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项宇陶冰倩 > 第568章 当我不存在吗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程维佳的准备工作,就都做好了。

  做完了自己的工作,他就有意无意的,站在了两张病床之间。

  项宇看看就知道,他这是在防备另一张病床边上,坐着的那个人。

  他现在没有精力关心太多的事,所以只是看了一眼,便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项宇先是用新买的医用酒精,给针灸针都简单的浸泡了一下。

  然后就开始在程维佳老婆的身上下针。

  只是很短的时间,他就用了几十根针,不过这些针,都还只是准备用的,真正的主力,还是那两根金针。

  本来看着项宇将两根金针也扎进去的时候,程维佳还以为,已经结束了。

  可当他看到项宇,用手握着两根金针的针尾时才知道,人家这才是真正的刚刚开始。

  此时的项宇,正在通过两根金针,不断的调整激活他老婆受损的大脑。

  这可是一个惊险万分的活,容不得一点差池。

  要知道,任何一家医院,只要有一个权威的脑外科专家,就能让医院,迅速打响名气。

  可是现在项宇做的事请,要是让那些权威专家知道了,只会认为自己在做梦。

  他现在正在通过两根处于大脑中的金针,用自己的真气,给程维佳的老婆梳理脑内的血管和神经。

  这可是一个极为精细的活,容不得半点疏忽,必须处于全神贯注的状态。

  所以他才会在开始之前,那么小心谨慎的做好所有的安排。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还很正常,可是时间长了,对面床边坐着的那个人,就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他有些狐疑的向着这边看了看,虽然不知道项宇在做什么,但看着他一脸严肃的表情,也大概能猜到个一二。

  于是他便轻轻的走到了程维佳的身边。

  看到程维佳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他只能是压低声音说:“老弟,你们这是……”

  程维佳微微的一皱眉,他其实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再说他也的确是不知道项宇在做什么。

  只能是也小声的说:“这是我朋友,他会一些针灸,正在试着帮忙,把我老婆唤醒。”

  那人听他这么说,脸上便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个可信吗?”

  听到这话,程维佳的脸上便有了一丝不快的神情。

  那人似乎也知道,自己这话有些过了,便笑着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他现在针的地方,我看着有些危险。”

  程维佳有些不耐烦的说:“好了,这都是我们的事,现在请您回去,只要不打扰他就行。”

  那人虽然听他的口气有些不善,但却没有回去,而是站在了他的身边,小声的又问了一句:“我站在这里看看,没事吧?”

  程维佳看他不再往前走,也只能是点点头道:“别打搅他,什么都行。”

  那人听了也只能是微微的一笑,这要是平时,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他一定会让对方知道他的厉害。

  可是现在,作为一个病人家属,他倒是十分能理解程维佳的心情。

  而且他也想看看,对面这个正在针灸的年轻人,能不能把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救醒。

  如果能的话,自己身后躺在床上的人,是不是也能有一个,可以得到救治的机会。

  因此他也就不再说话,只是这么老老实实的站着,同时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项宇。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声音,开始的时候还不大,可是不一会儿的工夫,声音就是越来越大。

  甚至他们在屋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程维佳倒是无所谓,外面有刘山虎再,他可不相信有什么人,能从他的手里溜进来。

  其实就算是刘山虎不在,他也不是很担心,自己的岳父岳母和女儿都在外面,只要是正常的人就根本进不来。

  至于说想动粗,刘山虎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自己就是最好的时候,想对付这个小子,也要花上一点工夫。

  只是随着时间的延长,外面的吵闹声,也是越来越大。

  程维佳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屋里要不是有边上这个人的存在,他都想要冲出去,把闹事的人打一顿了。

  看着程维佳越来越黑的脸,边上的那人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出去看看。”

  说着就向门口走了过去,当他打开门的一瞬间,外面的吵闹声,都停了下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他向着外面看了一眼,脸上就满是怒气:“你们是当我不存在吗?在这里吵的这么开心,这里是医院,滚,都给我滚,我不想见到你们。”

  可是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一个有些尖锐的男声说:“大哥,你可不能这样啊,我再怎么说也是老爷子的儿子,我进去看看怎么了?”

  刚出去的这人,连话都不说,走过去就给了说话的人,一个大大的耳光。

  本来围在门口的人,都被这‘啪’的一声响惊呆了。

  因为这里的很多人,都认识被打的那个人。

  那人可是县里,数一数二的594c2a26人物,就是很多领导见了,都要和他好好的客气客气。

  可是这个被他称为大哥的人,竟然连第二句话都没有,直接上去就是一巴掌,这下打得所有人都是心惊肉跳。

  因为他们很多人,都是跟着被打的人来的。

  打完了人,那人脸色铁青的看着围在外面的这些人:“怎么,还想让我把话再说第二遍吗?”

  被打的人用手捂着脸,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敢说什么,一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看到他都走了,那些跟来的人,自然更加不敢说话,一个个便都跟着也走了。

  看着这些人都走了,那人便站在门口打了个电话。

  他直接在电话里交代一个叫老张的人,让他立刻上来,只要自己不出去,就一个人都不要放进来。

  打完电话,他就直接进了病房,还随手将房门关上了。

  只是当他进到病房的时候,就看到项宇已经停了下来,正站在床边和程维佳说话。

  他立刻也凑了过去,想听听治疗的结果如何,要是效果好,他也好想想,是不是请人家帮帮忙。

  当他走到近处的时候,就听到程维佳说:“那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