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8章 召唤笔仙
  “所以,你想说的就是,想拜托我帮你找回以前作为‘人’的记忆?”

  “恩。”

  “你是认真的?我可不知道怎么帮鬼啊。”

  “我也不知道,但这个学校只有你能看到我听到我不是吗?也许跟你一起能找到解决办法,我有这种直觉。”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你说的也对,好吧……要我帮你也不是不行,作为交换条件,我的功课以后全都由郑容光你来做。”

  昨晚的记忆如潮水涌入唐素素的脑海,唐素素看着浮在半空,正聚精会神读着她手上数学书的郑容光,头疼欲裂的想:自己怎么就真的答应了呢……!

  人类帮鬼魂的忙这种事,也太搞笑了吧!怎么想都不可能做得到的。而且,这个鬼连自己生前的任何事都记不得了,包括自己死没死为什么成了这样都不清楚,就算说是要她帮,连从哪里入手都没想法啊?

  在唐素素后悔不迭时,她立起来的数学书上多出了一行手写的字:【你为什么又不听课?】

  唐素素没好气地提起笔在上面留下回复:【还不是因为你???】

  她写完,看到郑容光镜片下的眼睛划过异样之色,才察觉到这话有多微妙,她抓了抓发烫的耳根,立刻抹掉了改正写道:【别误会!我是说在想你昨晚说的话,要解决你的事光是想想就太烦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你看到教室和同学老师也没有想起什么吗?】唐素素补充。

  郑容光马上写下:【没有。】

  “哎。”所以才说很麻烦啊,她以前不想接触灵异方面的,对这些什么也不懂。

  郑容光接着写:【但是,你以前也不听课吧,每次我出现在教室都没看到过你在学习,为什么?】

  唐素素一愣,表情有点怪异地写:【你失忆了也和以前一样质问我同样的问题啊?】

  【我以前也问过?】

  “……”不仅问过,在得到她的答案后,还表现出了相当冷漠的表情。仔细想来,他们之间关系恶化好像也是那一次开始,虽然之前也是彼此疏远的状态,但那次以后就更争锋相对起来了吧?

  即便知道这个答案郑容光不爱听,可唐素素还是用了同样的回答:【我家里很有钱,不用学习也可以好好生活,跟你这种书呆子不同,我又不爱学习,不需要勉强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她不喜欢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来迁就别人,哪怕这个人是郑容光。

  郑容光没有立刻回应,唐素素嘴角挂着恶劣的笑意挑眉瞥他。果然,就算是失忆了喜恶也不会改变吧?以前她就很清楚,郑容光讨厌不学习、好吃懒做、不尊敬长辈等等之类的人,而她每一条习性都踩在了他的雷点上,他每次见到自己就会紧皱眉头,像是在忍耐什么。

  她打赌,他肯定会和以前一样露出那种表情的!能让作为鬼的郑容光吃瘪,这么一想,也非常有趣啊!

  谁知,郑容光不仅没有丝毫表情变动,还靠了过来,没有在书本上继续写字,而是低语问:“那你喜欢什么?”

  过于出乎唐素素意料,她一惊之下手中的笔没有握紧,在纸面上拉出了一条一看就颇显慌张的横线。唐素素心脏紧缩,垂下眼再次抓回笔:【……没有,我没有喜欢的东西。】

  “是吗?”郑容光轻推了一下眼镜,“什么都不喜欢?”

  “恩,不喜欢。就像你以前那样,除了学习你什么都不喜欢吧?”没失忆的郑容光,可是整个学校都知道的学霸,门门考试满分,从未缺勤,没有一个老师不喜欢他,品学兼优到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了,从没人看过他肆意玩乐。

  郑容光闻言,看了一眼唐素素的侧脸,慢条斯理说:“那我以前可真是个没趣的人。”

  唐素素差点在上课时间噗的一声大笑出来,她憋笑憋得眼泪在眼眶里迅速聚集。能听到郑容光自己骂自己,真是太好笑了!

  “是啊,你以前……就是这样没趣的人。”唐素素刚擦掉上一波眼泪,下一波泪珠又紧跟着坠落掉在书本上,她吸了吸酸涩的鼻头,干脆趴在桌子上遮掩住了自己的脸,压低声音说:“抱歉,帮我看着点周围,因为太好笑眼泪都止不住了,让我缓缓。”

  郑容光愕然的看着她低下了泪光盈盈的脸。沉默半晌后,静静落座在她的书桌上,没有听唐素素的去关注四周,反是低头凝视着唐素素的后脑勺。他心念一动,白到透明的手伸出,在即将碰到她头顶时,顿了顿,中途又收了回来。

  唐素素情绪平复后抬起头,就看到郑容光坐在自己桌子上,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的手陷入了沉思。她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他的手——不得不说,郑容光的手是郑容光最大的败笔,他的手形状好看、骨节分明,如果上面没有分布着几块深红色的疤痕,那绝对是完美的,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别看了,要放学了,准备回宿舍吧。晚自习的安排从来都是做作业,反正我们约定好了你要替我学习做功课,就更没必要上了。”唐素素感觉到自己的眼眶又开始发烫了,她赶紧移开目光,以别人听不见的声音道。

  收拾好东西,唐素素单肩背起书包要往外走,忽然,肩带被人从后面扯住,力气很小但也不容忽视。

  唐素素顺势回头,顿时无语:“……怎么又是你?”上次好不容易才甩掉这个小跟班的,怎么又被缠上了。

  李睿思松开手,嗫嚅着说:“今天是咱们两做值日。”

  对哦,这个小胖子成为她的新同桌之后,晚自习后的值日组队就变成他两了,好像确实是该轮到他两做了。

  “不要,你自己做吧。”唐素素果断道。她连晚自习都不想上,更别说晚自习后留下做值日了。

  李睿思幽幽说:“可是我一个人做完就太晚了……你是个好人来着,会留下跟我一起做的对吧?”

  唐素素明显听到了在她旁边飘着的郑容光发出了笑声。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大声道:“我说啊,你这个误会要持续多久?别自以为是了,我不是什么好人,跟我组队值日的人都是自己做的,我从来不会做这些事,知道吗?还有你说完了吧?没事了就再见。”

  走在回宿舍的转角楼梯上,秋天日落得早,天色已然暗沉了下来。出于之前几次经历唐素素提高了警惕,平安通过后,也没有撞见奇怪的事,唐素素提起的心放了下来。

  一边的郑容光看着唐素素用钥匙开宿舍的门,不禁插话道:“没事吗?让你的同桌一个人做值日?”

  唐素素:“恩?有什么问题,比起那个我更想好好睡一觉。”住宿后就发生了太多的事,昨晚他又非要挤一个被窝,闹得她就只睡过一次好觉。

  郑容光若有所思道:“你说跟你一起组队的从来都是一个人做的值日,那个人,是我吗?”

  唐素素一噎。

  郑容光肯定说:“看来真的是我。”

  “是啊,是你。怎么,你失忆后才想起来找我麻烦?”以前做同桌的时候,他可一副嫌弃的样子,从来没叫她留下来跟他一起做值日过。

  郑容光没说话,停了一秒后,换了个话题:“那你也不需要去吃饭吗?你晚饭还没吃吧。”

  唐素素:“……不饿。”

  “不饿?你中饭也没吃多少吧?”郑容光记得她只喝了一碗粥而已,还是没有多少米粒在里面的那种。

  “你就当我胃口小吧。”唐素素说完,习惯性踢开了宿舍的门,里面突然爆发出‘啊啊啊啊’的惊叫吓得唐素素一怔。

  “……你们没去上晚自习在这里干嘛呢?”唐素素走进,环顾房间,不解道。

  紧紧拉着的床帘,还有立在桌子上点燃的红蜡烛,她的舍友,那对双胞胎姐妹对坐在一边,手上共同交握着一支笔,惊恐地看着她。

  姐姐贾彤先松了口气,惊吓过度的声音有些虚弱:“是你回来了啊,我们在玩游戏。”

  “游戏?”唐素素坐回床铺上,摸了摸下巴,“什么游戏这么神神秘秘的?”把屋子布置的黑咕隆咚还点着蜡烛,这不像在做游戏,倒像是在做什么仪式似得。

  “恩……是在玩笔仙,我们2班待会儿晚自习要模拟考了,所以妹妹说要请笔仙来问问能不能考好。”贾彤说话时也没有把笔放下,坐在原位解释着。

  妹妹贾丽握着同一只笔的上端,轻声抗议:“姐!跟她说那么多干嘛!”

  嘿!这话说得……唐素素拍腿从床上起来,在两人一鬼惊讶的注视下,和颜悦色地坐到了两人中间的椅子上。她原来确实没兴趣,但听到有人越来越过分的当面排斥她,她还真想来添堵了:“你们玩别管我,我就好奇看看。”

  贾丽瞪大了眼睛:“……”像是难以相信有人可以这么不要脸。

  贾彤稍作恍惚,很快回过了神,也有点尴尬的说:“那,我们就继续了。”

  唐素素兴味索然地看着她们交握起右手,把着同一支笔悬立在纸上,听着她们念叨着‘笔仙笔仙,我是你的前世,你是我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不一会儿她就没了耐心。由于不方便在这种场合说话,未免被发现,她掏出了手机和郑容光沟通:【这是什么无聊的游戏?】

  手机上的字一格格被删除,崭新的字序再次显现:【比起游戏,不如说是在进行什么召唤仪式。】

  【召唤?召唤她们说的什么笔仙吗?这么简单就能召唤神仙?】唐素素不动声色地看向与她并排而坐的郑容光。

  【我不知道。】他毕竟也是刚做鬼半个月,自身都糊涂,哪里知道那么多。但是……【你还记得你数学考试扔橡皮时有念叨过让过路的学霸神仙帮忙吧?你当时召唤的可不是神仙,而是路过的我。】

  卧槽!唐素素有了不妙的念头:【你是说,她们现在,在招鬼?!】

  【反正我是这么推测的。如果继续下去,你说的就有可能发生吧,我有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在门外徘徊了。】

  唐素素皱起眉头,啪啪啪的敲打着键盘:【什么熟悉的气息?】

  郑容光转头看她,贴着她耳根一字一句说:“那晚跟你挤一个被窝的女鬼的气息啊。”

  !!!唐素素大惊失色:【什么?!那个女鬼不是消失了吗!】

  “没消失,你的手链只有驱邪阻恶的效果,近距离接触会让鬼不舒服痛苦,但不至于让我们消失。”郑容光瞳孔微微转动,看向房外的方向,淡淡说:“她现在一时有些畏惧你才不敢进来,可久了就不一定了。”

  鬼也不是笨蛋。

  唐素素反胃的想起了那张血盆大口,立时打道:【阻止她们,一定要阻止她们!】

  她再也不想体验一次被鬼压床,还要被迫欣赏女鬼的口腔内部结构了!

  郑容光指着专注的两姐妹说:“你要怎么阻止,她们能相信笔仙游戏会招鬼?”

  唐素素也看向闭目的两人,心力憔悴地输入:【不然我破坏那只笔,让她们没法继续?】

  “……”郑容光冷静的说:“肯定不会成功阻止吧,她们换一只笔不就好了。”

  作为学生,最不缺的就是纸笔了。

  唐素素大脑宣布罢工:【那怎么办?】

  “我上。”

  唐素素:“……?”

  郑容光:“我来装作被她们召唤来的‘笔仙’。”

  反正召唤的东西来了一个就能占住位了,也能阻止她们继续召唤下一个。

  “啊,姐姐,笔好像轻微移动了!”贾丽惊喜地睁开眼,对面的贾彤也跟着眨眼点头说:“笔仙笔仙,来了请你画个圈!”

  被两人交错握住的笔,以慢悠悠的速度,在空白的纸上画了个圈。

  “哇,好神奇!!!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自己动,还感觉到了另一个力道在操控这支笔。”贾丽兴奋的两眼发亮,双颊被桌子上放置的红烛映照出了艳丽的酡红色。

  素来比妹妹沉稳的贾彤,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态,像个小孩子一样叫道:“我也没动过!原来真的能请到笔仙啊,我还以为咱们班同学说的是骗人的。”

  郑容光站在两人之间,握着笔的最上端,目光沉静地回视唐素素,唇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像是在无声说:‘看吧,轻松解决了。’

  唐素素:“……”她一时竟搞不明白这两姐妹到底算不算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