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9章 聚众作死
  “笔仙,接下来我和妹妹会问你几个问题,是请画圈,否请打叉。”贾彤试探道:“你是女人吗?”

  郑容光握着笔坚定地画了个叉。

  “好少见,是男笔仙呢!”妹妹贾丽舔了舔嘴角,眼里泛着紧张又激动的光,就连唐素素都能看得出来她对这游戏真的很感兴趣。

  贾彤拿出另一张提前写上几个数字的纸,又问了几个问题:例如‘请圈出我和妹妹所在的班级’‘请圈出我现在住的宿舍号’等等,唐素素在一边用手机给郑容光作弊,郑容光的完美作答让两位姐妹彻底相信自己真的召唤到了‘笔仙’。

  没有了一丝怀疑后,贾彤直奔主题:“笔仙,待会儿晚自习的模拟考,我和妹妹会考出好成绩吗?”

  郑容光知道她们想要什么答案,扶笔在纸上绕了个圈。

  贾彤表情放松了下来,“可以了,我们把笔仙请走吧?”

  贾丽却没这个想法,沉浸在游戏乐趣中的她逐渐忘记了唐素素的存在,变得活跃极了:“姐姐!难得请到了,我们不如再问几个问题,我有很好奇的事!”

  “好吧,那要抓紧时间了。”离晚自习开始就剩十几分钟了。

  “嗯嗯~”贾彤冲姐姐撒娇地点头,念念有词道:“你是跟我们差不多大的男生吗?”

  又是一个圈。

  “那你是最近去世的吗?”贾彤心直口快说:“还是很久以前去世的呢?”

  ……

  郑容光动作僵住,唐素素眸光微沉,刚要说话,郑容光已先悠悠开口道:“这个游戏居然没有给笔仙提供不知道这个选项。哪怕是神仙,也有回答不出来的问题吧?”

  但在场的人除了唐素素谁也听不见他说的话,没得到答案的贾丽轻快的又问了一遍。

  烛光晃动,空气宛如凝固了一般,贾丽狐疑地嘀咕:“难道笔仙已经走了?”

  唐素素看不下去了:“喂,你不会认为请到了笔仙,笔仙就有义务什么都要回答你吧。不会换个问题吗,我看得很无聊啊?”

  贾丽被唐素素突然插话唬住了,眼圈渐渐泛红,不知是被憋屈的还是委屈的。唐素素恶声恶气的笑了一声,欺负人这种事做起来毫无压力:“没有别的有趣的问题,不如去上你的晚自习?问的太无趣了,我都要睡着了。”

  贾彤听了也不太舒服,不过她不愿意与唐素素争论:“她说的对,时间也差不多了,把笔仙请走吧,我们还要赶紧回去复习,妹妹你别忘了我们是要学习考试的。”

  明褒暗讽的话窜进耳朵里,唐素素没什么反应,依旧嬉皮笑脸:“就是,你姐姐也让你听我的话啊。”

  贾丽撇嘴,脸色铁青的与姐姐一同念诵咒语送走“笔仙”。

  郑容光松开笔,皱眉看着两姐妹离开的方向,飘到翘起二郎腿躺回床上的唐素素身边,忽然断言:“她们一定会考砸的。”

  宿舍没了人,唐素素不再遮遮掩掩,直接回道:“这也是你们鬼的能力,预测未来?”

  郑容光:“不是。”

  “那你……”干嘛那么说。

  “我这么觉得就这么说了,有问题?”郑容光语气平稳地反问。

  ……没问题。不过……唐素素稀奇地用余光打量着郑容光,这人以前从没背后说过别人坏话,突然来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出,看来失忆还是对他有影响的。要是他拿回了记忆,知道自己不仅跟她挤过一个被窝,还干出了这么多不符合他性格的事,会有什么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素素胸膛抖动,盖上被子狂笑。估计郑容光会想再人间蒸发一回吧?

  郑容光声音从外面隐约传来:“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唐素素忍着笑意:“我睡一会儿,你把我功课做完后就随意活动吧。”

  出去走也好,到处游荡也罢,只要不吵她补觉就万事大吉。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可往往事与愿违,最后唐素素还是被郑容光叫醒了。她抹了一把脸,看了看时间,才刚是下晚自习的时间。她瞬间充斥着低气压,黑着脸问:“你干什么?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我真的会揍你的。”

  郑容光对她的威胁视若无睹:“你真的不去陪你的同桌做值日?”

  “……”就这事?就为了这个把她吵醒?

  唐素素话都懒得回了,闭紧了眼翻过身,毫不留情地背对着说:“所以我不是让你出去自由活动吗。”这样就不会闲得蛋疼抓着这件事不放了吧。

  郑容光道:“我出去过了。”

  哦。是吗。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唐素素缩在被子里,脑袋放空试图继续入睡。

  “我去教室那边转了一圈。”

  恩。挺好。

  “我去的时候你的同桌不是一个人在教室。”

  唐素素疲倦地捂住双耳说:“那不就行了,有人陪他做值日了多好。”

  “是之前跟你打架的男学生们。”郑容光轻推眼镜,说:“也许真的像你说的,是在陪他做值日?”

  “……”唐素素像是没听见,被子底下没有动静。郑容光|气定神闲道:“那你睡吧,做个好梦。”仿佛刚刚还在反复询问的人不是他一样。

  他作势要转身,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郑容光与坐起身的唐素素四目相对,唐素素条件反射地撤开视线,“你太吵了,我睡不着了,出去走走。”她踩上鞋子,睡了一觉连短发炸毛了都没发现,自顾自走到玄关,拉开门说:“顺便买个晚餐吧,一天没怎么吃饭了。”

  郑容光轻道:“你不是说你不饿,胃口小?”

  “我吃饭花你钱了?”唐素素凶巴巴道:“没花你钱就闭嘴。”她想吃就吃,想不吃就不吃,怎么的还要随时随地跟他汇报了不成。

  郑容光随着她走出去,不到片刻就来了教室外,他识趣的没有再多嘴,眼神却带着几丝无人察觉的明灭笑意。

  “看什么?我钱包落在教室了,回来拿一下而已。”唐素素冷冷道:“进去后不要跟我搭话啊,烦死了你。”

  唐素素唰一下打开门,眼皮微翻,整个教室的情况尽收眼底。和之前是同一拨人的男生们七零八落地坐在教室的桌子上,嘻嘻哈哈的吐着瓜子皮,拿腔作势地指挥着小胖子,小胖子扒着扫把在中间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

  听到这边的声音,他们同时看了过来,如有电流劈过,每个人的表情都一片空白,所有动作都像按下了定格,气氛瞬间胶着。

  小胖子杵在原地呆呆发愣,唐素素也没看他,径直走到自个的桌子前。

  坐在唐素素位置上的那个人面若死灰,如丧考妣,二话不说跳了下来,用衣袖给擦了擦桌子,紧张道:“我我我……”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从桌子上扫落的瓜子皮越多,他的心也死得越快,最后干脆两眼泪汪汪认命道:“我错了。”

  其他人看到唐素素没有注意他们,头也不回井然有序地跑了,只留下这位孤军奋战。

  唐素素瞟了他一眼,弯腰把手伸进桌洞里。

  这人一下子傻了,这这这是要找工具揍他吗?想到至今还躺在医院里养伤的老大,他哭丧着脸,有点自暴自弃说:“能不能别打得太厉害,我们老大住院没事,我住院的话一定会被我家里人搞死的。”

  唐素素拿出钱包,抽出几张钞票塞进兜里,笑道:“谁说我要打你的,我只是来拿个东西。”

  那人胸口剧烈起伏,如获新生:“那,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先告退?”

  “哎,别急啊。”唐素素一把拍到他肩膀上,搂着他肩笑嘻嘻说:“你说你们老大住院了?”

  “是……”

  “被我打的?”

  “……”不、不然呢?

  唐素素纳闷地眨了眨眼,心里怪道:不可能啊,她动手虽然看起来狠,但还是有分寸的,除了小时候打人控制不住力气,让舅舅做筏子调侃过她几回,升了高中就再没干过失手让人重伤的事了。那天,她也就是给了点教训,全是皮肉伤,哪至于到住院的地步。

  郑容光一会儿看看唐素素,一会儿又看看这位小弟,镜片下藏着的眼里有不明之色在缓缓流动。

  唐素素怀疑:“你们老大是不是装病?”

  “没、没有啊,他从那天开始就高烧不退一直喊着冷,虚弱的都下不了床,整个人都没精气神,医生说他是惊吓过度精力不足。”

  唐素素:“……”真的假的?她有能让人吓到生病的程度?

  她眼神复杂,松开了手说:“所以你们为了给老大报仇,过来找我麻烦的?”

  那人哪敢说实话,“不是,我们是来找李睿思玩的。”其实说白了也是不敢欺负唐素素,只敢找软柿子李睿思捏。

  唐素素哦了一声,张望四顾,指着地上的残渣,微笑道:“看来玩得很来劲嘛,下次找他玩的时候记得先找我,我最喜欢陪别人玩了,懂了吗?”

  那人点头如捣蒜。

  唐素素又说:“这样吧,正好剩下你,不如我两就先玩一次,你看我们比比谁先把这里打扫干净怎么样?”

  那人马上大踏步走到李睿思面前,劈手夺过扫把,闭眼怒吹:“不用不用,反正肯定是您赢,您给个机会,让我一个人锻炼锻炼,下次咱们再一起比!”

  郑容光都忍不住发出感叹:“他语文成绩一定很好。”

  唐素素似笑非笑地点头,“既然你这么激烈的要求,那你就自己好好做吧。”从头到尾没有与小胖子打照面也没有对话。

  眼看她真的要走了,李睿思恍然往前急匆匆跑了一小步,毫不意外地踩到地上的瓜子壳摔了个鼻青脸肿,眼泪一下子就飚出来了。他抬头,哭花了眼的朦胧视线里,唐素素依然没有停下,他鼓起包子脸,立马爬起来拍拍膝盖,抓起书包就亦步亦趋追随在了唐素素身后。

  他不说话,唐素素也不会主动说,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黑暗的楼道里,直到唐素素看到一抹极为突兀的亮光,停下脚,他才说话:“谢谢你还是回来了!”

  唐素素没接茬,反而是问:“这是高三2班吧,他们班的灯为什么是这种颜色的?”

  橙黄色的光芒点缀在教室外与过道连接的窗口,唐素素走过几步向里面看去,在看到里面乌压压的人群后,一双浅琥珀色的眼不觉瞪大。

  “哦,好像是他们班的同学晚自习考完试后,忽然聚起团来要玩什么笔仙游戏。”李睿思也随之看去,小声补充说明道:“他们还来邀请过我,但是因为我想赶紧做完值日就拒绝了。”他低下头,又看了看手表,脸上的肉挤成了一团,“快到晚上9点了,他们也该在校规门禁前结束了吧。”

  唐素素面色大变。

  等等,这不就等于是一帮人无知无觉的在聚众招鬼吗?!

  李睿思话音刚落,里面的烛光就灭了,有零零碎碎的脚步声向他们这里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