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近战狂兵 > 第1066章 白仙儿的恼羞
  偏屋内

  叶军浪都感觉到有些震惊,随着鬼医取针之后,从血屠身上被引导而出的那些杀戮之气真的是太恐怖了。

  丝丝缕缕凌厉如刀,透着一股血腥杀戮的气息,恍如那尸山血海铺面而至。

  可想而知,这些杀戮之气是血屠积累了多少年的。

  不过血屠自身积累着如此厚重恐怖的杀戮之气也不足为奇,他在黑暗世界中的名号为杀人王,当年在征战黑暗世界的过程中,也不知道格杀过多少对手。

  一次次的对战与杀伐,使得他自身所积累的那股杀戮之气越加厚重。

  而今,在鬼医所施展的太乙神针法中的“引气针”的引导之下,血屠内的那些积累了无数年的杀戮之气正悉数被引导而出。

  那一刻,血屠有种很奇妙的感觉,隐隐觉得过往中的一些杀戮、刀意什么的都已经离体而出,而他就仿佛像是重获新生了一般。

  足足十多分钟之后,从血屠身上弥漫而出的那股杀戮刀气才渐渐地减弱,直至消停。

  至此,鬼医将血屠眉心印堂穴上的那一根银针最后取了下来。

  “好了。至此,他体内的残存着的杀戮刀气已经引导而出。待到下午时分,他在进行一次药浴来滋养自身的经脉。”鬼医开口,接着说道,“一会儿下床之后,先服一味药。那服药李平已经熬好。服药之后休息一番。记住,往后不可在动用任何的杀戮之气,否去将会前功尽弃。唯有等到他体内暗伤彻底恢复,体内受损经脉修复完好之后,再重新去领悟自身的刀道,相信那时候他所领悟而出的刀道比起现在,将会提高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多谢前辈,前辈这一次真的是辛苦了。”叶军浪连忙说道。

  鬼医没再说什么,就此走了出去。

  叶军浪将血屠扶了起来,拿来衣服裤子给他穿上,末了问道:“感觉如何?”

  “有点虚脱的感觉。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样。”血屠如实说道。

  “待会服了药,你先好好休息。”叶军浪开口,他看着眼前的血屠,感应一番后点头说道,“你现在的气息跟以往相比,的确是有很大的不同,可以说截然相反。此前你自身的那股杀戮之气极为浓厚,能够轻而易举的感应得到。但是现在,你自身的杀戮之气仿佛是被洗掉了般,基本已经是荡然无存。”

  “磨尽杀戮而涅槃。这样也好,从头来过,待到我的暗伤彻底痊愈之后,我再重新拿起我的血刀,领悟出足以斩杀帝级强者的刀道!”血屠眼中闪动着一股坚决自信之色。

  “作为兄弟,我坚信你能够做得到。”

  叶军浪笑着拍了拍血屠的肩头。

  随后,他与血屠走了出去,整个行针下来后血屠显得很虚弱,仿佛是大病初愈一般,看样子是需要好好地休息一番。

  叶军浪将李平帮忙熬制好的那一碗药端了过来,让血屠服下。

  血屠喝完了这碗药,他觉得有些疲累犯困,叶军浪便是带着他前往帐篷那边去休息。

  后面的路就只能靠血屠自己走下去了。

  倘若能够成功了,他也将会完成自我的一次蜕变。

  白仙儿看着叶军浪走过来,她本来不想去理会了,她总算是发觉了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把脸皮当回事,真要理会他了,他又要厚颜无耻的凑上来。

  叶军浪却是主动的朝着白仙儿走去,他笑着说道:“白仙子你这里有镜子吗?我想照照看。”

  白仙儿不免好奇的看向叶军浪,问道:“你一个大男人的还要照镜子?”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我这不是发觉一觉醒来后白仙子好像是不认得我了一般,爱答不理的,显得特别生疏,跟昨晚完全是大相庭径。”叶军浪开口,接着正色说道,“所以,我想照照镜子看看我的模样是不是变了还是怎么着。”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白仙儿一听这话觉得又好笑又可气,这家伙一提起昨晚的事情又让她恼羞不已。

  “你不要跟我提什么昨晚上的事,我、我都不记得了。”白仙儿红着脸说道。

  “什么?这么快就遗忘了?难道白仙子你换上了失忆症?”叶军浪脸色着急起来,说道,“这可不得了。不过我听说这种短暂性的失忆是有办法可以医治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重复所经历过的事情,不断地去刺激记忆中枢,慢慢的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说到这里,叶军浪一本正经的说道:“白仙子,你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不要紧,我还记得。等到今晚的时候,我带你去再次经历昨晚的那一幕幕。加深你的记忆,然后你慢慢的也就想起来了。”

  “你、你——”

  白仙儿想死的心都有了。

  再去经历昨晚的一幕幕?

  然后再被他抱着亲着?

  这样的话他怎么就好意思说出口啊!

  “白仙子,你怎么这么大的反应?你不是不记得昨晚的事了吗?”叶军浪凑过身来,笑眯眯的问道。

  白仙儿真想朝着这混蛋的脸上招呼两拳,她气得跺了跺脚,恼声说道:“我警告你啊,你不许再提昨晚的事情,不然我跟你没完!你、你还是不要跟我说话了,我需要冷静!”

  “好,那我不说了。纵使不说,但却也是深藏我心。我知道,经历过后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将会刻骨铭心,将会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中。即便是七老八十,忘却了身边的人与事,却也不会忘却这一次的经历。”叶军浪深吸口气,语气低沉却又认真的说道。

  白仙儿都要疯了,已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想听当这混蛋那些足以让人冒起鸡皮疙瘩的话还是一股脑儿的钻了进来。

  并且,这话怎么听上去怪怪的?

  不知情的人要是听了叶军浪如此“深情款款”的话,还以为昨晚他们之间经历了怎样的情不自禁干柴烈火恣意纵情呢。

  “我算是看出来,你这混蛋是在欺负人……我、我捶死你!”

  白仙儿又气又恼,直接不顾形象的挽起袖口捏着粉拳一个劲的朝着叶军浪的身上招呼了过去。

  主屋内,鬼医正在整理药材,他喝了一小口酒后眯着眼朝外看了一眼,接着摇了摇头,自语说道——

  “问世间,情为何物,情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