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 第2138章 提灯照光
  “呜呜,这臭男人欺负我,你快打他!”娇娇抱住秦鱼的腰,哭唧唧撒娇。

  秦鱼眯起眼,对蔺珩反而一笑,“大家都是斯文人,有话好好说,如果你若是要剖我家这肥崽崽的肚子呢,那我一定会阉了你。”

  对肥崽崽宠溺得不像话。

  蔺珩目光隐晦扫过娇娇,后者娇躯一凉,而蔺珩很快移开目光,两只手的两根食指上下对点,“那你能给我什么呢?”

  秦鱼乐了,“谁规定的我一定要给你?青楼嫖个娼还得给钱,你这外来人没头没脑提要求,凭什么呢?”

  蔺珩:“你已经察觉到十七根盘龙柱不见了吧,而你需要它,否则哪怕你找到斐川的魔躯都没用。”

  秦鱼:“所以你是要跟我交易?那你要的就不该是那破镜子,毕竟我如果要保证利益完整,而非残缺,就得两个都要,那么你”

  蔺珩:“魔种。”

  秦鱼一愣,盯着蔺珩若有所思,“你要修魔?”

  蔺珩:“我对魔道挺感兴趣。”

  秦鱼:“魔种的话,你完全可以杀我那些魔道下属,从他们身体中掏出取走,随便掏,我随你。又为什么非要找我要呢?”

  好一个随便掏,卖得一手好下属。

  蔺珩:“你也知道这没什么必要对吧,所以我要的自然不止是魔种。”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深深看着秦鱼,那眼神有些深,让秦鱼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算计,这狗男人一定在算计她。

  “你还要魔道传承。”

  “跟你一样的,至少不比你少。”

  你特么怎么不上天呢!

  “我可以动手,你未必是我对手。”

  蔺珩垂眸,理了下袖子,淡淡道:“你没那个时间。”

  秦鱼确定自己被讹了,可她没有偷奸耍滑的余地,因为她的确时间不多,没法跟对方周旋,否则完全可以打一场硬夺。

  蔺珩这贱人完全是卡死了她的路,逼她退让你看这光突突的大阵,柱子都被这厮给拔走了。

  秦鱼也果断。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行,我给你两个魔种跟一份魔道传承,一起交易,把柱子给我!”

  两个都是干大事的人,分分钟交易了。

  蔺珩收了东西,眼皮子都不带动一下的,也没翻,直接起身了。

  秦鱼:“拜拜!”

  蔺珩转过身来,忽抬手。

  秦鱼以为他要动手正戒备,却见这厮手中一个小葫芦,那小葫芦咕噜噜一下,把黑水池子的黑水狂吸了起来,连带着秦鱼身上的黑水也被它一并吸走。

  话说,那要是秦鱼自己做法还好,可让某个男人运用某种手段把身上每一寸的水都吸干净

  秦鱼脸色微变,阻断了对方吸收,但已经结束了,全身很干净。

  她什么也没说,只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蔺珩。

  蔺珩面无表情:“你自己挡着,怪不得别人。”

  秦鱼:“”

  你有毒啊。

  老管家一脸老母亲慈爱笑。

  好在蔺珩也没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喂,这件事别外传。”秦鱼在后面喊他。

  “你我两人之间的事,我从来都不稀罕别人知道。”

  走的那个干脆利落。

  他们走后,秦鱼才出池子,十一摸了下刚刚被飞剑抵着的脖子,问秦鱼:“要走了吗?”

  她很冷静。

  “嗯,不然那魔躯会逃远,危害很大。”

  “保重。”

  “你啥时候投胎?”

  “结束得比阎君给我定下的投胎时间早得多。”

  “那就看不到你投胎了是好胎吗?”

  这问的是人话吗?能不能好好问。

  “还可以。”

  其实不是很好,但没必要说了吧。

  十一寡言,重新拿出灯盏,“我要去走阴路了,就此分别吧。”

  秦鱼点点头,“既然要走了,送个礼物给我吧,不然你会不好意思的。”

  十一:“???”

  礼物什么的

  “我没什么可送的,而且,我也只是来履行阎君大人的命令,与阁下并无交情,算起来,你与刚刚那位应当有不俗交情吧。”

  十一看了一眼那个黑水池,下面还剩一半的黑水。

  秦鱼:“你猜错了,我跟他的关系很俗,不过既然你不把礼物给我,那我就先送礼物给你吧。”

  说罢,直接手指一点十一眉心。

  “天选之路不易,转世厄难轮回道修行也不易,要找到回家的路更不易,入我创立的团队组织,接引药店,吃药不用钱,契应地球,你回家也容易。”

  鬼面獠牙之下的表情尚未可知,但呼吸的确一僵,而边上娇娇呆了。

  这人是熟人吗?

  “秦鱼,你如果不那么聪明,朋友可能会多一些。”

  十一眉目减了此前的疏离陌生,多了几分柔软跟无奈。

  “少废话,这么多年不见还带个丑面具吓我!苏大姐,你出息了啊!”

  然后秦鱼手指一勾就把十一的面具取下了,后者自然露出一张极好看端妩的脸。

  只是消瘦很多,眼神气质也远比从前深邃,像是经过无数苦难而磨砺出来的宁静跟隐忍。

  无端看着心疼,又觉得她很强大。

  苏挽墨淡淡一笑,眼角笑意都多了几分花开的韵意,温妩淡雅,微抬了灯盏,却也冷清利落:“还有光,你先走吧。”

  这果断,神似当年处理商务。

  她变了很多,又好像没怎么变。

  灯盏光辉其实有些阴冷诡秘,毕竟是地府的提灯,总带着几分鬼气,但纵然是鬼魂,只要心中有暖光,看见的光也总不会太冷的。

  但时隔多年,秦鱼再次见到当日飞灰湮灭的人,再见她为自己提灯照光,心中总是温暖一片。

  她从未怪过这个人,也一贯认定对方是一个很好的人。

  只是不必说了吧。

  苏挽墨应该知道。

  苏挽墨相送秦鱼离开,而这一分别,将来还不知什么时候能相聚。

  她的劫难还未有尽头,对方却已见峥嵘风华。

  “行吧,我走咯。”

  秦鱼抬手轻挥,背对着苏挽墨,娇娇吐出了鬼门仙镜,启动了,一人一猫进入时

  苏挽墨却见到秦鱼忽然转身,朝她眨眼。

  “诶,苏大姐,什么破事儿需要渡那么久,自己心狠,也不怕别人心疼,该过了。”

  “等我飞升,你如果还没结束,我亲自去阴阳道接你,你哭着求我都没用。”

  她轻描淡写,苏挽墨一怔之后,却是低头,眼角酸涩,微见红。

  但嘴角微含笑。

  家么,那些故人么。

  她其实很想念的。

  当然,这种伤感又柔软的感情很快消失了,因为她听到娇娇奶声奶气来了一句。

  “记住我们家鱼鱼的团队叫青楼,整个天选阵营都如雷贯耳,缺人得很,你早点来哦。”

  苏挽墨:“”

  忽然有点后悔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