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12章 丧失理智
  出乎贺鸣的意料,他以为这样言辞尖锐的逼问,唐素素一定会动摇,可她并没有,“你是觉得郑容光是我害的,为了父母之死迁怒他?为什么,他明明帮我报警了,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应该感激他才是?”

  “不只有这些。”贺鸣皱眉,本来不想说这个,但此时让他罢手也有点不甘心,人命关天,失踪案拖得越久越不利。他下定决心,磨了磨后槽牙,难以启齿道:“后来在中国联系不到你别的亲人的情况下,被当时的警察误送到了儿童福利院,判定成了一名孤儿。”

  “按照法律规定‘收养孤儿、残疾儿童或者社会福利机构抚养的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可以不受收养人无子女和收养一名的限制。’所以,郑容光的父母也曾提出收养你,最后却不知为何临时反悔弃养了。”

  看见唐素素表情微变,贺鸣放缓了声音,略带安抚说:“我不是想怀疑你,而是怕你因为一时的感情用事,耽误了失踪案的调查。你就不担心吗,郑容光可不仅是你的救命恩人,还是差点成为你哥哥的人,这么闭口不言下去,他有了危险你难道不后悔吗?”

  “……”

  片刻沉默后,唐素素脱口而出:“哇,档案原来记录内容这么全的吗?真可怕。不过,你说的这些和郑容光失踪的事有关系吗?我觉得没什么关系,所以才不认为有必要全都跟警察剖白的。”

  她勾起一边嘴角,在贺鸣惊诧的目光下,如泥鳅一样弯下腰脱身,被轻松拆卸的手铐上插着一个黑色发夹。她转了转手腕,笑着说:“好了,已经超过很多个一句话了吧?我去跟贾彤吃饭了,大叔。”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贺鸣叫道:“唐素素!”

  “大叔,我最后再跟你说一句话吧,虽然我已经重复了很多次了——”

  “关于郑容光失踪的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如说我比你更想知道。”唐素素背对着他往下走,手举起挥了挥钞票,口吻又得意又嚣张:“还有,谢谢你给的钱了,再见!”

  医院内的吸烟区,有火星四溅燃起,贺鸣单手支烟接通了电话。

  “老大,我们跟着唐素素,发现她进了一家医院。”

  “恩,我知道。我遇见她了,还跟她杠上了,用了点技巧和她交流了一下案子。”

  “啊?那是不是有了什么进展?!”局里的人都知道,贺老大认真出手,绝对是立竿见影。

  “没进展。”贺鸣深吸了一口烟,勉强冷静下来,郁结道:“草,我都昧着良心来威逼利诱跟我女儿差不多大的小姑娘了,怎么就什么都没问出来呢?”

  “……那还真是稀奇,老大也有失手的时候啊。不过,之前就想说,老大你要不戒烟吧,每次办案时你都抽的太猛了。要知道,吸烟有害健康。”

  贺鸣冷道:“但能让我保持理智。”

  “……”原来每次办案您都办到丧失理智了吗老大???

  *

  唐素素走出住院部,远远就看到贾彤在那儿认认真真等着她。她上前,正要出声喊人,左手腕忽然感觉一松,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掉下,她眼疾手快地捞住,再打开手掌一看,那里躺着一截断开的红绳。

  装饰用的翠绿色玉环也几乎快从红绳的束缚间脱落了,摇摇欲坠地吊在上面,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

  唐素素表情有些恍惚,盯着它半天没回过劲儿来。

  应该是刚刚从手铐下挣脱的时候,逃跑的动作幅度太大把它也扯坏了……她戴着这手链太久了,早已习惯它的存在了,这下手腕空空荡荡的,浑身都有点不自在。

  那头贾彤已经察觉到她的到来,走过来问:“谈完了吗?”

  唐素素紧紧握住手链,放入裤兜,心不在焉道:“恩,你真要跟我去吃饭吗?”

  这位姐姐平时比妹妹情绪表现要内敛很多,但是唐素素见过太多害怕排斥她的人,对别人负面情绪的捕捉很敏感,贾彤就算再怎么伪装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中女生,她很容易就看透了,贾彤也是不愿与她牵扯的那类人中之一。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要附和自己的玩笑话,她可不认为她是真心想要一起吃饭的。

  唐素素一边费解着这些,一边又惦记着坏掉的手链,心里的烦躁感愈演愈烈。今天真是诸事不顺,早上被舅舅盯着吃早餐,然后遇到难缠的警察被拷问,再是手链出问题,一切都在给她添堵。

  “要的。”贾彤微微笑着说:“其实,我不太想跟陌生男人去吃饭,但不知道怎么拒绝警察。再加上妹妹从住院开始就吃不惯医院的饭菜,我想出去给她带点东西回来,顺便还能到外面走走。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情况最好,也没人和我说话,呆在医院实在太闷了,但是没有人陪同,护士也不会同意让我出去的。”

  是这样啊,原来是想利用她出来放风啊,那倒是可以理解她为什么勉强跟自己相处了。唐素素摸了摸裤兜,想着这样也好,她陪她吃完饭,还能找个地方修手链。

  两人默契地挑了个医院附近的小餐馆,相对坐下,唐素素语态轻扬:“你点吧,我不饿。”

  贾彤也没客气,点了份盖饭扒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又叫来服务员点了妹妹的外卖。

  唐素素垂目看了看,说:“你吃饱了?”

  “菜味道太重了,我吃不下了。”贾彤解释。等待服务员送餐的途中,像是无聊唠嗑一样,她指了指唐素素的手腕,笑着问:“你的手链怎么了?”

  唐素素略感惊讶地睁大了眼。

  “啊,我是看你一直戴着它,今天在医院遇到你时还在的,现在突然没看到就有点在意。你把它摘了吗?”

  “不是,它坏了。”唐素素摇头否认。

  “啊。”贾彤顿了顿,轻声说:“原来是坏了,那就糟糕了。”

  “是挺糟糕的。”唐素素舔了舔牙根,她的心情就糟糕透了。

  等到妹妹的餐品到齐,贾彤拿好,与唐素素离开餐馆时,突然提出一个建议来:“不然我们绕点远路去买点材料吧。”

  唐素素投来疑惑的目光。贾彤眼睛微弯,“我知道怎么修手链,也会编红绳,我帮你把它弄好吧。”

  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唐素素马上被说服了。两人先把贾丽的外卖送到医院,再重新出来找寻卖修手链的用品店。结果进了好几个便利店,都没有看到像样的工具。贾彤说道:“去找找手工素材铺子吧,那里应该会有这种材料的。”

  “哪里有那种手工铺子?”

  “我觉得那边的小胡同里面有的可能性比较大。”贾彤说说笑笑,带着唐素素穿过人群熙攘的现代化商业区,往看起来古旧破败的建筑区走。柏油沥青的大马路变成了青石砖块的小巷,曲曲折折的小道里,除了她们的脚步声没有第二个声音。

  眼看越走越深,四周紧闭的店铺要不就是拆迁,要不就是紧闭着大门,唐素素步速减慢了下来,唤道:“贾彤,找不到就算了,你还是先回医院吧。”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到黄昏时分了,她们居然盲目地找了这么久。想到舅舅说过让她在吃晚饭前回去,未免舅舅之后找她麻烦,唐素素并不想轻易违约。

  血红色的残阳在天空上染成一片,贾彤的背影也铺上了一层橙红色的轮廓,她没有听见唐素素的声音,始终在阔步前进。

  唐素素上前几步,拉住她的衣袖,拔高声调:“你在听我说话吗?时间有点晚了,我也得回家了。”

  “回家?”贾彤一点点转过头来,脖子折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面孔惨白,笑容扭曲:“难得你手链坏了,我怎么会放你走呢?!”

  唐素素猛地倒退了好几步,狼狈地靠上墙,她喘了口气,双眼圆瞪:“你不是贾彤!”

  说完,她马上判断出局势非常不利,拔腿就往外面跑,但鬼的行动力远远比人类要强上太多。唐素素还没跑出几米,又被拦截到了死角。

  贾彤的嘴巴张大,血盆大口裂开到了耳根,唐素素看到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彻底醒悟:“你是那个女鬼!”压了她的那位!

  “什么时候掉包的……”唐素素茫然了一秒,也许是紧要关头,思路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清晰敏捷,还真被她发现了几个疑点。

  在那次2班聚众玩笔仙后,她们回宿舍的路上,‘贾彤’似乎是做了个轻推眼角的动作,那时她以为她是因为与自己对视感到不自在才做了小动作——但现在想想,分明是因为她作为鬼的时候,戴着眼镜的习惯性动作!那之前打完电话后在宿舍里感觉到的视线,也是这个‘贾彤’在暗中注视?

  怪不得在医院穿着病号服扎着双麻花辫,这个‘贾彤’早就被鬼附身了!今天非要跟她吃饭,怕不也是另有所图!

  她低骂了一声,闪躲开女鬼尖利的手指,滚到一边。中途想翻身却没了力气,手脚忽然僵直无法动弹,与上次一样,整个人都被不知名的力量压制着。唐素素紧皱起眉头,暗自咬牙。

  这样下去不行,她打不过她!

  “终于可以吃到你了,你身上太香了,是因为你有灵力的关系吗?”‘贾彤’捏住唐素素的下巴,在唐素素咽喉处嗅闻,她痴迷道:“你第一次搬进宿舍在转角楼梯走过时,我就觉得你的味道跟别人不一样,要不是那个男鬼碍事,我那天就可以把你吞吃入腹了!”

  唐素素后背汗毛倒竖,这才知道原来她认为自己幻听到郑容光冷笑那次,是郑容光在保护她,而她早就被女鬼盯上了!

  “第二次倒是有点意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那个男鬼没有步步不离的守着你了,想要好好饱餐一顿享用你,你却有那种防身宝物。”‘贾彤’咯咯咯地笑了:“还以为不可能再吃到你了,谁知道会有这么好的机会!”

  又是可以附身接近她,又是碰上她毫无防备,真的是上天都在帮忙。“看来你命中注定是要被我吃掉的,放心吧,我说要报答你赐予你不死不灭的话不是骗你的,吃掉你之后,我会代替你‘活下去的’。”

  ‘贾彤’倾身咬下,唐素素感觉到喉咙传来剧痛,有温热的液体溅到她下巴上,身体应激性的一震,意识逐渐模糊,眼前散开雪花,眼皮重得她想要立刻睡过去。

  她又快要死了吗?像那次一样?

  ——“你别哭,我会把你救出去的。恩?还是很怕?那……这个手链给你,把它收好,然后闭上眼睛,马上就会没事了。我的爸爸妈妈说过它是我的护身符,一定也会保护你的!”

  ——“你骗人,这种东西,不可能会保护到我的!”

  ——“没骗你啊,就算你不信它也要相信我。你只要把它带在身上,喊我的名字,我绝对会跑来保护你的。”

  ……

  ——“郑容光……”你有没有见过他?

  ——“你叫我?”

  啊,她想起来了,那次她在女鬼面前无意间说出了他的名字,他还真的出来保护她了。那这一次……

  唐素素闭眼吼道:“郑容光!”

  没有任何回应,耳边只有渗人的滋滋吸血声。唐素素心里自嘲腹诽:干嘛,她是病急乱投医吗,再相信他也要有个底线吧!郑容光怎么可能会出现,他现在还困在……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没法离开学校。拜托你好好记住我说的话,在学校外面叫我太让我难办了。”有无奈的声音破空响起。

  唐素素不敢置信地睁开双眼,就看到郑容光不知从哪出现的,带有伤疤的手并立起两根手指轻飘飘夹着纸张一样的玩意儿,冲‘贾彤’的脑门上一投。

  ‘贾彤’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立即甩开了唐素素,跪在地上抱头狂叫,惊骇欲绝:“不可能!不可能!你也是鬼,你怎么可能用符咒!除非你……”话说到一半,她突然身体一抖,发出一声鬼哭狼嚎的叫声,正面倒在了地上。

  唐素素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的方向,郑容光收手扶正有些偏移原位的眼镜,再回身走来,蹲下。

  “下次不能再这样不分地点的叫我了,不过……这次就算了,”他捂住唐素素流血的脖子,拦腰抱起她,一句淡淡的夸奖滑过她耳畔再直击心田:“做得好。”

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