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穿入中世纪我的历史大佬群 > 第九十九节、奸诈的摄政
  顺利,一切显得太顺利,这是浮现在囚犯们脑海中的唯一一个词汇,班森背着衰老的施瓦茨伯爵,他的身后两名同伴一个抱着阿格妮丝夫人,另一个拽着醉醺醺的凯特里西。

  “前面就是城堡大门了。”班森看着城堡大门方向,向自己身后的同伴们鼓励道。

  “什么人?”忽然,从城门上传来了士兵们纷杂的吵闹声,并且有弓弦拉开的响动。

  “糟糕,我们被发现了。”班森的同伴们惊恐起来,这时候被发现根本无法突破城门。

  “别慌张,我们手上有伯爵一家为人质。”班森镇定了一下,他对其他人说道。

  听了班森的话,其他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将人质挡在自己的面前,即使门楼上的弓箭手射出箭矢,也有个挡箭牌。

  “住手,我们手上有施瓦茨伯爵大人,如果你们射箭的话,会杀死他的。”班森扯着嗓子大声的喊起来。

  班森的大嗓门在寂静的城堡中显得格外刺耳,很快门楼上亮起了火把,而且城堡中的建筑中也有人探头探脑的出现。

  “是伯爵大人吗?”

  “有人劫持了伯爵大人。”

  “哦,上帝呀!”

  “圣母玛利亚,可怜的伯爵大人。”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是谁干的?”

  “那不是无旗帜兄弟会的俘虏吗?他们怎么逃出来了。”

  “快去禀报鲁道夫大人。”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城堡中顿时像是被捅破了蜂窝一般,人们都惊恐的奔走叫嚷着,女人发出了惊叫声划破夜空,士兵们匆忙的脚步声和咒骂声混合在一起。

  “是谁劫持了我的父亲?”鲁道夫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般,带着马休等人在士兵们的簇拥下,举着火把将班森等人围在了城门口处。

  “哦,鲁道夫大人,太好了,上帝保佑。”城堡中还穿着细亚麻睡衣的贵族,以及粗亚麻衣服的平民们都发出了欢呼声,鲁道夫的出现无疑就像是一剂镇定剂。

  “我们要求谈判,我们要求谈判。”班森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用自己削尖的小铁棍对准施瓦茨伯爵的脖子,而后者还在淌着口水,打着瞌睡。

  “都不许动。”鲁道夫在摇曳的火把下,他的脸上露出了悲鸣而坚定的神色,在人们的众目睽睽之下,他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手。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罗德尼立即大声的喊道,在门楼上方一片松开弓弦的嘎吱声。

  “哦,多么仁慈的摄政大人,他唯恐伤害到自己尊敬的父亲。”在一旁围观的人们都对鲁道夫的举动啧啧称赞,认为鲁道夫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父亲的性命,而无视对方对他权威的损害。

  “你们有什么要求,才肯放过我的家人?”鲁道夫用一种低沉令闻着落泪的声音,对班森说道。

  “无耻。”班森心中暗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鲁道夫的计划,他肯定也会被这种声音所迷惑,他甚至怀疑鲁道夫是否某个名伶假扮的。

  “我们要求自由。”一名囚犯大声的对鲁道夫说道。

  “可以,这是当然的。”鲁道夫立即点头同意道。

  “我们还要钱和马匹。”另一名囚犯见鲁道夫如此爽快的答应下来,他也连忙说道。

  “好。”鲁道夫微微皱了皱眉头,同时马休将手中的火把在鲁道夫旁边举高,好让所有人能够看见鲁道夫的无奈表情。

  “我们在得到自己所要的东西后,就会在城堡外森林中将施瓦茨伯爵和他的家人释放。”班森对鲁道夫等人说道。

  “明白了,这都是为了施瓦茨伯爵,为了我家人的安全。”鲁道夫十分痛苦的下定了决心,并且用高亢的声音说道。

  “真是可恶的家伙们。”

  “无耻。”

  “愿你们的灵魂遭受上帝的诅咒。”

  城堡中的人们纷纷咒骂着,一些贵族已经忿忿不平的去找自己的剑,但是他们被鲁道夫的士兵挡住了,按照士兵们的说法是为了怕激怒对方,使得伯爵大人的性命遭受伤害。

  城堡的铁闸门缓缓的升起,木吊桥被放在了壕沟上,随着马蹄声响起,城堡中的人们目视着班森等人的离去。

  “摄政大人,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有宫廷贵族不满的对鲁道夫说道,他们认为鲁道夫处理的有些软弱了,虽然是为了施瓦茨伯爵大人的安全着想。

  “我们会派出骑兵跟踪的。”罗德尼作为鲁道夫的骑兵队长,他立即对宫廷贵族们解释道。

  “我们自愿加入救援队伍。”宫廷贵族们纷纷对鲁道夫请愿道。

  “诸位大人们的英勇和忠诚,相信伯爵大人一定会十分欣慰的,我当然不会拒绝诸位大人们的热情。”鲁道夫抽搭了一下,用手指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看在贵族们眼中都十分感动,纷纷向鲁道夫发誓,一定会救出他的家人。

  “罗德尼你侧耳过来。”看着勇气十足的宫廷贵族们去马厩中寻找马匹,鲁道夫对罗德尼勾了勾手指说道。

  “是,摄政大人。”罗德尼连忙附耳在鲁道夫嘴边,随着鲁道夫的嘀咕声,罗德尼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

  “驾其。”班森将施瓦茨伯爵放在马鞍前面,他一边踢着马腹,一边频频向身后看去,城堡方向也同时传来了马蹄声,很明显鲁道夫派出了追兵。

  “这些该死的贵族居然不守信用。”班森的同伴忍不住咒骂着,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鲁道夫提供给他们的马匹居然被钳掉了马掌,没有马掌的马匹根本跑不快。

  “别抱怨了,我们进森林中。”班森叹了口气,这个年轻的施瓦茨郡摄政真是他见过最无耻,也是最狡猾奸诈的贵族。

  班森的同伴们连忙纵马进入了树林之中,马背的颠簸下,阿格妮丝夫人被颠醒来了,她的口中塞着臭烘烘的破布,她睁大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一片树林之中,不由的惊恐扭动起来。

  “别动,臭娘们。”一名俘虏用手拍了下她丰盛的殿部,此时可没有什么尊贵的夫人,在他看来阿格妮丝不过是个风韵犹存的人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