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穿入中世纪我的历史大佬群 > 第六十八节、父与子
  “巴克豪斯爵士,爵士。”黑德维希男爵看见那些穿着灰色斗篷的大汉,手持着狼牙棒冲向距离最近的巴克豪斯爵士,他立即大喊起来,可是人声鼎沸之中,巴克豪斯爵士压根就听不见,他还在回头用盾牌的尖端,狠狠的磕在一名步兵的脸上。

  “父亲,怎么了?”杜登握着长矛他来到了黑德维希男爵身旁,抬起头对他的父亲询问道。

  “快去,快去保护巴克豪斯爵士。”黑德维希男爵对自己的长子说道。

  “是。”杜登是个合格的长子和侍从,他立即服从了男爵的命令,握着手中的长矛挤过拥挤的人群,跨过尸体并且不小心踩在一段地上滑腻的肠子,那肠子差点让他跌倒,但他还是继续向前跑去。

  “哦呜~。”巴克豪斯爵士一剑刺死了一个抓住他马缰绳的敌人,正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身材高的几乎和骑在马上的自己平行的大汉,冲上前一步,他握住自己的手中的狼牙棒,狠狠的击在了巴克豪斯爵士坐骑的头部,战马哀鸣一声,马头骨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巴克豪斯爵士胯下战马两个前腿毫无征兆的跪倒在地上,爵士一下被掀翻在了地上,他只觉得自己的两个耳朵里面像是装入了一群蜜蜂嗡嗡直响。

  “哈。”灰熊兄弟几步走到了跌下马背的巴克豪斯爵士旁边,他一挥狼牙棒击中了爵士的头盔,只听乒的一声,刚挣扎着准备站起来的爵士被击倒在地上。

  “圣母玛利亚。”巴克豪斯爵士在头盔里面难受的要死,虽然头盔保护了他的头盖骨,但是后遗症是他几乎失去了意识,只能趴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

  “你死定了,爵爷。”看着趴在地上的骑士,灰熊兄弟露出了狞笑,他握紧手中的狼牙棒走过去,准备结束骑士的性命,灰熊兄弟喜爱杀戮,他们没有留下俘虏的习惯。

  “巴克豪斯大人。”这时候,一支长矛从侧面刺了过来,灰熊兄弟连忙闪身躲过,他看见一个年轻的侍从握着长矛,可是他太年轻了,收矛的时候速度太慢,灰熊兄弟一把抓住了长矛矛尖。

  “你打断了我的狩猎。”灰熊兄弟生气的瞪着杜登,居高临下的怒视让杜登吓了一跳,但他还是鼓起了勇气。

  “我,我是黑德维希男爵之子,我的名字是......”杜登想要向对方报出自己的名字和家族,就像所有的贵族和骑士那样,双方彬彬有礼的互相禀报家族和头衔,这样的场景他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可是灰熊兄弟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乒。”灰熊兄弟举起自己的狼牙棒,狠狠的击向杜登,杜登连忙放弃了自己手中的长矛,灰熊兄弟将手中的长矛扔到了一边。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杜登。”黑德维希男爵骑在马上看见这一幕,他大声的喊着自己儿子的名字,但是四周都是交战的吵杂声,他想要纵马上前,可是根本无法前进一步,男爵连忙从马上下来。

  “钪~。”他不顾一切的朝着自己儿子的方向冲过去,沿途砍向他的剑,男爵只是格挡完全没有恋战的意思。

  “呼,呼。”杜登拔出要腰间的一柄短剑,同灰熊兄弟的狼牙棒比起来,这短剑小的可怜。

  “哈哈哈。”看着面前的侍从和短剑,灰熊兄弟忍不住笑起来,这就像是一个巨人和小孩子的战斗。

  “想想大卫和格利亚。”杜登握着手中的短剑,他回想着圣经中著名的大卫和巨人格利亚的篇章来鼓舞自己,在圣经中那位不可战胜的巨人格利亚,被弱小的大卫所打败,而他现在也碰上了相同的遭遇。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但是当狼牙棒击向杜登,他这时候才发现故事永远是故事,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几乎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

  “乒~呃。”杜登手中的短剑被击飞,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腕似乎被折断了,巨疼让他扑倒在了地上。

  “代替那个老家伙受死吧!”灰熊兄弟看见被击倒在地上的杜登,他跨上前一步,双手握着狼牙棒举起,对准了杜登的头部,只要一下就能把这个年轻人的脑袋击的粉碎。

  “不,上帝救救我。”杜登看着头顶上,灰熊兄弟高高举起的狼牙棒,死亡的感觉瞬间铺面而来,他几乎无法呼吸。

  “哈哈哈,你这个尿裤子的家伙,去死吧!”灰熊兄弟看见杜登胯下湿透了一片,他狞笑一声,并没有因此仁慈。

  “噗嗤。”但当灰熊兄弟低下头的时候,他忽然看见自己的胸口冒出了一段锋利的剑尖,他吃惊的看着剑尖似乎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无法再多想什么,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杜登你没事吧?”黑德维希男爵喘着粗气,他一路奔跑过来,躲过刀剑剑戟,不过总算是来得及救下了自己儿子的命。

  “唔。”杜登看见男爵松了一口气,但是随之觉得羞愧,自己竟然在战场上尿了裤子,这简直是一名立志成为骑士的自己的耻辱。

  “别愣着,把巴克豪斯爵士扶起来,我们得撤退了。”黑德维希男爵对杜登说道,他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形势的不利。

  “是。”杜登此时也来不及感到羞愧了,他连忙上前巴克豪斯爵士变形的头盔取下来,搀扶起了爵士。

  “马,需要一匹马。”黑德维希男爵对杜登说道。

  “嘘。”杜登连忙点点头,他将两根手指放在了口中,用力一吹,随着哨声,黑德维希男爵的战马从战场的一头冲了过来,作为侍从悉心照料马匹也是日常的工作。

  “干得好,你和爵士骑上马回去,我随后就到。”黑德维希男爵对杜登说道。

  “可是父亲,你和爵士走吧。”杜登吃惊的对男爵说道,作为侍从他应该是保护黑德维希男爵才对。

  “别争辩了,快走。”可是男爵不由分说,将自己的儿子和老巴克豪斯扶上马,接着用力猛地一拍马屁股,战马灰律律的驮着两人朝城堡方向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