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张龙周晴抚琴的人 > 1070 愤怒的春少爷
  淅淅沥沥的小雨仍在下个不停,淋湿了我的身躯,也淋湿了春少爷。

  春少爷的剑尖瞄准我的喉咙,雨水顺着他的长剑滴落下来,只要他稍稍一动,我便要命丧当场、魂归西天。

  我躺在湿滑的路面上,刚才挨了春少爷好几记重拳,整个脑子昏昏沉沉,眼睛也看不清了。我努力地想爬起来,眼睛看向路的另外一边,多么希望南王能够突然出现,可是没有,根本没有南王的影子。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这里是省际高速的收费站,车子也不算少,此时此刻,那些司机全部都围观着,远远站在一边,惊悚地看着这个场面。

  收费站里的工作人员都出来了,他们同样很惊讶地看着这边,有人拿出手机打着电话,似乎是在报警。但这没什么用,警察到来之前,恐怕我就已经死了,就算警察及时赶到,显然也拦不住春少爷。

  唯一的希望还是南王,他要能杀个回马枪就好了,他一向算无遗策的,或许会突然出现

  但他根本不知道我和春少爷的事情,更想不到春少爷会来杀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呢?

  “别妄想了。”像是知道我想什么,春少爷冷冷地说:“我是看着南王他们走了,才过来杀你的。”

  原来如此啊。

  春少爷同样是个心思极其缜密的人,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之前要不是我打电话威胁他,恐怕他的计划已经得逞。南王再怎么准备充足,也扛不住杀手门和战斧的联手啊

  被我破坏了计划,春少爷当然愤怒难当,宁肯放弃对付隐杀组,也要先把我这个祸患除掉。

  我是这世界上唯一知道他杀掉金振华的人,他又不敢得罪战斧,为了永无后患,当然要杀掉我。而且对他来说,不只是除掉心腹大患那么简单,还因为我是条不折不扣的白眼狼,他救了我,反被我当做把柄来要挟,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怒火冲天的啊。

  这次是真的完了吧。

  我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不知不觉闭上了眼,打算坦然面对死亡。

  但是过了好大一会儿,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我疑惑地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春少爷仍旧站在我的身前,剑尖也仍旧指着我的喉咙,但他并没动手。我又往上看去,雨水已经彻底浇透了春少爷,头发、脸颊、衣服、裤子,无不湿淋淋的,那双眼睛依旧布满凶光,像是一头刚下山的猛虎,随时都能一口把我吃了。

  春少爷没道理放过我的,他想杀我易如反掌,也就是一剑的事。

  身为杀手门的老大,这些年来他杀的人还少吗?

  对他来说,我就是个无名小卒,就算我是江省的小南王,在他眼里也不值一提。

  那他为什么迟迟不动手?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甚至隐隐能够听到警笛响起的声音,这地方距离市区很远,估计来的是交警吧。

  春少爷突然低下了头,抓着我的衣领,yin沉沉道:“如果你不是杜鹃的儿子,我早把你杀了”

  杜鹃是我妈的名字,也就是杀手门的红花娘娘。

  原来春少爷知道我的身份!

  “咔嚓”一声,空中突然炸了一个响雷,我突然明白了好多东西,明白春少爷为什么怀疑我,还把我留在杀手门,明白春少爷为什么不愿得罪战斧,还帮我杀死了金振华,极品原石也丢给我

  还有这次,我明明惹到了他,竟然威胁杀手门的老大,这事换成任何一个人,恐怕都已经死了,可春少爷却迟迟没有动手

  原来是因为红花娘娘啊。

  因为我是红花娘娘的儿子,所以春少爷不忍对我下手,甚至屡次出手帮我,哪怕是我犯了死罪,也迟迟下不了手。

  南王之前告诉我说,千万别跟任何人说我是红花娘娘的儿子,因为春少爷的醋劲儿非常大,如果传到他耳朵里,估计我就死了。现在看来,南王还是不够了解春少爷,春少爷是个又狠又毒的角se不假,可他对红花娘娘也是真爱,甚至爱的非常卑微,哪怕知道红花娘娘有儿子了,也一如既往地对红花娘娘好,甚至对红花娘娘的儿子也好

  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南王和春少爷其实是一类人,起码在面对红花娘娘时,他们是一样的卑微。

  一个虽然娶了红花娘娘,却惨遭红花娘娘的背叛,连儿子都不是自己亲生的,即便一怒之下负气出走,多年以后仍旧原谅了她。甚至不计前嫌,还想着和她重归于好,对待不是亲生的儿子也视如己出。

  一个终生没有得到红花娘娘的心,却依旧默默守护着红花娘娘,哪怕知道红花娘娘有孩子了,一颗心也从未变过,甚至对这孩子也一样好。

  这两个人,虽然都是雄霸一方的大豪杰,永远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是无数人崇敬和仰望的对象,可是他们在感情上,却卑微到尘埃里了。

  我呆呆地看着春少爷。

  “没有下次了。”淅淅沥沥的雨水里,春少爷默默收回长剑,冷冷地说:“如果你再拿这事威胁我,哪怕你是杜鹃的儿子,我也照杀不误!”

  说完之后,春少爷转身离开了,渐渐消失在了重重的雨幕中。

  我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张龙,你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扑到我身前来。

  我一抬头,是程依依。

  我让她留在江省的,怎么还是出来了啊?

  “我没事。”我喘着气,仍旧心有余悸。

  程依依把我扶了起来,将我送进了她开来的车里。之前我跟着酒中仙和南宫卓到荒山时,已经给程依依打电话汇报过了,但她还是不放心我,所以特意过来看看。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她也是刚到,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一边载着我回江省,一边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车子里有毛巾,空调也开得很足,我一边擦着身上的水,一边把之前的事讲给她听。当然,我没提春少爷,因为金振华是他杀的这件事情,我也从来没和程依依说过,当然不是不信任程依依,只是我答应过春少爷。

  反正最后结果就是大飞救出来了,桑迪率领的那一群战斧众人也都死了,至于酒中仙和南宫卓为什么半路落跑,我只能说我也并不清楚。

  “那你怎么会躺在大马路上,车子还烂成那样?”

  “下雨,看不清楚,不小心撞到栏杆了,还没有系安全带”

  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程依依没怀疑我,只是一再感慨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回到姑苏,洗了个热水澡,又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整个人的状态才恢复过来,脸上虽然还有些伤,但是并不要紧。大飞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已经到天城了,就在杜鹃大厦住着,担心杀手门找他寻仇,短时间内哪都不去了,让我有时间派人把赤焰鼎给他送去。

  大飞是没事了,老乞丐却又成了麻烦,春少爷之前说不会杀他,但也没说放他,不知道会怎么折磨他。

  身为老乞丐的徒弟,我和程依依当然放不下心,可是没有办法,我们的能力不足以去天城救他。为今之计,只有努力练功,等“武会”开始的时候,见到酒中仙、南宫卓,还有红花娘娘,求一求这些前辈,希望他们帮老乞丐求求情吧。

  尤其是红花娘娘,她在春少爷心里的地位很重,有她求情的话,不仅二叔没有问题,老乞丐肯定也没问题。

  总之,我把所有希望放在红花娘娘身上,接下来就用尽全部力气去见她了!

  对了,还有那个刘未未,他说要在武会上杀了我的,虽然红花娘娘肯定不会允许,但那家伙有着地阶中品的实力,少不了要在他的手上吃亏,所以我必须得努力。

  从第二天起,我和程依依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在慕容家的后院练功,他家是个园林,有假山有流水,非常适合练气。

  有了极品手链,练起气来也是事半功倍,澎湃的天地之气汹涌而来,足够我们使用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只有一条极品手链,我俩错开练气的时间,我练外家功夫的时候,她就戴上手链练气。

  反之亦然。

  这没什么影响,无论是谁也没法二十四小时都练气的,完全能错得开。

  程依依是很多人夸赞过的天才,练起气来一日千里,进展非常的快;像我,资质虽然差了一些,但好在是潜龙之体,尤其擅长练气,完全不输给程依依。总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双双突破到了地阶中品的实力!

  当然,因为我们不是杀手门的人了,也就没人给我们更换牌子,但是我们心里有数,知道自己处在什么实力。

  眼看着一个月时间就快过了,这一日,酒中仙终于给我打来电话,邀请我和程依依到天城郊区的某个度假山庄,参加杀手门四圣多年前就约定好的武会,徒弟们各展身手、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