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18章 诡异扑克
  余嫱给出的信息很完整,余智娴是个认真学习的好孩子,因为身体不好留级了两年,去世那年她20岁,本来好不容易可以顺利从高三毕业了,却在毕业典礼前一天失足摔下楼梯早逝。

  唐素素不想多想,但郑容光的话说得也有道理,自然死亡的鬼会那么恐怖吗?

  在唐素素沉思时,郑容光打断道:“你还要牵她的手多久?”说完,他伸手覆在唐素素手背上,把它拽下握在自己手心。

  唐素素这才记起她一直抓着余嫱的手忘了松,不过她哪还有心思注意那些。

  “对了,上次晚自习我们班模拟考成绩出来了,我和妹妹都没拿好成绩,看来找笔仙算命这种事还是不准的,都是迷信。”贾彤坐回自己床位上说。

  唐素素冲郑容光挑眉,憋笑暗示:还真被你上次蒙对了,她们考砸了。

  不过她下一秒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余嫱说:“我们班是轮到今天晚自习模拟考,数学老师监考。”

  唐素素:“……”得,看来请郑容光做外援是不行了。

  “哎,更烦的是,班主任们说马上还要举办秋季运动会。真搞不懂我们学校,高三还参加什么运动会,每天学习就够忙了。”在贾彤上铺的贾丽侧身翻了个白眼说。

  等到两个双胞胎姐妹午睡躺下,余嫱对唐素素补充说明:“你在医务室的时候,咱们班班主任好像还说了,这次模拟考我们班比别的班考得晚,所以为了成绩不晚会当场判出来。”

  唐素素轻晃下巴表示知道了,其实不管什么时间出成绩都与她这种吊车尾无关的。

  “恩……还有就是,这次也会出年级排名,年级倒数后三名会在晚自习留下来到阶梯教室补习一周。”

  唐素素从容表情的一滞:“……”这真的不是针对她吗?

  转眼便到了晚自习。

  接过从余嫱那儿拿到的试卷,唐素素潇洒地填上名字,搁下笔。看了眼台上盯着她的数学老师,默默拒绝了不到半小时就解出来大部分题目的郑容光的答案。

  原试卷并不会被收上去,所以郑容光的答案密密麻麻都写在上面的,唐素素只能抽出草稿纸写道:【我可不想再被冤枉抄袭。】

  郑容光估计是觉得没有难度太过无聊,见唐素素趴下来打算睡了,索性走马观花地转了一圈教室。他依次看了过去,心里也对看过的人的分数都有了数。

  回来时,唐素素像是醒了,在纸上对他写:【你干嘛趁我睡觉吓我?】

  “吓你?”郑容光不解。

  【你就装吧,这里除了你都在考试,还有谁能忽然冲我动手动脚?你是不是对着我后脖子喘气了,冷得我直接醒了。】

  郑容光有点无奈说:“我是鬼可以不用呼吸,你是被风吹的吧。”

  唐素素沉默片刻,摸了摸自己后脖子,回想了一下那个触感,好像确实挺像被气流吹拂的感觉。

  见误会解除,郑容光说出他刚刚的观察结果:“这次陪你去阶梯教室补习的人可能会有你的新同桌,他到目前为止只做对五道小题。”

  唐素素闻言,偏过头瞅了眼咬着笔头的小胖子。脑中浮现起他之前说的话:我每次都在你前面一位,年级倒数第二,嘿嘿,你有印象吗?

  “……”好吗,这回她印象可是深刻了。

  唐素素抓了抓脑袋,“哎,真烦。”

  偏偏跟这个缠人小胖子一块补习,想想就要命,果然是在针对她吧。

  第二天成绩被公布在教学楼一层大厅,唐素素连看都没看,直接插兜走过。郑容光在后面说:“不看一眼确认一下吗?”

  唐素素给出的答案十分让人信服:“就写了个名字注定倒数第一了还有看得必要?”

  其他人她也不认识也不感兴趣,谁来都一样,反正熬过一周晚自习的补习就行了呗。

  但是当晚上,她带着小跟屁虫小胖子一起拉开阶梯教室的门后,她就被啪啪啪打脸了。

  “……”这他妈一定是在搞她!

  小胖子见前面的唐素素堵住门不动,胖嘟嘟的身体努力往外挪了挪,往里瞧了一眼,立刻又挪回唐素素背后,小声说:“怎……怎么是他啊?”

  唐素素看着里面同样面色如吞了屎的男生,心里道:她也想知道,怎么就是他们三撞上了。

  那人不是别人,就是之前抢了小胖子钱,又被她吊打,再被郑容光搞了的那位领头男生。

  坐在第一排的年级主任见状,叫他们进来,互相介绍他们的身份,在说到那位男生时,她着重道:“他叫宋谦。你们两都是1班的,只有他是3班的,记得要多照顾他。他前阵子刚从医院出来,落下了不少课,这次也错过了模拟考,不然是不会跟你俩一起补习的。”

  郑容光推了推眼镜,不带情绪的重复:“记得要多照顾他?”让他们三?

  唐素素头疼地走进去,找了个最后排的位置坐下,压低声线说:“这个年级主任没见过,大概是新来的,不知道学校学生具体情况。”

  郑容光淡淡道:“看出来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李睿思两边都看了看,小碎步移了过来,坐到了唐素素旁边,明摆着和那位男生拉开了泾渭分明的一条线。

  哪知那年级主任又道:“你们离这么远干什么,都坐到他这边来,分开的这么散让我怎么给你们补课。”她指了指宋谦在的第一排。

  宋谦额头流下一滴冷汗,从座位上站起,嘴巴张张合合,纠结地说:“老师,还是我去他们那边吧。”

  他抱着书包,大步往这边低头走,走到一半,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刹不住车哐当一声撞倒了一片椅子,把年级主任吓了一跳,跑过来扶起时,他挂着鼻血脸上如同车祸现场一样惨烈。

  唐素素看着做完事轻飘飘飞回来的郑容光:“……”

  她拿出手机打:【你又欺负他干嘛?】

  郑容光给出了以前给过的答案:“没什么,我现在想这么做而已。”

  宋谦抹了把鼻子也没吭声,完全看不出来当时嚣张叫喊指挥小弟们砸唐素素石头的气焰,坐到被他抢劫过的小胖子身边,比小胖子身体抖得还厉害,怂哒哒地说:“你们好,请你们这周多多照顾我。”

  唐素素:“……”

  李睿思:“……”

  这是怕狠了?

  之后,教学气氛异常和谐,三个学生都心思各异的看似在乖乖听课,年级主任一脸满意地点点头。

  补习和自习时间是相同的,讲完当天该传授的内容后,年级主任就让他们自行做半小时课后作业,自己走出去打水喝去了。

  三人起先还各做各的,后来最先坐不住的是被夹在两位‘前大佬’和‘后大佬’中间的李睿思。

  他不敢和宋谦搭话,皱巴着一张胖脸对唐素素说:“唐素素,我不会做。”

  ???唐素素头也不抬敷衍道:“我看起来像会做的?”倒数第二就不要问倒数第一这种问题了好吗。

  “可是,你……你其实是会做的是吧,我昨天瞟到了,你原试卷上好像写了很多字!试卷空的地方都填满了!”

  “……”唐素素表情复杂地瞟了眼旁边安静看日记本的郑容光,心想:这他妈误会可大发了。

  她胡诌道:“谁告诉你填满了就是会做了,我可以填满试卷照样拿0分你信不信?”

  郑容光忍不住挑唇,唐素素眼带指控瞪他。还笑,让她说出这种丢人的话该怪谁?

  李睿思碰壁,满目震惊,就在唐素素以为他会发笑时,他眼闪亮光说:“你真厉害!!!填满了还能拿0分太难了吧!”

  郑容光很诚实地漏出了笑声,一向没什么变化的凤眼弯了个弧度。

  唐素素脸上难得火辣辣的:“……”这小胖子是真的在夸她吗?

  “既然我们都不会,那要不要一起玩牌?我早就料到补习会没事做,所以从舍友那儿借了副扑克。”李睿思拉开书包憨厚笑问。

  “不,我不玩。你和他玩吧。”唐素素对他的殷切视而不见,随意推脱给一直沉默的宋谦。

  李睿思到底还是怕欺负过他很多回的宋谦的,他马上打着磕巴改口:“不不……我想了想也不一定非要玩……”

  “玩吧。”宋谦忽道:“你会玩什么?”

  李睿思一惊,虚弱道:“那个,我只会,捡狗屎。”

  “……那是什么?”

  “就是一种我们老家的玩法,两人每次抓轮流一张牌,抓到和之前相同的一张就收拢放在一边,最后拢起越多的人就赢了。”

  就这样那边打起了牌,唐素素做了个局外人。

  也许是娱乐放松了紧张感,李睿思渐渐的表情变得舒坦,在输了一局后,他还忘记了对手是谁,肉嘟嘟的手掌拍桌说:“怎么可能,你第一次玩我老家玩法竟然赢了?!”

  宋谦把牌一推,苦苦压着的流氓秉性也在游戏时慢慢暴露:“你不信你就检查一下吗,我玩这种靠运气赌的东西可从没输过!”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李睿思不信邪,又和他打了一局,结果又输了。再打一局,还是输。一盘盘下来,五局里面回回输。

  实在是意难平,他抓起牌数了一遍,发现了什么不对,幡然醒悟揭发道:“我就说了吗!牌都少了好几张了!你居然藏牌!”

  宋谦得意洋洋的笑僵在了脸上:“我藏牌?你数错了吧?别因为想赢就泼污水啊!”

  “我才不会数错呢,不信你来数。”

  宋谦当着他面一张一张数过去:“没少啊?”

  李睿思一愣,“不可能啊,我刚刚数了就是少的啊!”

  “行了,知道你想赢,你看着数没错吧,我们再来一把,这回你可不能赖账。”

  “行。”

  两人说完又来了一局,李睿思不出意外的又输了。

  宋谦往后仰身,把牌丢回给他,“看吧,就是实力问题。”

  李睿思郁郁寡欢,但这回他也认了命:“不玩了不玩了。”一直输还有什么意思。他将牌聚拢,一边整理一边下意识在心里默数往包装盒里塞,等塞完最后一张,他面色一变。

  注意着他神色的宋谦只当他是贼心不死,坏笑说:“你不会要说又少牌了吧?”

  李睿思被他的倒打一耙气坏了:“你肯定是藏了,我数都少了十几张了!开局数有什么用,中途你绝对藏了!”

  “呸,你怎么不说你数学太差,连个加法都算不清呢。”

  两人吵闹声太大,唐素素在一侧劈手把那摞扑克夺过来,忍无可忍说:“我来数。”

  不然年级主任都要被他们吵回来了。

  这当然是最公平的法子,而且两人也都没胆子对唐素素有意见,顿时不吭声了。

  唐素素为了让这两人心服口服,把牌一张张甩在桌上,轮流放置两人面前,她道:“一副扑克54张牌,能被整除,你们面前应该一人27张。”

  郑容光从始至终都没参与,此时他才启唇说:“你原来还是会用脑的。”

  唐素素:“……”

  她没时间教训郑容光,不情不愿地发着牌念道:“1……51、52、53、54,没少。”

  宋谦面露喜色,李睿思产生了自我怀疑:“不会吧……我就算第一次数错了,也不能连着两次数错啊?”

  “行了,我再数一次。”唐素素冷冷道:“这是最后一次啊,牌都在我手上谁也动不了手脚,最后一次数完都给我闭嘴别吵。”

  不抱希望的李睿思点点头,但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发生了。

  “51、52、53。”一张牌打在宋谦面前,唐素素还想给李睿思继续发牌,但却摸了个空,手上确实没有牌了。她咦了一声:“……少了一张?”

  在场的三人心声顿时统一:怎么可能!

  就在这时,唐素素感觉到和模拟考时一样的气流吹过她的后脖子,想起上次郑容光不承认闹她后脖子的事,她猛地扭头第一时间看向郑容光,确认是不是他做的。

  郑容光却坐在原位离她有一段距离,看起来根本没动过。

  他侧目而视看着外面的方向,低声唤道:“唐素素。”

  唐素素不解其意,追着他的视线看去,瞳孔骤缩。

  一张猩红醒目的鬼牌joker贴在透明的窗户玻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