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19章 血色手印
  正是少了的那张牌——红色joker,大鬼牌,又称大王牌。

  唐素素下意识侧过身,用后背挡住窗户的位置,防止被宋谦和李睿思两人发现那张不知怎么飞到窗外的牌。郑容光瞬移了过来,在她耳后说:“牌又消失了。”

  唐素素摸到他的手,在他手心写:【怎么回事?】

  郑容光注视着她在手心划拉的手,忽然卡了壳。

  唐素素什么乱糟糟的想法都有了:【你怎么不说话?别吓我。】

  郑容光握住她的那节手指,说:“你再数一次牌。”

  唐素素依言又数了一遍,她这回刻意留了心神绝对不会犯错,数到最后,她震惊了。

  李睿思和宋谦表情也不太好,异口同声道:“54张,又没少了?”

  唐素素抿着唇,看着最后那张红色大鬼牌久久不语。她很确定几秒前贴在窗户上的就是这一张,但是此刻又回来了?鬼牌上的小丑涂着五彩缤纷的妆容,笑得夸张灿烂,两眼喷着漆黑的彩墨,平常看着很普通的牌,现在却让人无法直视,唐素素头皮发麻地移开了视线。

  郑容光递过来手,唐素素抓着缓了一会儿,再在上面写:【有鬼?】

  郑容光巡视周围:“我没有感受出来。”

  但是这种情况,怎么想都不是常人能办得到的,又不是魔术!排除一切可能的答案,最不可能的便成了正确答案,这应该又是一起灵异事件!

  唐素素的心往下沉。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地方真的有鬼,至少它刚刚出没过好几回,才会让他们每次数牌都会有误差,甚至还像捉弄他们一样不断给予他们“惊喜”。而郑容光从头到尾都没感觉到,也就是说,这一次就连郑容光这个鬼怪探测器都失效了。

  这个鬼……到底是何方神圣?

  隐藏在暗处看不见的敌人,她身边还跟着两个不明真相的普通人,唐素素稍一思索,就得出了结论。当下,离开是最保险的做法,不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也不敢确定,万一有危险也很麻烦。

  另外两人的想法似乎也跟她雷同,谁也不愿意再呆在这个诡异的空间里,都整理好东西拔腿就要走。

  唐素素忽然想起:“我们应该跟年级主任说一声吧,对了,年级主任为什么去打水去了那么久?”

  其他两人心里瞬间发毛:“……”

  郑容光跟以前处理2班集体病倒那事一样,先站出来说:“我去看看吧。”

  他是鬼,在场没人会比他更适合做这个。

  唐素素这次却果断否定了他的提议,她说:“我们一起去看看。”

  她本来是想说让她一个人跟着郑容光去,但转念一想,李睿思和宋谦两人中,把谁留在这里都不放心,不如一起行动。

  其他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自觉顺从着气场强大的唐素素,面上也没什么太大意见。

  郑容光深深侧目注视着唐素素,唐素素歪头写:【怎么?】

  郑容光挑了挑唇,摇头:“没什么,既然要一起去,那你就记得抓紧我。”

  三人出了阶梯教室,甫一拉开门,就感觉到了不对。外面楼道里一点光都没有,只有紧急通道的标识在亮着,盈盈一抹绿光让人浑身不适。最怂的李睿思马上紧抱着自己的书包,把头埋了一半进去,颤颤巍巍说:“难道是因为晚自习要结束了,学校提前断电了?”

  没人回答他,因为大家都知道,不可能他们呆过的阶梯教室没断电只断外面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宋谦搓了搓手臂说:“真不舒服,我感觉我又要发烧重新住院了,之前就经历过类似的感觉……”

  唐素素听他说这话的同时,暗暗看了一眼郑容光,手按照他说的一直抓着他的手腕,她继续在他手心上写:【你以前到底对他做什么了?】居然会有类似的感觉?

  “就是用了点小技巧吓了吓他,顺便夺取了点力量。”

  唐素素:“……”这个人变成鬼以后,是真的对力量好敏感啊,果然如舅舅和妈妈说的那样,鬼因为渴望想要继续存活的力量而痴迷于剥夺,对于人来说是必须躲避的异端?

  三人都把手机拿出来,打开了手电筒功能往打水房走,唐素素一马当先,两人紧随其后。离打水房越近,两人也不自觉离唐素素越近。

  郑容光皱了皱眉,不动声色换了个角度,夹在他们三人之间。可由于是鬼,他根本起不到隔阂的作用,反而看着更诡异了,两个人不断在他身上穿梭。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李睿思更是竭尽所能地往唐素素身上靠,还从包里不断拿出什么往嘴里塞。

  旁边的宋谦看清是什么后,无语道:“小胖子你现在还吃得下巧克力?”

  “就是现在吃才能壮胆,你不懂!”在玩过几局游戏后,李睿思明显对宋谦的恐惧心降低了很多。唐素素没感到很意外,毕竟李睿思是那种自己搭理过他一回,就连她校霸身份都不怕了的清奇人物。

  李睿思嚼吧嚼吧嘴里的东西,一边想拉上唐素素和郑容光牵着的那只手来壮胆。郑容光推了推眼镜,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把交握的手送出一点角度与他肉乎乎的手错开,青白的脸黑沉沉的。

  随即,李睿思突然发出一声惊呼,书包掉在了地上,四周响起了许多巧克力砸在地上的声音。他立刻弯腰去捡,手电筒的光照到最后一块滚落的巧克力滚到了楼梯下面,李睿思二话不说就要下去。

  唐素素看到这一幕,心烦意乱地制止道:“你干嘛,别走远了!”

  “不行……那块,那块是最好吃的口味!”

  “……”唐素素无奈恐吓他:“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管你。”

  说是这么说,她还是陪着李睿思向下走了,反正打水房也在一层,他们也必须经过这里的。李睿思一改之前怂巴巴的模样,跑得比她还快,一溜烟追着向下滚的巧克力,举手截住,哈哈笑着:“拿到了拿到了!”

  宋谦嫌弃地瞅了眼,愣了一下,突然露出见鬼一般的表情,抖着嘴说:“快、快扔了!!!”

  “啊?”李睿思傻乎乎地看向巧克力。

  巧克力金箔纸包裹的那一层,除了巧克力外,还有一块血手印赫然印在上面,正好和李睿思抓住的地方是两个方向。

  李睿思脑袋一懵,还没能做出反应,顿觉有个力道从那个手印的位置,把他往一层以下的地下室拖。宋谦吓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唐素素头上青筋暴起,伸手欲拉住李睿思,可双方僵持的力道太大,她虽然够到了他的衣角,却整个撕了下来,再去抓就晚了,李睿思已经唰唰又往下滑了好几节了。

  所有人都觉得李睿思要完蛋了的时候,情况突然天翻地覆的变了。

  李睿思一手把住栏杆,一手攒着巧克力,大叫:“谁敢抢我巧克力!!!!!!”他的下巴肉撅起,如猛虎下山,猛地一下把东西抢了回来,还倒退了好几步,站到了急急喘气的唐素素身边。李睿思刚站稳,就露出满意之色:“拿回来了拿回来了,还好没被抢走!”

  唐素素救援之手伸到一半,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巧克力不是重点,你人差点都被抢走啊!

  宋谦懵逼喃喃:“哇,当初抢你钱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反抗?”那哪还需要唐素素登场啊,他一个人就能摆平吧。

  李睿思迟来的表现出害怕,慌张摇头:“巧克力跟钱又不一样……哎,刚刚真是吓死我了,还好我这次爆发的力气大。”

  众人:“……”完全没看出来你吓到了好吗?

  唐素素揉了揉眉心,竟然觉得现在从李睿思口中说出这话引申含义其实是:吓死他了,巧克力差点没了。

  “你别告诉我,你抢回来这块巧克力还要吃啊?”宋谦面上浮现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李睿思晃动着大脑瓜,缩着肩膀怯怯说:“不、不吃啊,上面有血手印好可怕……”

  唐素素和宋谦同一时间崩溃:“……”

  那他那么拼命抢回来干嘛!?

  他两感觉背脊处一阵恶寒,吃货对于自己手上的事物原来护食到这个地步了,就算不吃也不能让给别人,就算死也不能给鬼?

  郑容光是在场中少见的表情没有波动的,他观察着血手印沉思不语,似乎李睿思就算死在这里他也能继续冷静分析。唐素素想了想,在他手上写:【刚刚他书包带断掉是你做的吗?】

  因为从小跟着舅舅学武术功夫,所以她的动态视力一向不差,当时只有她能看见郑容光的表情变化,也注意到了李睿思的书包带是一瞬间就被割断的,可她纳闷的是郑容光一直被她握着手腕是何时做的,还有为什么突然他就对李睿思下手了。

  难道又是想……抢夺人类的力量?动这种像是逗耍人类的小手脚,也能从中吸取力量吗?

  郑容光与她对视,微妙地察觉到她的情绪,他语气冷了下来:“不是我,虽然当时那个情况下我也很想对他那么做,但不是我动的手。你仔细看看这个手印,你发现了什么?”

  “恩?”唐素素凑近去看了看,但因为角度问题看得很艰难,这回李睿思倒是给的很爽快,也不用人主动说就把巧克力捧给了唐素素。

  郑容光在一侧冷哼一声,握着唐素素的手紧了紧。

  唐素素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印上也没发现身边微妙的气氛变化,她云里雾里地端详半天,鼻翼耸动,犹豫不决说:“这个味道是墨水?这不是血?”

  郑容光冷冷道:“就是墨水。不过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但听不到他话的两个男生都以为唐素素是在对他两说话,马上积极回应了起来。李睿思先是拍了一通马屁:“还是唐哥厉害,什么都知道!”连宋谦也点点头说:“是比你这小胖子厉害多了。”

  唐素素:“……唐哥?”

  ……哥?

  “就是我心目中最强的大哥大的意思啊!”李睿思两眼闪闪发亮,脸上的肉激动的在抖,一对招福耳都快要翘起来了。

  郑容光话只说了半截,剩余的被迫噎在了嘴里,神色立时变幻得更糟了。

  唐素素满脸不愿意,正要对这个称呼发表排斥的意见,嘴巴刚刚张开。

  郑容光唰一下扯过唐素素,把她拽到面前,脖颈微弯,低下头就亲了一口,舌头毫不客气地往她张开的嘴里巡视片刻,又很快收了回来,在她嘴唇上咬了一下。唐素素对他没有防备,他的一套动作堪称是行云流水。

  在唐素素呆若木鸡的神情下,他冷静自持地与她分开,动作规范地扶了扶眼镜,扫了一眼看不到他一无所知的其他两人,不紧不慢语带嘲讽,目光冷峭道:“唐哥,别人说话时要认真听,我不喜欢在我面前走神的人。”

  唐素素脑子发蒙:“……”

  卧槽。刚刚发生了什么魔幻事件?

  郑容光说完,转眼就把刚刚的举动当成是平平无奇的事轻轻揭过了,态度坦然至极道:“你不觉得这个红色墨迹的手印尺寸很小吗?”

  他淡淡补充:“是小孩子的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