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五百八十章 不做马前卒
  周书仁眼神变了,该说能保持中立的大臣,才是道行深的真狐狸吗?这昨个就看他变了脸,一晚上就想了这么多,“然后呢?”

  汪大人心塞了,“周大人,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都是狐狸成精的,别装家养的猫了,他才不信,周大人不清楚,昨个,他可清楚的看到周大人变脸了,否则,他也不会多想啊!

  周书仁眨了眨眼睛,“汪大人。”

  汪苣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周大人。”

  周书仁指尖点着汪苣的额头,死劲的往后推,“汪大人早上一定没漱口,这口气有些过于大了,汪大人,你我无冤无仇不能这么报复我啊!”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汪苣心脏差点没停了,他都准备好听辛密了,你就给我说这个,声音尖锐了,“周大人。”

  周书仁站起身,“汪大人,今个你说了什么,周某一个字都没听到,话说回来,我挺喜欢大人的性子,能稳得住好奇心,我也要向大人学习啊。”

  汪苣激动的心平静了,仔细瞧着周大人,突然笑了,他的定力还是不行啊,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周大人早就猜到了什么,他跟周大人比不了啊,瞧瞧周大人的定力。

  周书仁开了门,“大人要是清闲,那就去各城门口转转,看看新实施的进城登记进展的如何了。”

  汪苣默了,他一点都不清闲,他还要盯着北城下水渠的修建,干笑一声,“大人,我先忙了。”

  周书仁突然道:“你我二人交情不错,我多说一句,心不动稳如山。”

  汪苣脚步顿了下,快步的走了出去,他说不心动是假的,否则不会这么激动的来找周书仁求证,现在是一盆冰水泼了下来,透心凉啊,他猜到京城五皇子是假的,他也不能带去京城,这不是明晃晃的告诉皇上,他知道了秘密,那么问题来了,他知道多少?皇上怎么看他?

  汪苣后背发凉,真是越美好的东西越有毒啊,不能想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好。

  周书仁等汪苣走了,表情严肃的眯着眼睛,经过汪苣的提醒,他终于察觉到自己忽略什么了,换了五皇子的人,真的没察觉到皇上发现五皇子是假的吗?

  周书仁反带入了一把,他要是图谋甚大,真的五皇子是一定要弄死的,而且他是反派的话,一定会留后手的,与皇上博弈不留后手可不行啊。

  周书仁自己带入了一把后,指尖点着掌心,皇上突然打脸自己试探姚侯爷,这都是问题啊,周书仁嘴角玩味了,真是越来越有意思啊,不过,不管为何这个长像皇上的学子出现在津州,他没来之前就在也好,他来之后到的津州也罢,他都不会做马前卒。

  周书仁笑了,他倒要看看,后续怎么发展,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转眼就到了公布成绩的日子,竹兰早早就知道成绩了,何束是今年的廪生,虽然不是往年最小的年纪,可也是何束的本事了,第一不是谁都能考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竹兰叫来吴咛和雪晗,“你们二人换身衣服,一会随我去王府送礼。”

  吴咛脸红红的,来的路上雪晗没少调侃她,低着头,“婶婶,我们回去换衣服了。”

  竹兰看着吴咛,笑着道:“换身喜庆些的衣服,今个何束的大喜日子。”

  吴咛拧着帕子,“哎。”

  雪晗笑了,“姐姐害羞了。”

  吴咛跺了下脚飞快的跑了出去,竹兰点了下闺女的额头,“你可清点逗吴咛吧!”

  雪晗嘴上应着,心里却没走心,她觉得现在的吴咛姐姐最鲜活了,让人看着心里欢喜。

  竹兰带着礼物带王府,王府的人不多,说到底何束不是王府的公子,竹兰亲自来也是因为要结亲的关系。

  薛氏看着穿红的吴咛,“以前吴咛一直都是素色,这难得穿鲜亮的衣服,让人眼前一亮。”

  吴咛听了夸赞,心头一松,她这身衣服是府上新做的,她一直没穿过,她还是自卑不喜欢张扬的。

  竹兰接话道:“我当初选料子就觉得适合这丫头,做出来一看的确适合。”

  薛氏弯着眼睛,对着身边的闺女道:“你带着姐姐们去园子里转转。”

  汪蕾笑着,“是。”

  竹兰等几个姑娘出去了,挑眉道:“何束在府上?”

  薛氏点头,“回来换衣服的。”

  竹兰道:“这是给何束的贺礼,你替他收了吧。”

  薛氏看了眼,周家的手笔真是大,送来上百两的东西了,周府越重视何束,她心里越高兴,“何束已经是秀才,老爷的意思让我抓紧选个日子提亲。”

  竹兰放下茶杯,“那我就在府上等着了。”

  薛氏听着这话心里踏实,“好。”

  竹兰带着两个丫头回马车上,雪晗忍不住笑着,吴咛脸红的都能滴血了,竹兰问,“发生了什么事?”

  雪晗语气欢快,“娘,何公子见到吴咛姐姐都结巴了,吴,吴,吴小姐。”

  学完,雪晗又忍不住笑了。

  竹兰噗呲也乐了,何束很稳重的人,今个失态了啊!

  吴咛拿着扇子挡住了脸,她也没想到何公子看她会看呆了,等回神还口吃了,脸红的一点都不比她差,吴咛又忍不住心里愉悦,她欢喜惊艳了何公子,心里说了一声呆子,眉宇间浓浓笑意。

  竹兰扇着扇子,何束比吴咛乐观,生活的态度也正,吴咛和何束见了几回,吴咛变了不少啊。

  回到府上,吴咛行礼就跑了,雪晗失笑,“这些日子,我好像欺负姐姐有些狠了。”

  竹兰,“你还知道啊,说回来,也不知道容川的成绩如何。”

  雪晗心情低落了,“年末才能见到容川,一走就是一年。”

  竹兰,“你不担心容川的成绩?”

  雪晗自信的道:“我相信容川。”

  平州,容川和吴家两位哥哥送走了报喜的差爷,吴咏恭喜道:“恭喜张弟高中廪生。”

  容川心里的激动已经平复了,“这里也恭喜两位哥哥中了秀才。”

  吴听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轻松了,天知道,大哥是怎么盯着他们读书的,“同喜同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