格来算已经不是GCPD的警员了,他没有资格管理这件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