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20章 跟我玩吧
  小孩子的手印大小要比大人小上一圈,并不难辨认,只不过除了郑容光,其他的人刚刚光是被突发事件吓到就够吃一壶了,谁还会特意去看那个恐怖的血手印。

  听他这么一说,唐素素才注意到确实是小孩子的红色墨迹手印。

  ……在高中教学楼里出现的鬼小孩?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宋谦听不见郑容光的对话,自然没有发现在高中出现小孩子的手印是件多诡异的事,他自我安慰道:“既然巧克力上不是血迹是墨迹的话,难道是谁的恶作剧?比如在楼梯上设机关,有人经过就开启?小胖子正好中招?”

  李睿思挠挠头,说:“是吗……但是我没感觉自己踩到机关了啊,而且好像是一团空气在拽着我的巧克力往下走一样。”

  宋谦显然不想往奇怪的方面想,他强作镇定说:“你那笨重的身子就算踩到了也没感觉吧,再说了是机关肯定不会让你发现啊,一定是我们没看出来,别自己吓自己了。”

  两人说着说着,还真互相劝服成功了,唐素素翻了个白眼,却没吭声。

  郑容光说:“你不用跟他们说清楚?”

  唐素素翻过来他的手想要写什么,但肌肤接触间,脑海里总是窜起被他强吻的一幕。她眼神不自在地躲了躲,一直握着他的手腕也松开了,巧妙地换了个位置,将手贴在他背后隔着层校服写:【要说清楚的话很麻烦,就让他们这么想吧。】

  比起让普通人去信服鬼神什么的,还不如瞒着他们更好。

  郑容光待她写完,点了下头,手忽然伸到后面,把在背部游移的手扯了过来,重新抓在手心里道:“不是说好了,既然要一起去,就记得抓紧我?这个鬼虽然是小鬼,但我看不见也感受不到,这回可没办法被你一叫就去救你了。”

  唐素素愣了下,然后不知是羞耻还是怎么的,脸涨得通红,冲口而出道:“滚,老子这次才不用让你救!!!”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过来,李睿思看了看郑容光的方向惊恐地说:“唐哥?你、你跟谁说话呢?”

  唐素素:“……不是,我刚刚自言自语来着。”还有,‘唐哥’这个称呼是因为她来不及否认,就直接当作是被默认了吗?

  “那我们赶紧去找年级主任吧,今晚奇奇怪怪的事太多了,我想早点回宿舍睡觉了。”宋谦说。

  这次宋谦和李睿思两人都不想走最后,又希望唐素素的武力可以第一时间保护到他们,于是三人变成了一个非常搞笑的走路方式,唐素素像个夹心在最中间,两人一左一右如同左膀右臂,三人并成一排,挤挤搡搡地走到一层打水房外。

  李睿思率先出声叫人,唐素素趁机在郑容光手上写:【说起来你刚刚为什么要那么做?】

  郑容光问:“哪么做?”

  【就是、就是】唐素素划拉半天也没划出个所以然。

  郑容光淡定道:“亲你?”

  唐素素抬了抬下巴。

  郑容光理所当然说:“为了让你不分心,专注于听我说话。”

  唐素素:“……”真就是为这个?

  唐素素把手指头立起来,狠狠抠了下郑容光的手心,尖利的指甲在上面挠出了花,可是鬼是没有血的,留下了几条白道又马上消失了,她在上面一笔一划写:【去死吧你。】

  郑容光毫无波澜地低头看了一眼,“我本来就可能已经死了。”

  唐素素懒得再搭理他,正好此时李睿思把年级主任叫了出来,她和宋谦齐齐往打水房里面看去。

  打水房上下左右都砌满了白色的瓷砖,紧挨着饮水器和热水器的是一款老旧的水龙头,水龙头下是个比较深的水池,唐素素这个角度不能完全看清里面的情形。

  年级主任端着水瓶,和李睿思一前一后走出来,她絮絮叨叨说着:“也不知是哪个学生把水池里倒满了红墨水,我在这里清洗了半天。哎呦,走廊的灯怎么也灭了,你们就这样摸黑过来找我的?”

  李睿思、宋谦、唐素素脸色一变,三人暗暗对视一眼,唐素素拉住郑容光越过众人,弯腰去看水池。水池是个正正方方的形状,有唐素素大腿根部那么高,缝隙上遍布着褐色锈迹和青苔,她不禁感叹说:“这么深?这么旧?”

  李睿思也跟过来看,听罢说道:“唐哥你不做值日可能不知道,我们都是用这个水池洗墩布的。学校改建时本来想拆掉这个旧水池,但是底下以前的下水道很难处理,就放着了。用着还挺方便的,洗墩布的时候因为水池深,水只会打在池壁上,不会溅到身上弄脏校服。”

  唐素素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伸手俯下身往里摸了一把。郑容光眼睁睁看着他的手被她牵着也被迫伸了过去,嫌弃地推了把眼镜,说:“你能不能换只手弄?”

  一直喊着抓紧的是他,现在不情愿的又是他。唐素素丢了个眼神过去:事儿可真多。

  【你可以松手啊。】唐素素另一只手抽空写道。

  果然……水池这么深,即便年级主任擦了很久,但里面终归会有一两滴水渍留在其中,用手捻起,唐素素闻了闻,说:“就是那个巧克力上的红墨水。”

  宋谦皱眉说:“看来真的是有人在恶作剧?”年级主任和他们都被同一拨人玩了?

  年级主任一头雾水地左看右看,问:“你们在说什么呢?”她也没有深究的想法,看了眼手表道:“快九点了,要到门禁时间了,你们今天的补课结束了,都回宿舍吧。”

  唐素素有心留下来继续看看,但奈何新上任的年级主任在场,她再无所顾忌也会给留点面子。宋谦和李睿思倒是一脸解放了的表情,一起走出教学楼后,还帮年级主任把教学区的铁网给拉上了。

  各自回到各自的宿舍前,宋谦疾步如飞的第一个说了告辞,之后是唐素素,她要上第二层时忽然被李睿思叫住。

  他抠扯了一下手指,脸盘皱成一团,像个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了许久。

  唐素素不耐烦道:“有屁快放。”磨磨唧唧的看着难受死了。

  李睿思酝酿好道:“我、我能跟唐哥做朋友吗?”

  唐素素眼也不眨:“不能。”

  “哦……哦!”李睿思像是知道了答案,没有什么大反应,转口又道:“那、我能做你小弟吗?”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哈?”

  “就是能跟在你身边每天向你学习的那种……”

  “向我学习?”唐素素靠在墙边,懒洋洋地耷着眼皮说:“比如逃课、打架、骂人?”

  “不是不是。”李睿思说:“跟你学怎么做个好人!”

  此话一出,郑容光都定住了:“……”

  唐素素差点一嘴口水喷上去。

  “那就这么定了,晚安,唐哥!”说完,挺着大肚子哒哒哒跑走了,时不时还能听到他嘻嘻傻笑的动静。

  唐素素:“……”这小胖子有病病?

  都说事不过三,怎么就有这种奇葩,屡教不改的固执地坚持着他的‘唐素素是好人论’,这都是第三次在她本人面前夸夸其谈了!

  躺在宿舍床上,唐素素仍在想这个事,越想越让她捧腹,还用手机吐槽了好几句,举起来给郑容光看:【你说李睿思他脑子都是什么做的?他……】

  郑容光啪一下合上了日记本,站起来视为不见道:“今晚我不跟你一起睡了,我要去出去一趟。”

  唐素素一愣,赶紧把那些字都删了,打道:【去哪?】

  郑容光没回她,下一秒就在空气中消失了,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唐素素。

  唐素素敲到一半的手机屏幕上【你别去教学区】六个字刚打完。

  “草,突然搞什么?”唐素素眉心蹙起,心烦气躁地翻身从床上起来,明知道他不在外面,还是拎起刚脱下的外套跑出去,在宿舍区能转的区域绕了一圈。

  她扶着墙呼出口气:“算了爱去哪去哪,被那个小鬼给害了也不关我事。”

  唐素素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最后被查房的宿管强行赶回了屋。

  贾彤看她如龙卷风一样冲出去,又气势汹汹地破门而入,好奇问:“怎么了?”

  唐素素像吃了枪药般呛道:“没事儿!”

  “又发什么疯啊?”贾丽为她姐小声的打抱不平道。

  唐素素心情不好,连怼她的话都不想说了,甩掉外套扔在椅子上,一屁股坐回床上,盖上被子就要睡觉。

  贾彤眼力见很快,她对妹妹做了个‘嘘’的手势,又确认了余嫱已经睡着了,唐素素也躺下了,再静悄悄走到开关前准备熄灯。

  经过唐素素丢外套的地方时,贾彤脚下有点不稳,似乎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她捡起来看了看,想到唐素素现在应该没心思管这个,就默默放回了她的外套兜里。

  唐素素就这样闷头睡着,中途半夜时分室友全都陷入了深层睡眠,她却在空荡荡的床上翻来覆去滚了好几次。

  这一晚,郑容光真的没有回来。

  第二天唐素素孤魂野鬼一般,轻飘飘走过最早起来在厕所刷牙的贾彤后面,吓得贾彤差点尖叫出声。唐素素一头短发根根歪竖,浅琥珀色的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贾彤,像是在说:干嘛。

  贾彤把牙仔细刷了,抹着BB画着眉毛,满脸容光焕发道:“你今天醒的这么早?”平时她上完早读回来,唐素素可能都没起。

  “睡不着。”唐素素糙汉手法地抹了一把脸,咕噜咕噜漱口,拢了一把头发就算完事了,她前后花了没五分钟,扭头冲还在精致打扮的贾彤说:“我要赶早去抓个人,先走了。”

  “哦……好的。”贾彤嘴角微抽,校霸就是不一样,大清早就开始预约教训对象了。

  她看着唐素素气焰熏天大步流星扯起外套就要走,心电一闪,喊道:“对啦!昨晚上你的东西掉地上了,我给你放到外套兜里了。”

  唐素素背对着她挥了挥手。

  贾彤不放心地说:“别忘了啊,是张扑克牌,很容易再掉出去的!”

  唐素素觉得郑容光不在宿舍区只能是在教学区了,她赶着去抓郑容光,行色匆匆间耳朵听到了贾彤说话却没往脑子里过。等手放到扶手上刚要从楼梯上一跃而下,突然想起了这一茬,脑中顿悟,她手臂一弯,差点没从楼梯上翻身滚下去。

  好不容易刹住脚,两手插兜往外一拽,一张扑克牌飞了出来。

  唐素素出手夹住它,转过正面来一看,心里一震。

  一张眼熟的joker鬼牌正冲她露出来似曾相识的灿烂笑脸。

  ……不过这张和窗外贴着的那张有所区别,这张是小鬼牌,没有花哨亮眼的颜色,通体是黑白灰。

  她记得昨晚跑出屋子找郑容光前,披上外套时,兜里还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这个扑克牌又是什么时候凭空出现的?在她昨晚找郑容光的时候?还是刚回宿舍就有了?或是更早以前,昨晚刚离开阶梯教室的时候?或者别的什么时间已经在了?

  这么推测过去,有太多可能性了。

  正想着,手机忽然嗡嗡震动。响了一秒,又停了。

  唐素素没什么心思,随意瞄了一眼,看到了一条新短信。可这一看,上面的内容让她倒抽一口冷气。

  【这张扑克牌是送姐姐的见面礼,喜欢吗?那个大哥哥一直在惹你生气吧,你们都很讨厌对方吧,不要再和他玩了,跟我玩吧!我也是鬼,不仅比他强,还比他有意思多了哦^_^】

  “谁会喜欢从小胖子那里偷来的扑克牌礼物啊,还只有一张?”唐素素按灭屏幕,压下眼里的忧心忡忡,嗤笑道。

  下一刻,她脚下蹬得飞快,如射出的飞箭惊起了走廊上一片学生。

  她不爽又烦躁地啧了一声:“郑容光你最好是赶快自己给我滚出来!”

  要不是毫发无损的被她抓到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