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撮合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到了周家,东乡侯和周老爷先商议要事,唐氏在凉亭喝茶。

    等东乡侯的正事忙完了,唐氏才道明来意。

    她是来牵红线的。

    北宁侯世子他们在东乡侯府住了许久,是苏崇的好兄弟,更是谢景宸的兄弟。

    看着北宁侯世子被流言所困,北宁侯夫人一病不起,她没法坐视不理啊。

    北宁侯世子为了周七姑娘的名声考虑,不敢坦言相告。

    但这事不是拖着就能当没发生过。

    唐氏觉得周七姑娘和北宁侯世子挺相配的,试试看能不能牵这根红线。

    唐氏开口问周七姑娘有没有许人,周老爷叹息道,“她六个姐姐都出嫁了,我膝下就剩这么一个女儿了。”

    “她六个姐姐有在夫家过的顺心的,也有不顺心的,她的亲事,我是格外的上心。”

    “左挑右选,挑了两年也没挑到中意的,她又一心想继承家业,只能招赘了。”

    这世上肯招赘的男子少之又少。

    想找个又肯招赘,又才华洋溢的男子,周老爷都不敢抱这个奢望。

    对于周七姑娘的终身大事,周老爷也是头疼的紧。

    他望着唐氏道,“弟妹怎么突然问小女有没有定亲?”

    “周老爷觉得北宁侯世子如何?”唐氏不答反问。

    周老爷眉头皱的紧紧的。

    他虽然忙着处理大小铺子上的事,却也对北宁侯世子好男风的事有所耳闻。

    东乡侯夫人先问他女儿有没有许人,又问他对北宁侯世子的看法,不会是想撮合他们吧?

    周老爷望着东乡侯,他有点摸不透唐氏是什么意思了。

    他知道唐氏的为人,不会和那些贵夫人一般看不起商贾之家。

    但突然提这事,他真有些猜不透。

    “能和苏大少爷称兄道弟,又岂是一般的世家子弟?”周老爷道。

    “只是近来街上流言四起……。”

    东乡侯望着唐氏,“你想撮合北宁侯世子和周兄的小女儿?”

    “不是我有意撮合,实在是他们两小辈有缘,”唐氏笑道。

    周老爷诧异了,“小女和北宁侯世子有缘?”

    周七姑娘差点被人绑架,被北宁侯世子救了的事,周老爷并不知道。

    周七姑娘一威胁,没人敢在周老爷面前泄露半个字。

    唐氏把这事告诉他,包括北宁侯世子被传好男风是从他女儿和丫鬟口中传出来的事。

    周老爷,“……。”

    周老爷惭愧,“这事若非弟妹告知,我还不知道被蒙在鼓里到什么时候去。”

    能让唐氏出面帮忙解围,足见北宁侯世子有多优秀,北宁侯府多会做人了。

    只是东乡侯府没有看不起商贾之意,不代表北宁侯府不会看不起。

    周家金银遍地,一辈子不愁吃喝,他实在不想女儿嫁到勋贵之家受气。

    唐氏笑道,“周老爷放心,北宁侯府不是那等人家。”

    “北宁侯夫人被街上流言气病了,北宁侯世子为了不损坏七姑娘的名声,咬紧牙关至今也没透露半个字,倒是我瞧着于心不忍了。”

    “小女也曾女扮男装上过街,揭开这事,能解北宁侯府的困境,还能成就一桩姻缘,何乐而不为?”

    周老爷还能说什么呢?

    北宁侯世子,他瞧着也挺喜欢的啊。

    东乡侯府出面玉成这桩姻缘,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唐氏说服了周老爷同意嫁女儿,又去了北宁侯府。

    祠堂内。

    北宁侯世子趴在蒲团上。

    别问他为什么趴着。

    挨了几十大板,不许他上药,又跪青了两只膝盖,他实在跪不下去了。

    他现在破罐子破摔了。

    只剩半条命趴在蒲团上,剩下半天,他爹要拿去就使劲的打吧。

    反正他也没力气反抗了。

    正疼的眼冒金星,两小厮跑进来,道,“世子爷,侯爷让你去见他。”

    说着,把北宁侯世子扶起来。

    “疼疼疼,轻点儿,”北宁侯世子叫道。

    小厮不敢扶。

    找了担架来,把北宁侯世子抬上去。

    小厮是急急忙忙的往前跑,北宁侯世子的心都在颤抖啊。

    跑这么急,不会是让他去见他娘最后一面吧?

    “我娘她……。”

    北宁侯世子声音哽咽。

    “夫人病已经好了,”小厮道。

    “……。”

    “好了?!”北宁侯世子声音拔高两分。

    “不是说吃药不管用吗?”

    小厮笑道,“世子爷一定亲,夫人什么病都没了,这会儿正和东乡侯夫人聊天呢。”

    北宁侯世子有点懵了。

    “我定亲了?!”

    “谁会嫁给我?”

    街头上盛传他好男风,谁会在这风头浪尖上把女儿许给他,真有人这么做,脊梁骨都能被人给戳成泥。

    不会是个女的,爹娘就答应了吧?!

    北宁侯世子吓住了。

    等一听是周七姑娘。

    北宁侯世子吓的一个翻身——

    直接从担架上滚了下来。

    屁股着地,惨叫声传遍整个北宁侯府。

    抬担架的小厮被他的声音给震懵了。

    世子爷也真是的。

    就算高兴,也用不着这么激动吧?

    不尽快把伤养好,怎么迎娶世子夫人过门啊?

    北宁侯世子被小厮抬上担架,小跑着赶到正院。

    一路上被颠簸的有多疼就不说了。

    要命的是咬着牙扛到正院了,他爹嫌弃他这样子没法见人,又让小厮把他抬回去沐浴上药再来。

    北宁侯世子,“……。”

    这是要把他往死里头整啊。

    他还急着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呢。

    小厮知道的不多,没人告诉他,他心急如焚啊。

    屋内,北宁侯夫人在骂北宁侯世子,“我和他爹又不是会看不起商贾之家的人,只要姑娘好,品性高洁,哪怕就是寻常人家的女儿,我也同意她过门。”

    “他倒好,瞒的严严实实的。”

    “我都被他气的只剩半条命了,也一个字不肯说,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没胆子的儿子?!”

    北宁侯夫人恨铁不成钢。

    想到小厮告诉她自家儿子和那男子含情脉脉,不忍分离,北宁侯夫人就气的心口痛。

    早知道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她用得着气上这么几天吗?

    有了心仪的姑娘也不知道去争取,难道要等姑娘被人娶走了,后悔一辈子吗?!

    丫鬟婆子面面相觑。

    世子爷是没胆量的人吗?

    世子爷以前胆子就大啊,进了东乡侯府后,更能独当一面了。

    再说了,靖国侯世子娶的姑娘还是南疆的呢,世子爷看中的好歹是大齐姑娘。

    有靖国侯世子垫底,世子爷说服夫人让他迎娶周家七姑娘过门是件很容易的事啊。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