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影帝想吃回头草 > 第二三八章 沈叔叔
  桐生送咖啡回来,对站在吧台里的早早使了个眼色,早早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连帽衫和板鞋,身边放着一块炫彩滑板头上戴着大大降噪耳机的少年。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桐生在收银台下单,出单以后直接递给早早,手指轻轻点了两下:“早早,八号桌大杯热巧。”

  早早已经收回视线,虽然少年一直低垂着头玩手机,可鸭舌帽下面还是露出了她熟悉的咖色发卷,让她一眼就认出来,是昨天晚上那个小卷毛。

  今天早上吴叔叔已经跟她说过,昨天那个孩子不简单,让她一定注意,最好不要再接触。

  早早本来就没打算接触,这孩子看起来跟所有漂亮的卷毛小孩一样软萌可爱,可给早早的感觉却有些危险。她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觉得这孩子绝不是像他的外表那样简单。

  把大杯热巧做好,早早让桐生送过去,她没打算跟那孩子再有接触。

  桐生的直觉一直很准,店里来了不寻常的客人他总是能很快发现,所以那孩子一坐下他就注意上了。

  那孩子上午十点来的,一直坐到下午三点多钟,喝了三大杯热巧克力,吃了一盒马卡龙蛋糕和一块黑森林,

  桌子上还堆了一堆巧克力的包装纸。

  桐生看着都斯斯抽凉气,替他牙疼。

  小K凑过来跟早早嘀咕:“他真不是你弟弟?看着都齁得慌!”能这么热爱甜食的,除了早早还真就见着这么一位!

  早早在心里数着数,那小孩每隔三分钟抬头看她一次,被她抓住了就马上低头,还局促地用鞋底磨地板,连耳朵都跟着红了。

  坐了这么半天他除了看她就一直低着头,羞涩又局促,连对给他端饮料的服务生道谢都不看人家的眼睛,跟昨天晚上那个洋洋得意地指控她是小偷的小孩判若两人。

  这孩子怎么看怎么奇怪,他到底要干什么?

  早早一直在店里忙碌,并没有主动去接触小孩,直到她要下班,那孩子也除了偷看她什么都没做。

  早早正常下班,已经走到车棚推了摩托车出来,那小孩才滑着滑板戴着大耳机追过来。

  早早停下,等着他开口,那孩子在早早面前站住,迅速抬头看了早早一眼,就低头摆弄他的大耳机,早早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孩子从小卷毛里露出来的耳朵尖一点一点变红。

  早早耐心地等了一分多钟,也不见他开口,就推着车想绕过去,小卷毛急了,终于说话了,就是有些结巴:“对,对不起。昨天的事……”

  说着抬头迅速看了早早一眼,早早这才发现,这小孩的睫毛特别长,他应该是有西方人的血统,虽然长得更偏向于亚洲人,可头发睫毛颜色都是咖啡色的,眼窝深眉骨高,显得眼睛又大又深邃,像所有少年一样,看人的时候让人有种这孩子很清澈单纯的感觉。

  早早本来就没想跟他计较,对他点点头:“没关系,解释清楚了就好,你不用放在心上。”

  说完坐上摩托车就要启动离开,小卷毛急急地抓住早早的摩托车后座:“那个,我叫henry。”

  早早皱眉回头,她一向不是个会跟人绕弯子的性格,也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这孩子昨天冤枉她也就算了,怎么今天又来撒谎?他不是叫丹尼尔吗?

  是耍她耍上瘾了?

  早早脸上没了刚才的温和,冷冷地对他点点头:“再见,henry。”

  说着就加油门准备松离合,henry还攥着她的后座保险杠不松手,脸上有些迷茫又有些无措的样子,好像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还带着点委屈。

  早早看他一直不松手,只能松开油门,伸手作势去抓他的手,果然,还没碰上他,他就像被烫到一样马上松手了。还紧张地把手背到了身后,抬头委屈地看早早,“你生气了吗?”

  早早什么都没说,摩托车启动出发,把他远远甩在了身后。

  后视镜里,那孩子把鸭舌帽摘了下来,拉了拉头上的发卷,委屈地蹲在了地上,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可怜小狗。

  早早没再看他,转弯离开。连名字都撒谎,昨天骗吃骗喝然后洋洋得意地陷害她,今天就变得这么容易害羞还委屈上了?这孩子不进娱乐圈真是可惜了!

  哪像沈澈那个笨蛋,只能靠本色出演来骗个影帝当当,还被影评人说什么难得一见的奇才,把维多利亚时代贵族少年的神经质和优雅高贵演绎得纯粹自然!

  早早都替沈澈脸红,不过沈澈可能自己更脸红,所以他没机会努力创造机会也要给早早唱歌,却从来不跟早早提自己演戏的事。

  早早去法律援助中心转了一圈就出来了,今天程老的一位老朋友来樊城,程老带着得意弟子们去给朋友接风,走前不忘在厨房的炒锅里给早早留了一盒老朋友从瑞士带回来的巧克力。

  早早吃了一颗,很好吃,跟沈澈一直带给她的那种差不多。

  不用做晚饭了,就忽然空出来两个小时,早早看了看时间,去附近一家特别有名的网红甜点店赶他家最出名的橙子果酱蛋糕出炉。

  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了,早早今天运气很好,拿到最后一个号牌。

  蛋糕出炉的时候香甜浓郁的果香和热奶油的醇厚味道一下就充斥了整间蛋糕店,让所有爱好甜食的人都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早早闻着这个味道,也忍不住嘴角翘起来,心情都跟着好了。

  如果沈澈在,他肯定会夸张地大大吸一口气,还会强拉着她,让她也跟着做。

  这一点小哈倒是跟他学了个十成十,他还总抱怨小哈傻,也不看看小哈是跟谁长大的。以后再说小哈是她的狗,她肯定不认了。

  沈澈的信息恰巧这个时候过来:早早,我心情特别好!一高兴就会想到你,你呢?

  早早的耳朵慢慢变红,在手机键盘上比划了好几下也没打出一个字,是回答他心情好不好,还是说她一高兴也会想到他?

  早早想了半天也没想好,她一直都不会表达自己心里的渴望,小时候压抑得太厉害,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合适的方式。

  十六岁之前对父爱求而不得的失落让她一直不知道怎么对待自己渴望的东西,越期待越想要越不敢伸手。

  也被打击得几乎已经失去了伸手的能力了。

  不过,好在对方是沈澈,他跟早早在一起从来不用她伸手,只要她肯站在原地等他飞奔过来就好。

  实际上只要早早能让他看到,即使是她在后退,他也会一路狂奔,把她追上然后幸福地笑着去努力拥抱她。

  早早一直都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沈澈这种人,好像从来不怕失望,也不怕伤害,总能带着把人心都烫热的热情,让人只要靠近他就会觉得很温暖。

  早早还没回,沈澈那边已经发过来一串消息,好几张他的定妆照,还有舞台布景,最后一张是他跟小齐凑在一起的合影。

  后边还有一句话:早早,小齐特别乖,一直陪着我工作。

  接着后面又跟了一句:我俩都很想你。

  早早被最后一句话给炸得差点没扔了手机,脸上一片火辣辣地热,正心慌意乱,吧台那边已经叫到她的号码了。

  早早过去拿蛋糕,忽然有个高个子男人拦住了她。

  早早抬头才能看到男人的脸,这人至少得有一米九,一脸痞痞的笑,特别英挺帅气的五官,穿着简单的黑T恤牛仔裤,手臂上的肌肉结实有力,身材好得让早早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男人斜斜地靠在吧台边,两条大长腿交叠在一起,对早早笑得英气逼人,更显得肩宽腿长,专业模特也没他会摆姿势。

  当然,论耍帅他还是要差沈澈一点,沈澈拍硬照从来都是老子帅但老子帅自己的,谁都不爱搭理的样子,这位,就有点表演过度的嫌疑了。

  真是白瞎了一副好身材。

  男人可能是觉得自己这个角度这个姿势特别帅,摆好了就不动了,对着早早露出一嘴白牙,“小姑娘,能不能帮哥哥一个忙?”

  早早冷漠脸:“不能。”绕过他去拿蛋糕,凉了就没那么好吃了。

  男人的笑容凝固了十分之一秒,接着对着早早笑,掏出钱包让她看到里面花花绿绿的厚厚一沓钱,“小姑娘,你把蛋糕牌让给哥哥,哥哥给你加十倍的钱,咱们再加个微信,以后哥哥请你来这里吃蛋糕补偿你,好不好?”

  早早的脸更冷漠了:“不好。还有,叔叔,我们现在都不用现金。”

  男人一下蹦起来,指着自己英挺的鼻子不敢置信地看着早早,“叔叔?叔叔?你这小姑娘什么眼神儿?我今年才二十八!怎么就成你叔叔了?!你好好看清楚!我哪里就是叔叔了?!”

  早早冷漠脸,没看忽然发癫的男人,而是看向他身后,小卷毛跑进来拉住气急败坏的男人,“沈叔叔,我的蛋糕呢?”

  然后才看到被沈队长挡住的早早,惊喜又腼腆地叫了一声,“早早……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