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2章 跟梢办案
  漆黑的车里,长相普通的男人压低帽沿,取下对讲机道:“贺老大,你让我们盯的那个女孩,进江北别墅区了!”

  “收到,她应该是回家了,你们继续在外面蹲点。”

  贺鸣说完,重新揭开文件袋,里面掉出几张从内网打印出来的个人档案。他默记下郑容光的社会关系与个人信息后,犹豫再三,又抽出来了唐素素的放在旁边。

  想到之前班主任神秘而又紧张偷偷告诉自己的话,他目光下意识定格在了唐素素‘家庭关系’那一栏,看完又皱着眉去看郑容光的,瞪大眼将两人的一些信息对照着反复查看。不一会儿,他挠挠头,把纸张又尽数收了回去。

  随手将这份文件袋垫在屁股底下,坐到警局外的台阶上,贺鸣摸出一根烟来点燃,吸了一口,深深叹了口气。

  这可真是……南与北,上与下,天与地。

  “两个命运交错但天差地别的小孩儿啊。”

  他有不好的预感,不管郑容光的失踪与唐素素有没有关,这次的案件一定会非常的难破。

  愁啊,真愁,尤其要和小女孩儿长期打交道,就更愁了。贺鸣再度猛吸了一大口,旋即把烟掐了,远远丢进垃圾桶,转身走回局里,挨个把昏昏欲睡的警员桌子拍了个遍,“别给我睡,接着查案,今晚通宵。有孩子失踪了你们还睡得着?”

  迷迷瞪瞪的警员们条件反射应道:“是,贺老大!”

  时钟不知不觉已指向深夜,贺鸣的烟瘾又有点犯了,跨出警局刚抓到烟盒一角,对讲机响了起来。

  “贺老大!那个女孩移动了!”

  贺鸣立刻推回烟盒,握住对讲机,“移动了?这个点?去哪了?”

  “学校!她在翻墙,我正在跟着她,啊——”

  “怎么了?”贺鸣眉头紧皱,拔高音量。

  对讲机里传来气喘吁吁的声音:“……老大,她翻的太快了,跟丢了。”

  “……草,你连个小女孩都跟不上?”贺鸣暗骂一声,脑子里的信息不断整合,快速断言:“她应该是去教学楼了,你去她们班看看!高三1班,快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半晌后,对讲机有了动静:“老大,高三1门开着,但是她人不在。”

  贺鸣脸一下就黑了。不在?不,应该是动作又比警员快了一步。他摁了摁眉心,这回连骂都懒得骂了。

  这女孩明知学校破禁晚上进教学区的同桌刚失踪过,却还要明知故犯,要不是凶手重返现场,要不就是她知道什么!

  “去监控室,找出她!她肯定还在教学区!”因为郑容光就是在教学区里不翼而飞的!

  “老大你忘了吗,这个学校教学区监控不带夜视的,再加上晚上9点后没学生会违反校规进教学区,所以晚上从没开过的。”

  “……”贺鸣额角抽痛,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但他忙着找资料查线索把这事忽略了,“那你先给我一寸一寸土地找过去,我马上来。”

  他坐上警车前,低头瞅了一眼手机时间。

  果然,是深夜12点整,和郑容光失踪的时间吻合。

  *

  废了千辛万苦,贺鸣总算在学校的花坛角落把唐素素给抓到了,可他并没有等到他想要的答案。

  贺鸣抹了把跑动中流的汗,“你……说什么?”

  “我就是想试试,我会不会也失踪。”唐素素耸肩,琥珀色的眼睛在灯光下流转着光芒,看起来无辜极了。

  但贺鸣完全不相信她的说辞,“所以,你就是为了这个,大晚上12点不在家睡觉,到教学楼来游荡?还蹲在教学区的花坛旁边,别告诉我你是想深夜赏花?”

  唐素素把手缩在袖子里,掩唇放声而笑:“哈哈,警察大叔误会了,我平常就算不在教学楼游荡,晚上12点也不会在家睡觉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贺鸣的额角又开始犯疼了,“唐素素同学,你再不说实话,我们就要把你请到警局好好聊聊了。”

  “……行吧,那我说实话。”唐素素放轻音量,故作玄虚停了半天,见贺鸣和另一位小跟班都聚精会神立起耳朵,她轻巧地眨了眨眼说:“其实是我做了个梦,是梦告诉我必须来这儿。”

  贺鸣:“……”她真的当警察是智障吗???

  唐素素泄气往后一靠,无奈道:“你看,我就知道说了实话你们也不信,我真没什么好说的了。”

  贺鸣不信邪,换了个阵地,在警局又扣留了她一会儿,直到警察能扣留嫌疑人的极限已过,他不得不将她放走。

  站在警局门口,贺鸣张嘴正要说话。

  唐素素茫然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大叔。”

  贺鸣盯了她一会儿,说:“撒谎。”

  唐素素双手抱臂,微笑道:“大叔为什么觉得我在撒谎,难道我还能对同桌的失踪知情不报?”

  “你之前就在撒谎,你说你和郑容光不熟,但你和他小时候还……”

  “大叔!”唐素素截断:“我可以回家了吧。”

  贺鸣一口气闷在喉咙里,抬抬下巴算是同意了。

  “那再见,我明天还要上学呢,就不陪大叔玩游戏了。”她伸伸懒腰,挥了挥衣袖算是拜别,潇洒的一走了之。

  负责盯梢她的那个小跟班气得不行,站到贺鸣旁边直犯牢骚:“这女孩太没家教了,张口大叔闭口大叔的,好像跟警察有仇一样,也不配合调查。说个再见,连手都不从袖子里伸出来就挥,小小年纪嘚瑟个什么的?”

  没想到刚说完,贺鸣就扭头认真看了过来,说:“没想到你跟梢技术不行,但直觉还挺准的。”

  不是好像,她或许真觉得跟警察有仇吧。至于家教问题,也得有人教得了她才行。

  啊?小跟班没听太明白,但还是试图解释:“老大,真不是我技术不行!这女孩的身手你是没看到,分明看起来是个重度营养干瘪瘦弱的小女孩,动作却干净利落十分敏捷!肯定是练过的,翻几米高的铁网才花了一分钟不到!”

  “行了,明天加人陪你跟着,今晚我们这么闹了一场,她应该会乖乖回去睡觉了。”

  贺鸣按常理度之,却不知唐素素从来不是个可以用常理思考的女生。

  离开警局,唐素素先在药店买了卷绷带和碘伏,结账时露出了袖子下的双手,上面沾染着星星点点的灰尘,几道交错划痕交错在上,有血顺着她手臂的弧度落下来。柜台的人看到后不忍目睹,好心说:“姑娘,你这手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唐素素低头看了眼,不在意的说:“不用,小伤。”

  看她两手不便,店员本想帮她,她却已经自顾自行动了起来。一手缠绷带,一边用嘴辅助,居然比店员常用的手法还好。片刻间,完美又迅速的将两手包扎好了,把店员看得目瞪口呆。

  胳膊上的血被她随手用纸抹掉,店员注意到她擦拭左手手腕手链的时间格外的长。那是个很简单的装饰品,鲜红色的编织红绳正中央坠着一个翠绿色的空心小玉环,没什么特别的。

  店员还是忍不住关心说:“就算不去医院,去隔壁诊所看看也好,你这些伤口看起来是刮伤还沾了泥土灰尘,自己用碘伏消毒不专业,别感染了。”

  随手把医疗用品放进衣服口袋,唐素素沉默了一阵,抿唇露了丝笑,竟有点打磕巴道:“好……谢,谢谢您的好意。”

  接着她拦了一辆出租车,出人意料地折回了学校。

  *

  “咚”越过铁网,这回唐素素要有经验多了,避开了脱线的铁丝,手上有伤口的地方也没有再次划伤。她穿行在空无一人的教学楼,直奔高三1班,最后坐到了她座位左边,也就是同桌郑容光的位置。

  就这么静静坐了好几个钟头,什么也没发生。唐素素挫败地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说:“是这儿啊,梦里他是在这坐这儿来着。”

  唐素素闭上眼,脑子里乱糟糟的。难不成,是被警察打断了所以不行?还是说,信梦这种玄乎的东西根本不靠谱?

  她确实没有骗警察,她是在家做了个梦,梦里郑容光面容不清坐在位置上,嘴唇开合,似乎在对她说什么,她醒后反复回忆,只辨认出了四个字——‘快来找我。’

  是的,说来是挺好笑,警察不信也正常,唐素素自己也感到神奇,一个梦而已,她却像受到召唤一样,被直觉引导过来折腾了一整晚。

  教学区教学楼其他地方她之前也尽力找过了,连花园里面老旧的地砖都被她徒手翻过来看了,别说人影了,就算是个尸体她都没看到。

  天光将亮,唐素素不得不匆匆离开学校,第三次翻过铁网,踏出学校大门的那一瞬间,她停住脚,有些不甘心地回过头又看了一眼。

  一片昏暗的视野里,突然闯入一个背对着她的身影。隔着铁网,那个人一身眼熟的校服,正向教学楼的位置缓缓而行。

  唐素素用力揉了揉眼睛:“……”

  她不敢置信地愣在原地好一会儿,回神后大叫:“郑容光!”

  那个人影似乎听到了,缓缓转过身,唐素素惊喜地瞪大双眼注视着。

  恰好一缕初升的日光从深秋飘飞的云朵里倾泻而下,她被光晃到反射性眯了下眼睛,再睁开时竟然发现郑容光又不见了!

  “郑容光?”“郑容光!”任凭她怎么叫,怎么寻找,也没再出现。

  唐素素无声叱骂着,把一双眼揉得通红。

  搞什么?还以为找到了!结果凭空出现的郑容光,又凭空消失?

  ……难道是她疲劳过度出现的幻觉?还是太过执着产生了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