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22章 作案动机
  出了这种事,学校不可能不调查,李睿思和唐素素虽然救助有功,但也算是第一目击证人,被赶来的校医带去了校长室说明原委。两人等待校长的过程中,跟拘谨的李睿思不同,唐素素背着手踱步像在参观似的安稳自如的很。

  实际上是郑容光站在屋子中央,唐素素正在他身边绕圈,听他陈述昨天发生的事。

  “昨天我从宿舍出去后,在一层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宋谦,因为没有事情可做,我就跟着他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在他穿过铁网时感觉到了不对。”毕竟宋谦昨天是最先离开的,也是一口咬定没有鬼的,证明他对昨晚经历的事很恐惧,不可能会大半夜跑出来又回到学校。

  “但是我却像被宋谦用绳子牵引住了,没法回头,跟着他一直到了水房才感觉到控制我的力量消失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宋谦一路上都是闭着眼睛过来的。”

  闭着眼睛?难道宋谦是梦游到水房的吗?唐素素心里这个念头一晃而过,又默默否决了。那也说不通,他要是梦游能厉害到翻越铁网,应该早就被他的舍友们发现了这个特异能力了才是。

  “然后,宋谦闭着眼睛跪在水池边,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刀,毫不犹豫地对着脖子拉了一下。这时,我是想回去通知你的,但是那股控制我的力量又出现了,我离不开那间水房。”

  唐素素瞪大了眼看着他,郑容光回视道:“对,就像我离不开学校一样,被禁锢在了那里。所以我怀疑,这次的背后主导者,与我变成现在这样有关系。”

  他在学校里一向没有不能随意出入的地方,可昨晚却不是。

  唐素素又喜又愁,喜的是关于郑容光的事又有了进展;愁的是,她终于想起来一个被她遗忘在了角落里很久的事,那就是她居然忘了告诉郑容光,她在她妈妈的日记本里早知道了他是什么情况了。

  “我知道,我是被‘我的执念’困在学校里的地缚灵。”哪知郑容光下一秒就心有灵犀道:“我那几天看你母亲的日记本不是白看的。我的意思是,那个拥有强大力量,能像‘执念’一般将我困在一个地域的小鬼,一定知道很多隐秘,没准他也是除了‘我的执念’以外,束缚我在学校的原因之一。”

  唐素素听得全神贯注之时,门忽然被推开,走进两人,其中一人别有深意道:“又见面了,唐素素同学。”

  来人中一位是他们等待中的校长,另一位恰恰是冤家路窄的贺鸣,贺警官。

  唐素素:“……”也对,涉及到‘人命官司’,怎么会不请警察来?

  校长梳着三七分,面上略带疲态,叹口气坐到自己的转椅上,接着示意贺鸣坐。贺鸣婉拒了,他表示自己比较适合站着审问,目光带有暗示性地瞥了眼唐素素,那意思就像在说:只有站着才能随时防止某个女生逃跑一样。

  他又瞅了一眼战战兢兢的李睿思,开始了例行问话。

  “听校医说,你们两是第一目击证人。那么你们有注意到现场有什么可疑物品或者可疑人物吗?”

  李睿思连连摇头,脸上的小肥肉甩的飞起。

  贺鸣本就没把重心放在李睿思身上,他立马偏过脸来注视着唐素素:“你呢,唐素素,怎么不说话?还是说,这次也是跟郑容光失踪那会儿一样,你什么也不知道?”

  唐素素似笑非笑地耸了耸肩膀,说:“大叔,办公事的人厚此薄彼可要不得,你们警察不是一直都说不要对嫌疑人有偏见吗,小心会迷失真相哦。”

  贺鸣眼皮突突一跳,被她堵了个哑口无言,感觉自己又要偏头痛了。果然,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就是他的克星,尤其是唐素素这种性格的,他一个阅历丰富的成年人在她身上都栽几次了。

  “不过这次,我还真知道点什么,建议你们在水房找找利器,比如折叠刀什么的,也许就能拨云见日了。”

  郑容光诧异地看向唐素素,问:“告诉他这个没关系吗?”虽然他是目击到了宋谦用折叠刀闭目割脖的现场,可鬼是不能作证的,唐素素这样说岂非更惹人怀疑了。

  如郑容光所料,贺鸣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锐利有神地盯着唐素素继续问:“你说折叠刀?那位男同学和你一起看到的现场,为什么他没看到折叠刀,你却这么肯定里面有?”

  唐素素从容不迫地举起手,敲了敲自己脖侧,纤细的手指向里滑,比划了一条道。带着蔑视的眼神,冲贺鸣回击:“当然是用脑子推理的啊!你们难道没去看他的伤口吗,剖开了细长深的一个口子,那种形状怎么看都是刀伤。”

  郑容光更惊讶了,难得欣慰的说:“看来你在暴力武力这方面还是知识量很丰富的。”

  唐素素内心呵呵一笑,在他手上写道:【不,我刚刚那都是瞎扯的。】

  她已经从郑容光这里知道了全过程,也知道肯定是折叠刀划伤的,中间她想怎么编不都可以吗,反正结果是对的。

  郑容光:“……”

  唐素素此举不仅骗过了郑容光,还骗过了贺鸣。贺鸣有那么一瞬间被她震住了,摸着下巴小声嘀咕:“有个前黑道的舅舅就是不一样。”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唐素素听到了,脸上表情没变化,手上动了动,又写:【哈哈哈哈傻X。】

  郑容光:“……”

  贺鸣查案多年,疑心病很重,目击者是犯罪者的案子他都不知道经历多少了,当然会最先怀疑唐素素、李睿思。不过其实在医院鉴定结果出来前,他也深知自己并不能拿唐素素和李睿思怎么样,他不过想着吓他们一下,顺便录个口供,能得到什么情报都是赚了。谁知道以前怎么撬都不张嘴的唐素素这回这么配合!

  难道他以前误会她了,她是真的不知道郑容光的事,才闭口不言的?

  贺鸣细细回忆,这么一说,他会一直怀疑且揪着唐素素不放的原因,最初是由于她班主任引导的,她曾说过如果郑容光失踪是发生了恶性|事件,那学生中有最大作案动机的是唐素素。

  贺鸣目光复杂地定定望了一眼唐素素,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快到了医院约定好发给他检查报告的时候了。

  不过几秒,一通文件分秒不差地传到了他手机里。

  他双眼快速扫描,在校长的催促之下,如实告知道:“医院的人说的结果确实是刀伤,不过……除了确认是刀伤以外,他们还从伤口角度判断得出——宋谦同学是自杀未遂。”

  比起学校里发生同学间的蓄意谋杀,当然是自杀更好和外界交代。校长愁肠百结的表情顿时有了点放松的架势,脸上重新带上笑意和喜气,竟心直口快说了个:“好!那就好!太好了!”

  听闻此言,贺鸣和唐素素都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校长见气氛不对,慌忙正色,摆手解释:“不是,这是我的口头禅,不要误会不要误会。”

  贺鸣将信将疑地扯扯嘴角,转过脸来对唐素素、李睿思两人说:“你们可以回去上课了,这里暂时没你们的事了。”

  李睿思大松一口气,转过身跟校长和贺鸣行礼作别,唐素素可没这个礼貌劲儿,自顾自地往外走,手放上把手扭开门,刚刚好与外面进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啊,郑容光的父母是吧,快进来。”背后是贺鸣呼唤的声音。

  唐素素整个人都冻住了,高高昂起的脖子倏然低下来,瞪大眼盯着脚下的地板,往旁边飞快地错了一格,默默让开了路,感受到两人从她旁边走过,她才抬起头作势要走。

  郑容光却走不动了,他久久凝望着那两人,自言自语说:“爸,妈?”

  他说完,一个转身,便要到那两人身边去,唐素素没有回转过头去看,本能地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过只抓了一会儿,她又缓缓松开了手,在他手心写道:【去见见他们吧,我在外面等你。】

  郑容光语调不稳,第一次情绪如此外露,他激动道:“恩。”

  手指下属于郑容光体温的凉意消失了,唐素素欲跨出门外离开,慢半拍赶上来的李睿思大着嗓门道:“唐哥!唐哥!”

  见唐素素没理他,他又道:“——唐素素!”

  “等等我,一起走!”

  唐素素狠狠闭了闭眼:“……”完了。

  郑容光的父母双双身形停滞,异口同声:“唐素素?”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唐素素硬下心肠,趁事态没有脱离轨道前,想要快点离开这里明哲保身,但郑容光的母亲残忍地打消了她的小算盘,只听她对校长问:“这位唐素素同学的名字……素素,是我行我素那个素吗?”

  言语间无处不透露着想确认唐素素身份的意思。

  唐素素心道不好,心念一转,手上一个胡噜,把左手的手链脱下藏在了校服上衣口袋里。

  校长不假思索说:“对,就是那个素素。”

  “!”郑容光父母齐声抽气。

  听到一切的唐素素硬下心肠,化走为跑,夺门而去。

  “孩子你等一下!!!”郑容光的父亲几步追过来,拽住了唐素素的左手。唐素素头皮一紧,心脏砰砰直跳,从未如此庆幸自己的机智,提前把那手链转移了阵地。

  她瞄着那只粗糙的手,犹豫了几秒。按理来说,对她来说甩开这种力道的钳制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她还没忘记郑容光也在这里,当着他的面对他的父母使用武力这个难度太高。没办法,她无奈之下只得回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留下岁月沧桑痕迹的脸。唐素素没敢多看,眼神立刻飘飞到别的地方,登时,她与郑容光远远投过来的迷惑眼神互相交织了一瞬。

  她心里一惊,低头暗想:不行了,郑容光是个敏锐又聪明的人,她一定要快刀斩乱麻,不能留下任何把柄给他深思的机会。

  一头白发的中年男子看着她的短发和消瘦的脸蛋愣了愣,拿不定主意,迟疑说:“你是不是十几年前,被我儿子救下来后住在盼归福利院的……那位唐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