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主真的很强,强到即使陈铁已经用上了最强的实力,强到即使是在大意之下,还是一指复伤了陈铁。

  老实说,陈铁终于明白了面对敌人,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感觉。

  那么,在却后余生之后,耍下流氓占点便宜压压惊,有错吗?

  陈铁自己觉得没有错,所以,这一刻,他占便宜占得理直气壮。

  “林清,没想到,你的居然会这么……大。”手搭在不该搭的地方,陈大爷顺便感叹道。

  林清抓住了陈铁的手,心跳已经是快得吓人,她从没被如此调戏过,一时间,显得手足无措,心慌意乱。

  这样,倒是让得不要脸的陈大爷,越发放肆。

  轻轻亲吻了几下林清雪白的王颈,陈铁坏笑道:“小妞,我要是现在想做点什么,你愿意不?”

  林清紧张得差点晕过去,胸口急剧起伏着,她不知道,陈铁所谓的想做点什么到底是做什么,但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很明显,不会题的啥正经事。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半晌,林清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脸红得已经不敢见人。

  无论陈铁想做什么都好,她都不会抗拒就是。

  听到林清的话,陈铁顿时激动了,连忙说道:“林清,我真是爱死你了。”

  话音一落,陈大爷已经是,把林清微微颤抖着的身子,扑倒在了床上。

  轻轻地压着这个女人,陈铁心里,也忍不住砰砰跳了起来。

  眼前这个女人,样子像极了林清音,但,她不是林清音,她是林清。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如此一模一样的女人,令得陈铁心里头的激动,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

  就仿佛做贼似的,以后,如果是复活了林清音,让这两女人相见,那可怎么得了哦。

  不过现在,想什么都是多余的,都耍流氓到这个地步了,陈大爷已经不可能停下来。

  还是那句话,劫后余生,耍下流氓怎么了?

  “你会后悔吗,你知道的,我女人不少了。”陈铁看着林清绝美的小脸,问道。

  林清闭着眼,根本不敢看陈铁,听到陈铁的话,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说道:“不……不后悔。”

  她的话音刚落,软软的红唇,便猛然被陈铁狠狠亲上,一时间,她脑海,轰的一声,已经完全空白一片。

  …………

  “这个混蛋,看来不止是醒了,而且,恢复情况也很不错。”沈萱萱走到木屋外,原本打算看看情况,但刚走到木屋门外,便是一怔。

  然后,她忍不住跺了跺脚,脸色微红,木屋内的动静,让她忍不住翻白眼。

  醒来,而且还能耍流氓了,很明显,从来都不知道要脸的土鳖,精神好得很。

  沈大小姐可没有听墙角的习惯,心里吐槽了一句,沈萱萱转身就往回走。

  半路上,却是碰到了苍问情,看到沈萱萱,苍问情立即问道:“萱萱,你去看过陈铁了,今天,他有没有什么变化?”

  “有,变化很大,真的很大,你去看看吧,估计,他还能撑个把小时。”沈萱萱狡黠地眨了眨眼,神情却分外凝重地说道。

  苍问情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顾不上和沈萱萱多说,她惊惶地,冲向了陈铁所在的木屋。

  沈萱萱得意地笑了几声,然后赶紧跑路了。

  苍问情冲到了陈铁所在的木屋前,刚想推门,但动作猛然顿住了。

  木屋里传出的声音,让苍问情愣了很久,然后她才反应过来,苍白的脸,也刹那红了起来。

  她终于是明白了沈萱萱说陈铁还能撑个把小时是什么意思了。

  “这个混蛋,看来已经恢复了,一恢复就在欺负林清了,啧啧,另外,萱萱也不是啥好人,居然糊弄我。”一时间,苍问情也是又羞又气,无语到了极点。

  …………

  也不知过了多久,占便宜占得彻彻底底的陈大爷,搂着已沉沉睡去的林清,心里异常满足。

  之前不好意思下手,这次,他倒是直接把林清推倒了,干脆利落得很。

  所以说,似乎受伤也不全是件坏事,比如这次,除了让他发觉自己和姬主的差距外,还让他脑子一热,把林清都拿下了。

  感受着怀里林清的娇躯,陈铁一时间,忍不住无声笑了起来。

  不过,笑完之后,他忽然长长叹了口气。

  这次,他真的感觉到了和姬主的差距,他发觉,虽然领悟了爆发术,但想抗衡姬主,根本就不现实。

  替林清盖好被子,陈铁站了起来,穿好衣服,走出了木屋,最终,到了山崖边上,盘坐了下来。

  发觉了和姬主的差距,并且,差得实在太远太远,陈铁突然明白了,自己想以大圣境,抗衡姬主,真的是笑话。

  这次,能活着,是因为姬主大意,同时,也与他引爆了那三件兵器有关,如果没有石斧,战矛,以及命道的爆炸,阻挡了姬主一击,那么,他早就被轰成灰了。

  “不冲破大圣境,终究只是蝼蚁。”陈铁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他的实力,超级了大圣境又如何,面对姬主,他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而且,下次如果再面对姬主,他绝不会有丝毫活下来的机会。

  “怎么,耍完流氓,就来这里思考人生了?”沈萱萱的身形,突然出现在陈铁旁边,气恼说道。

  这家伙,刚醒过来便耍流氓,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身体,却害她们担心了这么久,真的是白担心了。

  “萱萱,我把你给我的命道弄没了,心里难受哇。”陈铁叹气道。

  沈萱萱在陈铁身旁坐了下来,说道:“弄没了就弄没了吧,你能活着,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陈铁嗯了一声,无耻地,顺势躺在了沈萱萱的怀里,枕着她弹性惊人的腿,一时间,忍不住舒服地眯起了眼。

  “经此一战,我才明白,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挺强了,但现在终于是被打醒了,我其实弱得很。”陈铁轻抚着沈萱萱的大长腿,一边说道。

  沈萱萱低下头,脸贴着陈铁的脸,问道:“所以呢,你现在想说什么?”

  “我决定了,以后努力修炼,先成为大圣境巅峰,然后,尽快领悟出下一个境界,老实说,真正面对过姬主,我心里,有了危机感。”陈铁说道。

  沈萱萱一怔,心里忍不住痛了一下,不过,她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发哲,下次面对姬主时,我绝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堪一击,小萱萱,你说,以后我能像姬主那么强不?那家伙,居然说我以后,会成为什么第十禁区之主。”陈铁有些兴奋,又有些迷茫地说道。

  “你肯定可以的。”沈萱萱轻声说道。

  陈铁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说道:“小萱萱,如果我真的有了如姬主一般强大的实九,那么,以后将没人能威胁我们,我们可以过任何想过的日子了,以后,我就和你们永远在一起,不用再分开,想想,都忍不住觉得激动。”

  沈萱萱又嗯了一声,心里有些难过,压抑得厉害,听着陈铁描述以后的日子,她终于是感到了一丝哀伤。

  “相信我,我喜欢的人,一个都不能少,我会让你们,一直陪着我的,相信我。”陈铁突然伸手,捧住了沈萱萱的脸,说道。

  “嗯,我相信你。”沈萱萱说道。

  陈铁笑了笑,也没再多说什么,不过,他心里,却是忍不住叹息,眼前这女人,真的挺傻的,为了他,总是愿意做很多事。

  他绝不会让眼前这女人,再遇到什么难过的事了,他会努力,保护好这个傻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