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项宇陶冰倩 > 第643章 前面有坑
  那个向着这里奔跑的人,似乎是有些找不到路。

  这里毕竟是山区,虽然他们呆的地方相对比较平缓开阔,但是也有不少的树木和杂草。

  加上现在的天色有些暗,来人似乎已经看不见路了,所以就在那里乱跑。

  项宇想了一下就对程维佳说:“佳哥,你在这里看着,我过去看看。”

  说完就向着那个声音走了过去。

  程维佳也知道,项宇的本事要比自己大,相对来说还是自己守在这里比较好。

  他正想着的时候,就听到头顶传来了破空的声音。

  “黄袍大王。”他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此时的天色又暗了不少,所以他也看不见头顶飞的是不是黄袍。

  只是他叫完了以后,就感觉自己的肩上落了两只小爪子。

  这回他算是知道,一定是黄袍了。

  因为只有黄袍,才会只是站在别人的肩上,却不用力的往里抓。

  这个时候,项宇已经接近了向他们这里跑的人,现在的天色虽然极为昏暗,但他还是能清楚的看到对方。

  见到这个人的时候,他稍稍的愣了一下,不过看着对方往前走的位置,还是出言提醒了一声。

  “别走了,你前面有坑。”

  可是那个人虽然听到了,但明显是不相信他的话,依然往前走了过来。

  然后就在项宇有些无奈的一撇嘴的工夫,就听到了‘啊’的一声。

  那个不听话的人,终于成功的将自己掉到了坑里。

  项宇没有办法,只能是向着那个人走了过去。

  他知道那里有坑,是他刚才采药的时候看到的,那应该是什么动物挖出来的巢穴,只是年头长了,被放弃了。

  结果就有不信邪的人,一脚踩了进去。

  他走过去的时候,就听到那个人在那里‘哎呦哎呦’的直叫。

  项宇过去也没敢直接将人扶起来,而是将人从坑里拽出来以后,让他在边上靠着一颗树坐下。

  他现在要给这个人,先检查一下,刚才踩进坑里的脚。

  幸好那个坑不是太大,只是将来人的一只脚陷了进去。

  用手在来人受伤的腿上捋了一遍,项宇就知道他只是简单的小腿脱臼,并不是骨折。

  于是对来人说:“手向后,把住树,别动,你小腿脱臼了,我现在得给你弄回去,要不你的这条腿就废了。”

  来人听了他的话,明显是很害怕:“大哥,你会不会啊?”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他边问,还边吸着凉气,嘶嘶哈哈叫着。

  “信不着我是吧?”那我走了。

  那个人此时已经用手抓住了身后的小树,听到项宇要走,立刻说:“大哥,你千万别走,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要是……”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就听到‘咔嚓咔嚓’两声响,然后就是随着声响传来的剧痛,来人立时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

  等他叫完了,感觉自己的腿似乎也不痛了。

  原来是项宇接着他刚才说废话的工夫,用手法给他脱臼的小腿,进行了一次复位。

  “我我……”那个人此时有些语无伦次。

  “放心,我没把你的腿拧下来,刚才只是一个手法复位,不信你自己可以活动试试。”

  来人听他这么说,似乎心才放下了一点,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受伤的腿,似乎是真的好了。

  他立时有些兴奋的说:“大哥,你可真是神医啊,就这么一下,就能把我的腿治好。”

  项宇看看他,虽然对方现在看不清他的脸,但项宇却能认得出来,对方就是去农家乐和铁匠铺的那伙人中的一个。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乱走,脚要是没事,就跟着我走吧?”

  那人听项宇问起,才想起来自己是要干什么的。

  “大哥,我是来求援的,我还有几个同伴被困住了,你能跟我过去看看吗?”

  项宇边往回走边说:“现在黑灯瞎火的,你还能找到地方吗?”

  那人听到这个问题,明显是一愣,项宇说的对,这么黑灯瞎火的,别说他一个外地人,就是本地的药农,都不敢现在出来乱跑。

  山里的夜路可不是开玩笑的,黑不说,还有很多夜间活动的动物出没。

  要是遇到个老鼠、兔子之类的还好说,可要是蛇或者蝎子这些毒虫,可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现在只能是老老实实的跟着项宇往前走。

  等他到了篝火边上的时候,才借着火光,看清项宇的脸。

  “怎么是你?”他对项宇自然是非常的有印象,这可是一个让他想没有印象都不行的人。

  他们去找根叔当向导,被人家把炭纤维的弓给掰折了,吓得跑了出来,

  等去铁匠铺要打造短刀,又被人家用一张黑卡给鄙视了出来。

  他们这些人都在猜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这么厉害,力量又大,又有钱?

  这种人怎么会无聊的跑到这里来的?

  像是这么有钱的人,不是都应该去国外玩什么探险才对吗?

  他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就听项宇说:“我是来这里采药的。”

  “采药?”那人明显是有些不相信项宇的话。

  不过等他顺着项宇手指的方向,看到还堆在地上的一大堆药材的时候,就是想不信都不行了。

  “你真的是来采药的?你是中医?”

  项宇对他的这个问题有些不太好回答,自己总不能说:我是个丹修,不是中医吧。

  这种话估计对方是不会相信的,可能就连站在边上的程维佳,都没有办法相信。

  他只能是说:“我就是个爱好者,随便采点药玩的。”

  那人看着地上的草药,有些疑惑的说:“你确定自己采到的都是药材吗?”

  边上的程维佳笑着指着地上的药材,给他说了几个名字,那人才算是有些将信将疑的暂时相信了。

  项宇这个时候问那个人:“你刚才说自己是来求援的,你的同伴都在什么地方?”

  那人听了,只能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他们都在鹰愁涧。”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程维佳听到他的话,明显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走到鹰愁涧的。

  按说他们这些外地人,即使进了山,也应该根本就走不到鹰愁涧的。

  那里虽然看着不太远,但是没有熟悉的人带路,即使能在附近看到,也根本就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