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11章 囚禁之地
  “我回来了。”耳边响起一道声音。唐素素一惊回神,郑容光也不拖沓:“那些学生都还好,活着也有呼吸。”

  唐素素神情正待放松,他沉声补充道:“但是,好像都同时生病了,鼻息急促脸色泛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这一天是自郑容光失踪后,第二次整个学校都震动的事件,大批同学昏睡不醒,手足无措的2班班主任赶紧叫来了几辆救护车。不过当医生到达后,说出的第一句话是:“没事,只是在发高烧,去医院降温就好了。”

  但高烧也有高烧的危险,学校为保万一,最后还是把这些学生全都送到了医院。

  其他学生不知道状况,听到救护车嗡嗡作响,理所当然的害怕紧张,整个学校的气氛都变得古怪了起来,高三年级的学生更是蜂拥而上,围着各个老师想问2班情况,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

  偏偏今天是周五,明天就可以离开封闭的学校环境,学生心也野了,唐素素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在讨论2班的声音,到了放学还能听见这些嘟嘟囔囔的议论。她觉得好笑,也是真真切切突然笑了一声,旁边的郑容光看了她一眼。

  唐素素背上书包,向校外信步而行,说:“没事,我只是突然在想,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会关注你失踪的事。你看啊,之前你的事他们也是这么紧张在意的,但现在好像所有人都忘了,都没有人提了不是吗?”

  秋天的落叶被唐素素的脚踢飞了一片,她刚踏出学校外,郑容光忽然驻足说:“不是还有你吗。”

  唐素素没反应过来:“什么?”

  郑容光眼睫扇动,镜片反射着天空的幽蓝,他静静站在那儿,声音也静得如一湖深泉:“不是所有人都忘了我的事,你还记得。”

  唐素素看着他,脸一下子就红了,她大退一步,支支吾吾说:“我当然记得,谁会忘记自己讨厌的人啊?别站在这儿不动了,害得我也得跟着你堵在这儿,快走了,回家。”

  “我不能回。”

  “啊?”唐素素想了想,改口说:“哦,不是说回你的家,是说让你跟我回家,周末不用住学校了,我也能去本家那边帮你找找恢复记忆的办法。”舅舅那里想必会有这种类型的资料。在她父母去世后,舅舅移居中国继承了她父母的家业,那些关于神鬼的事也一直都是他在处理。

  “不是。”郑容光伸出手,往唐素素这边够。

  唐素素奇怪地看着他,然后就看到了他的手像被不知名的东西挡住了,弹回到原来的位置。唐素素瞪大了眼,心中的直觉比头脑更早感觉到不对,脸上的红色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凝望着她的双眼,缓缓道:“我没法离开这座学校。”

  所以,不可能跟她回家。不论是她家,还是他家,都一样。

  *

  咚咚咚咚咚咚——嘭。

  “这是什么声音?”

  唐天佑扬起唇角,本来依靠在沙发上吊儿郎当的姿势一变,他直起身整了整领带道:“不好意思,应该是我家外甥女回来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话音刚止,另一道清脆的声音横插而入:“舅舅!”

  门被大力撞开,一个短发飞扬面容焦急的女孩冲了进来,急匆匆嚷着:“舅舅!快!把妈妈的日记本给我!”

  “素素啊,我说过很多遍了吧,我有客人就代表在谈生意,这时候不要闯……”唐天佑嘴巴上念叨,但眉眼间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反而漫上了星星点点的愉悦,但下一秒他那点愉悦之色惊变:“……你说什么??????”

  唐素素扑上沙发,揪起他的领带不断摇晃,“我要妈妈的日记本,现在,立刻,马上!啊啊啊啊啊很急!”

  ……

  一阵兵荒马乱后,唐天佑送走客人,头晕脑胀地抚平领带,斜靠在门边,看向抱着日记本转身就要跑的唐素素,叫道:“站住,别走。”

  “你这小丫头最近绝对有问题,18年了没主动问过关于父母一句话的人,现在突然把曾经丢过的日记本当宝贝?”他把手上的黑色手套摘下来,随意掷在地上,麦色肤色的手牢牢钳住唐素素的后脖子,把她整个人拐过来,眯起眼问:“你给老子说实话,你忽然想住宿是不是在瞒着什么?”

  唐素素使出一个肘击,趁他没有防备之下逃之夭夭,远处飘来她的回答:“舅舅,我明天要去医院看望同学,不会在家,你可以再把这次的客人请回来谈生意!”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谈个屁啊谈!唐天佑捂着腹部,挫败地跌回沙发上。堂堂日本前黑道大佬,竟被外甥女一下怼趴了。唐天佑缓了好一会儿,再次戴好手套,走到唐素素卧室外敲门。

  “我不管你又要折腾什么,明天出门必须吃早餐。”他停了一下,目光落在门板上有几分晦涩,迟疑说:“还有,你身上的味道不太对,记得在吃晚饭前回家。”

  “知道了!”唐素素在门内扯着嗓子说:“还有,什么叫味道不对,我在宿舍天天洗澡的!”

  “……”唐天佑低头闷笑,想解释什么,话到嘴边又停住了,长吁短叹:“这傻丫头。”谁说的是那种味道了?

  不过应该也不会有事的,她还有那东西保命,是他太草木皆兵了。

  *

  看了一晚上的日记,唐素素也才只看了不到一周的记录,她一边震惊于她妈事无巨细记录下神鬼之事的闲心,又一边震惊于她看到字就犯困的本质。读书什么的,她从身到心都自动自发抗拒,真是没辙。

  简单洗漱后,唐素素瞅着镜子中黑眼圈深厚的自己,突发奇想:郑容光不是还在学校吗,等回去了就和他一起看日记吧,读书这方面,他比她更擅长不是吗。这日记与其说是日记,不如说是本神鬼教科书,又没多少日常隐私内容,给他看了也无妨。

  之后按照约定,唐素素不得不花费1个小时在和早餐奋战上。

  唐天佑双臂搭在椅背上,检查完她确实没剩下后才放行。唐素素当即站起,唐天佑悠悠道:“不许给我找地方吐了,不然我马上打电话叫你们校长取消你以后住宿的资格。”

  “……”唐素素捂着嘴,脸色不太好看,“不吐,我干嘛吐。”

  “放心,粥里面绝对没有其他任何东西,我吩咐过保姆连调料都没放,只有白米和水煮出来的。”唐天佑拍拍椅背说:“在学校里你肯定也没怎么吃东西吧,你已经严重营养不良了,再瘦下去别人看了会觉得我在虐待你,舅舅会混的很没面子的。”

  “……知道了,我会尽力去吃东西的。”唐素素把外套拉链拉到顶,闷闷不乐地出门,直奔到医院时比她预想的要晚了很多。唐素素向柜台问了住院区,说清状况后,拿了张家属卡成功进了住院部。

  她没有要进病房的意思,只是在走廊里不时看向敞开的病房内部。在找到收容高三2学生的多人病房后,她背抵着墙壁就这样隔岸观火似的观察。她不认为她的身份进去看病会合适,和2班的人也没熟到探病的地步,不想自讨没趣。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又不会被发现。

  等到有护士走出,她才现身,扯谎了个朋友身份问了几句。

  护士看她年纪小,长相喜人身形瘦削的模样,也没多戒备便告知了:“你的朋友们都意识清醒了,不过高烧一直在反复,目前还很虚弱下不了床。他们的身体在医院养养应该就没事了,但……”

  “不知道为什么,年纪轻轻的,还都是学生,好几个肾脏却显示有衰竭,精神头也不好,经常说胡话,表现的像是惊吓过度精力不足。”

  唐素素行走在走廊里,思索着护士的话,也没有注意自己走到哪了,不经意间抬头看到附近的病房号已经走过了十几位,才发现自己走错了回去的方向,正欲回头,却瞄到了病房中一个让她不禁惊愕停脚的人。

  ……是那个抢劫小胖子,结果被她抓着领子殴打警告过的老大?

  他居然这么巧合的也在这个医院,那位小弟还真没骗她。

  之前那位小弟说什么他们老大“从那天开始就高烧不退一直喊着冷,虚弱的都下不了床,整个人都没精气神,医生说他是惊吓过度精力不足。”她还将信将疑来着,唐素素想到这里,霍然间灵犀一闪。

  等一下,这个症状,怎么和护士说的高三2学生的症状一模一样?!

  她咽了咽口水,思绪陷入混乱中,就在这一瞬间,背后忽然有人叫道:“唐素素。”

  唐素素像被扼住了呼吸,头皮下意识发麻,身体僵硬转过头来。

  呼,那口气喘了出去:“是你啊。”

  贾彤穿着病号服,摸了摸分成两绺扎在肩膀两侧的麻花辫,笑道:“你怎么吓成这个样子,你也是来给我们探病的?”

  “也?”

  “恩,你看。”贾彤让了让位置,唐素素这才发现她后面还站着一位她更熟悉的人,刚刚她太过紧张,哪还有心思往她身后看。

  “贺警官今天也带着人来看我们了。因为我是高三2里现在病症最轻情况最好唯一能下床的,所以他刚咨询完我一些问题,准备请我吃个午饭作为报答。”

  唐素素咦了一声,耐人寻味道:“哦,原来警察大叔问事的时候,会请人吃饭的啊?”

  贺鸣也没料到会在这儿撞见这个小女孩,眉心一跳,第N次暗骂着跟梢警员的技术被狗吃了,面上却没什么大反应道:“我也可以请你吃饭,只要你愿意实话实说,配合我们的工作。”

  “哎,不了不了,见到你就没什么胃口了。你还不如给我和她点儿钱,我们俩去吃呢。”唐素素故意挑刺说。

  贾彤点头:“我也觉得这样更好。”

  唐素素一怔:“……?”恩?她之前不是还护着妹妹对她明着顺从暗中排斥来着么。

  贺鸣竟然也没反对,直勾勾盯着唐素素,意味深长说:“也好,我还要回警局接着查郑容光失踪案。”

  然后,贺鸣还真拿出了几张钱,塞到唐素素手里,唐素素一脸懵地攥着,万万没想到从不缺钱的自己能有被陌生人用钱打赏的时候。“不是,我开玩……”笑的。

  贺鸣抽手时,忽地掌心一翻,用手铐铐住唐素素的手腕,另一端咔嚓一声铐在了医院的扶梯上,他回头对贾彤道:“不过,在你们去吃饭前,我想和唐素素单独谈谈。”

  贾彤愣了愣,犹豫地看了一眼唐素素,贺鸣继续道:“就一句话,马上结束。”

  “那我在医院门口等你们。”贾彤说完,还真的走了。

  唐素素全程:“……”不是,这是什么事情发展?

  但唐素素一向不是个乖孩子,她虽然还没强到徒手挣脱手铐的地步,可也不会在弱势的情况下服软,她扬眉说:“警察大叔你这算动用私刑吧,我要是举报你,一举报一个准。”

  贺鸣咳了咳,正色道:“一切能协助破案的手段都不算恶劣。”

  “……”这句话就已经很恶劣了好吗?这大叔一看就不是什么为人民服务的正经警察。

  “还有我不擅长应付你这种年纪的女孩,免得你逃跑,这是最好办法。”贺鸣摁了摁眉心,“那就不废话了,本来不想在没证据的情况下轻举妄动,但既然又撞上你了那还是不能放过……上次深夜把你从学校逮到扣留在警察局,被你打断的话没有说完,所以我还是想再问一次。”

  “为什么说你和郑容光不熟?如果不是心虚,为什么撒谎隐瞒?”贺鸣眼神犀利:“你的档案里都写得一清二楚了,你小时候父母意外死亡的案子报警人是郑容光,把你从事故中救下来的也是郑容光。”

  他加重语气又问了一遍:“为什么第一次在学校问话时,要骗我说你和郑容光不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