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陆枫纪雪雨最豪赘婿 > 第008章呸,长了一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脸
  夜阑皇城,大街小巷都在传言,丞相王琪带走了年仅六个月的小太子,想自己偷偷将小太子扶养长大,以便未来挟天子以令诸侯。

  刚进城门的王琪闻言一口老血差点噎死自己。

  呸!本大人长的一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脸吗?

  “丞相大人,皇上请你速速回宫。”暗中跟随保护王琪的皇室暗卫现身冷漠的传达命令。

  “嗯。”

  王琪赶回皇宫的时候,老皇帝刚刚下朝,禀退了所有的人,望着南方,静思,那苍老又萧条的背影,看着王琪差点老泪纵横。

  “皇上,臣回来了。”

  “啊!爱卿回来了,瑶台山的主人没有为难你吧?”老皇帝转身,有一瞬感觉恍然如梦,可是眼里的迫切还的显露了心里的关切。

  “没有,尊主大人没有为难臣,也没有推脱。”

  “那就好,那就好。”老皇帝步伐有点踉跄,但是面上还是可以隐隐看出松了一口气,就是不知道是因为王琪没有被为难,还是桃夭没有推脱?

  王琪看着老皇帝想问又胆怯的样子,心酸不已,努力挤出笑容,道;“尊上大人是亲自抚养小皇孙的。”

  王琪虽然离开的早,但是出去之后脚步放满了,不舍也担心小皇孙,转身回眸间,看见桃夭亲自提着篮子回了自己的宫殿。

  “真的吗?那就好。”老皇帝悬着的心终于落在了胸膛里,拧紧的眉头也随即展开了。

  夜宸确实如王琪断言的那般,被桃夭亲自养大。

  瑶台山的天竹小居,一袭白衣的桃夭半卧在暖玉制作的美人塌上,一手支着头,一手握着酒杯,时不时的小酌一杯。

  空灵清冷的目光望着前面拿着一把小木剑一眼一板挥舞的小家伙,看不出喜和悲。

  一武罢了,小家伙迈着沉稳的小步伐,来到桃夭跟前,抱拳,恭敬的道:“师傅。”

  “嗯,歇会吧。”

  桃夭示意小家伙落座,不忘给他倒一杯水。

  “宸儿可觉得疲乏?”桃夭眸子含笑,看着夜宸额头上浸出的汗珠,轻轻为他擦去。

  “宸儿不累。”夜宸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累,看向桃夭的眼中满是慕濡之情。

  “嗯,宸儿是夜阑国未来的皇,肩负着一个国家的使命,看着你如此勤奋,为师甚是欣慰。”桃夭从小将夜宸按照一国之君培养,从未懈怠过。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小夜宸朝九晚五的学习为君之道,驭驾之术,练着武功,学怎么做一个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储君。

  他知道自己尚在襁褓之中,已经来到了瑶台山,是师傅一手将他带大,虽然师傅性子清冷,要求严厉,但是对他却是真心实意。

  在他五岁生日这天,一贯不给他过生日的师傅竟然为他操办了生日宴。

  参加的都是瑶台山的人,很多都是熟悉面孔,可是看见每个人真心的祝愿和贵重又很有心意的礼物,夜宸心里暖暖的。

  他的童年是在这个地方度过的。

  宴会结束之后,桃夭将他叫到跟前,看着他道:“宸儿,你该回宫了!”

  心里震惊过会却觉得进宫是早晚的事,不是从记事起便做好了准备吗?可是此刻他的心里怎么这么……

  “是,师傅。”夜宸从来不忤逆桃夭。

  夜宸踏出月殿,目光环视着整个瑶台山,满身漠落。

  踏出这片仙境,步入世俗界,他夜宸就是夜阑的储君了,小人儿脸上失落、无措、惶恐一一闪现,交错着。

  “宸儿,你怎么不开心呀?”雪柳刚从厨房那边回来,就看见夜宸站在月殿前面,脸上神色变换着。

  “雪柳姐姐,宸儿要下山了。”

  “啊?”雪柳刚刚还开心的小脸瞬间乌云密布起来,眼底浮出水花,带着哭腔道:“宸儿走了是不是再也不回来了?”

  夜宸这些年的成长,雪柳全程参与,早已经将夜宸当做自己的弟弟,得知夜宸要下山了,雪柳满脑子都是夜宸要走了。

  “宸儿一定回来看雪柳姐姐的。”夜宸紧绷的小脸,信誓旦旦做着保证。

  夜宸的回答对雪柳来说是莫大的欣慰,但是她一想起从今以后就要跟夜宸分开了,心就像刀割一样钝痛,她真的不想离开夜宸。

  “宸儿,姐姐先将煲的汤给主子送去,等会姐姐给你做夜宵啊。”雪柳刚刚光顾着伤心了,差点忘了手中的汤,幸好没有凉。

  雪柳风风火火的端着汤来到桃夭的寝宫。

  “主子,雪柳看见晚宴你没有吃多少东西,就给你煲了些汤,你趁热喝了吧。”

  雪柳盛了一小碗汤,侍候着桃夭。

  雪柳看着桃夭的背影欲言又止,烦躁着看看脚尖,又看看桃夭,小圆脸上一片纠结。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啊?”

  桃夭突然出声吓了雪柳一跳,难道主子后脑勺长着眼睛?

  “你不是有事想问吗?”桃夭放下手中的碗,看着傻愣傻愣的雪柳,示意雪柳现在可以问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主子你怎么知道?”雪柳不可思议的问道。

  桃夭笑骂道:“你那目光都快要将我灼出一个洞了。”

  雪柳微微窘迫。

  “主子,小宸儿真的要走了吗?”雪柳掩盖不住脸上的失落和难过。

  “老皇帝油尽灯枯,宸儿该负起肩上的责任了。”

  夜阑传来消息,老皇帝病危,请夜宸回国主持大局。

  不是都已经想到了小夜宸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么?可是为什么如此的不舍和难过呢?

  桃夭好笑着看着要哭不哭的雪柳,打趣的道:“你如此不舍宸儿,那就跟宸儿一起下山吧,正好可以继续照顾宸儿的饮食起居。”

  “人家舍不得小宸儿,可是人家更舍不得主子你。”雪柳不乐意的看了一眼桃夭,跺脚说道。

  “好了好了,准备准备明天下山吧,我也该到外面走走了。”

  “啊~主子,人家说了舍不得你,你还将人家往外推。”雪柳刚还在为桃夭让她下山苦恼呢,突然间,眼睛睁大,不可置信的问道:“主子,你,你也要下山?”

  “不可以吗?你不想去的话,我带着白露下山吧。”桃夭看着雪柳故意做出失落的神情,眼中是:我一点都不勉强你。

  “主子,人家愿意,只要是跟着主子,人家愿意去任何地方。”雪柳扭扭捏捏的说着,话中满是撒娇的韵味。

  “人家马上去准备。”雪柳闷闷不乐的来,欢欢喜喜的去,桃夭也忍不住对这个缺根筋的丫头摇头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