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1章 同桌失踪
  我想向你坦白一个秘密,但是我一直没找到时机。

  当我觉得我快要做好准备,可以告诉你了。

  我却听说,你失踪了。

  ——《唐素素的暗恋日记》

  “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就是郑容光失踪的事。”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是刚刚知道的,这事好像闹得挺大的。郑容光的父母也正在校长办公室呢,警察都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

  “好像是这样的……郑容光昨天半夜12点,跟舍友说教科书没有带要回学校拿,结果就失踪了。监控录像显示他翻过了宿舍区和教学区之间的铁网,进了教学楼后,既没回来也没出去过。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深夜在学校里失踪了,你不觉得挺可怕的吗?”

  “哇,这么诡异?哈哈哈,又不是什么灵异恐怖频道,大概是出了什么事吧。”

  “就是啊,听说警察翻遍了整栋教学楼,也没找到他的人影。你说他,会不会已经遇害了呀?比如被分尸后倒进厕所啊,或者……”

  “那会是谁把他杀了啊?不过,学校不是明令禁止晚上9点后进教学区吗,不愧是全校第一的学霸,为了拿课本去学习,连校规都不听。”

  就在此时,“啪——”,附近一个坑位的门发出重重撞击在墙壁上的脆响。

  正说到兴起处的两个女生被吓得肩膀一抖,狠狠打了个颤栗,魂飞魄散地纷纷扭过头看过去。

  一条纤细瘦弱的腿从门上收回来,门后走出一个眉毛上扬眼尾带着厉色,留着利落的黑色齐耳短发,发尾微微有些偏黄,长相姣好的女孩子。她身形单薄到骨架突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大概没人相信刚刚那一脚重击是她踹出来的。

  两个女生看到是熟悉的人,表情缓和了一些,但在意识到这人是谁后,面色变得比之前还要难看了。

  女孩盛气凌人的视线轻轻扫过她们的脸,手上抚摸着一串红绳手链目不斜视地走过来,在她们两的空隙间穿行而过,对着洗手池站定。

  其中一位女生尴尬地扯起笑容来:“唐素素,原来是你在上厕所啊?”

  唐素素没说话,目不转睛地拨弄着自己的头发,浅琥珀色的眼睛明明没有看向旁边的两个女生,两个女生却都有想要拔腿逃跑的冲动。

  直到把最后一缕凌乱的发丝捋直,唐素素启唇说:“郑容光现在什么情况谁都不知道,你们口下不积德随便乱嚼舌根,小心下一个失踪的,就是你们。”

  “咔嚓——”随着她最后一个尾音落下,巧合的,厕所里年迈的风扇,终于宣布了罢工,发出嘶哑难听的炸响,最后彻底不动了。

  诡异的气氛让两个小女生寒毛直竖,主动搭话的那个忍着害怕,嘴唇轻动,似乎想要反唇相讥。另一个连忙眼疾手快抓住了她,使了个眼色。最终她两对视一眼,还是低下头承诺不会再乱说。

  唐素素沉默地整理好自己的头发后,满意地点点头离开了厕所。她缓步走在楼道里,凡是她路过的地方,周围的学生们只要看到了她,就不由自主的往旁边让开了路。

  等看不见那个瘦弱高挑的身影,两个女生才呼出一口气来。

  “妈呀,唐素素真吓人!”

  “能不吓人吗,你也不看看她家里的情况,以前她父母是做什么生意的,她舅舅又是那种出身,更别说她自己了。听说她打架特别狠,打人跟不要命一样!你看到她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没,跟她父母一样可怕!”

  “可是她平时不是也好好的吗,而且我们刚刚又没说她,干嘛那么凶的样子?”

  “嗨,谁知道她犯什么病,好像要站出来给郑容光出头似的,谁不知道以前就她最爱折腾郑容光了。”

  听到这话的女生两眼滴溜溜转了一圈,笑眯眯说:“你说,她不会是暗恋郑容光吧?哈哈哈,开玩笑的,我说出来我自己都呕,还是别给这两个截然不同、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拉郎配了。”

  “哈哈哈哈就是啊,小心下次唐素素听见了揍死你。不过郑容光那么好看学习又好,除了唐素素以外的女生大部分都暗恋他吧,我就挺喜欢他的。”

  “切,长得好看学习又好有什么用,说是失踪,但怕不是已经死了,难不成死人你也喜欢?”

  女生恶寒,搓了搓胳膊说:“那还是算了。”她抬起头看了看上面坏掉的风扇,小声问:“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冷啊,真奇怪,刚刚风扇不是坏了吗,怎么还这么冷。”

  另一个女生也感觉有股凉气从脚腕窜入背脊,后脑勺都在冒冷汗,她嘀咕:“你不说我还没发现,真的好冷啊,有点……阴嗖嗖的,我们还是快走吧。”

  两人走前,回头又看了一眼,默默把门带上。

  “要不要告诉教务处这里的风扇坏了,让他们过来修啊?”

  “不用吧,反正到时候也有别的人说,别管了。”

  门被虚掩合上,热闹都被她们带走后,厕所又恢复成空无一人的样子,寂静的气氛笼罩在这个空间里。

  忽然,刚才还停摆的风扇又恢复了转动,吱吱呀呀的声音重新慢悠悠地响起,门被一阵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鼓动,再次敞开。

  ……

  唐素素走进班里,一打眼就看到了里面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同学们闹哄哄地扎着堆议论纷纷,她大步流星走到教室最后一排,拉开正中间的位置,视线无意间瞄到左边空着的座位,她顿了顿,翘起二郎腿没骨头一样坐了下来。

  她睨着眼撑着下巴暗自思索,听了几句大家的议论,总算搞清楚了现在的状况,原来是警察正在调查郑容光失踪的事情,他们身为同班同学可能大部分都要被叫过去,作为一一排查询问的对象。

  果然,等班内稍微安静了一些,那个警察正式开口:“同学们,我们是来调查郑容光同学失踪事件的,待会儿请点到名字的同学,一个个到隔壁的办公室来。凡是有线索的,都会为我们破案起到重要作用。”

  “那么,第一个,唐素素。”

  唐素素轻皱眉心,抖着腿的动作停住,抬起了头。

  警察看向她,拿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点了点头,肃然道:“你过来一下。”

  *

  走入办公室内,没等警察说话,唐素素先一屁股干脆利落坐在了最中间的椅子上,仰头用眼神无声催促着。

  警察愣了一下,上下观察了她一会儿,也跟着坐到了她的对面,低头打开本开始做记录,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唐素素挪揄道:“刚刚你不是叫了吗?警察的记忆力都这么不好?”

  “……”警察又瞅了她一眼,解释说:“这是流程。”

  他说完,有点尴尬地咳了咳:“好吧,那唐素素同学,我叫你来不是因为别的,你和郑容光今年是高中第三年做同桌了,应该算班里同学里面和他关系最亲近最好的……”

  他话还未说完,一声嗤笑打断了他。警察这回比之前淡定多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唐素素停了一秒,收起笑容,歪头问:“请问,什么才叫关系亲近和关系好?是同桌就代表我和他关系亲近关系好了?我和他其实根本不熟的。”

  警察被这莫名其妙的问题噎住了,办案时第一次遇到这种没礼貌又不服从管教的小丫头,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板着脸说:“身为同桌,你们两平常互动和对话总该很多吧?怎么会不熟?”

  “哦,那行吧。这样算的话,是挺多的,不过多数是彼此都不怎么开心的那种罢了。”唐素素噗嗤一乐,“警察大叔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回答你的,不用说这种面子话。”

  她低头看着手腕上露出一截的红绳,拨弄了两下漫不经心道:“与其和我浪费这种时间,不如去赶紧找人,对吧?”

  警察被她的态度打击到了,咕哝着说:“现在的小女孩都这个性格了吗?”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眉心微蹙,长长叹了口气。

  之后他加快了进度,按部就班问了唐素素几个问题,确定没什么疑点后立马把她放了。

  半个班的人都被这样叫去,然后又回来,警察根本没找到任何一丁点线索,唯一知道的情报就是:半夜12点,郑容光告知舍友要去拿教科书,越过铁网冲进教学区,又进了教学楼,最后不翼而飞了。

  这个学校有严格规定,夜里9点住宿区和教学区铁网封锁后,任何人不得入教学区。在铁网边上的监控显示:除了郑容光进来,整个教学区没有第二个人进来,当然也没有人出去过,就连郑容光都没出来。

  想要进一步检览教学楼的监控器继续排查,可校长说教学楼内的监视器功能很差,只有白天会开,晚上就是个摆设从没用过。目前也只能推测郑容光可能是按照他说的,去教室里拿课本了。

  没有人进出教学区,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沿着附近一圈的范围扩大搜索,调查附近的街道街区,也没看到有郑容光的身影。最大的疑点已经非常清晰了:郑容光是怎么做到只进不出,消失在教学区的?

  ……总不能是一个大活人自己把自己变魔术变没了吧?

  警察在冥思苦想中,一位中年女子推开门,走进来低声说:“贺警官,还需要再叫班上同学过来吗?”

  “不用了。”被称作贺警官的男人摇头。这么多同班同学的口供里,得知到的信息少得可怜,线索也完全没有,这样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贺鸣站起身准备调动人员直接去翻找校园各大角落,这一瞬间,他不禁想起唐素素说不如赶紧去找人的话,鬼使神差般,他脱口而出:“你们班那个有点皮的女生……”

  中年女子,即是高三1班的班主任秒悟道:“你说唐素素是吧?”

  “说起来,我正想告诉警察同志。如果郑容光不是单纯失踪,而是遇害,那个唐素素,动机应该是我们班里最大的吧。”

  “她家世特殊家业庞大,长辈又和校长有关系,高三是唯一不住宿的特例,所以她有很大可能出入校园并对铁网上的监视器做手脚。再加上她的舅舅曾是日本出了名的黑道,到中国后才金盆洗手,也许是言传身教,她平常也很爱打架闹事,欺负同学的事她没少做。”

  “最关键的,她和郑容光是最不合的,两人多次产生矛盾,除了她以外班里的人和郑容光关系都很好。”

  班主任慨叹:“毕竟那是个很优秀的孩子,除了唐素素那种怪胎,谁会与他这样的好孩子争锋相对?”

  贺鸣吃惊地用笔点了点下巴。一是吃惊于与他想象的出入过大,他还以为既然都同桌快三年了,关系应该不错,但谁知道两人关系竟然听起来是似敌非友。二是吃惊于,怎么会有老师用‘怪胎’来形容自己的学生,得是有多怪才会连遮掩都懒得。

  现在是失踪案找人的黄金时间,只要有一点线索都要抓住。他沉吟道:“既然如此,我会抽几个人手盯她一阵的——直到她摆脱嫌疑。”

  贺鸣继续抽丝剥茧:“您说的,唐素素家世特殊是什么意思?是指她舅舅是前日本黑道吗?”

  他对日本不太了解,但也听说过,在那个国家正规黑道是合法的,如果做了违法的事照样会被抓被判刑。更别说唐素素舅舅现在到中国已经不干了,虽然听起来是有些吓人,实际上也只是个普通遵纪守法的公民而已。非要说家世特殊,似乎有点勉强?

  班主任勃然色变,左右看了看,好半天才道:“说出来警察同志可不要笑话我,我是不信这些的!”

  她减小了音量,表情不自然说:“她家是专门干捉鬼驱邪那行的,据说……”

  “她父母以前还是挺有名气的大师呢。”

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