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故作伤心

 热门推荐:
  听着屋里嘻嘻哈哈的笑闹声,宋追燕和钟青衣相视一笑,两个小的在家一点都不觉得人少,闹腾的很呢。

  明天就是两人定亲的日子,原本钟青衣要找媒婆来走过场的,但宋追燕说不用了,就一家人一起吃顿饭庆祝一下就行,日子是自己过的,那些虚的她不是很在意,自己开心最重要。

  钟青衣觉得太委屈她了,总想做点什么,比如买点值钱的首饰,买上好的绸缎送她,以示看重。

  “这些东西多的都没地放了不是吗?随便选几样就好了。”杜克那里的珠宝还有他心腹那里的珠宝多的数不清,好东西都让宋坦坦藏空间去了,现在真的是不缺金银财宝,不缺吃穿,要啥有啥,感觉拥有的太多,让人有点无欲无求了。

  宋追燕甚至想过,是不是不要种地了,猪也不养了?

  当然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转眼就甩了甩头否认这个想法,人活着怎么能不做事呢,混吃等死的日子会消磨人的意志,越活越没劲,到时候可能会减寿。

  所谓没盼头死的快。

  别人她不知道什么咋样,反正她过不了太轻闲的日子,好吧,她就是个劳碌命。

  宋坦坦直接放了一箱银子和一箱珠宝到老家那边的空间,说是给宋追燕的嫁妆。

  “你那边还有多少?”宋追燕没拒绝,干脆的收下了,不过她很好奇坦坦到底搜刮了多少好东西。

  “就几箱,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和阿寻一人一半,我帮他保管。”宋坦坦嘿嘿一笑。

  其实钟青衣也有,他的是一箱金子,因为他觉得金子更值钱,不过他没有空间可藏,就藏在他名下的宅子里,听说那屋里有密室,挺隐蔽的,是叶墨寻特意给他选择的宅子,专门用来给他藏宝贝的。

  所以第二天定亲的时候,钟青衣只留了五百两金子,剩下五千两全交给宋追燕,“小宋你把这些放你的空间里,都给你花,你喜欢什么就自己买,我不知道买啥好。”

  宋追燕和宋坦坦都有一种现代霸道总裁把银行卡甩过来,牛逼哄哄的说:“这张卡给你,要买什么就刷卡,只管刷,别给我省钱。”

  宋坦坦以为是叶墨寻教的,后者一脸无辜,他什么也没说,是舅舅自己的主意,没想到他这么会。

  “那你自己留了吗?”宋追燕关心道。

  “留了,我这还有好多。”钟青衣腼典的笑了笑,其实他觉得多出来的金子就跟铁一样没啥大用处,平常人家哪用得了这么多钱?

  够用就行了,太多钱财藏在家里睡觉都不踏实,不得劲,他不习惯的很,唉,他就是个劳碌命。

  “那行,我帮你收着。”宋追燕把手往箱子一放,东西就像变魔术似的消失了,这种场面钟青衣有过几次经历后就习惯了。

  “什么时候买的菜,怎么不跟我说,我去买啊。”钟青衣看着厨房里摆满的各种肉和青菜有些郁闷,今天是他定亲的日子,其他方面没有发挥的余地,怎么连买菜这种小事也不给他机会表现一下?

  “我和阿寻一大早去买的,钟叔叔今天的菜你来做,我们就等着吃,你可要好好表现哦。”等正式定亲她就该喊他姨父了。

  “没问题,都交给我。”钟青衣很乐意,他就希望能多做点什么。

  “别闹,自己玩去,我去打下手。”宋追燕不让她捉弄钟青衣,打发她走。

  “知道啦,绝对不打扰你们独处。”宋坦坦大咧咧的没个正形。

  吃饭的时候,叶墨寻送了一对上好的羊脂白玉给钟青衣和宋追燕,他们一人一个戴在脖子上,代替戒指。

  为啥不送戒指呢,不是做不出来,主要是叶墨寻觉得戒指小小的,就算用金戒指也值不了几个钱,而且舅舅和宋小姨都喜欢拿刀剑,戒指戴着多少会硌手,还是玉佩好。

  “很漂亮我喜欢,谢谢阿寻。”宋追燕笑的真诚,她不太懂玉,她只知道这玩意值钱,值钱就好。

  钟青衣也很喜欢,他是看宋追燕喜欢,而且他这个和她那个是一对,所以爱屋及乌。

  收了叶墨寻的礼物,见宋坦坦还在傻乐,宋追燕眼神轻飘飘的睨过去,这傻丫头什么都没准备么?

  接收到她的眼神传递,宋坦坦笑容一顿,她真没想到这茬,只想着空间时有一箱子珠宝,小姨随便选,哪还需要她另外准备。

  好吧,看来是需要的。

  于是她用意念在超市两个珠宝箱里翻翻找找,最后找出两对手镯,实在不知道送什么好,总不能复制叶墨寻,也送一对玉佩吧?

  宋追燕很自然的接过玉镯,当场就戴了起来,钟青衣拿着一对金手镯有些不知所措,他是不可能戴这玩意的,但坦坦送的,他不能拒绝。

  “小宋这镯子你也帮我收着。”钟青衣厚着脸皮道。

  还没成亲呢,就什么值钱的都交出去,将来成亲了更要被吃的死死的,叶墨寻暗自摇头,罢了,舅舅自己乐意,他高兴就好。

  隔天宋坦坦和宋追燕又拿着布匹去绣庄找绣娘做衣服,以前他们穿的都是超市里的现代装改良的衣服,不伦不类的,现在绸缎布匹多的是,赶紧拿些来做衣服。

  “裤子也要多做几条,让她们做小点,不要每条都是宽大直筒的,做几条收脚的,袖子也是……还要口袋,我不习惯往袖子里藏东西。”宋坦坦要求可多了。

  “你干脆直接穿超市里的得了,这样那样的要求诸多,你倒是画个设计图出来啊。”宋追燕好笑道。

  “我倒是想穿现代装,但环境不允许啊,还有你明知道我不擅长画画,还提这茬,你就是故意埋汰我,小姨你自从找到了夫家后,对我越来越不疼爱了。”宋坦坦似乎有些怨念。

  “你以前多听话啊,从来不惹我生气,后来啊你啥也不听我的,举着刀想往哪冲往哪冲,完了还瞒着我偷偷跑出来瞎混,就你这样的熊孩子我哪疼的起来哦。”宋追燕故作伤心的抱怨。

  不过到布庄的时候,还是叮嘱绣娘按宋坦坦的要求做衣服,她自己也穿不过古装,着实累赘的紧。

  虽说大晋朝的女子不穿开裆裤,而且长裤外面还有长裙遮挡,只是裤子款式不好,太宽松,比现代的阔腿裤还阔,不仔细看就想穿着好几层裙似的。

  其实穷人家的孩子穿的挺简单,就长裤长衣,且都粗衣麻布,现在他们不是身份不一样了嘛,而且资源多,就想做几套像样的,较符合这个年代的衣服。

  当然完全符合是不可能的,得改一下款式,以他们穿的舒服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