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空间都被这凄厉的警报声刺破。

  迷宫中,更多的白色木瞳出现,同时防护墙也落了下来。防止唐元四处乱窜。

  但这些防护措施根本无法拦住巨噬蠕虫。

  巨噬蠕虫就像是一条贪吃蛇,无论对方派来什么,全部都吞掉。

  那些防护墙在它面前,就像是纸糊的,用力一撞就破了。

  ECHO眼的骇入功能被老奈加强过,再加上鸡哥本身是个实力过硬的程序,破解这第一层防火墙根本不算什么。

  “这一层防火墙的水平也就是之前那个A23187的水平,只比他强一点点。”

  跟着巨噬蠕虫开出的路,唐元很顺利就走到了迷宫的中央。

  迷宫的中央很干净,甚至连追杀过来的白色木瞳都不见了。

  也没有像唐元的那种立方体,或者其他玩家那样的光球。

  这里只有一座孤坟。

  墓碑很旧,到处都是裂纹,上面的文字已经被磨灭了,完全看不清。

  小小的土包上插着一柄黑刀,正是木瞳一直使用的那柄。

  黑刀正闪烁着幽暗的光,每闪烁一次,这座坟就好像变得更破旧。

  就仿佛它在不断吸取坟墓的生命力……唐元产生了这样奇怪的感觉。

  坟墓也有生命力?

  又或者是这座坟墓限制住了黑刀?

  本应该是自由自在出去杀人的年纪,却在这里与一座孤坟常伴。

  【拔刀。】

  唐元走过去,伸手握住了刀柄。

  出乎意料,他从刀柄处感受到了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就像是一道热流袭遍全身,那不是真正的热度,而是灵魂的温度。

  同时,唐元也看到了很多陌生的记忆片段。

  ……

  我是木瞳,代号B9527。

  我不知道我的身世,来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是在为这个系统服务。

  我也不知道“系统”是什么,只知道那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同时拥有着自己的意志——虽然我从未见过她,但我感觉自己和她有着密切的联系。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绝大多数时间,我都像一个普通的处刑者,绝大多数的任务都是处理违禁玩家,清理已经废弃的“分系统”数据。

  那些因为能量耗尽而无法继续工作的系统们,也在我清理的范畴内。

  我知道我真正的使命并不是这个。

  因此我一直耐心的等待,直到,他终于来了。

  这个人叫唐元,是“系统”的备选人,从主世界过来的死者。

  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和他成为朋友,帮助他早点拿回所有的内脏器官。

  实际上,就是要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异常,就会采取行动。

  这个人吸引了监视者们的注意,连“系统”也密切关注着他。

  我对他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按照计划,我自然的和他成为了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做任务,吃饭。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甚至,我都产生了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玩家的错觉。

  唐元的能力很强,很快就收集齐了所有的内脏器官,到达了游戏的终点,复活副本。

  同时,我们向他发出了邀请。

  此时,他似乎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秘密。

  所有玩家都是为了系统存活下去的棋子,而他则是最重要的棋子,

  没有人能成功度过复活任务,而失败者们都充当了系统的养料。

  但他是特别的,只要他愿意度过复活任务,就会成为整个系统的“掌控者”。

  只要他愿意,可以一直存活下去,虽然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但却能获得无尽的时间。

  在了解到一切后,他居然拒绝了我们。

  “这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我不会浪费时间陪你们玩。”

  他是这样说的。

  但我们再也找不到像他这样合适的人选了。

  于是,我们删除了他的记忆,清理了所有认识他的人的记忆。重新让他进入游戏,让一切重新开始。

  而这次,他也顺利的走到了复活任务,在最后,他还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唐元有着丰富的情感,正因如此,他绝对不会背弃自己的选择。我们为他准备的路,和他的执念相悖。

  他想要的无非是自由,而我们限制住了他的自由。这导致他拒绝我们,这也是让他无比痛苦的根源。

  人都会本能的远离痛苦,追求快乐,所以在一番反思后,我们决定剥夺唐元的痛苦感官。只要他只能感受到快乐满足等情感,就算知道自己无法完成执念,也不会产生痛苦。

  没有负面情绪,也就不会产生反感心情,总有一天,他会接受我们的安排。

  这个转变的过程是漫长的。

  我们也会竭尽全力隐瞒真相,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接受我们的安排。

  他的意志力非常强大,就算被监控着,也能从中找到一条出路,窥探到事情的真相。

  每当他窥探到真相时,我都会无奈的清除他的记忆。

  一次又一次。

  他忘记了我是谁,

  忘记了我们曾在一张饭桌上吃饭,

  忘记了一起战斗过的那些日子。

  唐元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当他得知一切时,并没有怪我,而是用一种惋惜的目光看着我。

  他说他理解我。

  甚至有一次,为了不让我受到惩罚,他主动让我动手。

  而我当时快要坚持不住了。

  常年机械被动的听从命令,不禁让我开始思考我到底是什么。

  上一秒还充满惋惜的看着我,下一秒,他就完全变成了陌生人。

  我们一次又一次重新认识,

  他一次又一次的忘记我们之间发生的事,

  我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孤独的记着所有的事。

  每一次消除记忆,他的情感都会被以前更加淡薄,就算找回内脏器官,他也不会任何事触动,不会生气,不会悲伤。

  我和他是朋友,但却亲手造成现在的他。

  难过,内疚的情感汹涌的在心间翻腾,看着毫无反应的他,甚至还感觉到一丝愤怒。

  我想我也不是最初那个只知道执行命令的处刑者了,我拥有自己的感情和思想。

  没办法在用朋友的身份到他身边,我只能在远处望着。

  偶尔用剧情人物的身份进入任务世界,监视着他的行为。

  不和他产生过多互动,不跟他进行深入交流,这样或许能把对彼此的伤害降到最低。

  他不用重新认识我,把我当成陌生人,这最好不过了。

  等到他走到最后时,就能毫不犹豫的对我进行反抗,而不是顾忌着我们的朋友关系。

  那一次,他慢条斯理的向系统表达了自己的选择,在美酒和温言之下,捏死了我附身的剧情人物,导致我脱离任务世界。

  最后,他用激烈的方式,让复活任务失败。

  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只要还在这里,只要还活着,就没有自由可言。

  不如彻底结束。

  我的任务失败了,但却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

  直到命令再一次下达,让我继续监视唐元。

  我这才直到,世界的意志是不会让这一切结束的,我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孤坟,无人知晓,无人祭拜。

  里面的灵魂只能苦苦挣扎在孤独和痛苦中,没人会来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