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21章 自我防卫
  教室、厕所、教学区各大楼道,平常郑容光在她上课时喜欢闲逛的地方,唐素素都去找过了,可是都不见郑容光的鬼影。

  唐素素听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声跑步声,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往后飞驰的景色在她的错觉中渐渐和记忆深处重合。

  那时,她也是在封闭的建筑物里被人拽着向前跑,她没有听话偷偷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像是要把她和那人吞没一样到处蔓延,因为恐惧和害怕,当时的她脚下就宛如被钉子牢牢钉住了,停了下来无法再往前一步。

  头上有一小块被烧断的木屑砸下来,她没能躲开,眼看着它往自己眼睛处掉下,放大的瞳孔里全是那个木屑上四溅的火花,却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那时,有温凉的手掌盖住了她的眼皮,那个人闷哼一声,手背上留下了永久的深红色的疤。

  ——“我说过了,只要你把手链带在身上,喊我的名字,我绝对会跑来保护你的。”

  现在想想,郑容光就算早已不记得这个承诺了,还是意外的无意间有好好遵守。她却每次都不管怎么跑总也找不到他,他刚失踪的时候是,现在也是。

  就在唐素素深陷回忆中,脑中一片混乱机械化地找人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唐素素两眼一亮,转身回头后一脸失望地说:“是你啊小胖子。”

  李睿思感觉到她的表情不同寻常,看起来比平时的气势弱多了,他不知所措说:“我看见唐哥你到处在找东西似的,就想说你是不是也丢东西了……”

  “也?”

  “我昨天没说,其实,嘿嘿,”李睿思傻笑道:“那副扑克是我找室友借了带的,后面还给他的时候,他说少了一张小joker。虽然昨晚确实总是数着数着就少牌,但最后我们离开阶梯教室前牌数是对的吗。我就想着也有可能是落在阶梯教室了,但我早上去了没找到。”

  “……”唐素素心想:还真不是落在教室了,是被一个小鬼放在了她兜里。

  “所以想说会不会有可能掉在打水房了,看你也像在找东西,就说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李睿思话音刚止,唐素素一下子大叫出声:“对啊!!!水房!!!我怎么就没想到!!!”

  “还你,谢了!”唐素素把什么东西拍在了他肩膀上,不等李睿思反应,脚跟一转便往水房加速跑去。

  李睿思握着扑克牌先是愣了片刻,也动作笨拙地追了上去,举臂高呼:“唐哥,为什么我的牌在你那儿,是捡到了吗?”

  “你别跟上来!”

  “为什么啊?唐哥,我们昨天分开时不是说好了我要做你的小跟班了吗?”

  唐素素没工夫再管他,想着他胆子小也许待会儿真要遇到危险就会自己逃跑了,到了水房前,她发现门竟然被反锁了。唐素素二话不说,临门一脚闯了进去,一股浓重又不可言说的气味扑鼻而来。

  眼前有一人背对着她们跪在昨天看过的老旧水池前面,不知道在干嘛,郑容光就在旁边低着头看着。

  郑容光还真在这儿!

  唐素素一直悬在空中的心放了下来,她还没有辨认出跪在旁边那人是谁,但常被这人欺负的李睿思一看背影就猜出来了人选,正是昨天最先道别离开的宋谦。他上前去推了一把对方的后背,问:“宋谦,你怎么在这跪着……”

  宋谦被他一碰,直愣愣的头朝下,倒头就栽进了水池里。

  李睿思被他吓了一跳,去动手捞他,视线滑过水池时,道:“这水池里面怎么又有人恶作剧,宋谦你也是,到底怎么了,里面全是红墨水你还一头扎进去?”

  唐素素在找到郑容光后她终于有了心思去管旁的事。看着李睿思和宋谦的动作,她突觉不对,鼻子间的味道和昨天闻到的红墨水截然不同,反而很像是……她眼皮一跳,下意识阻拦道:“小胖子别去动他!”

  但为时已晚,李睿思已把宋谦提了上来,他定睛一看,宋谦闭着眼面无血色,黏腻地沾染着血红色的液体,像没骨头一样挨着自己。

  李睿思手臂上鸡皮疙瘩争先恐后的窜出,他恍然大悟,喉咙里爆发出惊叫:“啊啊啊啊这、这好像是血啊,不、不是墨水!死、死人了!!”

  唐素素看了一眼从始至终静静站在一边的郑容光,上前从李睿思手上把宋谦抢下,把他平放在地上,对李睿思道:“你冷静点。”

  她手贴在宋谦脖子上,感受了一下,说:“没死,还有脉搏。”她收手时,发现就在她按的位置旁边,宋谦的脖子右前方像被用什么拉了一道,还有血源源不断在那个伤口处溢出。

  “啊啊啊啊啊啊!”李睿思还在叫。

  唐素素忍无可忍:“闭嘴!”

  李睿思唰一下停住,眼泪狂涌,眼巴巴看着唐素素。

  唐素素扶额说:“去叫校医,然后打120,别在这儿哭天嚎地的,能救的人都要被你哭死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李睿思打了个哭嗝:“能、能救?”

  “都说了有脉搏还没死,可能是出血过多暂时休克了而已。”

  “太好了、太好了!那我现在就去叫人!!!”李睿思抹了一把脸,拔腿就往外跑。

  李睿思一走,这个水房就剩下是鬼的郑容光,昏迷的宋谦,还有在帮宋谦简单止血的唐素素,气氛一下子就静得吓人。唐素素撕下来校服一角布料,边给宋谦一圈圈缠上,边像是无心问道:“你昨晚上为什么出去了不回来,怎么在这儿,这儿又发生了什么?”

  “你又在怀疑是我动的手?”郑容光答非所问道。

  唐素素皱了皱眉,心中想着措辞,但郑容光却先一步抢了话说:“也是,怀疑才是正常的。”

  他推了推眼镜,眼中情绪莫名,有条有理道:“我是鬼,你们是人,我又不明缘由的出现在一个大出血的人旁边,这个人还曾经确实被我攻击过。我要是你,我也会怀疑是我出手杀了他。那你打算怎么做,用那个能驱邪避恶的手链驱赶我,还是用我之前画的符咒消灭我?先说好,一般的符咒是除不掉我的,我试过……”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等等,谁跟你说好了?”唐素素扎紧宋谦脖子上的布条,站起身看向郑容光,迈步走过去。

  郑容光闭上嘴,一动不动站在原位,眼神带了点阴鸷,看着她步步走来。

  眼看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只剩下一步远,郑容光开口:“停。”

  可唐素素完全没有停的想法,不由分说地紧贴着他面前,若有所指说:“怎么?怕我耍心机故意走近来攻击你?那你可以先对我动手,就当是自我防卫。”

  郑容光垂眼没说话。

  “你不回答的话,那就轮到我说了。”唐素素啪一下两手摁在郑容光的左右脸蛋上,用力一夹,把他整张脸拉低下来,在他吃惊抬眼注视着自己时,道:“昨天你说‘这回可没办法被你一叫就去救你了’的时候,我不是说了吗,这次我才不用你救,现在我要说后半句了。”

  她清了清嗓子,转摁为拍,右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语气狂妄跋扈道:“老子不仅这次不用你救,还要让你以后次次被老子救。驱赶你消灭你哪有比救你更让你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心服口服,无话可说的。郑容光,你可不要小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