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23章 重大嫌疑
  “不,你们认错人了。”唐素素露出顽劣且不耐的神色道。

  郑容光的父亲讷讷放下手,不好意思说:“哦……啊,抱歉,我们听到同名的女孩名字有点激动,不过你和她这么一看,确实不像,打扰同学你了啊。”

  “……”唐素素静默片刻,大大咧咧笑说:“恩,叔叔再见。”

  她一个眼刀射向不知何时因为不懂事情发展而进入看戏模式的李睿思,说:“走了,死胖子。”

  “???”李睿思委屈:“……唐哥,叫我死胖子就有点过分了……”

  唐素素心里恨不得把他脑袋掰下来哐哐撞大墙,要不是他哪会搞得现在这么尴尬,她强忍着气说:“你还敢还嘴?”

  李睿思想也不想地立马摇头。

  *

  待唐素素李睿思走远,校长室的门被关紧。

  肉眼可见的,郑容光父母的脸色比来时还要颓唐了,两人坐在座位上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郑容光父母刚刚为什么会做出奇怪举动,贺鸣心里其实是有点数的。他之前铐住唐素素那次,就说过唐素素被当时的警察误送福利院后,郑容光父母曾提出过收养她,最后又不明原因临时反悔了。

  看来这两位对往事还在耿耿于怀?那为什么当初要弃养唐素素?

  为缓和两人情绪,贺鸣开玩笑说:“我还以为唐素素会叫您大叔呢,她每次都这样叫我,看来她只是对我一个人没礼貌而已。”

  或者说,因为幼年经历,只对警察这样?

  贺鸣羞愧地说:“你们这次来还是为了郑容光的事是吧,真是很抱歉,我们还没有查到什么消息。”

  “我们才是总是缠着警察们,明知道你在办另一个案子还来打扰妨碍办公很抱歉,但是,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他又那么优秀,突然就消失再也不回来,我们真的无法接受。”郑母的声线逐渐压低,到最后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郑父表情沉重地搂住自己的妻子,安抚地轻拍她的肩膀。郑母紧紧抓住郑父的手,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和依靠。

  “妈,不是的,没有消失,我在这里。”郑容光轻声应和,坐到他两座位边,手盖在他两人交叠的手上,但是他的父母依旧一无所知,沉浸在悲痛之中。

  像是这时才有了实感,他分明握紧了母亲的手,却无法传达任何信息给她。郑容光镜片后的眼睛中慢慢酝酿起了风暴,眸子一点点暗了下去,本就沉静如湖水的眼神黑得像一汪深谭泥泞,吞没了以往能看到的所有色彩。

  贺鸣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知道,我理解,我也只有一个女儿,我懂你们的感受。”他诚恳许诺:“我们会竭尽全力去查的,会尽力给你们一个交代。”

  郑父郑母离开后,贺鸣不忘对校长说:“这次宋谦同学自杀未遂的事,我们也会尽快查清楚给个交代的。”

  校长笑呵呵说:“那倒是不用了,我想一定是高三同学学习压力太大,他才想不开去自杀的,警官不用放在心上,我会对他家人这么答复的。”

  “……什么?”贺鸣以为自己听错了。

  校长眉眼舒展,靠向椅背道:“就是说,贺警官可以不用继续查这个事了,你们警察那么忙,还有很多更重要的案子吧,辛苦你了,这种不重要的就不给你添麻烦了。”

  十分钟后,贺鸣走出学校,负责周末盯梢唐素素的小跟班,同时也是贺鸣的直系下属和搭档,当即跟上问:“老大,情况怎么样?”

  贺鸣从兜里拿出一支烟,冲他摇了摇,眼中无声催促着‘快点火’。

  小跟班抗拒说:“老大啊,不是说了嘛,你戒烟吧。”

  “我不也说了,吸烟能让我保持理智?”

  “……难道发生了什么又让您没法保持理智的事了?”

  贺鸣搓了搓烟,冷笑:“那可太多了。”他自己将烟点上,吸了一口,吐出一片烟雾来,说:“我真是讨厌和这学校的教职员工相处。”

  小跟班疑惑:“发生什么了?”

  “不管是班主任还是校长,都很奇怪。一个偏心到极点,对失踪的男学生百般喜爱,却叫自己的另一位女学生怪胎;一个圆滑的要命,解决事件不损失名誉就好,不在乎真相是什么。”贺鸣把校长的话原封不动复述给小跟班听,掸了掸烟灰,说:“说到底,都对学生没多少关心。”

  小跟班是个直肠子,虽然看不惯唐素素对自家警官没大没小没礼貌,但更看不惯这类大人,他气愤地叹口气:“那我们接下来回警局?”

  “不,去医院找宋谦。”

  小跟班满脸问号:“?啊,老大,不是不查了吗?”

  “谁告诉你不查了?校长说不查了,不代表我不查。”贺鸣眯着眼,抖了抖烟头。

  他说道:“我只是抽根烟,暂时休息休息。”

  *

  又是同一家医院,贺鸣按照护士们的指示,找到了不久前平安结束输血手术的宋谦,病房里的外科主治医生正在观察他的血压心跳,见贺鸣来了,点了点头。

  贺鸣看了一眼精神不振的宋谦,暗示小跟班乖乖在边上等他,自己先和医生攀谈了起来:“谢谢你今天的报告,来得及时帮大忙了。”

  “我还不了解你,别客套了,要是真帮了大忙,你就不会再跑这一躺了。说吧,有什么想问的?”医生记录着数据,一个眼神都没留给贺鸣道。

  贺鸣摸了摸鼻子,说:“是有些困扰的地方。”

  医生安静听完他的叙述,放下记录表,单手插兜来到宋谦身旁,指着宋谦的伤口说:“刀口离右侧颈动脉只差一丁点的距离,如果再偏一点点他早就一命呜呼了。按照血液凝固的程度和身体失温程度来看,确实不像是今天刚受伤的。”

  贺鸣点头:“恩,从学校今天白天的监控来看,宋谦一直在里面,应该是昨晚受伤的。”

  医生问:“有监控?那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是这样的,那个学校教学区晚9点就会封锁,那之后的监控一直都是关的,因为没有很好的夜视功能就算开着也记录不清楚。”当时郑容光失踪也是这样才少了个重要的破案方法。

  “这样啊。我能给你提供的帮助也只有这个了:我们医院的检查结果绝对不会出错的。他的刀伤只是自杀,方向先不说,就说力道,正常人类在使用器物割伤自己时,一般都会从落手点开始先重后轻,他的伤口符合以上所有信息,他肯定不是被他人攻击的。”医生爱莫能助道。

  “看来还是得问本人了。”贺鸣说。

  宋谦闻言抬了抬眼皮,贺鸣低头问他:“你为什么会不好好呆在宿舍里,跑去水房自杀?”

  “我、不知道。”宋谦艰难动了动嘴。

  贺鸣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谁都自杀了还能不知道的。

  “我什么印象都没有,醒来就在医院里了。”而且脖子还特别痛。

  “……”贺鸣更加理不清头绪了,发生的一切都过于迷雾重重。他想了想,又问:“难道是被人下了导致神经错乱的药?真的不是谁报复你逼迫你自杀的吗?学校里有没有关系不好或者有仇的人?”

  宋谦愁眉不展:“有很多。”

  “……很多?”

  “我以前,恩……”宋谦踌躇说:“欺负过的人不少,结仇的也很多。”他可是个学校小混混,要真这么说,能抓出一大把。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那就最近的,有没有能想起来的人选?”

  “最近?”宋谦尚在沉思,那头医生插口了:“对了,之前这个同学也在我们医院住院过,好像是和同学打架斗殴进来的。”

  贺鸣忙问:“和谁打架斗殴?”

  宋谦解释:“哦,那是因为我指示兄弟们抢李睿思的钱,被路过的唐素素教训了一顿。”

  “李睿思、唐素素?”这么巧,又是这两人?

  医生见状问:“看你这表情,是有什么发现了?”

  贺鸣皱起眉心,道:“这两人正好是今天救他的两个第一目击证人。”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哦?”医生无心开口:“那不是嫌疑很大吗?”

  “但是,他两昨晚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两人舍友都能作证。”贺鸣说。

  医生给宋谦换了瓶点滴,说:“这个唐素素,就是你在短信里说的,推理出他是被刀伤了的那位?”

  “恩,她舅舅以前是日本黑道的,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她一下就看出来宋谦是被折叠刀割伤的了。后来我们底下的人去找了,还真在水房找到了一把折叠刀。”

  医生动作一顿,表情微变,质疑说:“她跟你说是折叠刀?等一下,不太对。”

  “再熟悉刀伤,要一口咬定是折叠刀,对我们专业的外科医生来说都很难。他的刀伤确实能看出来是小刀造成的,但小刀也分很多种……为什么她会认为是折叠刀这种不常见的款式?学校住宿的学生应该更常用普通水果刀吧?”

  这话如石破天惊,一时间苍雷贯体,让贺鸣心神大乱。

  医生诚实表达着想法:“她怎么连这么细节的都知道?除非她亲眼见过或者知道什么。不管怎么想,她都太可疑了,你不觉得吗?”

  贺鸣没能答上来。老实说,在唐素素给予重大帮助后,他今天差点就要停止对她的怀疑了,他想他只是在郑容光失踪事件里接受了错误误导,加上看过唐素素与郑容光的档案后发现唐素素对他有所隐瞒,自以为是的给唐素素安上了‘重大嫌疑’的标签,才会对她格外留心紧追不舍。

  但现在,这个刚摘到一半的标签又被牢牢贴了回去,而且还是被锤死的那种。

  也许,他需要更深入去挖掘唐素素了。凭着警察的直觉,贺鸣意识到:她身上好像有很多秘密和疑团。