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1048 恐怖的驴
  这个发现让丁宁惊喜万分,蚩尤的传承虽好,但毕竟他本身也只是个圣武境高段强者,修炼总会有尽头,等他的修为赶上蚩尤时,或许这条路就断了,要靠着自己摸索。

  可石人自行推衍的逆天功能,却能够圆满的解决任何难题,续上修炼之路。

  他确定万物呼吸法绝对是超越天级,甚至超越神级的炼体功法。

  肉身增强的力度太大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变化,血肉晶莹,骨膜坚韧,甚至连全身的骨髓都能够得到淬炼,让他本以为已经无垢的身体再次沁出部分杂质。

  要知道人体的血气来源就是骨髓,不仅是人体的造血机器,也是人体能够运转的动力源泉之一。

  以往,也只有每次兵炼时才能淬炼一下骨髓,哪里有万物呼吸法随时随刻都能淬炼来的方便?

  更何况,兵炼时淬炼的只是脊椎骨,万物呼吸法却连最难达到的颅骨都能够淬炼到,这绝对是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淬体法门。

  沉浸在修炼当中的丁宁没有发现,白熏儿和幽此刻已经停止了修炼,目光震惊的看着他,并悄悄的站起为他护法。

  因为他修炼时的景象太惊人了,一呼一吸间都在吞吐天地精华,还有一种莫名的道韵在流转,吸入的是星辉月华之力,呼出的是体内浊气。

  最让他们惊异的是,在他们的感知中,丁宁似乎消失了,明明肉眼看见他就在那里,但感觉中他似乎只是一块儿毫无生命的石头,整个人都似乎和天地融为了一体。

  经过最初的好奇与惊讶后,丁宁已经醒过神来,但却并没有睁开眼睛,继续沉浸在修炼当中,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思感不断的向外蔓延,五识六感变的前所未有的敏锐,整个世界都变的更加清晰。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花草树木的情绪,和它们建立起某种奇妙的精神联系,就如雷达般向四周辐射,不断的向外蔓延,一草一木一花一树似乎都成为了他的耳目,让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这个远处所发生的一切。

  五百米之外的一个蚁穴里,一群小小的蚂蚁在接头接耳的轻声细语着,商量着明天弄些什么食物给蚁后;一千米处,一朵七彩的花儿正在悄无声息的傲然绽放,如同绝世红颜嫣然一笑,美不胜收;两万米处,一头只有嘴巴和四只蹄子是白色,浑身油光发亮的袖珍黑驴子正躺在一棵参天古树的树杈上如同人似的四仰八叉的呼呼大睡,睡梦中还流着涎水,轻声梦呓着烤肉真好吃。

  驴子???

  丁宁瞬间破功,从那种特殊的意境中醒来,眸中喷射出两道骇人的光柱。

  这个混蛋,终于找到你了!

  “主人,你……”

  幽骇然的看着长身而起的丁宁,刚要说话就被丁宁竖起中指,嘘了一声给打断。

  终于找到罪魁祸首的丁宁没有注意到幽和白熏儿那古怪的目光,展开背后的双翼,如鬼魅般瞬间消失在原地。

  咦,这样也可以!

  在风驰电挚般的飞行中,丁宁依然保持着万物呼吸法的节奏,披挂着濛濛的月华星辉,让他宛若月神,毫不迟疑的向那棵大树上扑去。

  他可是恨死了这头驴子,虽然不至于杀了它,但暴打一顿肯定是免不了的。

  只是,在他发现那头驴子耳朵迅速的抖动着,随时就要醒来时,他的速度为之一滞,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头驴子既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晕他三次,自己会是它的对手吗?

  哎呦,莽撞了啊!

  这驴子虽然可气,但却是个足以碾压他的高手,他这样兴师问罪般的找上门去,这不是找虐吗?

  丁宁有些头大,可随即心里暗自发狠,管它有多厉害呢,先打过再说,总不能就这样每天提心吊胆的被驴三踢吧。

  “昂昂昂!”

  就在丁宁即将扑到大树上逮住驴子时,驴子突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那声音嘶哑而刺耳,却充满了委屈和凄凉,让丁宁为之一怔,速度为之一缓。

  随即……

  就在着一愣神的用法,一道鬼魅般的黑影一闪,丁宁愕然的看着那头装可怜的驴子瞬间消失在视线当中。

  尼玛,它竟然逃了?

  丁宁瞬间风中凌乱了,这家伙不是高手吗?怎么连打也不打就逃了?还发出那么凄惨的声音,至于吗?

  “主人,你把那头驴到底怎么了?怎么叫的那么凄惨?”

  幽驮着白熏儿赶到,面露不忍之色的问道,还浑身打了个哆嗦,自行脑补着驴子被丁宁虐待折磨的惨样。

  “是啊,它虽然抢了咱们的烤肉,但也没真对咱们下手,说不定只是饿坏了才这样,你教训它一下就行了,不用那么残忍的折磨它吧?”

  白熏儿爱心泛滥的说道,看着丁宁的眼神很古怪,难道这个家伙还有虐待倾向,哎呦,那可要小心点了,人家可没有受虐待的爱好。

  丁宁满脸的黑线,没好气的说道:“我残忍?我折磨它?我刚到这里它就叫的跟杀猪的似的,我还没看到它的身影呢,它就溜了。”

  “噢!原来如此!”

  白熏儿和幽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只是那眼神里赤裸裸的写着,骗鬼呢,谁信啊!

  “你们不信?”

  看着他们明显不相信的表情,丁宁肺都快气炸了,眼睛一瞪怒气冲冲的问道。

  “信,我们当然信!”

  两妖的脑袋点的跟拨浪鼓似的,只是表情,很不以为然。

  丁宁彻底无语了,这该死的驴子,跑了就跑了吧,竟然还摆了自己一道。

  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走吧,回去!”

  “你真没把它怎么样吧?”

  白熏儿小心翼翼问道。

  丁宁心里那个火大啊,这女人竟然不相信他,而去相信一头驴子。

  啊,不对!

  丁宁猛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变的极为难看,额头沁出豆大的汗滴,目光中带着惊惧之色看向驴子消失的方向。

  可怕,这驴子太可怕了。

  要知道白熏儿可是美杜莎,每天都在猎杀妖兽,又怎么可能会变成妇人之仁的女人?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白熏儿化形后变的仁慈了,但幽呢?它可是在山林中独自长大的妖兽,奉行的是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又怎么会对一头把他踢晕了三次抢了它烤肉的驴子产生同情心?更何况它还是自己的灵宠,怎么敢质疑他这个主人?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驴子用它蕴含某种神奇精神力的惨叫声,悄无声息的影响了白熏儿和幽的立场和判断,甚至对自己产生疑心和不满,这种能力是何等的逆天和恐怖?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丁宁脸色变的很难看,一声不吭的率先飞了回去。

  白熏儿摇了摇头,目光变的清明起来,微微蹙了蹙眉,疑惑不解的道:“我们刚才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情了?”

  “没有啊,我们刚来,连和主人说话都来不及呢,估计是那头该死的驴子跑了,主人心情不好吧!”

  幽也摇了摇脑袋,目光带着茫然道。

  “我怎么感觉似乎忘记了什么似的,奇怪,是什么呢?”

  白熏儿怎么说也开辟出了紫府,精神力可比幽可强多了,总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走吧,别多想了,主人现在不开心,我们去安慰安慰他。”

  幽驮起白熏儿,向丁宁追去。

  却不知他们的谈话都落到了丁宁的耳中,让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心情变的更压抑了。

  这头驴子如此恐怖,竟然能够影响到别人的思维,这样的超级强者,会仅仅为了吃烤肉就阴魂不散的跟着自己吗?它到底有着什么目的?是不是发现了自己外来者的身份?还是说它另有图谋?

  该来的总要来,绝不能就这样任由一个超级强者跟着自己。

  丁宁也发了狠,首次起了杀心,不惜消耗大量的灵晶,在周围连续布置了七座绝杀大阵,再布一座隐匿阵法将其隐藏起来,他相信除非是九天玄女亲临,那头驴子要是再敢来,必然让他来得去不得。

  布置好阵法后,继续开火,架烧烤炉子烤肉!

  白熏儿和幽见丁宁板着脸,都噤若寒蝉的不敢吭声,眼巴巴的看着他连续布下几座只是稍微泄露点气机就让他们感受到莫大威胁的恐怖杀阵,顿时毛骨悚然,知道丁宁是真的怒了,跟挨老师批评的小学生似的老老实实坐在草地上一言不发。

  “今天我们好好吃一顿,我看那驴子还敢不敢来。”

  丁宁赌气似的嘟囔着,一边烤着肉,一边和周围的草木保持着沟通,只要驴子踏入感应的范围,他就会第一时间察觉。

  可结果让他失望了,直到他们大快朵颐吃的满嘴流油,那头诡异的驴子也始终没有出现。

  丁宁有种全力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处受力的挫败感,这驴子,也太鬼畜了吧?怎么会知道自己布下绝杀大阵的呢?他分明没有感应到人啊。

  “这小子,还真够狠的,这是想要我老人家的命啊!”

  在丁宁感应不到的距离,跟人似的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的驴子,眼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芒看着丁宁所在的方向,扭过头来一脸嫌弃的捧着一块儿已经冷却的烤肉啃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不就是吃你点烤肉吗?真是小气,不过,这小子竟然学会了等级这么高的呼吸术,下次想要吃热乎的烤肉可有些麻烦啊!”

  “别不高兴了,那头驴子没出现,肯定是被你吓跑了。”

  白熏儿揉着吃撑了的肚子,见丁宁还在闷闷不乐,出声安慰道。

  丁宁苦笑着叹了口气:“不可能吓跑的,它肯定还在暗处跟着我们呢,其实我倒不在意它吃点烤肉,反正烤肉那么多,我们也吃不完,只是这家伙吃独食的毛病可不好,最让我郁闷的是,每次它还要用蹄子踢晕我们,害的我现在后脑勺还在疼,真是太不讲究了,一点不讲道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