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张龙周晴小说免费阅读 > 750 祸从天降
  古玲珑意气风发地进来,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立刻探头往门外看,那个青年果然正躺在地上,捂着裆部滚来滚去,还不断地哀嚎惨叫。不用说了,肯定是他想非礼古玲珑,结果被古玲珑来了一记断子绝孙脚。

  那个青年属实活该,可能确实有点身份,不然不会这么嚣张,但他这次踢到了铁板,希望以后能长点教训吧。

  “前夫!”古玲珑看到我了,兴冲冲地朝我走来。

  我也站了起来,准备迎接古玲珑。

  这时候,我看到好几个彪形大汉朝着门口那个青年扑过去,青年仍旧杀猪般地哀嚎着,同时歇斯底里地说:“给我把那个娘们抓过来,我要亲手剁了她!”

  那几个彪形大汉立刻冲进来,张牙舞爪地朝古玲珑扑过来。我心说不好,那个青年估计挺有身份,随身竟然带着保镖。别看古玲珑在无锡城说一不二,但在盐城可没人认识她,古玲珑自己也吓坏了,看到那几个疯狂的大汉,她也“啊呀”一声,慌慌张张地朝我这边跑来。

  我立刻将她拉到我的身后,接着拳脚并用,“砰砰啪啪”将这些汉子尽数打飞出去。

  古玲珑在后面叫着好,一边跳一边拍手:“前夫,好帅!”

  与此同时,会所里面又涌出一大帮人来,个个持刀拿棍、凶神恶煞,一边跑一边大叫着怎么回事,显然是这里面看场子的。如果放在几分钟前,我看到他们应该挺开心的,找到他们老大就能问问锥子在哪里了,但是现在肯定来不及问,估计出手就要打架,还没见面就伤和气虽然锥子肯定不会怪我,我心里也不会觉得舒服啊。

  一秒钟后,我就做出决断,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我拉住古玲珑的手,说走!

  我俩匆匆忙忙往门外奔去,途中虽然有几人想拦住我的去路,但是被我三拳两脚就踢开了。我和古玲珑奔出会所,驾着我的车子向前疾冲,一群大汉在后面骂骂咧咧,最终还是没能追上我们。

  我把车子开出两条街,才找了个巷子停下,古玲珑还在哈哈大笑,拍着座椅说道:“太刺激啦、太刺激啦!”

  我无奈地说:“你可是古家的家主,这点小场面不算什么吧?”

  古玲珑说:“是不算什么,比这场面更大的我都见过,但我一次都没亲身参与过啊,这次总算亲身经历了一回,真是太刺激啦!”接着,她又转过身来揉我的脸,一边揉一边嬉笑着说:“前夫,你太帅啦,我都要爱上你了。”

  我知道她是开玩笑,但还是有点不太舒服,将她的手推到一边,说道:“带我去张家吧。”

  “嘁,小气,脸都不给揉一下!”

  古玲珑抱怨着,又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以后又一秒变脸,立刻换了热情的口吻:“张叔叔,我玲珑啦嗯,我来盐城办了点事,想去看望下您,不知现在有没有空啊好的好的,那我一会儿过去,顺便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认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挂了电话,古玲珑冲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说搞定啦!

  这多方便,见了张乐山后,还愁见不到锥子吗,果然多个朋友多条路啊。

  我笑眯眯说道:“玲珑,谢谢你啦!”

  “光口头谢有什么用,来亲一下。”古玲珑指了指自己的脸。

  到底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从小锦衣玉食,各种高级化妆品往上堆,皮肤可谓白皙嫩滑、吹弹可破,看了确实有亲一口的**。

  我知道她是开玩笑,谁要真的去亲,估计她又笑着躲开,骂人一句臭流氓这种女生不是太多,但也不会太少还是忍不住摇着头说:“玲珑,古海峰真受得了你和别的男生这样闹着玩啊?”

  “海峰才没你这么老顽固呢,无趣死啦!”古玲珑指着前面说道:“开车!”

  我立刻往前开去。

  按着古玲珑的指示,我们来到市中心靠近政府大楼的一条街上。本该是寸土寸金的街,恨不得把楼盖得比天还高,但是一栋带花园的独立别墅出现在我的眼前,确实挺大,占地至少上千平米,四周的围栏上爬满青藤,将整个别墅衬托的愈发神秘起来,但偶尔露出的一角也能显出高贵和奢侈。

  距离此处不远的路灯下,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果然不管什么时期,都少不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事啊虽然这个年代已经不会有“冻死骨”了,但是穷人依旧一大片一大片。

  到了盐城,已经不像姑苏那边热衷园林了,但是这种现代别墅花园依旧大气。表明身份以后,我们直接把车开进花园,接着把钥匙交给下人,让他停到车库里去,我们则往别墅走去。

  进了大门,当然就是客厅,不过没有丝毫的温馨感,装得像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堂,璀璨华丽、雕梁画栋,可能有钱人都喜欢这种调调吧。

  古玲珑到底是身份不凡,无锡城现任古家的家主,张乐山亲自出来迎接。张乐山和其他身处高位的男人没有区别,成熟稳重、平易近人,却又高高在上,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近距离接触还能感到强烈的压迫感;我第一次见陈不易时还会紧张,后来见过慕容云、李贺春、古致远,慢慢就习惯了。

  古玲珑虽然也是上位者了,掌控着那样大的一个家族,但她一点都不稳重,见了张乐山就俏皮可爱地说:“张叔叔,您好!”

  张乐山也笑了起来:“都长这么大啦,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是啊,上一次见张叔叔已经是七八年前了,变化能不大吗?”

  七八年前,古玲珑才十岁,确实完全变了样子。

  张乐山点了点头,仔细看着古玲珑,眼神之中是掩盖不住的喜爱之色,连连说道:“真是越来越水灵了,过几年就要嫁人了吧?”

  说到嫁人,古玲珑似乎想起什么,看了旁边的我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张叔叔,咱们两家好久没走动了,有些事情你还不太了解,我慢慢再讲给你听吧!”

  “行,那往里面请吧。对了,这位是?”张乐山将我们往里引着,顺便问了一句。

  “唔,他叫张龙,是我前夫。”

  “哦啊?”

  “前夫”两字显然惊到了张乐山,十分诧异地朝我看来,显然很不明白古玲珑才十八岁,怎么就有前夫了呢。

  我也赶紧说道:“她开玩笑,我们只是朋友。张先生,我叫张龙,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的不卑不亢,毕竟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很少有人能在他的面前这么淡定。

  张乐山看了我几眼,似乎也有几分欣赏,说道:“好,咱俩五百年前是一家啊往里面坐!”

  我们在客厅坐了下来,很快有人端上来茶。张乐山和古玲珑一边喝一边聊着家常,我在旁边默不作声,反正已经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了。听他俩聊天的情况,我知道两家曾经很要好,古玲珑小时候还来做过客,但是古致远脾气不太好,有次和张乐山拌了几句嘴其实就是鸡毛蒜皮的事,但也慢慢不来往了,所以之前古玲珑结婚,以及古致远的葬礼,都没邀请张家。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现在古玲珑上位了,张乐山还记得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再加上古玲珑主动登门看望,张乐山还是蛮开心的,两家关系总算有所缓解。

  两人还说到了张乐山的儿子,一个叫张腾飞的孩子,和古玲珑一般大。

  古玲珑还问张腾飞哪里去了,有七八年没见腾飞哥哥了。

  张乐山则唉声叹气,说那小子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已经懒得管他了。看得出来,张乐山对自己儿子挺失望的,古玲珑也就识趣地不提起了。

  后来话题又说到了古致远的身上。

  “不是我说,你爷爷那个脾气啊唉!既然人已经不在了,就不多说他了!”张乐山微微摇头。

  我很理解张乐山的感受,因为我也觉得古致远不是东西。

  就包括古玲珑自己也这么觉得。

  当然,古玲珑肯定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爷爷不好,只能尴尬地笑了两声,又说:“张叔叔,以前的事都不说啦,咱们两家以后常走动吧。”

  “可以!”张乐山大方地点了点头,又问:“这次你来有什么事吗?”

  终于到了正题!

  古玲珑也抓住这个机会,指着我说:“张叔叔,他想来盐城发展,你如果方便的话,可以照顾一下他吗?”

  张乐山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个当然没问题了,不知这位兄弟想在哪方面发展呢还有,他既然是你朋友,为什么不在无锡发展,要跑到盐城来呢?”

  古玲珑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

  我便站了起来,说道:“张先生,我不是来盐城发展的,我是向您打听个人”

  我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急匆匆奔进一个人来,慌慌张张地说:“张先生,不好了,腾飞公子刚在会所门口被一个女人踹伤下体,送到医院去了,医生说睾丸受损,有可能影响生育功能”

  “什么?!”张乐山猛地拍桌,满脸震怒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