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项宇陶冰倩 > 第375章 心灵打击
  项宇道:“少废话,让姓金的出来见我!”

  “姓金的?”保镖一时没反应过来,皱眉重复了一边,接着瞪大眼睛道:“你是说我家少爷?好小子,你竟然敢这么称呼他!”

  “老子向来百无禁忌,你能拿我怎么样?”项宇手上用力,不耐烦的道:“不想挨揍的,赶紧叫你们主子出来,不然他的胳膊就断了!”

  被项宇制住的保镖嗷嗷乔叫唤,眼泪都要下来了,年长保镖气的龇牙咧嘴,朝后一挥手道:“还愣着干什么?把这小子给我拿下!”

  众保镖怒吼一声,从身后掏出甩棍蜂拥而上,项宇根本不跟他们客气,来一个踢飞一个,不到十秒钟的功夫,地上已经躺满了人。

  排队的众人见到这一幕,都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项宇,心说这是哪里来的狂人,居然敢在四大家族的地盘闹事,不想活了吗?

  “小兔崽子,你死定了!我家少爷不会放过你的!”

  项宇手里的那位,应该算是受苦最轻的了,他见兄弟们被打的满地打滚,气的怒不可遏,忍着手臂上的剧痛吼了一句。

  “你家少爷算个屁!老子今天就是来找他的!”项宇手上再次发力,狞声道:“叫啊!给我大声的叫!”

  那保镖冷汗涔涔,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吕娘芷看的一阵心惊,小声道:“项大哥,你会不会太狠了?”

  项宇嘿然道:“人不狠站不稳,今天我要是个弱者,你哥还有那个姓金的,会用更加残酷的手段来对付我!”

  吕娘芷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金浩贤和吕良鹏听见外面的嚎叫声,先后从体育馆里走了出来,见到场外的一幕,下意识惊呼一声。

  “你是干什么的!敢来这闹事!”

  “娘芷?你怎么没跟那个人一起来?”

  二位大少几乎同时发问,第一句是金浩贤问的,第二句自然是吕良鹏问的。

  吕娘芷淡淡道:“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吕良鹏一怔,随即眯眼打量了一下项宇,恍然想起,之前在调查项宇的时候,曾经看过他的照片,就是面前这个小子!

  “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项宇!但是之前那个你……”吕良鹏迟疑了一下,喃喃道:“没理由啊。”

  项宇冷笑道:“易容术而已,少见多怪!”

  金浩贤一脸迷糊,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看向吕良鹏问道:“鹏哥,你认识这个小子?”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止我认识,你也认识,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向玉!”吕良鹏沉声道。

  金浩贤心思灵活,一下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他定定的看了项宇好一会,突然长长的哦了一声,指着项宇道:“原来神也是你,鬼也是你。”

  他说完大步走到项宇跟前,啧啧感叹道:“牛,真的牛,想不到你还会传说中的易容术,姓向的,看来我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啊!”

  项宇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说够了吧,你不是找我来比武的吗?比不比了?不比我走了。”

  “比比比,当然比!”金浩贤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嘻嘻的道:“够胆的里面请!”

  项宇松开手里的保镖,径直朝体育馆里走去,吕娘芷紧随其后。

  “咦,你就是娘芷妹妹吧,我们好像有六七年没见了。”

  金浩贤这时注意到吕娘芷,急忙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吕娘芷很有涵养,淡淡道:“你好。”

  金浩贤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他太长时间没有见到吕家妹妹,想不到再次相见的时候,人家已经女大十八变,出落的更加高贵美丽,落落大方。

  “娘芷妹妹,你变得更好看了,我都有点认不出你来了。”金浩贤显得十分局促,不停的搓着手道:“那个……那个……有时间的话,咱们一起吃个饭吧,纯粹就是叙旧,呵呵……呵呵……”

  吕良鹏脸上的肌肉抖了抖,一群乌鸦在脑门上飞过,他走到金浩贤跟前,有些尴尬的道:“小贤,别说了,娘芷已经走了?”

  “啊?”

  金浩贤脸色更红,呆呆的抬起头来,只见吕娘芷和项宇已经去的远了,两个人有说有笑,宛若一对璧人。

  金浩贤脸色一苦,心中感到一阵酸涩的刺痛,吕家妹妹是他从小就倾慕的对象,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暗暗发誓非她不娶,想不到若干年后,再见时已经物是人非。

  吕家妹妹那甜美的笑容,已经属于别的男人了。

  金浩贤有些自惭形秽的低下头,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项宇形容丰神玉朗,风姿更是出尘飘逸,加之一身惊神泣鬼的本领,比起自己这个只会花钱的富家公子哥,真是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难怪娘芷妹妹会喜欢他,如果我是个女人,也会对这样的男人更加心动吧?

  金浩贤沮丧的在心中感慨,突然觉得今天安排的一切种种,都变得毫无意义,就算打赢了项宇又怎么样?就算吕家把娘芷嫁给自己又怎么样?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她的心,根本从来都不属于自己。

  吕良鹏见金浩贤怔然不语,还以为他心中有气,安抚道:“小贤啊,别生气,等霍老打赢了这个小子,舍妹就会乖乖的嫁给你了,好饭不怕晚,你再等等啊。”

  金浩贤好像一个霜打的茄子,涩声道:“鹏哥,也许我们不该弄这场比武,我感觉没多大意思。”

  “确实有点超出控制了。”吕良鹏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自说自话的附和道:“我的本意是低调进行,结果霍老的那些傻逼徒弟,整了这么大的阵仗,还把媒体也找来了,这不是捣乱吗?”

  金浩贤无语摇头,只好迈步进了体育馆,他和吕良鹏的思路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

  “这小贤今天是怎么了?”

  望着金浩贤失魂落魄的背影,吕良鹏有些疑惑的嘀咕一句,随后也大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