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古代农家日常 > 第八百六十八章 终章
  好在没等一会儿,杜锦宁和齐慕远就来了。

  杜锦宁身份特殊,不仅仅是长公主,还是大司农,来这种场合很正常。但齐自蹊来这里就不合适了,所以他被留在了东五所里。

  巴特看到齐慕远,鼻子里冷哼一声。

  他身高差不多两米,皮肤黝黑,肌肉发达,身体跟铁塔一样强壮。齐慕远一米八五,身体是属于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类型,再加上他俊美的容貌,低调却依然有些奢华的穿着,乍一看完全是一个翩翩佳公子。

  不用比试,两人往那儿一站,似乎高下立见。

  金国的使臣见状,得意地大笑起来,向赵晤道:“这位驸马身体如此瘦弱,且身份又这般矜贵,巴特伤到他就不好了。依我看,倒不如不比了。”

  赵晤瞥他一眼,问齐慕远道:“驸马,你怎么说?”

  齐慕远淡淡地看向金国使臣:“原来你们草原上论谁最勇猛,只是看谁长得最高大吗?如果这样,我们京城军中比你们这位巴特更健壮的士兵就有好几位,更遑论其他军中将士了。”

  金朝使臣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赵晤“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样。我们这里挑勇士,可不仅仅看谁的肌肉发达,而是要有勇有谋。一个身材高大却行动笨拙、打斗时丝毫不讲技巧的壮汉,那只能称之为莽夫,而不是勇士。更不要说那些光长得高大却胆小怯懦的人了。”

  巴特又气得满脸通红。

  他自认自己不光是草原上长得最健壮的,也是最勇敢最聪明的。

  他上前一步,目光逼视着齐慕远,大声道:“我愿与这位驸马比试一番。”

  “没错。在较量场上,只有实力决定胜负,而不是靠嘴说。”金国使臣立刻道。

  只要巴特赢了,那不管赵晤和这位驸马说得天花乱坠,都只有被打脸的份。

  “既然金国使臣一再相邀,驸马你就跟他们玩玩吧。”赵晤道。

  一行人又转移到了外面。

  小太监们本来还想搬桌椅出去,给赵晤和两个使臣坐的,被吴公公一个眼刀子给止住了。

  赵晤倒还罢了,两个使臣坐在廊下,一面吃点心水果一面看齐慕远与巴特打斗,这把齐慕远当成什么了?娱乐众人的猴子?天朝驸马的尊严何在?

  于是一行人就站在廊下观看。

  为了防止巴特趁机对赵晤行刺,齐慕远提着剑往外走了一段路,站在了离台阶足有十丈远的地方。

  巴特跟在他身后,看到他手里的剑,嚷嚷地道:“咱们不比武器,只比拳脚。”

  齐慕远停住脚步,嗤笑一声:“嚷嚷着比试的是你们,嚷嚷着比身高体重的也是你们,现在你们又嚷嚷着不比武器,只比谁的拳头大。要不这样,你跟皇上他们请示一下,你们草原勇士最擅长什么就比什么,另外以后两国打仗的时候也别让士兵拿武器,只比马上功夫?”

  这话说得,不光是巴特,便是在场的所有西夏和金国人都红了脸。而赵晤和大宋官员的脸色都沉了下来。

  在大宋的地盘,当着大宋皇帝的面,一个劲儿地要跟大宋人比拳脚也就算了,还非得照着你们的规矩来,脸咋就那么大呢?你以为你是谁?这不是浓浓的挑衅是什么?

  赵晤看向金国使臣:“贵国这是对我们大宋不满,要来我皇宫里挑衅?”说着不等金国使臣说话,转头对吴公公道,“传命兵部,立刻整兵,与金国比邻的边境进行备战状态。”

  “不不不,不不不……”金国使臣那叫一个慌啊,脚一软差点就要给赵晤跪下去了,“误会误会,真是误会,我们绝不是那个意思。”

  说着冲着巴特吼道:“巴特,你懂不懂规矩?比试要求是你提出来的,那么比试的规矩就得由驸马来定。”

  巴特憋气地盯着齐慕远:“好,那就照着你们的规矩来。”

  “自然是照我们的规矩。这里是大宋,又不是草原,难道我还跟你比摔跤不成?”齐慕远仍然是浓浓的嘲讽。

  他将剑从剑鞘里抽出:“来吧。”

  巴特一行人进宫,武功都上缴了的。这会儿要比试,早有人把巴特的大刀送来了。

  巴特接过大刀,对齐慕远做了个姿势:“开始了。”话声未落,直接欺身上前,就朝齐慕远身上砍了过去。

  他刚才憋了一肚子火,发誓要让齐慕远好看。

  齐慕远暗叫一声:“来得好。”身子一侧,挥剑上前,直接用剑迎上了巴特的大刀。

  只听“当啷”一声,刀与剑对砍在了一起。

  巴特心里大喜。他力气大,齐慕远瘦巴巴的。要是齐慕远拼命游走,以巧劲来攻击他,他的胜算还不大。可如果是硬碰硬比力气,那他肯定赢定了。

  他嘴唇一翘,正要说两句嘲讽的话,就听“哐当”一声,他的刀忽然从中间断开,上半截直接掉到了地上。

  大殿前顿时一片寂静。

  “这、这这……”半晌,巴特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还剩下半截的刀。

  杜锦宁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她连忙转过头去,以免让台阶上的两国使臣看到。

  她知道草原上的治炼水平不高,金国将士使用的武器要比大宋的要差一截。只是差的不多,还没到能让大宋以武器在战争中占绝对优势的地步。

  现在钢材制造出来后,大宋的兵器已有了质的飞跃。不说能把他们的兵器一刀砍断,两兵相接,他们的刀多个缺口那是必然的。

  刚才来的路上,她还跟齐慕远讲了一下刀剑的铸造要点,告诉他砍哪里,以什么角度砍,方能给他们的刀体造成最大伤害。

  可她实在没想到金朝的刀能差成这样。一剑下去,就GG了。

  “还继续不?”齐慕远问道。

  巴特气红了眼,拿着半截地刀,对齐慕远大吼道:“继续。”说着就朝齐慕远挥舞过去。

  “当”,又是刀与剑碰撞的声音。不过这一回齐慕远可没给大家欣赏那把刀状况的机会,脚下一点移到巴特身后,锋利地剑抵到了巴特喉咙处。

  巴特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如果说,刚才他的刀被砍断,他还没能很好的领略这把剑的锋利。那么现在不用试他就知道剑锋上是如何的锋利,他似乎觉得自己的皮肤已被割出了口子,渗出了血来。

  事实上,剑身离他的皮肤还有一定距离。

  毕竟两国相交,不斩来使。齐慕远只是要挫败他们的气焰,而不是制造事端,让金朝有各种胡搅蛮缠的借口。

  “皇、皇上……”金国使臣也吓了一跳,转头求助似的看向赵晤,希望他喝退齐慕远。

  赵晤却微笑道:“放心,驸马他有分寸。”

  金国使臣心里骂了一句,又担心的看向巴特。

  齐慕远那边却问道:“怎么样,服是不服?”说着,手一抖,似乎拿不稳剑,剑身又往巴特喉咙送了一寸。

  巴特本还想嘴硬两句,可被齐慕远这动作给吓尿了,嘴里连忙道:“服了服了,尔乃勇士也。”

  他深知,就算齐慕远杀了他,他们国君也不敢真的攻打大宋的。

  这些年大宋国富力强,绝对不好惹。

  赵晤听到巴特认输,这才“哈哈”大笑起来:“驸马,行了,放开他吧。”说着对鸿胪寺的官员道,“周大人,关大人,你们好好招待两国使臣。他们要买茶叶、盐、铁,你们就领他们跟钱尚书他们谈。”

  说着他朝两国使臣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大殿。

  关嘉泽笑道:“二位请,我们出去吧。”

  那边齐慕远早已收回了剑,对杜锦宁道:“走吧,去东五所接儿子去。”说着也不理会巴特等人,两人朝另一方向去了。

  金国使臣顾不得那么多,急步下了台阶,走到巴特身边,从他脚下捡起那截断刀,仔细端详。

  他带巴特出使大宋,又一再请求比试,巴特所用的刀自然不是伪劣产品,而是他们金国最好的工匠、用最好的铁、根据巴特的力道特意打制的,质量极好。

  可这么一下,就被大宋驸马给砍断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抬起头来,问巴特道:“他的力气,是不是很大很大?”

  巴特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的脖子,似乎还回不过神来,不过仍回答了大使的问题:“没有。是他的剑特别锋利。”

  关嘉泽就算最开始没领会赵晤和杜锦宁的意思,后来也看出来了。

  他笑了笑,淡淡道:“金大使是不是怀疑我们的驸马爷用的是比干、莫邪这种名剑?不,他使的剑就是我们大宋将士最常用的刀剑。要是不信,以后在战场上,你们就能看到了。”

  金国和西夏瞪圆了眼睛,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杜锦宁进了宫,必然要去给郑太后请安。两人在岔道口分手,齐慕远去了东五所。

  “你来了?”一进殿里,就见赵明月满是笑容的递过来一份报纸,“给你看看。”

  “这是什么?”杜锦宁问道。

  “《朝花报》啊。”赵明月道。

  说着她又嗔怪地看了杜锦宁一眼:“你不会忘了吧?”

  郑太后则笑道:“锦宁整日公事繁忙,就算忘了也是应该。又不像你,整日没事干,就掂记着这报纸了。”

  “倒没忘,只是没想到你们动作这么快。”杜锦宁道。

  她给郑太后行礼问安,这才打开报纸看了起来。

  办报纸,是她给赵明月出的主意。

  这几年,赵明月跟京中贵女出资开办了好几所女子学校,除了教那些平民女子读书识字,还教她们一些生活技能。而杜锦宁的事迹传开后,激励了不少女子。有些家中女儿比较聪慧的,父母也开始支持她们念书。

  如此一来,赵明月她们开办这几所学校就远远不够了。

  她们希望能更多的帮助那些有才的女子。

  于是杜锦宁就给她们出了个主意,让她们办一份报,除了登载生活类内容,还可以登载女作者写的小说、散文、诗歌。除此之外,还可以出各种期刊、杂志。

  现如今大宋繁荣富强,读书识字的人也多了,文化的繁荣必然会随之而来。

  这些报纸与期刊,不光可以为有写作能力的女子创造经济收益,还可以在印刷、排版、编辑等等方面为其他女子提供就业机会。

  女子凭本事可以养活自己,就意味着家庭地位与社会地位的提高,这才是妇女解放的正确途径,而不是写几篇女权文章,喊几声口号就能成的。

  杜锦宁浏览了一遍报纸,抬起头对赵明月道:“很好。”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赵明月舒了一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你可以让人到各地府城去,把这些报纸都办起来。”杜锦宁道。

  “好。”赵明月动力满满。

  郑太后看着两个孩子,目光里满是慈爱。

  她如今是真心地疼爱杜锦宁,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她知道,要没有杜锦宁,大宋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拉过杜锦宁的手,细细叮嘱:“这些日子别太劳累了。事情是做不完的,你得保重身体。身体好了,以后才有更多的时间做事。”

  “母后,我知道了。”杜锦宁笑道,心里暖暖的。

  在寿宁宫呆了一阵子,杜锦宁又去东五所接儿子。待一家三口从皇宫里出来,天边已布满了晚霞。

  杜锦宁蹬上马车,看着红通通的晚霞,又转过头来看向映照在霞光里古建筑特有的飞檐翘壁,忽然心生感慨。

  想当初,她穿越到大宋时,她是多么想回去。在现代,她有房有车有事业,有空调有手机电脑,古代什么都没有,处境凄惨。

  可现在,如果有机会让她选择,她一定会放弃回现代的机会,在这落后的古代留下来。

  这里,她有那么多爱她、她爱的人,还有她一手打造的未来。

  吾心安处是故乡!

  “老公,我爱你。”杜锦宁在齐慕远的脸颊亲了一下。

  又低下头,在齐自蹊可爱的小胖脸上也亲了一口:“儿砸,娘也爱你。”

  “娘,我也爱你。”齐自蹊小朋友热切地回应着杜锦宁,也吧唧在杜锦宁脸上亲了一口。

  齐慕远内敛些,不惯在外面表露感情,却仍然凑过来亲了杜锦宁一眼,嘴里不说,眼里却满满都是爱意。

  八个月后,杜锦宁生下了一个女儿,母女平安,并保证:“有儿有女,我再不生了。”

  “不生就好。你要知道,大宋离不开你。”齐伯昆抱着曾孙女,笑得合不拢嘴。

  杜锦宁看向齐慕远,两人相视而笑。

  “娘。”齐自蹊挤了过来,踮起脚尖看向襁褓里的婴儿,还试图去戳一下她白白胖胖的包子脸,“妹妹好可爱。”

  “是你第一可爱,还是妹妹第一可爱?”杜锦宁逗他道。

  齐自蹊皱起小脸,想了半天:“我俩并列第一。”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