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五百九十三章 余波(二)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李默的话中之意,再清楚不过。

    行刺七皇子的幕后主谋,不是盛渲。而是四皇子。盛渲是替四皇子顶了罪,被怒不可遏的天子下令杖毙。

    侍卫守在书房外,隔着一道门板。

    陆迟在惊怒之下,依旧不忘隐忍克制,压低了声音:“你是疯了吗?这等话岂能乱说!就算此事有些不能言说的内情,也不是你该说的。”

    李湘如嫁到了四皇子府,李家是四皇子的岳家。李默是四皇子正经的大舅兄……便是四皇子有些不妥之处,李默也不该胡乱揣度。免得落入四皇子的耳中,彼此心生隔阂。

    “我是不该说。”李默面无表情,声音中透出无尽的怒意:“我就该当做什么都没想到,什么都别多问。就当自己是个傻瓜,什么也不知道才对!”

    “可惜,天底下从不缺聪明人。就算我不说,能猜出真相的人也不在少数。”

    “四皇子这般心狠手辣,对自己的亲兄弟也下得了这等毒手。事发曝露,便将左膀右臂推出来顶罪……”

    陆迟猛地抓住李默的胳膊:“别说了!”

    陆迟用尽全力,李默胳膊一阵阵疼痛,却丝毫无碍他继续将话说完:“……盛渲落到这样的下场,皆是因为他的心狠无情。可你看看,盛渲死了,他都没来淮南王府一趟。这样的妹夫,我李默真的消受不起。”

    李默满心的憋闷,几乎无法抑制。语速越来越快,音量也越来越高。到最后,也顾不得门外的侍卫是否会听见只字片语了。

    陆迟:“……”

    李默的愤怒痛苦,陆迟都看在眼底。

    他能想到的事,陆迟自然也都想到了。只是,陆迟不愿相信自己的好友是如此凉薄无情之人。

    陆迟深深呼出一口气:“先别急着下定论。待盛渲下葬之后,你我一起去见四皇子。将此事问个清楚明白。”

    他亦如鲠在喉。

    李默正要说什么,书房的门忽地被推了开来。

    两人俱是一惊,反射性地转头看了过去。

    ……

    逆着光,一时看不清来人面容。待那抹高大修长的身形走近,陆迟李默才看清这个人是谁。

    来的人,不是四皇子。

    而是五皇子。

    他们两人委实没料到,五皇子会前来。

    五皇子见了他们,倒是半点都不意外:“我就猜到,你们两个一定会来送盛渲最后一程。”

    说起来,三皇子五皇子和他们也是同窗。论感情,当然不及和四皇子亲厚。见面也十分熟稔,并不生疏。

    李默心中满是悲愤,无心说话。

    陆迟打起精神应道:“我们倒是没料到殿下会前来。”

    五皇子反应极快:“你们以为四皇兄会来?”

    陆迟李默一起沉默。

    五皇子眸光一闪,淡淡说道:“盛渲瞒着四皇兄,谋划刺杀七皇弟。四皇兄被蒙蔽,在兵部彻查一个月,查出的却不是真凶。在父皇面前出丑难堪,心中愤怒之极。盛渲被杖毙,四皇兄也跟着丢尽颜面体面全无。以他的性子,焉肯再踏入淮南王府半步。”

    这番话,说得意味深长。

    四皇子现在和淮南王府撇清关系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来送盛渲最后一程?

    陆迟心头一片凉意。

    李默目中闪过怒意和不满,嘴唇动了动,到底没吭声。

    他对四皇子再不满,当着五皇子的面,也不能直言。

    五皇子显然心中有数,说这些话本就有挑唆之意。眼看着陆迟和李默面色难看,也不再多言。很快转了话头:“二皇兄和三皇兄片刻就到。不过,七皇弟今日是不会来了。”

    七皇子夫妇,和淮南王府早已是死敌。哪怕四皇子是幕后主谋,动手的人却是盛渲无疑。从这一点来说,盛渲死得半点都不冤。

    盛鸿也绝不会来淮南王府。

    李默听到七皇子的名讳,脑海中迅疾闪过一张俊美的少年脸孔,一时间,心头五味杂陈。

    又过片刻,二皇子三皇子联袂而来。

    悲恸过度的淮南王世子,不得不强打精神前来。只是,他目光一瞟到儿子的尸首,便心痛如绞泪如雨下,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半个时辰后。

    众皇子离开淮南王府,陆迟和李默也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盛渲的尸首,今晚便会下葬。

    “我们先回去吧!”陆迟打起精神低语。

    李默却道:“我要去四皇子府。”

    陆迟:“……”

    陆迟瞪了过去:“你要去做什么?难道还想当面诘问四皇子殿下不成?”

    李默绝不肯承认自己真有此打算,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妹妹素来胆小,今日在宫中定然受了惊吓。我放心不下,去看一看她。”

    陆迟的目中闪过一丝无奈和恼怒:“在我面前,还说这等鬼话!罢了!你执意要去,我陪你一同前去便是。”

    以李默的脾气,在这样的情形下和四皇子对上,不闹腾起来才是怪事!

    ……

    天色暗了下来。

    七皇子府里,也是来客如云。

    收到消息立刻赶来七皇子府的,顾山长是第一个。

    在确定谢明曦安然无恙连根头发丝都没少之后,顾山长才松了口气,又看向盛鸿:“殿下还好吧!”

    瞧瞧这区别待遇明显的!

    盛鸿叹了口气:“除了心里有点受伤之外,其余都挺好。”

    顾山长被逗乐了:“还有心情耍贫嘴,确实挺好的。”

    顾山长爱憎分明。淮南王府是谢明曦的死敌,盛渲胆大包天,暗中谋划行刺盛鸿。这种人,死不足惜,无需唏嘘感慨。

    只是,此事之后,七皇子也彻底和四皇子结下仇怨,再无和解的可能。

    顾山长略一沉吟,低声叮嘱:“殿下日后出入要更加小心。”

    免得四皇子一怒之下,拼个鱼死网破。

    盛鸿郑重点头。

    四皇子经营多年,藏在暗中的势力不容小觑。

    谢明曦轻声道:“师父放心,我们早已做好防备,绝不会轻忽大意。”

    第二个来七皇子府的,是林微微。第三个是方若梦。

    很快,陈湛秦思荨夫妇也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赵奇和颜蓁蓁两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