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造化图 > 投资的朋友请不要着急。
  投资的朋友请不要着急,我已申请完本了,只是没通过。

  为了防止断更,导致大家投资的钱回不去,我将之前写的废稿发两章出来。

  没结局,天道图书馆之前写的,好多年了,大家可以不看。。。。

  第一章通天玄尊

  段肖盘膝坐在床上,双掌在丹田处交融,食指中指捏成法诀,按照脑海气息的运行方法强行运转,“噗”的一声,一道气流消失在指尖。

  再次失败了!

  从苏醒到现在,已经试验了不下十次,居然一次都没成功!

  这套“佛罗大手印”是他记忆中最简单的招数,一开始修行就能做到瞬发,没想到现在却始终做不出来。

  “和灼阳大帝战斗十天十夜,两人筋疲力尽,虽然我难以胜他,但他也不可能胜我,正在胶着,怎么……到了这里?”

  迷迷糊糊有些想不明白。

  他叫段肖,号称通天玄尊,修为至尊大圆满,冠绝天下,和灼阳大帝战斗天机山寻找一丝突破契机,还没分出结果怎么到了这里?

  而且,似乎……换了一副身体?

  摇摇头将心中杂乱的记忆抛开,低头看向眼前的身躯。

  “略显瘦弱,皮肤泛黄,一看就知道营养不良;丹田略有气感,身上却气息不顺,说明经脉有断裂;胸前有伤,体内带有一丝死气,血液发黑……应该中了毒!”

  世人只知道段肖实力通天,修为盖世,却不知道他还是一位九品医圣,医死人,药白骨,玄念通天。

  “吱呀!”

  房门打开。

  “不就是一个选拔赛,至于下这样的狠手吗?太他妈不要脸了!”说话的是一个略胖的少年,脸上的婴儿肥鼓起,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想在宋悦面前表现,我们不反对,但踩着我们老四露脸,就太他妈不地道了吧!”

  “谁说不是……嗯?老四,你醒了!”

  略胖的少年这才发现段肖已经醒了,一脸惊喜。

  “你们是谁?”段肖眉毛一皱。

  “我是谁?我是老大杜远,这是老二张聪,老三魏亭……你不会给邓涛那小子打傻了吧?”略胖少年杜远脸色难看。

  “杜远?张聪……”段肖站起身来,眉头皱起:“这里难道不是天机山……”

  话还没说完,“轰隆”!一股记忆涌了上来,身体一晃,愣在原地。

  这里的确不是天机山,而是一个不知多偏远角落的学院,他这副身体的主人也叫段肖,只是个无权无势的穷小子,虽然成绩不错,却被一些家族子弟瞧不起。

  学院年级大比,班级进行选拔赛,第一轮就遇上了邓涛,被当场打昏。

  “灵魂附体重生?看来当初的我死了……只剩下一道玄念不灭,进入了这样一幅身体……”

  看清记忆,段肖明白了前因后果,缓缓闭上眼睛,消化刚知道的一切。

  和灼阳大帝的战斗,虽是私底下进行,但战斗撕裂天庭,搅乱时空,引起了无数高手觊觎,弄不好就有强者隐藏在周围,渔翁得利。

  这些宵小,他全盛期自然不怕,但十天十夜战斗精疲力尽的时候,难保不会被人偷袭斩杀。

  “只是……和灼阳大帝战斗前,我让最好的朋友青道玄替我挡住这些人,难道他也遇难了?”

  青道玄是他最好的朋友,至尊九品巅峰的无上人物,虽然比他还差了不少,但在元阳大陆能够胜过的,绝不超过双手之数!

  有如此人物保驾护航,又怎么会被那些宵小偷袭?

  回忆了半天,记忆只到与灼阳大帝战斗就终结了,剩下的什么都记不起来。

  看来经历生死浩劫,这段记忆要么自我封存,要么就丢失再也找不到了。

  找不到也不再纠结,段肖深吸一口气,目光中坚定而灼热:既然上苍让我活过来,一定再次走回巅峰!遗憾,重新弥补!恩怨,重新了结!

  “段肖……老四……你到底怎么了?别吓我……”

  杜远的声音有些发颤。

  眼前这位老四从昏迷醒来,就有些精神不对,现在身上又突然生出一股煞气!

  这股煞气如同九天巨龙,扶摇而下,让他不由自主的颤栗,无法抗衡。

  他曾经在野外修炼时,遇到过魔兽,当时被对方猩红眼珠盯上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从头冷到脚,想逃走都没有力量。

  老四……一向为人和善,胆小怯懦,什么时候……有这么浓重的煞气了?

  “我没事!”

  耳边的声音让段肖回过神来,身上的煞气一闪而逝。

  “呃?”

  杜远、张聪、魏亭同时一震,不由自主放松下来,仿佛刚才那一幕只是幻想,现实不存在一般,强烈的反差,让人难以相信。

  “刚才看错了?”

  三人心中同时生出这样一个错觉。

  如果真有煞气,也太雄厚了,手上没有无数人命,不可能做到……同为一个宿舍,他们对眼前这个老四知道的很清楚,连只老鼠都不敢杀……又怎么有无数人命在手?

  “咚咚咚!”

  一道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三人的疑惑。

  “谁啊,敲什么敲,马上过来!”

  摇摇头,将刚才的错觉抛开,杜远眉头一皱,骂骂咧咧的向门口走去。

  吱呀!

  房门打开,看到来者,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

  “好狗不挡道,肥猪罗,死一边去,我们邓少顾念同学一场,让我专门过来看看段肖死了没有,还不让开!”

  一个不屑的冷哼响起,随即一个手掌推过来。

  杜远措手不及,“噔噔噔!”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哒哒!

  房间走进来一个人,看清这人的容貌,张聪、魏亭也是脸色难看。

  看到三人的表情,听到对方略带嚣张的话语,段肖也将目光转过来,和脑中的记忆结合,认出眼前的来者。

  三角眼,僵尸脸,一副刻薄的容貌……他的同班同学,张卓!

  张卓和杜远他们一样,出身不太好,但他一进学校就巴结上了邓涛,成了走狗,得到了不少好处,性格更加变本加厉。

  至于邓涛,正是将他的前身打成重伤的那位邓家少爷!

  “醒了?没想到命还挺大!难怪别人常说贱人命硬,看到你就知道,果然如此!”

  推开杜远,看到段肖坐在床上,张卓冷哼。

  听到这话,段肖眉毛一皱。

  这话带着讽刺和挖苦,听语气,将人打伤,非但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因为对方伤势不重感到不高兴。

  “和你说话呢,哑巴了?”见他不说话,张卓一声大喝。

  “你说什么?”

  前世身为通天玄尊,跺一跺脚天地都为之晃动,啥时候有人敢和他这样说话,段肖脸色一沉。

  “怎么?不服?信不信我抽你?”张卓面露狰狞。

  段肖乌黑的双眸,寒芒一闪:“你敢!”

  本以为呵斥两句,眼前这小子会吓得瑟瑟发抖,做梦都没想到会这样说,张卓忍不住一愣,随即感到怒火冲到脸皮。

  眼前这家伙性格怯懦,三脚踹不出屁来,一般见到他早就吓傻了,居然敢说出这话,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妈的,你找死……”

  一声暴喝,张卓全身骨骼发出鸣响,连续三下。

  骨窍三品!

  天丰学院二年级学员,一般都在二品徘徊,能达到三品的屈指可数!

  没想到只会拍马屁,让人瞧不起的张卓,已经拥有这种实力!

  “老四……”

  听到骨鸣,杜远吓了一跳。

  同为舍友,他知道段肖的实力,天赋有些,却只能算得上一般,到现在不过骨窍二品巅峰境界,距离三品还有一段距离,全盛期都难以抗衡,别说现在受伤了。

  两步走上前来,挡在面前:“张卓,你要干什么?这里是我们的宿舍……”

  “滚一边去!”

  一声大喝,张卓身体一晃,绕过杜远,双眼闪过一道寒意,两步来到段肖跟前,拳头扬起,笔直砸了过来。

  呼!

  拳头夹带着骨鸣,压迫而来,还没来到跟前,狭窄的宿舍就像卷起了一道微风,搭在床头的毛巾“啪!啪!”作响。

  骨窍三品强者的全力一击,虽不能开碑裂石,但让两指厚的木板碎裂,绝对轻而易举!

  段肖身体完好无损,面对这样一拳,都抵挡不住,更别说现在了,可以预见,真要被打中,胸骨至少要断裂七、八根。

  “我看滚一边的应该是你吧!”

  就在杜远等人认为段肖必然难以躲闪,忧心如焚的时候,一个冷冷不带感情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众人就看到一个略显瘦弱的手掌缓缓向前伸出。

  这个手掌的速度不快,慢的如同蜗牛,但不知为何,看在别人眼中却像涌来的洪水,无法躲闪,将张卓威力无比的一拳,全部挡在外面。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响彻整个房间。

  张卓脸上立刻多出五指的印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趔趄,宛如醉酒一般,连连后退,被凳子一绊,“噗通!”摔倒在地,滚了四五圈,躺着离开了房间。

  真和刚才的声音一样,“滚!”了出去。

  “什么?”

  “这……怎么可能?”

  “骨窍三品的张卓滚出去了?”

  正要冲过来帮忙的杜远、张聪等人,没想到出现这种情况,愣在原地,嘴巴张开,眼珠瞪圆,一个看着一个,鸦雀无声。

  谁能告诉我……这他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章宋悦

  段肖的实力在杜远等人心中虽然不弱,但和骨窍三品的张卓比,还是差了不少,别说一巴掌将其抽的滚出去,就算十巴掌也做不到!

  可……现在眼前的一幕实打实的出现在眼前,不得不相信。

  “老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杜远咽了口唾沫,像是见鬼了一样。

  “我出去转转!”

  见众人这副表情,段肖也不多说,转身向外走去。

  不是不想解释,而是没法解释。

  总不能和他们说,你舍友已经死了,被我灵魂附体了吧!这种事说出去别人不相信倒是小事,弄不好还会把他当成神经病,送到医院。

  再说……为何记忆在天机山,人却重生到了这里……即便是他,也没搞明白,更别说别人了。

  …………………………………………

  “骨窍境,玄气运行在体内,看起来流畅,实际上却有无数节点,只要找到,加以利用,实力弱战胜实力强的没任何问题……”

  离开宿舍,段肖缓缓走在校园内。

  刚才能将张卓一巴掌抽飞,并非他实力恢复,而是凭借前世超过常人的目光。

  张卓那招看起来威风凛凛,实际上体内的玄气早就运行错了,如同老旧的渠道一般,存在无数漏水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节点,找准地方,就能轻易干扰玄气流淌速度和方向,即便没实力,一巴掌将其抽死都没什么问题,更别说打伤。

  “这副身体伤势很重,想要恢复,首先要将断裂的经脉接上,同时把体内的剧毒清除……”

  打伤张卓,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段肖没有丝毫兴奋,边走边思索要去做的事。

  当务之急是要解决这副身体的诸多问题,受伤、中毒……一一化解。

  不解决这些,别说重新回到巅峰,弄不好刚活过来就要挂掉。

  “这种经脉断裂,是被人用重拳硬生生震的,属于内伤,只要用玄气按照特殊的方式温养,很容易恢复,至于身上的毒……倒有些麻烦,是一种慢性毒药,中毒两个多月,深入骨髓,想要彻底破解,必须准备药材……”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经脉断裂,身重剧毒,换做其他人,哪怕天丰学院最厉害的医师,都无力回天,但放在段肖眼中,并不是什么大事。

  “段肖!”

  正在思索,声音响起。

  是两个女孩,左边一身淡蓝色长袍将曼妙的身材完全包裹,年纪不大,含苞中略带生涩,却拥有了美人的所有条件,一旦完全绽放,绝对能释放出傲人的光彩。

  另外一个,差的远了,不过,不能说丑,相反还不错,皮肤光滑白皙,胸前一对圆润饱满鼓胀,随时都会撑破衣服,尤其是一双长腿,占了身体的一大半,走在路上,引人注目。

  这种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称为女神,尤其对那些大胸控、长腿控来说,只不过,红花也要绿叶配,和之前那个女孩站在一起,差了很大一个档次,只能当个绿叶。

  叫住他的,是这个长腿女。

  “拿小悦当赌注和别人比武,什么意思?”

  来到跟前,长腿女怒气冲冲。

  她说的小悦,叫宋悦,也就是眼前这个淡蓝色长袍的女孩,邓涛和他争斗的根源。

  段肖回忆了一下,被他附身的小子,当初和邓涛战斗时,的确答应过对方,输了再不相见。

  “让开!”眉头一皱。

  不关心同学差点被打死,却纠结这个,段肖心中不喜。

  “你……可恶!”

  见对方一点歉意都没有,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长腿女觉得肺都快气炸,宋悦在天丰学院算得上最漂亮的女神之一,无数学子的偶像,哪个男的见了不满面含笑,这副态度……什么意思?

  向前一步,长腿女就要动手。

  “安安……”秀眉一蹙,宋悦向前一步。

  “小悦,不要拉我,我就是看不过这种人,你对他这么好,不领情倒也罢了,还和别人决斗拿你当赌注,把你当什么了……”

  长腿女安安怒气冲冲。

  “别说了!”

  脸色一红,宋悦阻止住她的话,钻石般明亮的双眸带着关心:“你的伤……没事吧!”

  “没事!”

  见对方这副态度,段肖点了点头,也不多说,继续向前走去。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药材治好体内的残留的毒,而不是和别人争执,既然上天让我重生,一分一秒都很珍贵,不能耽误。

  “你……”

  还以为他会说些什么,谁知直接离开,越走越远,宋悦脸色变得有些煞白。

  “可恶,小悦,别拉我,我今天不打死他,不叫安安……”

  安安如同暴走的恐龙,差点没气晕过去,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堂堂天丰学院二年级的级花,专门过来看你,你倒好,一句话不说就离开,什么态度?

  “别去了……他可能有事!”眼神暗淡下来,宋悦有些失落,转身向住处走去。

  “小悦……”

  原本想去追出去的女暴龙,看到她这副模样,狠狠的瞪了段肖背影一眼,只好追过来。

  刚走不远,一个青年满脸讨好的迎上:“原来是宋悦小姐和安安,好巧!”

  “什么好巧,邓涛,我看你是专门过来找小悦的吧!”

  安安脸色不好。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此人正是班级选拔赛中打伤段肖的邓家少爷,邓涛。

  “安安真会开玩笑!”邓涛眼中闪过一道厌恶的光芒,心中暗骂了一声,脸却笑着看过来:“宋悦,我这有两张专木大师讲座的门票,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听?专木大师可是咱们学院最厉害的医者,听说上个月刚拿到了一品医师的资格,这种门票不知多少人抢,二年级根本轮不到,我也是花费了好大代价才拿到了两张……”

  取出两张门票,邓涛满是傲然。

  学院里,医者授课最吃香,专木大师做为学院内最厉害的医者之一,数月不开一次课,一旦开课,门票稀有程度让人疯狂,没有一定手段根本拿不来。

  “不去!”

  宋悦摇头。

  “我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咱们过去,羡慕死其他人……”邓涛洋洋自得,以为美女会立刻答应,话说到一半才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不去,忍不住愣在原地:“什么?不去?小悦……你说不去?你知不知道专木大师的讲座,多少人挤破头颅得不到,这两张门票要出售的话,值多少价格……”

  专木大师有怪癖,别人的讲座,人越多越好,他的讲座,由心情规定人数,人数固定,门票提前做好,后面就不允许增加,哪怕校长的儿子,没票也无法进入!

  曾经有一个学校领导的儿子喜欢医学,想要听他的课,没有门票自仗身份混进去了,结果被发现,如果能回答出问题倒也罢了,专门大师对有本领的人,一向网开一面,结果什么都没回答出来,大师一掌就将其拍的飞了出去,重伤差点死掉!要不是他老子面子广,巧不巧真就挂了。

  这件事让那位校领导大发雷霆,差点跟专门大师闹掰,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谁都不知道,只知道这个校领导当着全校的面道歉,后来……再没出现过!

  单从这一点,就知道专木大师在学校的地位和门票的珍贵!

  这种门票,即便医学系的人,都要挤破脑袋,宋悦一直想听都找不到票,好不容易花费大代价拿到了……怎么不去?

  “我有些不舒服,多谢你的好意了……”

  宋悦神色暗淡,也不解释淡淡说了一句,向前走去,片刻后消失。

  安安犹豫了一下,紧跟在后面追了过去。

  “小悦……小悦……宋悦……你不考虑一下?”

  跟了两步,见女孩消失在眼前,连头都没回,邓涛脸上的着急变成了阴毒,牙缝里声音挤出:“妈的,给脸不要脸,别把老子逼急了,逼急了老子来个霸王硬上弓,把你是上了,还看你装不装清高……”

  “邓少……”

  正在嘀咕,一个人气喘吁吁的冲了过来。

  “怎么了?一脸慌张的样子!”

  邓涛本就有气,看到这家伙慌里慌张的样子,一脚踹了过去,将其踢翻在地。

  “邓少……张卓他……”

  来者见他发怒,越发说不清楚。

  “我不是让他去找段肖那个废物吗?难不成……将这小子打死了?”邓涛舔舔嘴唇。

  “不是……是张卓……被打昏了,现在还昏迷不醒,已经被送到医馆了……”

  来者忙道。

  “被打昏了?送到医馆?谁动的手?谢云还是季廖?”邓涛一愣。

  谢云、季廖是二年级最强的两个,即便邓涛遇上,都要退避三分,张卓被打伤,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两个。

  “不是他们,而是……而是段肖!”

  “段肖?那个废物?他不重伤了吗?怎么可能将张卓打伤?”邓涛不敢相信:“不行,去医馆,我要亲自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是……”

  来者不敢反驳,二人急忙向医馆的方向走去。

  ……………………………………

  “想要解毒,必须有药材,而药材只有医馆才有……过去看看!”

  走了一会,段肖心中思索,按照脑海中原本的那个记忆,身体一转,笔直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